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爷爷 > 第40章 吟得一首好诗
    吃了晚饭,时间尚早,对于陈超这种穿越之前时常修仙到一两点的现代人来说,早睡无疑是一种折磨。

    没有手机,没有网络的时代就是一种煎熬。

    既然睡不着觉,与其躺在床上干瞪眼忍受煎熬,陈超索性来到院子里散散步。散步中偶然见到院中正对大门的位置有一堵墙,墙上似乎还画着什么东西。

    陈超走近一看,原来墙上画着一幅画,画的旁边还写有一首诗,诗的意境还是满有深度的,虽然达不到李白杜甫的水准,但也称得上是大师。

    “嗯,好诗,好诗。”陈超捏着下巴,对着墙上诗词品头论足。

    却不想他的这番赞赏却引来一名道长,说道:“想不到先生也是个懂诗之人。”

    陈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谦虚道:“略懂,略懂。”

    道长:“贫道是此间主持,姓王,敢问先生如何称呼?”

    陈超随口说道:“我姓陈,单名一个超字,此番打扰还请王道长见谅。”

    “陈先生言重了,出家之人,与人方便,即为福祉。”王道长一边说,一边仰头望了一眼天空,对陈超道:“今夜明月当空,难得遇到陈先生懂诗之人,贫道斗胆请先生赠诗一首,不知意下如何?”

    “这个……”陈超有些为难,他哪里是什么懂诗之人,只是唐诗三百首看得多了有感而发而已,有心拒绝,但又见王道长求诗心切,遂道:“既然王道长有这个心意,那陈某人就献丑了。”

    陈超对着明月度了七步,便开始装模作样的吟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王道长初时还觉得不怎么样,但细细一琢磨,顿时惊为天人,叫道:“好诗,好诗呀!陈先生真大才,七步即成千古绝唱,容贫道先把这首诗记下。”言讫,急匆匆的去寻笔墨记载,吟诵,如获至宝。

    王道长离开之后,陈超无聊之下又去看那堵墙上的诗画,又用手触摸墙壁表面,发现墙面虽经日晒雨淋,但字画颜色依旧艳丽,竟没有一点被侵蚀的迹象。

    陈超觉得稀奇,等王道长再次寻来之时,便趁机问道:“王道长,这墙立在门口究竟有何种用途,还有这诗画倒底是用何种法门绘制,为何不惧风雨?”

    王道长捋着胡须笑了笑,说道:“瞧陈先生这身打扮想来应该久居国外,不知道这堵墙的由来情有可原。这墙唤作影壁墙,乃是自古就流传下来的习俗,立在门口一是为了避邪,二是为了遮挡外面的视野,不让院子里的情况被外面看到。”

    陈超点了点头。

    王道长接着道:“至于墙上的字画,先是由画匠画上去,再由裱匠用特殊的秘方裱糊,这样即便日晒雨淋,风吹雨打,影壁墙上的字画依然可以保存几十,甚至上百年。这堵墙上的字画当年是由白沙镇最出名的张画匠和刘裱匠合作完工,但很可惜,他们二人如今都不在人世了……”

    古人的智慧令人景仰,听闻如此能工巧匠却已不在人世,陈超略微有点遗憾,想了想,又问:“王道长,那这首诗乃是何人所作?”

    王道长说道:“这首诗乃是我的老友白世朗白老爷所作。白老爷不仅是个诗词大家,还是书法高手,更对古玩有颇深的造诣。”

    “古玩?”陈超心中突然一动,暗道:我们来白沙镇找的赤兔玉马不就是古玩么?假若能找这位白老爷打听一下,说不准就能找到赤兔玉马的线索。

    陈超当即询问:“王道长,你可知道这位白老爷如今身在何处?我见他这首诗写得很有意境,有心寻他讨教一下。”

    寻赤兔玉马的事情陈超当然不可能随便和外人谈起,只能编个理由应付过去。

    王道长不疑有他,对陈超道:“白老爷乃是白沙镇最为有名的富商,家大业大,陈先生你到了白沙镇随便打听一下就能找到白家的宅院,贫道就不再多做唠嗑。等下贫道写一份拜帖,见了白老爷请陈先生代贫道向他问好。”

    陈超:“定当如此。”

    取了拜帖,与王道长分别之后,陈超随即来到安聘远的房门口,敲开了房门。

    安聘远正在房间里面读书,也没有安歇。

    陈超进了房间之后,就对安聘远说道:“安兄,我打听到一个重要线索。白沙镇的富商白世朗白老爷对古玩有颇深的造诣,钱牧庸又说赤兔玉马在白沙镇出现过,假若此马真的在此地露过面,那么白世朗肯定知道它的下落。”

    安聘远考虑了一下,也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陈超取出王道长赠予的那份拜帖,接着道:“安兄,刚才我有幸结识此观的王道长,相谈甚欢,王道长又跟白世朗有旧,我就讨了拜帖,等入了白沙镇咱们就凭此帖光明正大的上门。”

    安聘远大点其头,赞道:“陈老弟你的运气真的很不错,想不到事情会这么顺利。你我早点安歇,明日去镇上解决此事。”

    ……

    次日。

    陈超与安聘远吃过早斋便牵了马往白沙镇行进。

    行至一处,见有很多役卒并本地民夫在附近伐木,不知道所谓何事。

    二人也没空多管闲事,便策马继续往前走,但很快就被一名捕头带人拦住了去路。

    那名捕头对二人说道:“我是本地衙门的捕头江守诚,前面桥梁被土匪毁坏,暂时无法通行,修复它至少需要三日,请二位权且等候三日,或选择其他道路绕行。”

    陈超一番打听,方知此地山中有一彪土匪,首领唤作裘老三,专行打家劫舍绑架过往商客的勾当,前些日遭官府围剿,败绩之后便毁掉了这座桥梁以阻止官府的追击。

    通往白沙镇的唯一桥梁被毁,加上选择其他道路绕行也至少需要五天的行程。无奈之下,陈超只能和安聘远再次返回紫阳观栖身,等候三日再做打算。

    ……

    三日之后,桥梁终于修缮完毕。

    在道观憋了良久的陈超与安聘远当即上路,过桥,马不停蹄的终于赶至此行的目的地白沙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