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021
“这匹马儿真漂亮,”木归宜伸出玉手还没碰到它的鬃毛,就被马儿喷了一脸鼻涕,她蹙了蹙眉,“看样子这是一匹上好的马。”

    “哦,美人何以见得?”

    木归宜自袖中掏出手绢擦拭着脸颊,“很简单啊,但凡是一些不同凡响的人物都有些傲气,这马儿这般骄傲,可见也不是凡品。”

    汉子眼中的兴味更浓,“美人还真是聪颖,这马儿名为阿勒木,用你们的话讲就是英雄,恩,按你们那个什么马什么相的说法,它是叫做照明白,好像。”

    “是照夜白吗,”木归宜含笑道,“照夜白又称照夜玉狮子,通体上下,一色雪白,没有半根杂色,浑身雪白,传说能日行千里,产于西域,马中的极品中的极品。”

    兴许是说话的人的笑容太过醉人,又兴许是她的声音太过柔美,伊木拉不禁想多和这个人说说话,明知道她是别国的妃子,可还是想多看看她。

    “我儿时也羡慕那些可以骑马驰骋的男儿,可现在倒不再想了。”美人的笑里染上了些许哀伤,这样的哀伤让伊木拉很想将之抹去。

    “若你想,我可以带你去。”这话他说的很认真,木归宜第一次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一时间竟忘了自己是在做什么。

    感觉柳枝在她腰后扭了一把,回过神来,她扯出笑容来摇了摇头,“不了,这不符合我的身份。”

    伊木拉皱起了浓眉,“这跟身份有什么关系?”

    再度控制好情绪,木归宜深深呼出了一口气,“我是大倾君主的妃子,骑马驰骋这样的行为是极失礼的,再说我也不会骑马。”说到这她垂下眼,似乎很是沮丧。

    伊木拉这时候也意识到身份上的限制,想着自己不能再和这人待太久,“既然如此,那本主就先行一步了。”

    “这样也好,”她脸上的笑容突然快乐了起来,“我也很想看看传说中的照夜玉狮子跑起来的样子,一定很威风吧!”

    像是不希望这样欢快的笑容从她脸上消失,伊木拉操纵着马在湖边跑了个来回,看着美人一直跟随的目光,他感到很快活,像是第一次自己打到猎物时的快乐。

    这样的快乐他很久没有过了,像是种冲动,他纵马跑向立在湖边的人,在宫女的惊呼声中将人揽上马,感觉到怀中人的颤抖,他安抚地拍了拍搭在她腰间的手,“别怕,不会把你摔下去的。”

    靠在这个男人的怀里,他说话时胸腔的震动让她不禁红了俏脸,照夜玉狮子跑得很快,迎面的风吹得她发髻上的响铃发出清脆的韵律。

    木归宜渐渐放松下来,感受着马儿奔跑的节奏,看着蓝天绿地,一片广阔,从未有过的自在逍遥。

    马停在一个开满野花的高坡上,蓝的带紫的颜色很是秀丽,木归宜回头看着他,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谢谢你。”

    “你可愿来到我的国度?”男人眼中的情意是她从来没见过的,父亲没有,白洛雁没有,沧皇也没有,这样认真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件他十分珍惜的宝物。

    “你可愿意来到我的国度?”他再度问道。

    这样的眼神让木归宜有些沉醉,她张了张唇,最后只是回以一个微笑,“谢谢你。”或许这个人不失为是一个良人。

    伊木拉看着怀中人垂下头,唇边的笑容再度染上了轻愁,或许这次天神安排他来大倾,就是为了这样一位女子。

    夜里,木归宜的寝宫里再度迎来了沧皇,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看得她有些慌,“君上这样看我为何?”

    洛霜玒端起茶盏,给自己倒了杯水,“看样子是孤小看了你,你可知要不是手下拦着,今天伊木拉就要向孤开口求娶你了。”

    木归宜坐在梳妆台前卸妆的手一顿,装作不在意地继续,“是吗?那君上现在是何打算?”

    “所以孤决定今晚在你这睡一晚。”

    “什么?”她有些难以置信,这个男人的话不像作假,哪怕是认命入宫的时候,她也没想过和这个男人同床共枕,更何况现在。

    “孤没那么糟吧,居然被你嫌弃?”他的笑容里多了几分邪魅,明明是开玩笑的口吻,她却觉得有些冷。

    “君上这是开玩笑吧?”

    “你说呢?”

    结局是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在别人眼里,第二天沧皇牵着木美人的手直接前往围场。

    坐于高台之上,虽然在外没有那么多礼节,嫔妃们仍然以扇遮面,坐姿端正,尽管远处的围猎热火朝天也不敢朝那些将士们多看一眼。

    木归宜垂着眼看着手腕上的那一点殷红,感觉到有人炽热的目光亦是不动,作为女人果然有时候还是不懂男人的心思啊!

    “流国柳求成猎到猛虎一只——”随着通报,哪怕再端庄,高台上的四人最长的不过十八,听到有人猎到虎都纷纷抬眼看去,想知道是何人第一个猎到虎。

    那虎看起来很是沉重,一名将军模样的人身后跟着两个虎背熊腰的士兵抬着一只花斑大老虎。

    木归宜还在看那只虎,却听耳旁一声惊呼,然后一柄团扇直直从高台上跌到沧皇的案几上,所有人都看过来,却是一向克己守礼的吴才人。

    她绝美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苍白与惊恐,木归宜循着她的目光看去,才发现这柳求成竟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模样只能算是周正,甚至是普通的,可一双眼此刻熠熠生辉地看着这边。

    “吴才人想是被吓到了吧?”木归宜拉住她,吴才人也意识到不妥,赶紧以袖掩面撇过头,但额头上仍不停渗出细密的汗珠。

    看她仍是颤抖不安的样子,木归宜扶着她往高台下走,边走边吩咐柳枝,“你去跟君上说一声就说吴才人身子不舒服,我陪着她去休息,就先退下了。”

    “诺。”柳枝领命退下了,两人还没走出多远,柳枝就回来了,手上还拿着吴才人的那柄六菱纱扇。

    “吴才人,您的扇子,君上特地让奴婢拿来还给您的。”柳枝微屈膝双手捧着团扇至吴才人的身前。

    这柄六菱纱扇其实也没什么出色的地方,只上面题了一首七言诗,吴才人又特别喜欢,甚至从家里带来。

    平日看她爱不释手,眼下吴才人却如同是见了鬼一般,半天伸不出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