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013
相较妍妃和青贵嫔的各种叙旧商议,苍贵嫔可以说是无所事事了,在雪休宫的家世背景都不差,王贤妃小产一事也不算隐秘,她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应对。

    就算真有事,找的也是隔壁霜泊宫的那一位,雪休宫里没有设主位娘娘,一方面大家都是刚入宫,年资有限,另一方面表面上家世背景都差不多,谁都不服谁,珝月太后就干脆让妍妃代劳,反正她宫室里也没别的人。

    苍贵嫔回到蒹葭堂后是真的休息去了,她现在对沧皇而言暂时没有太大的用处,只是辅助和平衡之用。

    相对其他三宫的安静,雨歇宫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了,空气凝重得要人窒息。

    王贤妃一出事,也顾不上诉乐的疹子,到底还是相信自己人的话多些,曰礼做主让她蒙着脸来给主子请脉。

    诉乐不愧是王家花心思培养出来的,一进门就察觉到屋内残余的香味和往日的不同,鼻子抽了抽,仔细嗅过后,瞳孔下意识缩了缩,虽然有人用香露作掩饰,但是她还是分辨得出是王家特制的凉药。

    剂量不算大,可是十来天被大量麝香包围,尤其王贤妃喜欢沐浴后点香,更是容易帮助吸收,孩子不掉才怪。

    给王贤妃诊脉后,诉乐的手指一直颤抖不停,一旁的曰礼也知道王贤妃的情况不算好,就出声安慰,“这事不怪你,没事的,别怕!”

    不理会她的劝慰,诉乐起身到门口吩咐候着的宫女,“你们几个赶紧的去整出另一间屋子,把主子小心地移过去。”

    之后,诉乐把其她三名大宫女拉出来,挨个给她们把脉,语书脾气有些急躁,“到底是怎么了,你说呀!”

    诉乐这副做派,让另外三个都很紧张,放开语书的手,她眉头紧蹙,“说实话,主子这次亏损太大,已经补不回来了,我之所以让人换屋子,是为了你们考虑。”

    其她三个跟着主子多年,看多了后院争斗,立即反应过来,那香露里含有大量的麝香,而她们作为贴身宫女,哪怕是轮流守夜,待在那种熏香里的日子也不比主子少。

    要是……她们以后还怎么嫁人?她们这些奴才可不是什么世家千金,小姐们就算无子凭着娘家也能在夫家站稳脚跟,而她们,不能生孩子的女人跟残废没什么两样!

    “我也不说假话来安慰你们了,那个房间被熏了那么多天,需得多通风,不然残留下来的作用依然不能小觑,你们多少都已经损伤了肌理,以后子嗣上肯定会很艰难。”王家特制的凉药效果多厉害,作为族中医女,她比谁都清楚。

    言诗身子一歪直接瘫坐在地上,另外两人也惊得面无血色,反应不过来。

    “那个莲子!”言诗赤红着眼,低吼出这个名字时,脸色狰狞。

    一下子也点醒了其余两名受害者,也找到了泄愤的对象,如果不是莲子不安分,设计诉乐不能近身侍奉,那么她们也不用被连累!

    “这断子绝孙之仇,如若不报,我曰礼誓不为人!”她狠狠地撕裂了手中的绢帕,胸口不断起伏。

    语书将脸埋进双掌里,哭得渐渐蹲下身去,但那双指缝间露出的眼里流露出刻骨的仇恨。

    诉乐在她们看不到的地方,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她没照顾好王贤妃,以后出宫了妥定要被王家收拾,甚至连累家人。

    不如让她们都留在宫里,在王贤妃身边这么久,都是知道彼此的把柄,到时候一齐把事抖出去,赌一把,还是有可能活下去。

    王贤妃醒来时,知道孩子没了,连身子都彻底亏损了,一想到是温氏身边的人害的,整个人都疯魔了,要是温玉夫人此刻在她眼前,她恨不得把人撕碎。

    杀子之仇,夺夫之恨,一桩桩一件件在眼前不停的略过,索幸她刚小产,也没多大气力,很快就只能瘫在床上喘气。

    礼乐诗书四人之前已经商量好了,无论报仇还是要活命,现在都得靠王贤妃,而且现在也绝不是和温玉夫人决裂的时候。

    如同之前和妍妃相斗,要是王温二人斗得如火如荼,两败俱伤,获利的一定是别人,到时候她们一定也吃力不讨好,被弄死的可能性更大。

    曰礼言诗对视一眼,一人上前帮王贤妃系上抹额,一人端来温了许久的汤药。

    见王贤妃不喝,曰礼脑中思量,组织了一下语言,“娘娘,奴婢知道您难过,可您还有帝姬,您要是不振作起来,帝姬那么小靠谁去?”

    “难道便宜了温菲菲那个贱人!”长时间昏睡让王贤妃的嗓子沙哑得如同恶鬼。

    “可除了她还有谁能帮您?至少在您调养身子的时候您还得哄着她,反正温氏已经不能怀孕了,娘娘怕什么?”

    见王贤妃似被说动,愿意听见去,言诗亦出声帮腔,“娘娘若觉得心绪难平,不如拿莲子这个贱人出出气,到时候温氏问起来,只管往白氏身上推,反正娘娘精力不济,管不了许多。”

    “是啊,娘娘,人已经在慎刑司了,我们加点油,让她在里面吃点苦头也是行的。”曰礼垂下眼,不让王贤妃看到她眼中的恨意,声音极具蛊惑。

    王贤妃瞪大了眼,握拳狠狠砸着床板,“不!不!我要她死,我要莲子这个贱人给我的儿子偿命!”一番嘶吼后,她喘着粗气,疲惫地闭上眼。

    “诺。”曰礼与言诗对视了一眼,都勾起了唇角,心中充满了快意。

    五天后,传到京都的却是九公子联合冀州、兖州、豫州,三洲驻军发动叛乱,沧皇一行一时间被困西境。

    同时,莲子死了,在君上被困的消息面前,她的死变得微不足道,悄无声息的,没有掀起一丝波浪。

    这个消息传入后宫时,正是例行的早安,原本笑得灿烂的一张张俏脸都褪去了血色,青贵嫔一惊之下还失手打翻了一个茶盏。

    珝月太后可是短暂楞了一下,很快就冷静下来,“妍妃,你带着她们下去吧,君上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白苏燕领着一众慌乱的妃嫔退下,临出西苑时,年纪最小的华贵人忍不住哭了出来,“怎么办,阿书,君上,呜呜呜……”到底还是年轻,心思单纯,想的最多的还是自己的孪生姐妹。

    “闭嘴!君上绝不会有事!”韵贵人自己也是眼眶通红,像在斥责华贵人,又像在努力说服自己相信。

    被人一凶,华贵人委屈地扁了扁嘴,“我只是担心而已。”

    “担心什么?用得着你担心吗?哭,你哭什么,咒君上出事吗?”

    有些人在惊恐时会哭会闹,如华贵人,有些人却会大发脾气,借此疏导心中的恐慌,韵贵人就属于这一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