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005
王贤妃被检出有两个月的身孕,一时间宫里宫外都盯着她的肚子看,要知道当今君上还没有一个皇子,有心的无心的,一时间都心思活络起来。

    珝月太后对于王贤妃的身孕并没有表现多大的关注,按惯例吩咐下去,然后雷厉风行地夺了她的协理权,点了青贵嫔接手一应事务。

    尽管王贤妃被夺了权,但是她依然通过温玉夫人干涉其中,而白苏燕在宫中两尊大佛明里暗地的支持下,硬是将王温二人压了下去,算是独揽后宫大权了。

    至于青贵嫔,她也就是挂了个名头,只每天出来报个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直游离在争斗范围之外。

    随着王贤妃的肚子渐渐显怀,秋弥的一应事务也提上了日常,许是因为怀孕了精神不济,王贤妃也不再出来蹦跶,温玉夫人也安分了下来。

    很快进入了七月,七月里除了中旬的秋弥以外,还有七夕小宴,为了照顾王贤妃的身孕,君上大手一挥,将小宴摆在雨歇宫中。

    七夕小宴是难得南北两苑宫妃可以坐一起,加之君上也会出席,几乎从中午开始,各宫就卯足了劲开始打扮。

    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

    白苏燕看着空荡荡的霜泊宫,有点惋惜没有看到那种盛况,想来是非常有趣的。

    作为负责操持宴会的人,白苏燕提前了一个时辰到达雨歇宫,而作为主位娘娘的王贤妃当然要出现招待一下。

    大气典雅的十字髻,额前戴一碧玉华胜,两边相应配攒珠青玉笄,王贤妃今日的妆容难得浓艳了些,听说她怀孕以后反应很大,几乎滴水难进,身上是宽松的齐胸瑞锦襦裙正好遮住隆起的腹部。

    青贵嫔只比白苏燕晚到约一盏茶的时间,依旧是用两支玉搔头挽起的圆心髻,只在脑后多了一支珍贵的紫珍珠步摇,云纹绉纱袍,碎花翠纱露水百合裙,臂上一条镜花绫披帛,一如既往的低调素简。

    陆陆续续的又来了几人,窈室林也带着北苑的众妃嫔上前行礼见过各主位娘娘,北苑都打扮的一个模样,只身上的颜色不一样。

    最前头的那个,凌虚髻,溜银喜鹊珠花,粉色对襟羽纱衣裳,散花百褶裙,加之她一张圆脸,笑起来眼也圆的,两边的酒窝也是圆的,颇是讨喜可爱。

    按照位份坐定后,王贤妃现在算是春风得意,席上的气氛也是融洽,吃了巧果后,便听外面太监高声传话:“君上驾到——众人跪迎——”

    重头戏来了,洛霜玒迎着晚风而来,靛色长袍鼓起,称出他修长的身姿,一双深邃的墨瞳,和着面上温情的笑容,让人错觉以为他在认真看你,又仿佛不是在看你。

    “菲菲怎么跪着,可累着了?快起来。”脉脉细语,扶着玉臂的宽大手掌,专注的眼神,让身在其中的人粉面含春。

    王贤妃难得是真正的温婉,“臣妾谢过君上,臣妾甘之如饴,不累的。”最后两句说得轻,却恰到好处的让周遭一圈都听见了,颇有炫耀的意思。

    洛霜玒顺手将王贤妃带进怀里,然后一挥手让其她人起身,走过白苏燕时停了下来,“这两个月,苏苏和怡人操持一应宫务,也是辛苦了,都有些清减,等到秋弥过后,空闲些,该好好保养一番。”

    不等她和青贵嫔有所反应,温玉夫人不依了,上前扯住洛霜玒的衣袖晃悠,“君上偏心,都不关心臣妾累不累。”

    “哈哈,”洛霜玒似是很受用温玉夫人的撒娇,弯腰凑近她的耳边,“温玉这些天夜里是受累了。”甚是轻佻的事,他做来却端的是风流无双,更添了几分邪魅。

    “君上。”温玉夫人轻轻推了他一把,含羞带怯的飞了他一眼,洛霜玒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螓首,就搂着王贤妃到主位上坐下来。

    看着温玉夫人得意的模样,底下一众妃嫔都打翻了醋坛子,绞带子的,咬糕点的,拿着筷子狠戳盘子里的菜的。

    也不怪她们了,这一个月来,共十五次翻牌,温玉夫人独占了十次,剩下的苍贵嫔三次,青贵嫔和白苏燕各自一次,其余人等一次也无。

    在这宫里本就凭着帝王那一点宠爱过活,可现在连口残渣都没有,一众妃嫔能不恼吗?

    不管其她人如何,白苏燕尽着本分,开始了历年乞巧都有的刺绣节目,每个人都分到一块素锦,彩线若干,绣好后都呈到洛霜玒面前,由他点评。

    本来王贤妃也要下场,被洛霜玒拽住了,“刺绣这事费心费力的,菲菲就别参合了,就坐在这,陪孤说说话可好?”

    他看着她的眼神很专注,仿佛她是他的唯一,王贤妃便挨着洛霜玒坐下,剥着葡萄给他吃,芊芊玉指,捻着青绿透明的果肉,对于任何男人而言都是种享受。

    看着王贤妃含羞带怯的模样,白苏燕很想提醒她,几个月前沧皇这么怜惜看着的人,现在可以说是家道中落,连贬三级还有多。

    这边厢众人看着那边厢的浓情蜜意,不少人都差点咬碎一口银牙,手上不小心绞断了丝线。

    在场的多是大家闺秀出生,哪怕是民间来的手下都有几分功夫,白苏燕的女红本来就只能算是过得去的那种,就挑了最简单的朗月图,就一个大大的圆作满月,再来几下作云,干净利落。

    反正以她的位份,也没人敢说什么,最多被王温二人挤兑几句,不过她仍是慢慢地磨着,反正第一个去的不是傻子就是缺根筋。

    也不知道谁喊了声好了,然后一群人都好了……

    温玉夫人是唯一一个不等宫女来就自己依偎到洛霜玒身边的人,她绣的是双面绣,还是两面不同的,一边的牡丹还是含苞待放,含而不露,另一边就是艳丽怒放,华贵大气。

    洛霜玒笑着由着温玉夫人的撒娇撒痴,时不时点点头,顺道享受两个美人为他争风吃醋,他干脆的靠在椅子上,饮着白玉杯中的美酒,掩去那似笑非笑的薄唇后,显得那双墨瞳更为深邃,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