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爷爷 > 第14章 好一条痴情汉
    经安聘远这么一提醒,陈超眼睛一亮,脱口道:“男人毕生追求,无非就是‘财色权武’几个字,罪犯劫了财物,又换了身好衣服必然是去潇洒,而镇上可以潇洒的地方只有两个去处,一个是赌档,二个是青楼。”

    安聘远竖起大拇指,赞道:“陈老弟对犯罪的直觉令安某佩服。没错,你跟我的想法一样,所以,刚才你去成衣店那边走访调查的时候,我就去了几家赌档,不过很遗憾,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

    安聘远之所以先去赌档,是因为进出那里的门槛低,任何三教九流的人都可以随意进出,但青楼不一样,没钱是不会受到招待的。

    青楼在古代并不代表就是肮脏不堪之所,里面不少女子都精通琴棋书画,吹弹拉唱更是一绝,花魁更是千金难求一面,古青楼之所,非富贵之人可以随意进出。

    安聘远的赏金都用来“散财”了,如今吃喝拉撒都靠陈超这个便宜徒弟,并且,也只有陈超身上还有那么点钱,有资本进出青楼而不会被赶出去。

    如今,已经有很大证据表明,水匪浪青极有可能就藏匿在此镇的一处青楼。

    陈超说道:“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推测出罪犯就在青楼,那么安兄,你有打听出,此间倒底有几家青楼?”

    安聘远竖起三根手指头,道:“这里一共有三家,镇中心一家、街尾一家、镇南还有一家。”

    陈超追问:“那可有哪一家滨水而建?”

    安聘远摇头,说:“三家青楼旁都无水。”

    陈超皱起了眉头,不解道:“那这就怪了,水匪浪青不是向来喜欢挑有水的地方栖身……”

    “陈老弟你先别急嘛,听我说完。”安聘远接着道:“三家青楼虽然都不是滨水而建,但街尾那一家青楼的旁边却是一家酒坊,酒坊的不远处就是一条河。”

    “……”

    陈超顿时无语。

    既然已经明确了罪犯的方位,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干就完了。

    二人照例谋划了一番,定下相应的计谋,由陈超上门,引蛇出洞。

    因为陈超身上本就是现代的服饰,再买了一顶现下流行的圆顶礼貌往头上一戴,再配上他货真价实的病态仪容,一副海归公子的富贵范新鲜出炉,都不用过多的花钱装扮。

    陈超这个貌似留洋的公子哥一入青楼,马上就吸引了绿肥红瘦的目光。

    一名年龄稍长的女子迎了上来,笑脸相询:“先生您好,敢问您是要听曲,还是喝酒,亦或是……”

    只有问明了贵客的意愿,青楼方面才好做出相应的推荐。

    陈超故作一副老鸟的姿态,随口道:“听说此间秦姑娘冰雪聪颖,琴韵尤为一绝,不知今日可否有幸一见?”还随手忍痛奉上两块大洋,这可是最后两块大洋。

    但年长女子收了大洋之后,却颇为不好意思,说道:“实在抱歉,先生,恐怕您记错了,秦姑娘并不在本店中,她乃是镇中心同行的头牌,但我这里同样有不输秦姑娘的雪儿姑娘,每样才艺均不在秦姑娘之下。先生请来阁上稍坐,相信雪儿姑娘一定愿意见先生你这样的留洋之士。”

    陈超考虑了一下,然后道:“如此,我就见一见这位雪儿姑娘吧。”

    陈超被年长女子领到楼上雅间暂坐,并奉上水酒,年长女子自去寻雪儿来与陈超相陪。

    年长女子走了之后,陈超凭栏相望,丝竹之声从楼下传来萦绕在耳边,丝竹声中,有女子翩翩起舞,很多附庸风雅之人,坐在大堂观舞,饮酒作乐,好不快哉,与现代纸醉金迷的夜场实不可同日而语。

    ……

    陈超在前面观舞,年长女子却来到后方另外一处雅间,敲开了房门。

    “雪儿,你快点准备一下,前面有一位留洋来的先生等着见你,勿要怠慢了人家。”年长女子催促了片刻,便自行离去。

    “雪儿姑娘,怎么了?”一名孔武有力的汉子走过来询问。

    雪儿满脸愁容,看着那汉子说道:“‘妈妈’让我去陪一名留洋的先生,七哥,咱有缘再叙。”

    阮七眉头一皱,过了一会,双手攀住雪儿的双肩说道:“雪儿,从今以后你无须再看人脸色,我帮你赎身。”

    “帮我赎身?”

    雪儿久久不能言语。

    这时,年长女子再次前来催促:“雪儿,你怎么回事?人家先生都等急了!”

    雪儿还没有说话,阮七却挺身而出,把一小袋还带着体温的银元掏了出来,扔给了年长女子,说道:“雪儿我帮她赎身了,她自由了。”

    “自由?呵呵。”年长女子掂量了一下小袋中的大洋,不屑的说道:“阮七,你这么点钱就想赎我这里的头牌,你还没睡醒么?”言讫,便把钱袋扔在了地上。

    阮七脸色变冷,道:“去年我跟你谈得就是这个价钱,为何如今又出尔反尔,难道你想试一下我新磨的刀是不是够利?”言讫,拔出一把短刃。

    “七哥,不可!”雪儿慌忙抱住阮七。

    可年长女子却一点都不害怕,反而阴阳怪气的道:“阮七,你这是打算强买强卖?去年我跟你谈价钱的时候雪儿还不是头牌,当时的身价怎么能和现在比?”

    “我不管,谈好了是多少,就是多少。我阮七答应雪儿姑娘的事就一定要做到,谁敢挡我,只有死路一条!”阮七叫道,毫不妥协的盯着年长女子。

    可年长女子却不屑的嗤笑了一声,说道:“阮七,我这里不是你可以放肆的地方,你敢胡来,我保证你出不了大门。”

    有实力的青楼都有自己豢养的好手,以防有人捣乱。

    “你可以试试看!”阮七瞪着年长女子寸步不让,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强行劫走雪儿,反正打劫的勾当是老本行,之所以不愿动粗,是他对雪儿的承诺。

    “七哥,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了,‘妈妈’养育了我十几年,你不能伤害她……七哥,三年我们都能等,再多等一些时日又有何妨?”雪儿泣血相劝,并把地上的钱袋拾起物归原主,好说歹说,总算让阮七作罢,收起刀,懊恼的坐在一边,喝闷酒,眼睁睁的看着雪儿被年长女子带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