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爷爷 > 第33章 跳崖自尽
    “我恨死你了!”女贼幽怨的向陈超说道,还五星好评,五星你个大头鬼。

    但她通过潭水的镜面反射看清自己已经恢复了容貌,而且还似乎比之前更加漂亮,那抹恨意便又减轻了很多。

    女人都是爱美的,能够变漂亮吃点苦头算什么,现代人为了变美,吃尽苦头去整容,多了去了,没有什么稀奇的。

    但安聘远不知道啊,这么稀奇的功夫还是生平仅见,于是向陈超问道:“陈老弟,你这套功夫何处得来,有何缘由,功效为何这番的……诡异。”想了半天,安聘远也只能想到用‘诡异’这个词来形容。

    安聘远虽然之前听陈超口述过这套功夫,但此刻亲眼所见依然很是惊讶。

    陈超解释道:“我这一腿法唤作‘面目全非脚’,是一名不闻其名的老爷爷赠予我的。相传当年此功乃一名号唤做‘夺命书生’之人所创,专用此功毁去美丽女子容貌,乃是最为恶毒最为卑鄙最为无耻的武功……”

    话才说了一半,那女贼就抢着道:“没错,你这武功就是最为恶毒最为卑鄙最为无耻的,跟你人一样。”

    陈超却笑着对女贼道:“我这套最为恶毒最为卑鄙最为无耻的武功就是为了对付像你们这样的人的,效果奇好,怎么样,还要不要试试?”

    说着,陈超作势又抬起了脚,吓得女贼花容失色,想躲,但身体被穴道制住,根本闪躲不了,只能闭眼叫道:“你再动我,我就嚼舌自尽。”

    安聘远拍了拍陈超的肩膀,说道:“陈老弟,你别逗她了。如今已是深夜,不如我们先找地方休憩一晚,明早再带嫌犯进城。”

    陈超点头,“正该如此。”

    他们二人把女贼带至谷内小屋暂住,又由安聘远点了她的昏睡穴,之后二人轮流守夜看护,直至天明。

    天明之后,二人于谷内寻了一些水果,就着泉水对付了一顿,用安聘远的红色“捆仙索”束缚女贼的手腕,押送她前往京师。

    但三人走出密林的时候,却只寻得一匹马,另外一匹马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于是,安聘远就让陈超骑马先一步带玉玺赶回京城向荣大人复命,救人如救火,丢了玉玺可是一件大事,万一荣大人为此受责那就太对不起他了。

    陈超也知道厉害,便怀揣玉玺辞别安聘远,策马独行而去,由安聘远单人押送女贼入京,安聘远武功高强人又精明,女贼又被捆仙索束缚,断不是他的对手。

    安聘远牵着捆仙索的一头,像牵牛一样,拉着女贼步行返京。

    经过一座山岭的时候,女贼突然喊累了,要休息一下。

    安聘远是个老好人,也颇为体恤嫌犯,既然嫌犯要休息,那么就让她歇歇脚也未尝不可,反正玉玺已经快马加鞭送回去了,押送嫌犯稍微慢一点也情有可原。

    安聘远坐在树下,掏出酒壶,趁着休息的时间喝两口解解馋。

    那女贼却也贴身往他身边一坐,柔声对他道:“我这么漂亮,你把送到京城,我会死的,你忍心么?”

    安聘远笑了笑,并没有作答。赏金猎人的生涯中什么样的人没有遇到过,早就免疫了。

    那女贼见安聘远无动于衷,声音更是温柔:“假如我死了,谁还给你温馨的微笑,谁还给你温暖的拥抱,谁还给你绵绵的凝望?”

    安聘远看着那双若水美眸,淡定的道:“可是若我怜惜你,怕会死在你的手里。”

    “哈哈哈……”女贼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中似乎蕴含了很多的凄苦,仿佛已经知道不可能再用美色打动这个铁石心肠的男人。

    女贼问:“那我死之前是否可以完成最后一个愿望?”

    安聘远点了点头,说:“只要你这个愿望合情合理,我可以答应你。”

    女贼望向山岭边缘的山崖,对安聘远道:“我想再看一眼我的家乡,我家乡就在山的那一面,站在那处山崖上就可以看到。”

    安聘远考虑了一下,便答应了下来,领着她来到了山崖上。

    女贼神色凄苦,抬了抬手腕,示意安聘远把捆仙索松开,并说:“那就是我的家乡,请松开它,让我与家乡拜别。”

    这个请求也合情合理,安聘远就解下捆仙索,松开了她的手腕。

    女贼行到山崖边缘,跪了下来,泪珠滑落,被山风吹拂于地,滴湿了地面。

    安聘远摇了摇头,不免有些伤感,这女贼胆大妄为,不仅盗窃玉玺,还飞花杀伤侍卫,惊到太后,践踏皇家威严,罪名大了去了,交由刑部衙门,断不可能寻得活命的机会。

    就在这时,那女贼却突然纵身跃下了万丈山崖……

    “姑娘不要!”

    安聘远急赶上前,却只抢到一条白色的丝帛。那女贼越坠越远,最终身影消逝在茫茫雾霭之中。

    安聘远握着那条丝帛,望着白雾霭霭的崖下,说道:“你这是何苦呢?”

    ……

    陈超将玉玺交给荣大人之后,荣大人当即把它交由太监总管放归原处,项上人头总算暂时保住了。

    “对了,陈先生,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聘远呢?”荣大人松了一口气,随即又问起了安聘远的下落。

    陈超解释:“是这样的。我们失了一匹马,安兄怕时间延误太久,太后一旦得知玉玺失窃,恐荣大人你罪责难逃。于是,我便独自带着玉玺先一步赶回,安兄随后押送嫌犯相信很快就会返京。”

    “什么?你们还抓住了嫌犯?哈哈哈,太好了!”荣大人喜出望外,心中的那块石头总算落地了,向陈超赞道:“陈先生,你和聘远真的都是好样的,老夫的项上人头全靠你们挽救了,老夫欠你们一个人情,你们放心,待聘远赶回,我一定带你们去太后那里请功。”

    “如此,就多谢荣大人了。”陈超抱拳致谢,如此拼命的抓捕罪犯还不就是为了声望和正能量。

    再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寻回失物,抓捕罪犯,获得赏赐那是应该的。有了赏赐,陈超就可以再次‘散财’,获得大量声望用于打通穴脉提升武学修为。因此,应得的赏赐,陈超拿起来不会手软。

    就在这时,突然有名手下进来禀报:“报告荣大人,安聘远安大人求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