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楔子
汎彼柏舟,亦汎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吾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在她看见白苏燕第一眼的时候,就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怎么可能。

    只能说是有趣,一个很有趣的存在,至少让她赵苍伊在这红墙绿瓦中不至于那么无聊。

    不得不感叹,这个宫里傻得没有,都是各有各的聪明,只是大小不同罢了,可一旦你成为那个局外人,这所有的聪明人都是给你取乐的戏子。

    有人曾说,她与白苏燕很像,其实不尽然。

    同样出自军武世家?

    白苏燕是正经嫡出的世家大小姐,赵苍伊不过是个旁支的旁支的再旁支的过继来的养女。

    同样上过战场,立过军功大小数十件?

    白苏燕头上还有一个父帅一个少帅罩着,有时还会塞她几件。

    她赵苍伊有什么?只能用自己的双手去挣,还要被人抢去几件。

    她们最多只能勉强算是有点相似,在她看来,白苏燕有太多的牵挂与拖累,所以常常陷入理智与情感的斗争。

    而她可以说了无牵挂,她的亲生父母本来就是赵家一表三千里再往上乘个二的存在,主家为了博个名声才在她父母双亡后收养了她,给的也就是一口饭,人不死就行了。

    她在赵家是个透明般的存在,唯一的奇遇就是有个怪异的师傅自己找上门来,她欣然接受,不在乎此人目的为何,她只管认真学习,总有那出头之日。

    毕竟自己年轻,真羊入虎口了,大不了就是熬日子,看谁先熬死谁。

    赵家女儿不像白家必须人人上战场,有个代表就行,她就成了那个代表,幸好赵家没刻意禁止她学武,不然她突然武艺高强倒要引人注意了。

    那个时候赵家已经开始支持九皇子了,九皇子也允诺,许赵家一个太子之位。

    赵家名义上嫡出的小姐有两名,一个是当家主母亲生的,另一个就是她这个被收养的。

    一个皇后,一个贵妃,赵家很是抬举她啊!

    一开始,她对这个九皇子没什么兴趣,想着帮忙完成赵家的夺嫡之举,算是还了赵家的养育之恩,然后就包袱款款,赶紧跑路。

    以后找个偏僻点、热闹点、风景好点、治安好点的小镇,潘哥铺子,前面卖书,后面住人,有个院子,养只鹅。

    本来都计划好的惬意悠闲的人生,是人算不如天算吗?

    不是,真要形容是一山还比一山高,从那个怪异的师傅开始。

    女人总是渴望有个英雄,抛却江山万里,独爱你一个,当九皇子为她挡箭时,一颗心就陷落了。

    九皇子败了,发动谋反,还是被当今天子压下去了,她是高兴的,他们这样就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了,难道不好吗?

    女人总是难以理解的,男人的野心抱负,还有赵家的不甘忿恨,他们在这里自以为算无遗漏。

    而他这里一个男人找上门来,他笑得像只狐狸一样,不怀好意,“你甘心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真的愿意在一个角落里等着他偶尔的临幸?”

    赵苍伊嫣然一笑,甘心?怎么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