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爷爷 > 第29章 飞花伤人
    荣大人也在旁边道:“太后,陈先生实乃少有的人才,文武兼备,京师狐妖作祟,却旦夕被破,陈先生可功不可没呀。”

    听得太后笑逐颜开,笑得额上皱纹都化开了,刚要说什么,却突然——“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

    “太后!太后您怎么了?!”

    荣大人和太监一齐上前问候。

    “传太医!”太监总管慌忙大叫。

    “免了,免了。”太后一边说,一边摆手,道:“哀家只是一时高兴,没什么大不了的……”

    虽然太后嘴上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但陈超自身就是病入膏肓的人,如何看不出太后其实也是油枯灯尽,还能撑多久真的很难说。

    众人见太后确实也没什么大的问题,也就放心了下来。

    太后堆起笑容,分别看了看安聘远和陈超,说道:“安爱卿,你和陈先生都是国之栋梁,肯为朝廷效力,为社稷分忧解难,实属难得。大燕要是多一些像两位爱卿这样的人,也万万落不到被小小的乌歌和西方蛮夷欺凌的地步……”

    “太后……”

    荣大人和太监总管皆哽咽出声,安聘远也面有忧色,唯独陈超面色如常。

    陈超是现代人,不是这个架空世界的土著,对封建王朝没什么好感,更没什么归属感,他如今的目标只是活着而已,至于社稷的问题还是交给他们土著自己忧心吧。

    太后可不知道陈超在想什么,见他举重若轻,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却更加的欣赏,问道:“陈先生,你和安爱卿最近做得很不错,想要什么赏赐?”

    陈超刚要厚颜讨要,安聘远却抢先道:“为朝廷办事实乃天经地义,身为大燕子民理所应当为社稷添砖加瓦。”

    陈超心中顿时无语,但又想起古装剧中都是这么演得,话也是这么说的,也就释然,反正该得的赏赐一样不会少。

    果然,太后随即就道:“安爱卿此言甚得哀家之心,但有功就要赏,就赏你二人……”

    太后话还没说完,突然风起,并有一股异香随风而来,紧接着是如雪花一样的花瓣漫天飘舞,落英缤纷,满眼都是粉红。

    众侍卫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那些看似轻飘飘的花瓣却突然坚硬似铁,边缘擦过脖颈,发出丝丝入肉的切割声,带起一道道血痕,众侍卫措不及防,不少人中招倒地。

    “飞花伤人!”安聘远惊声而道。

    有花瓣飘入凉亭,啪的一声击碎了桌上的酒盏。

    陈超也颇为惊讶,想不到这个世界竟然有暗器造诣如此之高的人,忍不住问道:“安兄,你可知这是何种武功?”

    飞花伤人,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安聘远说道:“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失传已久的内功心法‘含沙射影’,修炼至一定境界,可用内力推送万物于百步之外伤人,伤人精魄,取人性命,杀人于无形!”

    “想不到,武林竟然有如此高深的武功。”陈超喃喃自语,算是开了眼界。难怪自己的战斗力排名仅是第9795名了,跟人家高手比起来,自己才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

    “有刺客!保护太后!”

    太监总管大喊大叫,忙不迭召集侍卫过来守卫。

    但飘入凉亭的花瓣也仅仅就是击碎了一只酒盏而已,很多落在了碟盘的点心上,却并没有伤及太后,并且,天空突然飘来一张白色的纸,上面还有墨迹,好像写了什么字。

    那写了字的白纸,就那么轻飘飘的飘在了太后的面前,落在桌面上。

    太后看着那张纸,向太监总管使了个眼色。

    太监总管把那张纸捧了起来,默读。

    “上面写了什么?”太后问。

    太监总管面现难色,但也不敢违抗太后旨意,只能硬着头皮阅读道:“闻太后有玉玺一枚,白玉雕成,价值千金,今特来取之一观,还望太后不要怪罪。”

    “放肆!”

    太后一拍扶手。

    吓得太监总管等人连忙跪伏于地。

    太后指着荣大人,语气严厉的斥道:“荣大人,你看看你掌管的什么刑部衙门,如今飞贼都敢直闯本宫的居所了,还明目张胆的要窃据传国玉玺,等贼匪要取哀家性命的时候,本宫是不是也要把项上人头给其奉上?”

    荣大人磕头如捣蒜,一个劲的道:“为臣死罪,还请太后息怒,请太后给臣一次机会,臣保管三日之内擒拿此贼,如若不然,臣愿自提项上人头来向太后请罪。”

    “哼!”

    太后冷哼了一声,低头又看了荣大人一眼,起身佛袖而去。

    “荣大人哎,你……你好自为之吧。”太监总管摇了摇头,也随之离去。

    等太后等人走了之后,安聘远把荣大人扶了起来,荣大人却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抓住安聘远,求道:“聘远啊,这次你说什么都要救救老哥……要不三日之后,你只能为老哥我收尸了。”

    安聘远却笑道:“荣大人,没有人能给你收尸。就是一个飞贼而已,此贼不是妄言要窃取玉玺么?只要这贼敢来,在下一定把此人擒住。断用不了三日,荣大人您就放心吧。”

    荣大人抹了一把汗,说:“聘远,我可全靠你了,我这条老命还有没有机会再陪你喝酒,全凭你手段。你也知道,我那帮手下办一办普通案子还行,但办这种涉及武林人士的案子,老夫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他们坑的。”

    “荣大人,您老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这事交给我和陈老弟,保您没事,相信我们!”安聘远好说歹说总算将荣大人劝服。

    私下里,陈超对安聘远道:“安兄,咱不会太托大了吧?这飞贼能够以飞花伤人,武功何其之高,三日就能将其捕获,有可能么?”

    安聘远笑了笑,只说了四个字:“事在人为。”

    ……

    晚上,大殿四周戒备森严,一众大内侍卫把附近守卫的滴水不漏,连只苍蝇也别想飞进去。

    大殿之内,玉玺静静的置放于案上,由安聘远和陈超奉命贴身看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