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002
白苏燕站在路中间,手中紧握着匕首,凝神关注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下,一动不如一静。

    又过了些许时间,树林间又是一箭,白苏燕下意识抬手斩断箭矢,却发现这一箭明显不如前面的来势汹汹。

    一个好的弓箭手是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只怕还有后手。

    正在这紧张时刻,一悠扬清脆的笛声突兀响起,舒缓的曲调听来很是放松,可此时却是诡异。

    笛声由慢转快,像是在催促,枝叶晃动,一道纤细的黑影自林中闪现,此人轻功奇高,不过一个呼吸间,人就已经窜出十丈远,看着黑衣人的背影,她也是一愣。

    白苏燕看黑衣人突然褪去,慢慢收回架势,可全身还是紧绷着,她在轻功上也是少有敌手,但遇上此人,就算是她全盛时期,也不敢夸口说能跟得上此人的速度。

    又戒备了许久,仍没有什么动静,白苏燕慢慢后退几步,足下一点,眨眼间人已经在五丈外。

    直到进了荆州军大营,亮出虎符把懿旨交到荆州总兵手里,白苏燕依旧有些难以回神,就这么简单结束了?

    “姑娘,姑娘,可有什么不妥?”

    被唤回神,白苏燕赶忙打起精神来,对着眼前的人叉手万福,“将军客气,奴婢不过一介宫婢,哪懂得行军打仗,只求将军能尽快出兵,驰援京都。”

    荆州总兵想着此人有懿旨虎符,多半是太后老人家的亲信,也不敢怠慢,“姑娘一介弱质女流,冒死暴行,在下已经让人去点兵,兵马一齐,即刻出发,姑娘就在此静候佳音。”

    “将军可否让奴婢随行?”

    荆州总兵傅泽被这个要求一愣,转念又想此女能冲出重围想必不会是简单人物,就随她去了,“那好,那姑娘先去休息,点齐兵马,立刻让人通知姑娘。”

    转身对着营帐外守候的哨兵吩咐,“来人,带姑娘下去好生招待。”

    傅泽虽是粗人,但粗中有细,军营驻扎在野外,多是黄土,白苏燕被小兵带着一路走来,几乎没有留下痕迹。

    这是所有轻功高手的通病,走动间轻如鸿毛,过之无痕,如此就看得出此女会武,还实力不低。

    树林间,黑衣人循着笛声找去,却见一陌生的紫衣人双腿交错着坐在树枝上,察觉到有人来也无半分反应。

    “赵苍伊,怎么是你?”黑衣人的声音显然是用药物改变过,听起来不男不女,十分尖利,让人听着很是难受。

    赵苍伊放下笛子,抬眼上下打量了一下黑衣人,露出大大的笑容,“乖,叫师姐。”

    黑衣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很快重新充满戒备,“这是我们组织专用的撤退信号,你怎么会知道?”

    相比黑衣人的紧张不安,赵苍伊的心情很好,果然快乐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小师妹,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你们是洛霜玒的人!”黑衣人厉叱一声,摆开架势,颇有一言不和就要动手的意思。

    赵苍伊素手一撑,也立在枝上,横笛于胸前,“师傅是,我不是,我最多只能算是和他互利互惠。”说着一耸肩,表情看起来很是无辜。

    黑衣人蹙眉抽出腰间短剑向她攻去,被攻的人也没多大反应,长笛在手防的是密不透风。

    青丝飞舞,衣袂翻动,腰肢柔软,宛若无骨,脚下树枝上下颤巍,看的人是险象环生,无论黑衣人如何猛攻,赵苍伊脚下都没有移动半分。

    黑衣人也察觉自己并非对手,看上去是她占了上风,可她知道对方未尽全力,却已经让她捉襟见肘,顾此失彼。

    不打算再和她纠缠,黑衣人右手短剑直直向赵苍伊双目刺去,左手成爪往她腹部抓去。

    黑衣人这招狠是毒辣,若赵苍伊脚下还不动,势必要后仰去躲剑,这样就把小腹送到她手上,看她的狠劲,这一抓,非来个肠穿肚烂不可。

    赵苍伊艺高胆大,居然身子一侧,躲开剑招,素白的手在紫色中宛若朵盛开的白莲,抓住黑衣人的左手,把她当做支撑点把一半的重量压在她身上。

    手中的长笛往她腕间大陵穴一点,黑衣人顿觉手臂一麻,手指一松,短剑就掉落直插进树根泥土里。

    趁机赵苍伊一个使力站直身体,顺道把人带进怀里,左手的长笛漫不经心的敲了敲黑衣人的颈侧,“师妹能安静地听师姐把话说完吗?”

    黑衣人身材娇小,比赵苍伊还矮了半个头,此刻被她抱着活像是一出调戏良家妇女的戏码。

    “我技不如人,你杀了我吧!”

    赵苍伊歪了歪头,似乎很是不解,“你我同门一场,我为何要杀你?”

    “你我各为其主,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倒是,不过你家主子已经输了,我的目的也已经达到,杀你也只是徒增杀业,多没意思。”说着赵苍伊放开人,顺势在她后心落下一掌。

    黑衣人闷哼一声,嘴里一股血腥味,这看似绵软的一掌,却让她背后心火辣辣的疼。

    “这样也够你向洛霜玓交代了,”赵苍伊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洛霜玚败局已定,你赶紧回去通知你家主子,想来还是有机会能够全身而退。”

    黑衣人咳了两声,气息紊乱,声音也虚弱了许多,“你……为什么?”

    “洛霜玒是狐狸一样的人,今日之局全在他预料之中,赵家倒,白家起,陈家云家被削,”赵苍伊掰着手指头,数着洛霜玒的战果,随之冷笑一声,“啧,真是好大的手笔!”

    赵苍伊跃下树,走了几步后又停下来高声道:“看你我算是同门,就提醒师妹一声,你与云家本来就无多大干系,家族所谓的兴衰也用不着你来出头,与其这般累死累活,不如多为自己的未来打算。”

    感觉背后一道凉风,回首间,树上的人连带树底的剑一块没了踪影,只一片绿叶悠悠落下,不晓得她听见了多少。

    “好俊的轻功,若非是树上空间狭小,我还真不敢保证能拿下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种惋惜。

    赵苍伊摇了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抛之脑后,那个便宜师妹的下场会如何,与她何关,今天她已经是仁至义尽,别人若冥顽不灵,一定要送死,她也拦不住。

    按佛家的说法,就是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她还得去赶下一场的戏,哪来的空去为别人着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