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陌黎九天 > 第三十七章 一杀成名
    一只黑蝠逆风飞至,停在小魔兽耳畔,振了几次蝠翅,又轻快飞走。

    小魔兽双眼一眯,随口道:“陌黎。”

    沈陌黎惊愕地回望小魔兽,平日听它叫惯了“人族少女”,忽叫“陌黎”,反倒让她觉得古怪。

    回眸相望间,她问:“何事?”

    许是错觉,她总看小魔兽似比在洞内小了些。可万物生长自来只大不缩,难不成魔兽还能逆生长?

    趁着沈陌黎寻思际,她身后分岔路上魔气忽起,将面前的两条路以幻象对调了位置。

    小魔兽一脸认真无害地对视沈陌黎道:“生死血约相连我俩,未来无论突发何事,你需信我,不会害你。”

    狐疑的看着少有认真的小魔兽,严肃谨然的对她承诺。沈陌黎琢磨不透小魔兽此话深意,点头道:“好,白日安全,我们趁早赶路。”

    她本能选择相信小魔兽所言,又不愿与它太过于亲近。生死陪伴,太过磨人,她再不想见相伴之人丧命跟前。

    玥狐说过,魔兽生负使命。那她不若与它保持距离,任它离开,放手去完成自己的使命。生死同命,身具大能的魔兽,护命本事必不比自己低弱。

    转身踏入右路,沈陌黎未曾想到,她已在身边那只坑兽的幻术下,变走了左路。人、兽一前一后,在左路上渐行渐远。

    存在岔路口的幻术,约摸一刻钟后自行散解。飘绕在空气中的魔气化作透明,低浮地上,仿佛此地从未有过幻术……

    少焉,翔地魔自地底探近钻出,停在岔路口闻息寻向。

    眸光中漾起古怪神色,它皱着眉左闻右嗅,闻到鼻尖酸痛,也未辨清沈陌黎一行所走方向。

    魔鼻坏了?翔地魔生始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鼻端产生怀疑。历来,它闻天下万象追踪猎物,还从未失误。

    “去探路。”眸带闷燥的操纵着黑蝠尸体,翔地魔不悦命声。

    盘旋虚空的二三黑蝠听命分做两路,往前路飞去。

    “且慢。”似想到什么,翔地魔唤回黑蝠,从地底伸出一支枯黄干瘪的魔爪。

    爪上握着一把似土粉末,言:“顺道把这些糯土,分与你那群黑蝠同伴去。”嘴上一吹,糯土飘飞,如数沾在了黑蝠身上。

    黑蝠得命振翅飞离,不过一会,右侧的黑蝠率先飞回。

    翔地魔阴沉的嘴角上扬,潜入地底,朝右路追去,眸底美滋滋地想:黑蝠军,终要成为我的囊中之物。

    有了黑蝠军,它再不用惧小魔兽。

    得意之色外显于眸,翔地魔得志乐道:“沈陌黎,你纵涉入魔兽魔气,也难敌黑蝠泯杀。逃至仙府妖地,你也绝逃不出我的掌心。”

    右路沿途,黑蝠倒地一片,睁着双双蝠眼不得动弹,片霎便断了呼吸。翔地魔黄眸笑起,魔爪自地底伸出一挥,糯土如燎原星火四溢飞散。尸横遍地的黑蝠腾地飞起,沾着漫身糯土飞向苍穹。

    “去吧,以星火覆原之势,将黑蝠军归为我用。”翔地魔狞笑着朝天大喝一句,又钻回土中。

    飞旋天际的黑蝠数益增多,半个时辰不到,就汇成大军盘天而居。眸中泛着浅黄,蝠翅僵硬的上下拍动,全没了昔日黑蝠军的灵动霸气。

    黑蝠军旋绕着随翔地魔朝前路飞速寻去,所过之处水枯树折,火起地裂,生灵涂炭……

    走在左路上的沈陌黎,对右路发生的险境全然不知。她疑惑的看着路旁的景,前世她在五十年后曾自沧冥巨森走过右路前往洛魁圣殿探查消息,可沿途景色却与眼前大相径庭。

    五十年韶光,荒野变化掀天揭地?

    一路天黑,也未达一村一镇,沈陌黎略微不解的问向身后闲庭信步的小魔兽:“你可知前路通往何处?”

    早先听玥狐谈及,沈陌黎知晓它传承万年记忆,或有关于这路的信息。

    “往前半月不到,可达洛魁圣殿。”小魔兽悠哉答道,并未说明,半月不到的行程是步行还是御空凌飞。

    心中尚有怀疑,沈陌黎也未明说,她寻了棵巨树攀爬而上。朝树下喊道:“夜间多妖物出没,我们暂避树上,明日再走。”

    踟蹰少许,小魔兽展开蝠翼,滑空上树。沈陌黎艳羡的瞥了小魔兽眼,能飞就是飒爽,扑翅就到树梢。不似她爬得一身热汗,速度还自不敢比。

    渴强盼凤的念头在沈陌黎身上愈发昌盛。她有御叶术在身,可几米腾地的高度,难登擎天巨树。

    世事多艰,唯有强者可扫重障险碍。

    树间时光,沈陌黎惜时修炼。初阶九重天与中阶虽仅差毫厘,却谬以千里。寻常刚踏入中阶的人,都能轻易将初阶九重天者随手碾死。

    洛魁圣主境界不高,踏入中阶却已有数年,少说也在中阶三重天。她不勤以突破初阶境界,他日必临死劫。

    小魔兽静视修炼中的沈陌黎,转头看向回路,今夜不太平,他们躲到何处,也避不开晚间的猎杀。黑蝠半日未见一只,已印证了它的猜测。

    它有心想让沈陌黎离开魔族猎杀场,但局自始已定,便无更改余地。

    时机未到,它只能静待,才能钓得翔地魔身后的大魔。

    雾气起浓的夜里,挨挤密匝的黑蝠结团自岔路口往左路飞去。翔地魔乘蝠飞天,浅黄的眸底血丝充盈。

    它苦苦追了半日,才惊觉自己中了小魔兽的圈套。

    重回岔路口,在黑蝠军簇拥下脱地御天,它才发现那透明无味的魔气,浅浅的覆盖在沙土上。

    在虚空中对那薄缕魔气看得清楚,可早晨它伏地底,探头恰处魔气中。

    萦绕左右的魔气,恰好将它的感官包,任它再怎辨别,都不可能从幻象魔气中寻到蛛丝马迹。

    正所谓局外自清,身潜地底便是自入陷阱,小魔兽一早就布得了好局。

    愤恨下,翔地魔指蝠直冲魔气,稀薄的魔气在黑蝠群的冲击下,散做虚无。

    沙土凝聚的身躯因愤恨,抖动得厉害,粒粒沙雨自蝠翅间洒落一地。飕飕冷风吹拂,将它无形的沙身吹得散开又聚,聚开再散……

    “魔兽,我定让你生受炼狱苦,死无轮回还,以报你对我的蔑视之仇!”翔地魔沙腔满怒道。

    曾几何时,它也忠贞听命过魔兽漫长时光,可换来的不过是冷嘲热讽。

    在魔界,它处处受压,时时活在降地魔的阴影里,现今,它终迎来一杀成名的卓佳机会。只消杀了魔兽,掌御黑蝠军,它就不信,魔界还有魔敢小嘘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