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爷爷 > 第30章 睡觉也是办案的一种方式
    陈超闲着无聊,一边在殿内闲逛,一边说道:“安兄,你说那贼今晚会来么?”

    “不知道。”安聘远合身躺在地毯上,脸上盖着牛仔帽仰面睡大觉,假如荣大人知道他是这样办案的话,估计会立马冲过来和他拼命。

    荣大人可是拿了项上人头做的赌注。

    “对了,安兄,你说这贼真想盗玉玺也就算了,干吗非要明目张胆的留书挑衅?自古行窃都是趁人不备,哪有故意告诉别人我要来盗你家东西了,你赶紧做好防备,怎么也说不通呀?”陈超问道,心中颇为不解,难不成这个架空世界的人脑袋都有问题?

    安聘远翻了个身,淡淡的道:“老弟,这世界上你想不通的事情多了去了,有的人就有这样那样的怪癖,不要少见多怪。我曾经追捕过一名杀人凶犯,那凶犯喜欢强迫受害者与他决斗,哪怕目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仅仅就是因为杀不能反抗的人太过无聊。”

    这下陈超也没话说了,罪犯的怪癖谁有那心思去猜。

    闲逛中,陈超突然发现有个架子上竟然摆放了一匹玉马。那玉马个头不算太大,比一只收纳箱要小,玉马全身紫红,唯有四蹄洁白如雪,很是赏心悦目。

    陈超瞧得啧啧称奇,便向安聘远询问:“安兄,你来看这玉马是何物,忒的稀奇。”

    安聘远依旧躺在地上,摘下卡在脸上的牛仔帽往这边一望,顿时说道:“哦,陈老弟你说得是那匹玉马啊,那玉马之前我和荣大人去肃王府里公干,曾经见过一次,却不想怎么到皇宫来了。”

    “这玉马是肃王爷的?”陈超还想再问多一点的时候,大殿外面却发生了骚乱。

    陈超听得外面有情况,连忙冲了出去。

    但见月下突然飘来无数的花瓣,就跟白天在凉亭之内见到景象一模一样,花瓣雨中,一道人影凌空滑翔……

    “有刺客!快追!”

    众侍卫立刻执刀跟在那人影的下方追了出去。

    陈超回头向大殿方向望了一眼,暗想:反正大殿有安聘远坐镇,对上这样的高手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跟在侍卫的后面打打野,看这飞贼倒底要搞什么鬼。

    陈超跟在众侍卫的后面去追那滑翔的飞贼,但那飞贼落入后花园之后就倾刻失去了踪迹,陈超与众侍卫搜捕了很久也没搜到那飞贼的一根毛,只能悻悻的返回大殿。

    等返回大殿的时候,好家伙,安聘远竟然躺在一边睡着了……

    “不好!玉玺不见了!”

    有侍卫发现案上的玉玺不知所踪之后,顿时大叫了起来,可安聘远竟老神在在的抠了抠耳朵继续睡,这逼装得陈超都服帖到家了。

    之前还拍着胸脯保证说要帮荣大人抓住飞贼,这下可好,不但飞贼没有抓到,连玉玺都被窃走了,搞不好除了荣大人要被摘掉脑袋之外,安聘远也要落得人头落地的下场。

    师父倘若被砍了人头,陈超这做徒弟的说不好也要被连累,这心里有点慌啊。

    当然,最慌的还要属荣大人,荣大人害怕事情会办砸,因此大晚上的还要和太监总管跑来大殿查看情况,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老年痴呆吓出来。

    “聘远呐,你还睡啊……你这次害死我了……”荣大人得知玉玺被窃之后,心中拔凉拔凉的,当场就崩溃的要哭了。

    安聘远打了个大大的哈气,从地上爬了起来,笑道:“荣大人,你先别哭嘛,我答应了你三日之内把飞贼捉住,那么就定然能够捉住。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就跟陈老弟去捉飞贼,你回去准备宴席吧。”

    唬得荣大人一愣一愣的,都不知道安聘远是不是故意这样说安慰自己。

    陈超也不懂安聘远哪来的自信,凭那飞贼的轻功造诣,此刻早就逃得远远的了,哪里还能寻得到?

    “陈老弟别发愣呀,我们走,现在就出宫。烦请荣大人帮忙备两匹好马。”安聘远是个实干派,说走就走,当即带上陈超就行出宫。

    荣大人也没有办法,项上人头都在他们两人的手中,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备了两匹快马给两人,千叮咛万嘱咐的送他们出宫。

    ……

    两匹马在月夜下快速的飞驰,安聘远打头,陈超稍稍落后,且安聘远就像早就知道飞贼的藏身之处一样,向某一方向快速的奔驰。

    陈超心中不解,快马加鞭赶上安聘远,与他并行,大声问道:“安兄,我们这是去哪?”

    安聘远说道:“当然是去捉那飞贼!”

    “那你怎么知道飞贼在哪?”陈超追问。

    安聘远大笑道:“陈老弟,你难道忘了我最为神奇的一个本事么?我嗅觉异常灵敏,不亚于犬类。我白日就发觉飞贼用以伤人的花瓣气味很特别,形似皇宫之物,但并不是皇宫花园里面的。我之所以让其窃走玉玺,就是要追踪其花瓣的气味,找到藏身处,将其一举擒获。只要抓住了这飞贼,那么玉玺自然可以完璧归赵,荣大人的项上人头也就可以保住了。”

    陈超心中恍然,安聘远这厮虽然没有金手指,但却有不亚于金手指的鼻子,再加上犀利的刑侦手段,真的是个极度高明的猎手。

    难怪可以闯出天下第一赏金猎人的名号了。

    不过我有老爷爷助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的一定可以超过安聘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

    两人策马奔腾,很快就进入了一个树林。

    安聘远示意陈超下马,将马栓在树上,便步行前往林中某处。

    安聘远循着气味,很快就领着陈超来到了一处山谷。

    山谷内生长着很多的桃树,枝头开满了艳丽的花朵,和飞贼借以伤人的花瓣一模一样。

    安聘远嗅了嗅鼻子,微笑了起来,回头对陈超说道:“是这里了,咱找对了地方。走,咱们到上面看一下。”

    安聘远领着陈超登上高处,借着月光眺望谷内,谷内有凉亭,有房舍,错落有致,凉亭的旁边还有一汪水潭,山崖上的水流注入潭内,发出潺潺的流水声,流水声中有个女子正在潭内赏月沐浴。

    安聘远笑了笑,对陈超道:“看!正主找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