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圣女之一品嫡妃 > 第六十一章 莲花之谜惊天泄
    “来人,快把檀香薰的重一些,再拿新鲜的竹叶汁子,清清殿里的血腥气。”看着北冥坤让室内的味道熏得有些难耐,皇后看在眼里,疼在心上,焦急地吩咐道。

    “还是母后最好了。儿臣在您这儿坐坐再回去,儿臣可不愿和那猪头一般得女人一起回去。”

    “皇儿呀!你这性子总是这样,记得回去吧雪玉膏给她抹上”

    “为何?让她顶着那张脸,好好长长记性。”

    皇后有些宠溺的看了看北冥坤。

    “好啦,皇儿,把那女人收拾一下就好了,省的她在东宫兴风作浪。昨夜之事,母后已然知晓,记得,子嗣于你可是大事,得好好护住那什么夫人的肚子。收拾那女人,你也莫失了太子的分寸,别忘了还有沈相的脸面,三朝回门,让沈相看出来,你这房侧室岂不就白取了。”

    “儿臣省的。”北冥坤恭敬道。

    昭阳宫中,恒王殿下一早就巴巴的过来了。

    他在主殿内背着个手,来来回回踱着步子,神情有些恍惚。虽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容贵妃聊着两句,但是心思显然不在此处。

    容贵妃看着他一脸失魂的表情,心中不由叹息。皇儿在她心中万般好,怎的于感情处如此不顺遂呢。

    过了小一会儿,冰曦走进宫门,回禀道,长乐宫传来信儿说,“镇南王因昨夜劳累过度,今日不能进宫请安了。”说话间她脸上飞上一丝绯红。

    北冥恒闻言,脸色如崩塌般颓然,连连退了两步。他虽早已料到会如此,可是亲耳听到还是心如碎裂般疼痛。白墨瑾不是因放浪形骸,不能人道了么?怎么会劳累过度……他最后一丝希冀也已然破碎。她此生的美好竟为了别人绽放。

    “皇儿,休要如此,天下好姑娘万万千千,任你选,忘了她吧。”容贵妃拍着北冥恒的手,柔声安慰。她心中亦是不忍,只是他与沈仙儿只怕今生注定无缘了。

    北冥恒脸上浮出惨烈的笑容,万万千千?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为何天竟如此不让他如愿。既是如此,何不掀了这天,夺回心头挚爱,亦不枉他重走人世一遭。

    “母妃,孩儿想好了。孩儿要夺这天下。只有做了天下之主,万般事情才能随我所愿。”北冥恒言语间很是笃定,脸上尽是坚毅之色。

    容贵妃心下大喜,皇儿终于想开了,“好皇儿,只要你有此志向,母妃定倾尽所有助你一臂之力。”

    待北冥恒走后,容贵妃唤过冰曦,快给尊主穿信儿过去,就说恒儿大计,需他助一臂之力。

    皇上本在御书房等着白墨瑾携沈仙儿来请安。没想到等来的是镇南王劳累过度的消息。

    皇后正在一旁服侍笔墨,看着北冥悠神色不明,她淡淡道,“这镇南王身子也太不中用了,不就是……就成这样了。”说着眼睛撇了眼北冥悠。

    北冥悠恍若未闻,周身似是笼罩着淡淡的哀思。

    皇后不死心,继续道,“他们二人不进宫也好,那沈仙儿命格至阴还是少进宫为宜。”

    皇帝的眼睛似厉芒穿射过来,仿似要穿透她。皇后心道不妙,莫不是皇上发现了什么?

    “呵呵!”北冥悠冷笑两声,“皇后命格尊贵,还有要怕的么?朕当皇后已经无所畏惧了。”

    北冥悠眼中满是嘲讽,“再说白墨瑾命格至阳、至硬,有他在,你还怕沈仙儿碍着你。是应该防着白墨瑾命格极硬克着你吧?”

    是夜,飞雪院里,沈茹雪将黑色面具男子留给她的传信筒点燃,只见一股红光冲破天际。只是微微一瞬就消失的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沈茹雪和衣等了一会儿,左等不来,右等不来,觉得怕是信号太快,无人看见,便先更衣睡下了。

    她刚刚躺下,就有一鬼魅身影坐在了她的床边,那黑色面具在夜色下更显得寒冷恐怖。

    “怎么?找本座来,有何事?”男子的声音如冬日寒冰。

    “我……我发现了那个玉佩。”沈茹雪还有些犹豫,可是想想自己的处境,沈仙儿已然如此幸运,她呢?只能苟延残喘的活着。

    “什么?你说什么?”黑色面具男子眼中有抑制不住的激动。

    “我……我发现那莲花玉佩在沈仙儿身上。”

    “什么?沈仙儿?你确定?”男子的声音很是犹疑。

    “我亲眼所见,千真万确。”沈仙儿语气笃定。

    黑色面具男子陷入了沉思,沈仙儿为何会有那玉佩?她不是沈伯涛的女儿么?他只觉脑海里千头万绪,一时间理不清楚。

    他还未来的及细想,就见沈茹雪有些胆怯,却又似是鼓足了勇气,重重的吸了口气,双手攀附到了他的脖子上。她的头仍是羞涩的低垂的。

    “您是暗月教的教主吧?”沈茹雪声音软糯,娇柔。

    “嗯?”

    “您让人来问我的事,我愿意。”

    “嗯?愿意?”男子只简单吐了几个字。

    “我愿意加入暗月教,还请教主怜惜。”说着她用力的将身子贴在黑色面具男子身上。

    少女的馨香窜入他的鼻中,淡淡不浓烈,却格外让人舒爽。她柔软的身子紧紧的贴着他,她虽未及笄,倒是发育的很好。这一抱黑色面具男子竟是有了些反应。

    他自认万千花丛过,片叶不沾身,没想道,今日倒让个很生涩的小丫头给撩拨了。不过这丫头味道还算不错,毕竟送上门了。

    “你这是做什么?”黑色面具男子正色道。

    “请教主怜惜。”说着沈茹雪更加用力的抱着他,异常生涩,纤细的小手在他身上胡乱摸着。

    黑色面具男子一脸懵傻状态,想想还是自己来吧,遂欺身而上。渐渐地女子的*声,男子的低吼声满溢了整个屋子。

    次日,天已大亮,沈仙儿沉沉的还未起身。昨夜白墨瑾实在闹得有些过,水也叫了两回。如不是沈仙儿实在支撑不住,白墨瑾念她未怎经人事,不敢太过,怕是水还需多叫那么几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