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其他综合 > 神弃——只能是这个名字 > 第三十九章 宿命难逃(终章)
    斯奇默眼神迷茫,仿佛陷入了沉思。尼尔紧盯着对方,尽力压抑着内心的不安。良久,斯奇默终于抬起头,仿佛在内心深处已经做好了重大的抉择:“尼尔,你我相识一场,虽然时间短暂,毕竟是种缘分。既然你已经打定主意不准备迎接我们重返地球,那么我亦不会强求。接下来,我会安排飞船送你回家。”尼尔内心生出一丝伤感,尽管来之前已经抱定绝对捍卫地球人类的决心,但他亦能理解卓尔金人为了自身生存所做的这一切努力。他回想起自己刚刚来到月球,见到这些高大的卓尔金人时候既忐忑又兴奋的心绪,以及听闻斯奇默将要带他前往远古地球时欣喜若狂的心情,而今这一切即将成为生命中的一段段回忆,与月球上的这些创世之“神”们此一别过,或许就是永恒……尼尔望着斯奇默,轻轻地摇头道:“大祭司,不劳你们了,我有两位来自促湟尔行星的朋友,他们稍后会带我离开。”

    斯奇默鼻子轻哼了一声,毫无征兆地突然抬手向尼尔的脖颈直劈下来,尼尔闪躲不及,一下子被斯奇默击中,躺倒在地。斯奇默随后开始调节手腕上的时空定位装置,如同之前一样,一只伴随着电弧闪光的漩涡出现在斯奇默面前,他毫不犹豫地纵身跳了进去……

    钻出虫洞的斯奇默出现在月球内部控制中心大楼的一个角落里,为防止其他人看到自己,他手脚麻利地换上了隐身衣,随后便轻手轻脚地进入到了大楼的主指挥室。彼时指挥室内人头攒动,一群卓尔金的ZF要员们正聚集在大屏幕前面观看地球人首次登月的现场直播。在低空逡巡的摄像卫星早已锁定了与母舰分离的人类登月舱,那一枚小小的光点快速地飞向月球表面,最终停驻在了宁静海的边缘。焦距推进,红外线摄像机清晰地呈现出了这艘人类登月舱的各处细节,并将画面实时传回了控制中心。飞船着陆的那一刻,月球控制中心大楼主指挥室内爆发出一阵骚动,有人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几乎欢呼出来。角落里,隐身衣下的斯其默也看到了人群中的自己,彼时的自己正被其他身披长袍的祭司们簇拥着,目不转睛地紧盯着面前的大屏幕,他同时还向身后的其他人做了一个保持安静的手势。斯其默明白机会稍纵即逝,想要改变历史,眼下就是行动的时候。他站起身来环顾四周,趁无人在意的当口,轻轻取走桌上的一只无线耳麦藏在衣服下面,蹑手蹑脚地溜出主指挥室,来到走廊一个僻静的角落。斯奇默打开耳麦的开关调到预置的频段,压低了声音说道:“指挥官达拉斯,指挥官达拉斯,我是斯奇默,我是斯奇默,我命令你现在立刻带人包围人类登月舱,包围人类登月舱,逮捕这两名地球宇航员,逮捕这两名地球宇航员!”连续说了两遍之后,斯奇默又蹑足潜踪回到主指挥室观看大屏幕上的画面。

    达拉斯在耳机里听到了斯奇默的指令,但这指令让他非常疑惑。大祭司的语音淹没在一层杂波信号里,声音也稍微有些扭曲,像是经过了特殊的处理。地球人登陆后应该采取怎样的行动,卓尔金领导层早就在会议上进行了周密的推导,最后得出的结论,应该是让人类在踏出登月舱后,以一种“自然”的方式自己发现卓尔金人的存在,这才是接触人类最合理的途径。而以这样突如其来的方式使他们受到惊吓,是第一个就应该被排除掉的方案。而且,一般情况下,大祭司不应该在这种场合直接给指挥官下达命令。所以,尽管听到了这段奇怪的语音,达拉斯却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五分钟过去了,投射在大屏幕上的画面与曾经发生过的历史并没有任何差异,两名人类宇航员已经关闭引擎并更换服装准备出舱了。斯奇默内心焦躁。当他劝说尼尔未果的时候,心里就打定了注意,一定要打破宿命改变历史,使卓尔金人可以重返地球,为此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他明白接下来人类宇航员尼尔一踏上月球的土地后,整个人便会消失不见,而这架人类的航天器也会跟着不知所踪,接下来,冒失的自己便会带尼尔重返史前地球并将他弄丢,这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因此,不管旅行到过去的自己能否改变这一切,他也决定冒险一试。斯奇默起身摸到位于机房的视频信号接收器前,双臂用力一扯,连接在接收器上的线缆纷纷绷断,他听到指挥室内发出一片惊呼,他知道那是因为视频信号突然中断的缘故。斯奇默没有丝毫迟疑,他快步奔出控制中心大楼,疯汉般跳进停驻在楼外广场上的一艘飞船,随后便启动飞船以最快的速度向月球表面驶去。当飞船弹射出月表后,斯奇默驾驶着它径直行驶到人类登月点的上空。

    彼时,登月舱内的巴兹·奥尔德林正坐在座位上,密切关注着尼尔·阿姆斯特朗的情况。后者已经全副武装走出外仓,沿着舷梯一步步走向月球。此时此刻,斯奇默驾驶着飞船对着他们直直地飞了过来,并向人类登月舱发射出了一道电子光束。尼尔的眼前闪过一道光亮,他猛然抬头,看到了这架来自空中的神秘飞船,不由得大声惊呼了起来。就在这一刹那,尼尔发现,整个世界在他的眼中变成了夜空中绽放的烟花……

    迪斯与维克蒂姆将尼尔送走后,便将飞船隐藏在月球表面一座环形山的坑洞里,同时又通过四维透镜密切关注着月球上的动向。过了好长时间,迪斯注意到,在月球内部的某处闪现出了动荡的光影,他知道这即表示该处的时空发生了剧烈的扭曲。迪斯调整透镜的焦距,见到曾经造访过欧罗巴星的卓尔金前祭司长斯奇默正在通过虫洞做回到过去的旅行,那场景投射到四维透镜上,恰如一只蚂蚁正跨过对折的纸面从纸的一边跃迁到另外一边。迪斯与维克蒂姆立即换好登月服走出船舱,两人的身影随即消失又瞬间在月心深处的那间密室中闪现。迪斯抱起昏迷的尼尔,三人从密室内消失,接着又出现在环形山内部的菱形飞船里。维克蒂姆发动飞船,沿着索兰维度飞往月球的过去。

    月球表面,N0.6&E23.5的坐标点处光影流转,仿佛平静的海面上卷起了小小的涡流。一只银白色的菱形飞船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漆黑的夜空中,如同上帝在以天幕为背景的巨大棋盘上布下了一枚小小的白子。飞船里,尼尔缓缓睁开眼睛,依旧能感觉到自己颈部灼热的疼痛,他依稀看到迪斯和维克蒂姆坐在自己身边,立时觉得心安了一些。迪斯咧着嘴角将手指向操控台上方的屏幕,尼尔吃惊地看到,自己乘坐的阿波罗11号“雄鹰”登月舱就显示在屏幕的正中。船舱里——尽管需要努力辨认才能够看清——赫然就是自己跟巴兹更换太空服准备出舱的画面。尼尔猛然见到屏幕中的另一个自己,如同在镜子里见到了背对着自己的另一个倒影一般,毛孔中渗出了丝丝寒意。他望望迪斯与维克蒂姆想要让他们给自己一些解释,但二人此刻却并未理睬他,而是在全神贯注地紧盯着屏幕观看。

    大约有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尼尔从屏幕上看到画面中的自己已经走出减压舱登上了舷梯。就在那个尼尔即将踏上月球的土地时,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道犀利的闪光,那光亮异常耀眼,整个屏幕如同被烧掉般变成一片惨白,尼尔猛地转头,发现身边迪斯的脸上现出一丝诡异的笑意,紧跟着,就在同一时间,尼尔的双眼又被一道刺目的白光照亮,面前的迪斯连同整个飞船突然间消失,尼尔感觉有人重重推了自己一把,紧接着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站在了“雄鹰”号的身侧,同时他的双脚已经踏上了月球表面……

    斯奇默发射出来的电子光束正中人类刚刚降落不久的登月舱,没有爆炸和巨响,只有一道刺目的白光,“雄鹰”号一瞬间便炸裂开来,化作一堆碎片飘散在宁静海的上空,接着又轻轻巧巧地坠落在月球表面,扬起一团薄雾般的尘埃。尼尔发出一声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尖叫,滚落在满是尘土的月球表面。紧跟着,他的眼前出现了幻觉:他发现周遭的世界仿佛自我繁殖的单细胞般迅速分裂,同时又以百倍的速度进行快放,那是从未曾有过、无法用语言准确形容的画面,身边的若干个世界,仿佛被装在巨型的玻璃泡里逐一平铺呈现在自己眼前。另外的世界里同样有若干个身穿太空服的自己,其中一个正向着完好无损的登月舱挥手;另一个却掉进了月球深不见底的罅缝,如一枚炮弹般直冲向漆黑的地心;还有另外一个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坐上了一只巨大的黑色碟型飞船……尼尔被惊呆了,他的惊讶不只来自疯狂分裂的世界,他还发现真的有一只巨大的黑色飞船已经停落在自己面前,从那里走出了一位身着宇航服的高大巨人,大踏步地朝自己奔来。这鬼魅般的场景令尼尔心惊胆战,一时间几乎要昏厥过去。那巨人迈开大步走到尼尔面前,一把手将他从地上拉起,横搭在自己肩头,随后便开始调整手腕上一只布满按键的腕表。尼尔被那巨人担在肩上,只感觉背后隐隐出现了光亮,回头看时,只见那巨人面前显现出一只闪着电弧与白光的巨大漩涡。巨人扛着尼尔快速向漩涡奔去,尼尔本能地挣扎,却被那巨人用手臂牢牢按住。尼尔正无计可施间,却感到巨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看到有两个穿着银白色紧身服装的怪异生物挡在了巨人的面前。

    尼尔惊诧莫名,强压住内心的恐惧,他万没想到刚刚抵达月球后便会有如此惊心动魄的诡异遭遇。那巨人见到两个拦路的人形生物后迟疑了一下,突然又扛着尼尔向前猛冲,一下子冲进了那只翻涌着气浪的漩涡里面,身着银白色服装的两个生物寸步不离,也紧紧跟了上去。

    进入漩涡后,巨人将尼尔放在地上,尼尔气血翻涌,感到目眩神迷,漩涡中不断有强光穿透面罩射在他的脸上,那光线让他感觉灼痛,登月前那些不适的生理反应又一起涌了上来。那巨人从怀里取出一只黑色面罩罩在尼尔头盔上,尼尔目不能视,眼前一片漆黑,但那种难忍的灼烧感也随之缓解了一些。

    斯奇默一手紧抓着尼尔的宇航服,一手自怀中掏出一把枪型武器,对尾随其后进入虫洞的二人愤愤道:“两个西厄瑞尔斯朋友,我不知你们是因何来到这里,为什么一直要破坏我的事情?为什么一直要对我纠缠不放?”

    迪斯笑道:“祭司长大人,你为何如此执着?你何尝不了解宇宙中万事皆有定数,而机会只有一次,你没能好好把握,即使做再多的修正也于事无补。更何况你的行为已经引发了时空畸变,幸亏是我们出手才将之弥合。如今平行世界已经出现,你我都成为了无数支线中的一支,即便你可以说服你手里的这个‘尼尔’,所改变的也将不再是你想改变的那个世界,到头来又有什么意义?”

    斯奇默冷冷道:“阁下的这番话术,只好去骗小孩子。我很清楚我的行为会引发什么,我更加清楚的是,世间万事万物都须靠自己的努力争取才能成功。两位擅自从你们的世界来到我们太阳系,已经违背了卓西双方当时所订立的协议,我想奉劝两位适时罢手,不要太过猖狂,否则我会让你们品尝自己酿下的苦果。”

    迪斯与维克蒂姆对视了一眼,更不答话,欺身上前抢夺斯奇默手中的尼尔。迪斯一把抓住尼尔的手腕,奋力拉扯,斯奇默举起手里的枪型武器瞄准迪斯,迪斯本能地闪身躲避;维克蒂姆奋力跳起想要阻止斯奇默射击,却被对方横臂挡住。斯奇默大吼一声,扣动手里的扳机,一道光束自枪管中射出,光束接触到虫洞管道的内壁,像熔融的铁水浇灌在冰面上,瞬间将管道融蚀出一个宽敞的大洞,管道内的空气立时疯狂地向外逃逸,像是有一万只吸尘器抵在洞口处猛吸,斯奇默等四人如同高空飞行中机舱破损的飞机里的乘客一般,忽地一下从洞口被吸出管道,以惊人的速度笔直向天外最最黑暗的地方飞去。

    黑漆漆的夜空中,闪耀着无数的繁星,万千世界的万千个时间长河里,曾有无数智慧生物在无数个夜晚抬着头对它痴痴地仰望,他们倾尽了毕生的心力,只想获知关于那个神奇世界的点滴秘密。在以这样一幅美丽画卷作为背景的舞台上,每时每刻都有无数或平淡或疯狂的故事在上演,它们有些已经为我们所知,有些注定无法被我们破解。此刻,在距离地球并不遥远的星空下,有四个来历不明的细小微粒,在被剧烈扰动的一小团宇宙时空里,以极高的速度向着远方飞去。它们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你或许还没来及调准望远镜的焦距,它们就永远地消失在了你的视野里,就像天边无数一闪而过的流星。但事实上,它们其实并未消失,如果你有一双可以洞悉一切的眼睛,你将会看到,它们已经冲破了光明与黑暗的界限,进入了一个无比陌生的世界,在那里,所有的时间都已停滞,它们将永远漂浮在那里……

    在另一个世界里,坐在宽大桌子面前的尼尔详细审视完手中的文稿,微笑着向坐在对面的高大生物们点了点头,一个穿长袍带兜帽面容冷峻的老者递给他一只金色的钢笔,尼尔郑重地在文件末页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