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爷爷 > 第15章 插翅难逃
    陈超确实等得有点久,还以为哪里出了差错的时候,雪儿终于在年长女子的陪同下前来雅间作陪。

    年长女子告罪了一番,便先行离去,只留下雪儿与陈超独处。

    陈超细细的打量这个雪儿姑娘,确实长得很是出众,人如其名,如阳春白雪,独有一番仙子的气息。

    陈超和雪儿随意聊了几句,感觉这个雪儿兴趣缺缺,似乎有很重的心事,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雪儿姑娘是不是有心事?”陈超看着她问。

    “啊……没……没有……”雪儿一脸的慌乱。

    陈超笑了笑,坦言道:“雪儿姑娘不必忧心,我来找你只是向你打听个事,问完就走。”

    雪儿顿时心安,柔声道:“先生请说。”

    陈超直接道:“听闻雪儿姑娘是这里的头牌,那么一定对此间的事情了如指掌,不知道雪儿姑娘有没有见到一名戴着面具的男子在这里出没,那个男子还带着一条骨制的项链,上面的骨头就跟这个一样。”一边说,一边竖起自己的小指。

    雪儿越听越心惊,故作不慎把桌上的酒壶打翻。

    “不好意思先生,我给你再换壶酒……”言讫,她匆匆离去。

    陈超笑了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雪儿出了雅间之后,立刻扔掉酒壶,跑去给阮七通风报信。

    阮七一听有人来打听自己行踪,这还得了,顿时翻窗而出,踩着屋顶的青瓦,向前一路奔逃,逃到尽头,纵身一跃,逃入隔壁酒坊的院内,并从酒坊的后门逃出,顺着弄堂逃向外面不远处的河流。

    只要逃进了河里,凭他的水性即便是包拯重生,展昭亲临,亦无法抓得住他的一根汗毛。

    原来这厮早就预先制定好了脱逃的方案,一旦被人查到行踪,就逃入隔壁的酒坊,再借酒坊的后门逃入大河,计划天衣无缝,毕竟身上背了那么多条人命,被抓住了百分之两百要被当即处斩,由不得不小心谨慎。

    可人算不如天算,有句话说得好,叫做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这厮还没来得及跑出弄堂,前面就出现一人,身着紫衣,头戴西部牛仔大檐帽,环抱一柄宝剑,拦住了去路。

    拦路之人正是早就守候在此的安聘远。

    “让开!”

    阮七大喝一声,狗急跳墙,拔出短刃就来和安聘远拼命。

    锵!

    安聘远宝剑出鞘,一声剑吟,叮的一声金铁交加之声,火花乍现,阮七掌中利刃顿时脱手飞到了空中,不知所踪。

    阮七水性虽然出众,但武功造诣如何能是天下第一赏金猎人安聘远的对手,一招都无法接下,就被击飞了兵器。

    阮七心中大骇,仓惶向后就逃。

    安聘远随后追击。

    阮七见安聘远追之甚急,立刻回头抬起左手,瞄准身后之人,机括声响动,嗖嗖,两根小矢电射而出。

    安聘远听得机括响声,立刻后空翻,宝剑凌空斩击——

    叮!叮!

    两道火花迸出,地面留下两只报废的小矢。

    但也就这么点功夫,等到安聘远追入酒坊大院,却已不见了阮七的踪影。

    须臾,陈超赶至。

    “陈老弟,你可见到浪青那个贼人?”安聘远询问,目光所过之处,院内除了盛放酒糟的大车,只有一些大水缸等杂物,却丝毫不见那厮的踪迹。

    陈超摇头,说道:“我知道这厮要逃,就紧接着赶到了这里,难道安兄你没有截住他?”

    安聘远皱眉,说:“截住倒是截住了,可那厮突施暗算,等我再追到此处,他又不见了,硕大一个大院也没什么好躲藏的地方,难不成这厮还会飞天遁地不成?”

    陈超捏着下巴想了想,目光在所有杂物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一个一个的大水缸上,来到安聘远的耳边,小声道:“那厮必然躲在其中一只水缸中,水缸里面虽然有水,但那厮水性超强,听闻水下能闭气三日,定有独特的闭气法门。”

    安聘远心中顿时了然,悄悄的给陈超竖了个大拇指,低声道:“那这里有这么多的水缸,咱们怎么判断他究竟躲在哪一只里,况且这厮身藏暗器,一个不慎还会着了他的道……”

    陈超笑道:“这事不难,安兄请跟我来。”

    陈超领着安聘远攀上高处,底下那些水缸顿时一览无余。

    陈超进一步说道:“这些水缸虽然全部盛满了水,但很显然,这些水是伙计早就放满的,一个大活人想要藏进水缸,那么必然会有很多的水溢出,所以,判断那厮究竟藏在哪个水缸,就看地上的水渍就能明白了。”

    安聘远心服口服,拍着陈超的肩膀,佩服的五体投地,目光略一巡视,就瞧到了靠近内侧的那只大水缸的一周有很多的水渍,非常的新鲜,还没有干涸。

    那下面就好办了,安聘远取出一个很特殊的锁链,锁链的一头缠在手上,另外一头是一个造型独特的飞镖。

    安聘远握着飞镖的下端,一抖手,嗖得一声,飞镖带着锁链凌空飞击而下,火星一闪,啪嗒一声,水缸四分五裂,水流向四面八方奔涌而出。

    “啊呀!”

    水流中,一人惨叫出声,肩部深插一柄飞镖,摔倒在地。

    安聘远挥动手臂,锁链缠住那人,再一抖手,那人顿时滴溜溜的滚到了一边,不动了。

    “安兄,你杀了他?”陈超问道。

    安聘远摇了摇头,说:“我飞镖上有麻药,中镖之后两个时辰之内无法动弹,这也为了防止罪犯做一些不理智的行为,要知道咱们面对的皆是大奸大恶的亡命之徒,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得为自己的生命负责。”

    陈超点头,深以为然。

    阮七虽然身体不能动,但意识尚在,见到安聘远与陈超走近之后,立刻向二人问道:“敢问二位是什么人,为何暗算在下?”

    安聘远笑了笑,掏出随身金牌,向阮七问道:“识得它吗?”

    “赏金猎人?!”

    阮七恍然大悟。

    虽然安聘远本人不少人未曾谋面,但赏金猎人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毕竟荣获太后钦赐令牌,天下也仅安聘远一人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