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007
七夕之后,很快就是秋弥,前朝在谋划该如何震慑其他国家,以显示大倾的国力浑厚,繁荣昌盛,而后宫也在谋划,秋弥是个好节目。

    只要能随驾秋弥,身份上就是不一样了,且到时候半个月下来多是些糙汉子,天天啖肉饮血,很是需要暖香温玉的陪伴。

    更重要的是,在宫外规矩没那么多,更没那么严,要是有个一儿半女,地位少说也是要跳个两阶,连带娘家也是沾光。

    不说那些妃嫔为了引起君上注意,使出浑身解数,就是白苏燕自己也是十分好奇,今年会是谁,她自己就别说了,肯定是留守的命,王贤妃大着肚子更别想了。

    那算下来温玉夫人肯定是要去的,秋弥要显出大倾天威,君上身边少不了拿得出手的高位妃嫔,但她一走,协理后宫就又少了个人,需要有人顶上,这样一来苍贵嫔也肯定去不了了。

    秋弥不宜带着女人,可是正所谓九五之尊,身边至少要带着五人,为了显示一视同仁,北苑也会有两个名额,而南苑这边也就只剩两个,会是谁呢?

    最近梁雨安很忙,真的很忙,他忙着躲着后宫各位娘娘们的孝敬,可怜他一个总管太监,看着一堆白花花的小可爱不能收,饭不思茶不想,硬是愁得胖了两圈。

    为什么?

    收了就得办事,往日为了能多侍寝几次,把绿头牌放的靠前些,碍不着君上什么,毕竟要翻谁的牌子是君上自己决定的,也就无伤大雅。

    可现在,看君上那笑得人心肝乱跳,两股战战,就知道他又在算计谁了,这关头,他哪敢收下?只能躲在角落里,苦逼地数着自己的小金库挨日子了。

    “梁雨安,”洛霜玒正倚着龙椅,一手摩挲着下巴,一手拿着两块绿头牌端详,“你说双胞胎之间的心灵感应,要是隔了千山万水的还会不会有用?”

    梁雨安麻利地打了个千,笑得跟朵菊花一样灿烂,“回君上的话,奴才大字都不识几个,哪知道这些,君上英明神武,神机妙算,算无遗漏,绝顶聪明,颖悟绝人,人中龙凤,不对不对,看奴才这破嘴,”梁雨安拍了自己的脸颊一下,“君上本就是天上龙,是奴才失言了。”

    洛霜玒将两块绿头牌往桌上一扔,顺带白了他一眼,“你倒是巧舌如簧,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梁雨安一面继续笑得像朵花,一面偷偷瞄案上的两块绿头牌。

    “即然好奇不如你来翻一块。”洛霜玒说的随意。

    梁雨安被吓得连连摇头,“求君上别耍奴才玩了。”

    “你有什么好玩的,让你翻你就翻。”

    梁雨安小心翼翼的上前,看年轻君王一挑眉以示催促,他颤巍巍的伸出手,抖得跟羊癫疯一样,摸上的那一刻,总管太监在心里感叹,触手温凉,光滑细腻,晶莹通透,好玉啊!

    “舒贵人,陈言书,”洛霜玒拈起翻过来的绿头牌,笑容温和,“其实孤也比较中意她。”

    而一旁的梁雨安眼冒绿光的盯着洛霜玒手里的绿头牌,计算着要是这绿头牌君上不要了,他可不可以捡回去收着,就算把字给刮了,有些磨损,这玩意也绝对值个千两小可爱。

    不久后,随驾名单就出来了,温玉夫人、瑛贵嫔、舒贵人、木美人和吴才人,出乎意料的没带北苑的人。

    后宫自然是一片哗然,王贤妃更是挺着四个月大的肚子去沧皇那劝谏,结果是她红着张俏脸出来,就没下文了。

    同时,白苏燕手中也收到了消息,这次秋弥,不仅是几个大国间的较量,而且原国和流国都抱着求亲的意思来的,皇室中没有适龄的女孩,就只能效仿汉元帝,从后宫两苑中挑选。

    涉及和亲,按沧皇的意思,北苑的都是民间出身,就不合适了,到时候要让妃子还个乡,还是衣锦还乡,还要派个机灵的带上一笔钱财作“聘礼”,忽悠人家平民百姓,太麻烦了。

    不如让天天喊着忠君爱国的臣子点头来的容易,他只要大笔一挥,下旨夸奖某某为国奉献、为君分忧等等,再升个官,挂个虚职,省时省力又省钱。

    尽管明白这样对木归宜是最好的安排,但是白苏燕还是钻了牛角尖,几天来都是闷闷的,面色不虞。

    位份最高的几个都没意见,北苑的更是没有资格去怨念,有愤愤不平木美人罪妃身份的,被珝月太后下令掌嘴二十,这事就没人再敢提,也就过去了。

    这日照例请安,坐下东拉西扯了一阵,王贤妃语笑晏晏的进入正题,“不日就要秋弥了,温玉妹妹又要随驾,臣妾想……”

    珝月太后挥手打断她,“孕妇最忌忧思繁重,你就安心养胎,哀家自有安排。”

    王贤妃仍是不放弃,“左不过一个多月时间,温玉妹妹也就回来了,不碍事的。”她不能眼看着后宫大权旁落他人,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决不能!

    温玉夫人也立马接口,“贤妃姐姐是做惯的,交给她,臣妾也放心些。”

    “放心些,你要放个什么心?”珝月太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温玉夫人,“你是对哀家不放心吗?还是觉得本宫老眼昏花,老糊涂了?连个小小的后宫都管不住?”

    珝月太后拍得桌子上的茶盏都是一跳,一屋子的人都麻利的跪下,温玉夫人连磕几个响头,“太后明鉴,臣妾没这个意思。”

    “哼,最好不是,”珝月太后撇过脸去,“若不是看在你还要随驾秋弥,今日哀家定要你掌嘴二十,让你长长记性!”

    于是便不欢而散了,近日也没出什么大事,白苏燕就直接打道回府了。

    在霜泊宫前,白苏燕的鸾轿被一个着紫色短褂的宫女拦了下来,一看还是熟人——柳枝。

    看到白苏燕,柳枝行礼如仪,脆生生的道:“奴婢见过妍妃娘娘,娘娘金安,启禀娘娘,我家美人想见见娘娘,请娘娘开恩。”

    她家美人自是当初荣宠一时的夭华夫人,受家族连累,木氏褫夺封号,降为从正六品美人,以后就在落珠殿闭宫自省,免去一切请安事宜,算是变相软禁了。

    落珠殿不论多久在宫里都是个突兀的存在,现在是夏天了,外围的梨花也早就谢尽了,只有郁郁葱葱的枝叶,枝叶间偶尔冒出几个青涩的梨子。

    蓝田玉铃铛随风碰撞出清脆的丁玲声,白色的宫殿,一切都是几个月前的一样,依然是低调的奢华。

    命冬至等人在殿门口候着,白苏燕独自进去,依旧是那个会客的大厅,一道纤美的身影正立在外面的露台上,三千青丝和着长长的披帛迎风而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