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爷爷 > 第9章 凝血神掌
    方公子拄着墙壁,抬头看向偷袭自己之人,待看清那人相貌之后,顿时惊呼出声:“安聘远?是你?!”

    朝廷钦封的赏金猎人无人不识无人不晓。

    “没错!”安聘远一边说,一边笑容满面的走近方公子,身后跟着的是一脸淡定的陈超。

    原来,刚才安聘远和陈超早就商量好了,茶楼食客众多,在上面交手稍有不慎就会伤及无辜,而且方公子是认识安聘远的,毕竟追了他三个月,想不认识都难。

    为了防止方公子再次逃逸,于是就由籍籍无名的陈超故意把方公子引到后面,再由安聘远伏击,计划天衣无缝。

    方公子不甘就擒,方欲催动真气反抗,忽然觉得心中气血翻滚,那一口真气就无论如何都提不上来了,不由得心中大惊。

    安聘远笑着向方公子提醒道:“你不要白费劲了,你已经中了我的‘凝血神掌’,一个时辰之内都无法运转内力,强行催动真气将会导致你血液逆流,气血攻心,届时即便华佗在世,扁鹊重生,亦无法挽救你的性命。”

    方公子不信邪的猛提真气,顿觉有万千蚂蚁在噬咬内腑,心如同针扎一样刺痛,方知安聘远所言非虚,认命的被安聘远取出一条红色的绳结缚住双手。

    这条红色的绳结乃是安聘远的至宝,乃由千年蚕丝捻股而成,非神兵利器无法伤其分毫,用独特的法门缠住手腕,非安聘远本人无人可以解开。

    方公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眼站在安聘远身旁的陈超,叹道:“想我玉面郎君英明一世,最终竟然会着了一个无名之辈的道,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陈超却道:“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另外,听安兄说,你这个玉面郎君有多达十几张帅脸,我倒是想见见你的真容究竟是怎样……”

    “哎,不……不要……嘶,好痛……”

    陈超不由分说撕下了方公子粘在脸上的那层皮,顿时一个翩翩公子哥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抠脚大汉,脸上还有很多麻子,坑坑洼洼的。

    “靠!”

    陈超一脸嫌弃的扔掉了那张被扯破的人皮面具,暗道:“当今社会直播平台的美颜加滤镜功能已经算是逆天了,但和这个世界的易容能力比起来,还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贴一层皮就能变身成大帅哥,四处追求窈窕淑女,不得不承认,这项技术真的牛逼。”

    “怎么样,陈老弟看到玉面郎君的真容,失望了?”安聘远笑着问。

    陈超摇了摇头,有什么好失望的,现代直播平台见得太多了,早就见怪不怪了。

    陈超有点好奇的问:“安兄,我问你个问题啊,你是不是认识陈近南?”陈超明明记得鹿鼎记当中的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的绝学就是凝血神掌,想不到安聘远也会这一招,不知道和陈近南是什么关系。

    “陈近南?”

    安聘远头上写满了问号,看着陈超:“陈近南是陈老弟你的长辈?”

    “哦,不是,我随口问问,陈近南是一个传说,他也会‘凝血神掌’,所以我才有此一问。江湖上不是有句话么,叫做为人不识陈近南,纵是英雄也枉然。”陈超随口解释道。

    安聘远更加的不解了,追问道:“陈老弟,江湖上真的有这句话么?我怎么没听说过?假如真的有此英雄的话,我安聘远一定要见识一下。”

    心中感叹之余,安聘远邀请陈超一起把落网的玉面郎君押送至刑部衙门领赏。

    “陈老弟,这位是刑部的荣大人,荣大人是朝廷的父母官,铁面无私,是聘远这一生最佩服的人之一。”安聘远向随行的陈超介绍一名身穿官服的中年人。

    中年人不怒自威,仪表堂堂,一看就是个公正爱民之人。

    “荣大人好。”陈超上前行礼,对于真正的父母官,陈超也是非常敬佩的。

    荣大人看向陈超,向安聘远询问:“聘远啊,这位兄弟面生的很,他是……”

    安聘远连忙为之介绍:“陈超老弟留洋归来,与安某一见如故,又嫉恶如仇,玉面郎君就是陈老弟配合我一起抓捕的。”

    “哦……怪不得,陈先生留洋在外还肯归国,心系大燕,实为难得。”荣大人对陈超致以高度的赞扬,说得陈超这个穿越者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时,一名衙役托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里有一个小布袋,里面沉甸甸的,依稀能看到里面有不少的银元。

    荣大人把装有银元的小布袋交给安聘远,对他道:“幸苦了,这是你的赏金,玉面郎君朝廷通缉了他这么多年,总算落网,这些钱财是朝廷给你的赏赐。可以的话,尽量多接一些单子吧,如今像聘远你这样有本事,又肯为朝廷效力的人,真的太少了,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顽匪逍遥法外,唉……再加上水患、兵患、蝗灾、瘟疫,百姓苦啊……”

    安聘远收下赏金,抱拳致谢,然后道:“荣大人也不要太过担忧,大燕地大物博,人才济济,相信如聘远和陈老弟这样的人,大有人在……就不打扰了,荣大人,告辞。”

    ……

    出了刑部衙门,安聘远立刻取出赏金,分了一部分塞给陈超,说道:“这一百大洋是你的,拿好。”

    陈超连忙推辞,说:“安兄,我帮你抓玉面郎君只是举手之劳,委实不能收你的钱。”

    安聘远却执意把一百大洋赠给陈超,并道:“陈老弟此言差矣,这不是我的钱,乃是朝廷的赏金,既然抓捕罪犯有你的一份功劳,那么赏金自然也有你的一份,再说上次在酒楼门口我还欠了你一次人情,这钱你说什么也要收下。”

    陈超无奈,最终只能姑且收下。

    经过一家米铺的时候,安聘远突然走进店内,用新得的赏金购买了若干袋大米,遣伙计用一辆大车装了,径直拖到天桥。

    陈超不明其意,跟到天桥,才发现安聘远正在“散财”把购得的大米统统散给城里的流民,流民感恩戴德,山呼万岁,传颂赏金猎人安大人的美名。

    陈超总算知道安聘远一个这么有本事的赏金猎人,明明有不菲的赏金,却居无定所,甚至连吃酒的钱都给不起的真正原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