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爷爷 > 第20章 狐仙的传闻
    “想不到陈老弟不过一日的功夫便已领悟心法精髓,有了三年的功力,实在古今武学第一人,真乃可喜可贺……走,喝酒去!”安聘远见陈超确实已经没有了大碍,且心法已略有小成,便邀陈超前去喝酒。

    陈超欣然允之。

    二人来到酒肆点了几样小菜,又叫了两壶酒,对饮。

    三杯酒下肚,安聘远拿手背抹了一把,咂着嘴说道:“陈老弟,像你这样的武学奇人我安聘远简直就是闻所未闻,三日便已精通剑法,一日领悟心法秘籍,要不是你真真切切的存在于我的身边,我死都不会相信世上会有老弟你这样的天才。”

    陈超连忙摇头,笑着谦虚道:“安兄不要这么说,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秘籍到我手中,一学就会,我也不是什么天才,只是理解能力强了点而已,估计是我这么多年一直在西洋学洋文的缘故。”

    “哦?学洋文还有这样的好处,安某真的长见识了……要不,陈老弟说两句听听?”安聘远一脸的殷切。

    陈超:“行!既然安兄想学,那我就教你一句。假如,有一天,你遇到心仪的女孩,你就对她说‘爱老虎油’。”

    “爱老虎油?”安聘远头上写满了问号,忍不住追问:“这倒底是什么意思?”

    陈超笑道:“这很简单,当你对那个女孩说‘爱老虎油’的时候,就是说‘你爱她’的意思。”

    “这……这太唐突了……”安聘远窘迫的老脸通红,他一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年代的人可没有陈超这个现代人的脸皮这么厚。

    这时,酒肆突然进来一大批的人,这批人羽扇纶巾,书香气息很浓,进了酒肆之后便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要了酒,高谈阔论,吟诗作对。

    陈超顿觉好奇,目视这批人向安聘远问道:“安兄,最近是什么日子啊,怎么会有如此多的书生来京?”

    安聘远顿时笑了,自酌自饮了一盅,说:“陈老弟你不知道?他们都是来京赶考的,十年寒窗就在这几日。”

    “哦……”陈超顿时明悟。

    这时,有一名书生突然说道:“哎,你们听说了吗?最近京师附近有狐仙出没……”

    “有狐仙?真的假的?不会是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凭空杜撰出来的吧?”另外一名书生笑着说,明显就是不相信。

    可谁知,邻桌的一名书生听到之后,马上回头说道:“狐仙的事你们也听说了?我本来还不信,但挚友林秀才去寻狐仙,至今未归,恐凶多吉少……”

    “哎,什么凶多吉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林秀才吟的一手好诗,人又风流倜傥,定是给狐仙看上了,做了上门女婿。咱应该恭喜他才对。”

    “那是!那是!”

    自古才子多风流,士子与野魅的传闻更是不甚枚举,大多人对风流之事都是心存向往,并没有什么惧意。

    这时,又一名书生赶至酒肆,一进屋就抢过酒壶,喝了半壶酒压惊。

    有人识得这名书生,顿时奇道:“那不是林秀才的同乡王举吗?”

    王举搁下酒壶,惊魂未定,面向所有书生说道:“各位同窗,你们最近千万不要再行出京城,衙门的布告稍后便会下来……我刚打那边过来,林秀才他……他死得太惨了……”

    “什么?!林秀才死了?!”

    “林秀才不是去寻狐仙的么?怎么会……”

    “王贤弟,那林秀才倒底是怎么死的?”有人忍不住相问。

    “惨,太惨了……”王举一个劲的说惨,直到现在脑门还不停的出冷汗,心有余悸的说道:“我刚才在衙门那里辨认他的尸体,林秀才他……他几乎成了麻杆棒……”

    “啊?!”

    这可把众士子给吓得,虽说人鬼情未了让人向往,但为此丢掉性命,被活脱脱榨干,这也实在让人望而却步。

    接下来,整个酒肆都在讨论这件事。

    ……

    酒足饭饱,出了酒肆之后,陈超随口向同行的安聘远问道:“安兄,刚才那帮才子在讨论什么狐仙害人的事情,你怎么看?”

    安聘远笑着摇了摇头,说:“那帮才子无事最喜欢编造这些事情,我身为赏金猎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天底下哪有什么邪魅,就算有,最后都是人为。陈老弟听听便可,不可当真。”

    陈超点了点头,方要离开。

    安聘远突然又叫住了他,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取出一本秘籍交给了陈超,说道:“这是一本入门轻功秘籍名曰《落尘疾步》,你现在内功已略有小成,剑术也日渐精湛,也到了修习轻功的时候。”

    安聘远接着道:“轻功跟内功一样,也是一门颇为重要的武学。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轻功学得好,就算实力不如人,关键时刻也可以逃得性命,是真正的进可攻,退可守。江湖不是有句话么,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轻功就是脚底抹油的至强法门。”

    “多谢安兄,回去之后,我一定好生研习。”陈超一边说,一边郑重的将轻功秘籍收好。

    对于保命的绝学,陈超自然非常上心,但如今声望也已枯竭,修习轻功之事,只能等再次赚到足够的声望再做打算。

    安聘远拍了拍陈超的肩膀,劝道:“陈老弟,我知道你武学造诣远超常人,但也需谨记一句话,叫做欲速则不达,习武切忌急功近利,一旦走火入魔悔之晚也。你一定要慎重,要循序渐进。”

    陈超重重的点头,说道:“劳烦安兄挂心了,安兄你的话我一定谨记。”

    陈超知道安聘远认为自己“散财”的时候晕倒是跟习武有关,但不知道的是,晕倒实乃绝症的关系,习武都是找老爷爷开挂,打通穴脉习得,跟健康没有关系。

    分别之后,陈超便回到柳姨家中安歇,不提。

    ……

    次日,陈超刚吃过早饭,张罗着帮柳姨把出摊的水果收摞好,安聘远就急急的找上门来。

    陈超知道安聘远这么急的赶来肯定有要事,于是跟安聘远单独来到一边,相询:“安兄这么急找我,是不是又出了什么大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