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爷爷 > 第13章 长江后浪推前浪
    查验完遇害者尸体,陈超与安聘远寻到一家酒肆。

    陈超叫了一壶酒,给安聘远满上,又点了几样小菜,一边吃一边讨论案情。

    安聘远吃了一颗花生米,捻着筷子说道:“陈老弟,想要做一个合格的赏金猎人,要学会经常思考。我们赏金猎人不同于衙门,他们破不了案至多顶上一个办案不力的帽子,但我们赏金猎人不同,我们是靠赏金而活,赏金就是我们的生命。假如我们不能尽快的缉拿罪犯,迁延日久,那么没了赏金我们就自己把自己饿死了,当然,损失的名望还不包括在内。”

    陈超点头。

    安聘远又自酌自饮了一盅,看着陈超,问道:“陈老弟,我有个问题想要考考你,你说我们该如何寻到这个水匪浪青,或者换句话来说,我们该从何处入手?”

    陈超笑了笑,对安聘远道:“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安兄,你说咱们两个现在在做什么?”

    安聘远有点搞不懂,说:“我们两个现在不是正在吃饭喝酒嘛。”

    陈超接着问:“那我们为什么要吃饭,安兄你为什么总是要喝酒?”

    安聘远理所当然的道:“饿了自然就要吃饭,至于我为什么总是要喝酒,因为我好酒,离开酒不行。”

    陈超微微一笑,说道:“那这个答案已经出来了。既然咱们饿了就要找地方吃饭,安兄你酒瘾上来了就要找地方喝酒,那么不难猜测,罪犯应该也和我们一样,正在享受。况且,咱们从衙门出来的时候,罪犯犯案方才不久,得了钱财应该也没有逃得太远,再加上衙门里的情报显示这个水匪历来喜欢挑选毗水之地栖身,因此滨水、紧邻犯案之地且有烟花酒肆之所的地方,一定就是罪犯目前所在地。”

    啪!

    安聘远一把将筷子拍在桌上,竖起大大的大拇指,赞道:“高!实在是高!陈老弟真有天生做赏金猎人的潜质,分析的非常到位,实令安某佩服。如此,即便有一天安某不再做这一行了,陈老弟你也可以继承我的衣钵。”

    陈超有点诧异,问:“安兄你号称天下第一赏金猎人,本领高强,更蒙太后钦赐赏金猎人金牌,何等荣耀,怎么这么早就生出了退隐的念头?”

    安聘远摇了摇头,喝了一大口酒,道:“陈老弟你不懂,我当赏金猎人并不是为了赏金……”

    陈超当然不懂,很难理解安聘远把所获的赏金全部用来“散财”自身却穷困潦倒的原因,陈超虽然也“散财”,但那是为了获得声望,有声望才可以在老爷爷那里打通穴脉,提升武功等级。

    安聘远幽幽的道:“我当赏金猎人是为了完成一个愿望……算了,不说它了。”

    言讫,安聘远取出贴身珍藏的一副丝绢,展开。

    陈超视之,那丝绢竟然是一副地图,山川、河流、城镇、村庄等一草一木皆绘制的面面俱到,画技简直就是巧夺天工。

    陈超忍不住赞道:“安兄,你在何处买的地图做工竟如此考究。”

    安聘远笑了笑,笑容颇有一些自豪,捧着地图说道:“此乃我手绘,我当赏金猎人这么多年,每到一个地方就习惯绘制附近的地图,足迹几乎遍及全国。我前几年追缉凶犯途经这里,这副地图乃是早年绘制。”

    陈超心中惊叹,安聘远之所以有这么高的成就和他本人的能力是分不开的,几乎就是全能,看来他之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根本就不是开玩笑。

    安聘远看了陈超一眼,淡定的道:“陈老弟你也不要过于惊讶,其实绘制地图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各地衙门都有草图备份,我只是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修缮罢了。”

    陈超点了点头,但就这样也很不简单了,光论绘制地图的画工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陈老弟你来看,”安聘远将陈超召至身边,指着地图上一处毗邻河畔的小镇,说道:“这个小镇叫沁平镇,很符合你之前的推断,滨水、相距案发地不远且镇上酒肆赌档烟花之地遍布。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前往沁平镇寻找水匪浪青。”

    陈超付了两块大洋的酒菜钱,与安聘远来到驿站取了马,快马加鞭赶往沁平镇。

    ……

    在前往沁平镇的途中,安聘远向随行的陈超讲授基本的追踪技巧,并在镇外的滩涂上发现了一行浅显的踪迹,表层还有一些积水。

    安聘远对陈超道:“刚才遇到的那名樵夫说昨夜下了雨,滩涂上平常罕有人迹,这排脚印一定是罪犯所留,陈老弟你的推断正确,罪犯已经进入了沁平镇内。”

    陈超点头,向安聘远建议:“既然如今已经确认罪犯确在此处,不如我们进镇先分开摸底调查,然后再结合情报找出罪犯确切的躲藏之所。”

    “正该如此。”

    安聘远表示赞同,策马进入沁平镇内,当即与陈超分开,分别到酒肆、饭馆、客栈、驿站、成衣店等处打听水匪浪青的行踪。

    之后,二人汇聚到一起。

    陈超说道:“刚才我在成衣店那边了解到,有个戴面具的怪异男子买了一身上好的服饰,换下的衣服也没要,随手交由掌柜的处理。我使了一块大洋,把换下的衣服全部讨了过来。安兄你来看看这衣服有没有可能就是罪犯的。”

    安聘远从陈超的手中接过那包衣服,拿在手中捻了捻,湿漉漉的,又拿到鼻下嗅了嗅,除了些许汗臭味之外,还有股没有散尽的血腥味。

    安聘远顿时笑了,说道:“陈老弟,你运气真的不错,这衣服确实是罪犯的。我嗅觉很灵敏,衙门那几具遇害者的尸体我闻过,这衣服上的血腥味和尸体上的一样,所以,这个在成衣店买衣服的人一定就是罪犯。咱们做赏金猎人的,自身的本领固然重要,但运气同样重要,你方一入镇就揪住了罪犯的尾巴,很牛。”

    陈超却有点遗憾的道:“可惜成衣店的掌柜的也不知道那买衣服的人去了哪,线索暂时也就断了。”

    “线索没断。”安聘远接着道:“你刚才已经说了,罪犯在成衣店买了一身上好的衣服,他买一身好衣服最有可能去哪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