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游戏竞技 > 游刃 > 第一章 出租车里再相逢
    周五的早上兵荒马乱。

    明沫起了个大早,今天是她实习第一天,一定要按时到岗留下一个好印象。

    即将步入崭新阶段的年轻人总是对生活充满了新热情,出生二十年十指也没沾过几次阳春水的明沫,破天荒地给全家人准备了丰盛的早餐。

    明爸明妈起床之后果然很高兴,明爸搓着手坐到饭桌边,高兴地问明沫:“今天早上吃凉拌茄子?”

    明沫:“……那其实是煎荷包蛋。”

    明爸兴致不减地“噢”了一声,叉起一块放到嘴里,闭上眼陶醉地赞美:“焦脆可口。”

    因为忙着给自己夹刘海卷而迟到了一步的明妈紧随其后,尝了一块后与明爸夫唱妇随:“香浓入味。”

    明沫在两个人的鼓励下跟着叉了一口……两秒钟后,她开始五味杂陈地思考人生——思考到底把嘴里这块又糊又咸的东西吐到哪。

    还没等她阻止爸妈,明妈就已经神色如常地吃完了自己的那份,一边抽出纸巾擦嘴一边问明沫:“今天就开始工作了吗?”

    “今天应该没什么事。”明沫默默把黑暗料理荷包蛋撤掉,换上买好的面包牛奶,“就是去领一下员工卡什么的,下周一才开始正式工作。”

    明妈点点头,又想起来了什么:“铭铭今天得去晨星俱乐部考核吧?你记得顺路接他过去。”

    陆铭铭是明沫姨妈的宝贝儿子,刚上三年级,但已经是花滑领域非常有潜力的苗子。

    “铭铭很有希望吧?”明爸在一边问。

    “很有。”明沫点点头,“他原来的教练跟我说过,铭铭的跳跃在同龄人里绝对是最好的一档——不过据说晨星俱乐部只收天才。”

    “嗨呀。”明妈高兴地说,“我就说我女儿是天才。”

    明沫:“……”

    晨星俱乐部收运动员确实只收天才,问题是她是作为一个工作人员进去实习。

    匆匆吃完早饭,明沫跟鼓励她的老爹老妈告了别,然后走出了老旧的居民楼。

    明沫今年二十一岁,重点大学商务英语专业,辅修金融,人生理想非常简单——好好学习赚大钱。

    这其实和她的家庭背景有点矛盾——毕竟她爸妈是那么显而易见的一对活宝,人家爸妈顶多是认同“鼓励式教育”,这两位好像打心眼儿里坚信自己的女儿是世界第一。

    按理说,明沫应该成长为一个蜜罐里泡大、没有压力的年轻女孩,但事实恰恰相反。

    每次看到老明陪客户喝酒喝到几乎胃出血,或者看到明妈为了省钱不雇保姆自己下了晚班回家做家务,明沫都恨不得明天就搬回来一百万现金,让老两口赶紧退休。

    于是二十一岁的明沫没有梦想,或者说赚钱就是她唯一的梦想。

    而体育经纪这个行业现在还在野蛮生长阶段,未来成长的空间或许很大。

    为她提供offer的启虹是国内最大的体育经纪公司,名声赫赫的冰上运动俱乐部晨星就是启虹旗下的,练花滑的陆铭铭表弟做梦都想进入晨星。

    “也不知道陆小朋友有没有那个人的天赋。”

    明沫默默想着,叹了口气。

    **

    大清早的,寄宿小学门口有两个等着家长来接的小黄帽。

    背后的校园里,其余小朋友还在上课,显然这两位小黄帽是为重要的课外比赛请了假,小黄帽一号拎着琴盒,小黄帽二号身边则放着一个黑色的大运动包,。

    “果果我跟你说。”小黄帽二号是个包子脸的小男孩,此刻正跟身边的小女孩喋喋不休,“我已经跳出3T了噢,教练都说我是花滑的天才!我今天去晨星的面试如果能成功的话,未来我就会像林少侠一样厉害了!”

    3T指的是花滑跳跃中的后外点冰跳,以小包子脸的年龄,能跳出三周来确实形容一句天才不为过。

    可惜的是他这番撩妹完全对牛弹琴,身边的小姑娘完全哪里听得懂什么是3T,倒是抓住了另一个关键词:“林少侠是谁呀?”

    “林少侠你都不知道?”小包子脸来劲了,以一种小博士般的腔调开始背诵百度百科,“林展涵是我国最全面的花滑男单选手,世界锦标赛冠军,跳跃滑行表现力全方位无短板,十一岁的时候就在少年赛的自由滑里实现了两个四周跳,因为著名短节目《侠客行》而有了少侠的外号……”

    果果及时打断:“长的帅吗?”

    小包子脸同学显然对这个看脸的世界有点绝望,不过他还是及时调整好了情绪:“很帅的,我给你看照片……”

    他拿起自己挂在脖子上的小手机,屏幕背景是一个正在冰上旋转的身姿,果果立刻惊呼了一声:“好帅!”

    本来想在女神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结果成功向女神安利了自己男神的小包子脸不知道该喜该悲,就在他情绪复杂之际,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让他的情绪直接落入了低谷——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联系人的名字。

    “女魔头”。

    “你妈妈?”果果小声问。

    “不是。”小包子脸悲愤道,“是我表姐。”

    “你表姐为什么是……女魔头?”

    “因为她是我见过的最凶狠、最邪恶的女人。”小包子脸泫然欲泣,同时不忘谨慎地补充,“你可千万别告诉她,不然我死定了。”

    果果欲言又止,神情悲悯地看着他。

    与此同时,小包子脸发现自己在地上的影子不见了——因为一道更为巨大的黑影笼罩在了他的身后。

    小包子脸顿悟了,他悲壮地闭上眼睛:“果果,就此别过,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下一秒,他被拎了起来,明沫笑笑:“走了。”

    然后她友好地冲果果笑了笑:“明天见噢。”

    明沫一手裹挟着小包子脸,一手拎起装着冰鞋的运动包,袅袅婷婷地转身离去,她和小包子脸的背影一起消失在夏日的浓荫里,看上去非常的其乐融融……

    十秒钟后,果果听到远方传来了陆铭铭同学的悲惨呼声:

    “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

    十分钟后,在结束了对“暴躁老姐,在线打屁股”这一亲情项目的沉浸式体验后,陆铭铭小朋友抽抽答答地跟着明沫一起在路边等车。

    此时恰好是早高峰,一辆一辆的出租从他们身边经过,全都载了客,明沫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来,她和陆铭铭打闹归打闹,事实上可能比陆铭铭本人都要紧张他的这次考核,自己迟到了也就算了,千万别耽误了陆铭铭。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停在了旁边,司机师傅摇下车窗,在后面车子的鸣笛声里亮出大嗓门:“是去晨星不?”

    陆铭铭眨眨眼睛:“诶,你怎么会知道……”

    “后面这客人说的,他说你背的这包是装冰鞋专用的。”

    明沫的肩上此刻扛着陆铭铭的运动包。

    “赶紧的,上不上来啊?顺路。”司机师傅也是个暴脾气,“我本来不想停的,你谢谢后头这客人哈。”

    明沫这才朝后排看去,窗玻璃挡上了看不清具体的,只能依稀看到后排有个男生贴着对侧车门坐着,戴着黑色的口罩,棒球帽的帽檐压得很低。

    时间紧迫,明沫忙不迭地拉开车门:“谢谢啊……”

    男生淡淡道:“没事。”

    一把清清冷冷的嗓子,尾音有一点沙哑,听上去既舒服又有辨识度。

    明沫猛地愣住了,整个人卡壳在了车门旁边。

    这声音化了灰她都听得出来是谁。

    那一瞬间明沫心念电转,大脑被分割成了好几个板块儿,有些地方跟放映机似的不停把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在她脑海里重播,有些地方跟警笛似的鸣叫着提醒她再不上车就迟到了,还有些……

    可惜陆铭铭小朋友没有给表姐“还有些”的机会,急不可耐的他直接临门一撞:“快!快进去!”

    于是死机了的明沫直挺挺地摔进了后座,摔了个人仰马翻。

    那一瞬间明沫的脑海里甚至莫名其妙地写出了一首即兴现代小诗——

    我想过很多次如何与你再相逢

    或许以眼泪或许以沉默

    或许在夕阳里或许在大雨中

    但一定不是像现在这般

    让我的门牙

    磕到你的膝盖上

    ……

    事故的罪魁祸首陆铭铭并没有察觉到发生了一起男性乘客膝盖受伤、女性乘客口腔受伤的惨烈事故,他飞快地拉开前门坐进了副驾驶,小手很有气势地一挥:“出发!”

    明沫:“……”

    她避开男孩来扶自己的手,艰难地从对方腿上爬了起来。

    对方淡淡地说:“你还好吗?”

    明沫:“……牙还在。”

    对方点了点头,说:“你应该过得还好。”

    明沫狐疑地看着他,目光无声询问:“怎么看出来的。”

    对方平静道:“胖了。”

    明沫:“……”

    这种三句话以内一定把天聊死的本领和四年前真是一模一样。

    明沫把头一偏,看向窗外,决定就当拼车的是个陌生人,好歹忍过这二十分钟的车程。

    然而天生扫把星陆铭铭小朋友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又上线了。

    陆小朋友原本跟着司机师傅放的土嗨金曲摇头晃脑,结果电台频道一转,变成了一个普及女性安全的线上讲座,陆铭铭听了两句后,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突然生出一点警觉来,他回过头来,非常严肃地跟男孩说:“我警告你哦,虽然我姐在美女里算是丑的,但你也要注意一点,不要有什么非分举动。”

    明沫:“……”

    “对了。”陆铭铭突然想了起来,“你和我们顺路,那你也是去晨星咯?”

    “我今天在晨星比赛。”陆铭铭以武侠电影中的夸张姿势一指自己的鼻子,“看在你让我们搭车的份上,我邀请你来看我表演,你到时候不要太被我震撼到。”

    男孩点点头,道:“一定看。”

    陆铭铭心满意足地坐正了,明沫在后面默默地为他点了一根蜡。

    陆小朋友……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

    二十分钟的车程很快结束了,明沫掏出钱包要抢着结账,才知道男孩上车前就已经扫码付过了,只得作罢。陆铭铭看着男孩一路上都没有骚扰表姐,美滋滋地认为自己是保卫了女性安全的功臣,他和明沫一起向俱乐部里走去……

    十秒钟后,陆铭铭石化了。

    冰场中间立着考核的宣传板,四五个小朋友和他们的家长已经等候在了一边。

    而旁边的评委席上,教练们也都已经坐好了,只有中间的位子是空着的。

    然后陆铭铭就眼睁睁地看到刚刚和他们同车的那个男生一路走了过去,坐在了那个空位上。

    他摘掉帽子和口罩,拨了一下被压下去的头发,露出一张醒目的面孔来。

    欧洲人的轮廓,亚洲人的五官,气质清冷凛冽,往那里一坐,似乎就有无形的追光跟着打了过去,聚焦在他身上。

    “我的天啊。”陆铭铭小朋友双手捧住包子脸,年幼的内心第一次被命运的无常震惊到了,“那那那那是……”

    他的偶像。

    世界锦标赛冠军,被称为中国花滑界最快升起、也最快陨落的巨星。

    林展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