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033
    “母亲,这是喜事,是春雨般的君恩。”夭华夫人掏出手帕为木夫人拭泪。

    木夫人埋怨道:“这哪是什么恩典,这分明是要你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些贵女有哪一个是好相与的?”

    “说得什么混话!”林太君虽也心有怨怼,却也不敢宣之于口,她的担忧跟木夫人是一样的,无功无禄获此殊荣,只怕不是福是祸患。

    且林家已经没落,云家自己也有女儿中选,若夭华夫人位份在韵贵嫔之下还好,韵贵嫔可能为了自己的地位稳固,会拉拢一二,现在反一反了,怕韵贵嫔自己心里会不舒服,能不下黑手,就已经念及血缘情分了。

    被林太君斥责,木夫人也不敢说话,只抱着夭华夫人哭,林太君叹惋一声,“后天我去云家一趟。”

    “外祖母?”

    林太君勉强笑笑,“我毕竟是云家女儿,想来也不会太为难我这把老骨头。”

    木夫人擦了擦眼泪,道:“母亲,不若女儿同您一块去吧,也好有个照应。”

    “照应什么,有什么好照应的,”林太君下意识反驳后又道,“罢了,一起吧,至少有诚意一些!”

    夭华夫人劝道:“外祖母您就当寻常走动,莫提起孙儿,云家是通透的人家,韵贵嫔更是知书达理,不会疏远了孙女。”

    木夫人却还是担忧,道:“就算云家不为难,其他人家呢,稍稍算下,陈家、程家、赵家哪个是一般人家,再有王温两家的,在宫里汲汲营营多少年了,你一新人刚进去,根基不稳,除了带去的人,旁的万不可信!”

    夭华夫人失笑道:“母亲也把后宫说的太可怕了,都是大家闺秀,都知道底线在哪,且上头还有太后压着,别说我不过一正二品的妇人,就是皇后也翻不出她老人家的手心。”

    “傻孩子,你也不看看你住的什么晦气地方,亡国殿,又远离后宫两苑,想好好走动人情都难。”

    落珠殿,民间又称亡国殿、血汗窟、吃人洞,几乎掏空大越半壁江山才建筑而成。

    前朝贤相蹈水殉国时,曾遗下一诗——《亡国殿》:

    白玉铺地金作瓦,民脂血汗并白骨。

    闭月羞花倾国颜,妲己褒姒逢乱出。

    圣人不贤神不佑,祖宗基业尽相覆。

    摘星前车犹不远,比干剖心赴汨罗。

    很快,其他人家也都知晓木家出了一位正二品的夭华夫人,云家一些内宅妇人,如韵贵嫔的生母苏氏就有些不开心,大多人反而是乐见其成。

    云家这次选秀,真的是抱着凑数的念头去的,最好是落选,自行聘嫁,毕竟上一辈里已有一位皇后,冒犯些说自己家里有一位先皇的岳母,四位国舅,已是尊荣无限,很没必要再配上一位嫡女去趟浑水。

    须知好花不长久,见好就收放的安稳,所以自夭华夫人先前来了一次云府,云府的老油条们心思就活泛起来了。

    木归宜,多好的姑娘,出身好,长相出众,谈吐不俗,文采斐然,秒的是她和云府沾了点亲,更好的是她自己家里还靠不住。

    最让这帮老狐狸开心的是,若能助夭华夫人上位,念及旧恩,必不会亏待云府,一不小心压错宝,他们也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云、木两府又久不往来,正好可以撇得一干二净。

    现在再掐指一算,夭华夫人必会遭群起而攻之,反能遮掩韵贵嫔一二,躲在她后面也落个清静。

    最后退一万步说,没了夭华夫人,他们还有韵贵嫔,韵贵嫔才是他们的护身符。

    其她世家的想法都与云家不谋而合,纷纷回过头来叮嘱自家孩子,先不要动作,端看王贤妃她们这些老人怎么打算,连王家都让王夫人递了牌子,入宫向王贤妃请安。

    宫中——

    王贤妃得了家里口信,勉励收起心头惶恐,只在这次人手安排上,下了不少工夫。

    玉妃这次是真关好门来过自己的,安分守己,甚至直接差人说自己病了,身上出了红斑,连请安都不去了。

    白苏燕临到头有些紧张,这个局布了三年,最是关键时候,一步踏错,万劫不复。

    秦婕妤看起来是最不在意的,只关心安慰有些无措的吴美人,让她安心“养胎”。

    韵贵嫔却是要喜极而泣了,俗语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她总算迎来一个强援。

    赵嫔是这群人里睡得最安稳的,每天都保持心情舒畅,在宫里的时候更像是来修养的,一双手都养得比往日要光滑细嫩。

    木府,晚饭后——

    赵嬷嬷请见,夭华夫人猜她是来嘱咐一二的,便让人请进来,设了座,上了香片。

    赵嬷嬷施礼豁免后,谢过赏才恭敬入座,抿了一口茶,道:“还请娘娘莫要嫌老奴啰嗦,只是按规矩,要让娘娘知道还有哪些人一块入宫。”

    夭华夫人客气道:“有劳嬷嬷了。”

    “不敢,恪尽本分而已,”赵嬷嬷缓缓说道,“此次入选共十八人,官家十二名,民间秀女六名,其中以娘娘您正二品夭华夫人最为尊贵。

    其后是正五品的贵嫔两人,分别为雪芊贵嫔,谦贵嫔,雪莲宗姬,怜贵嫔。

    接下去,从正五品的嫔三人,分别是户部尚书程大人的小女,为兰嫔,陈太师三女为舒嫔,东阁大学士董大人之女为纯嫔。

    往下正六品贵人有四人,分别是陈太师小女为陈贵人,太常寺卿贝大人嫡女为贝贵人,吏部侍郎金大人之女为锦贵人,还有中骑都尉杜大人嫡长女杜贵人。

    然后从正六品的美人一人,詹事丞沈大人之女,沈美人。

    最后正七品的才人两人,编修倪大人之女,为倪美人,苏城丰县知县阎大人之女,为阎美人。”

    看赵嬷嬷有瘾了一口茶后,夭华夫人开口问道:“我先前与一秀女在六谜庵巧遇,名唤徐丹桂,可中选了?”

    赵嬷嬷想了想,道:“中了,徐奉人是民间秀女中的第一得意人。”

    能不得意吗?

    有个韵贵嫔作义姐,现在夭华夫人又特意关心,没准日后前途一片坦荡。

    有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徐家一接到受封的旨意,刚将传旨太监送走,徐夫人就气得直接破口大骂,“我就知道那小贱人就是个拜高踩低的,跟青楼妓子一样,扒拉个有钱的就往上贴!”

    “住口,你个泼妇,”徐老爷见她越说越过分,忙给她一嘴巴子,指着圣旨道,“你不要命,别拖累一家老小跟你一块去死!”

    徐家傻大爷徐仲兮还在傻傻的问:“我媳妇呢?我媳妇怎么没回来?”

    民间秀女不同官家秀女,官府张榜通知选秀后,或自己毛遂自荐,或由当地官府点名推荐,徐丹桂便是后者。

    从最小的村落到县城,一路上层层筛选上来,每州最多九个名额,因此大多民间秀女非燕京本地人,选秀期间都统一住在官府提供的别馆。

    宣读完中选者名单,当即统一乘马车入宫,余者每人赠五两白银,由各州官府护送返乡。

    徐丹桂听自己被封为六品奉人,很是慌张,忙问道:“公公,可是弄错了,民女家里明明……”明明说都打点好了的。

    传旨太监斜睨着她,傲慢道:“奉人说笑了,这是君上钦点,怎会弄错?奉人还是快些收拾一二,当然宫里什么都不缺,现在便走也是可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