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春闺梦里人 > 002
梁雨安笑容满面的接过金瓜子,“娘娘这就折煞老奴了,若没有其他吩咐,老奴就告退了。”

    “公公慢走。”王贤妃说着看了曰礼一眼,曰礼笑着上前,送梁雨安到雨歇宫宫门口。

    出了雨歇宫的梁雨安大大呼出一口气,想起王贤妃眼中的恶意,一面赞叹主子料事如神,一面感叹这所谓的姐妹之情,在这宫中真真是个笑话。

    沧皇料到什么?无非就是那两瓶所谓的“凝玉露”就是王国舅给女儿用来暗算有孕嫔妃的特制红药。

    作为他孙女的王贤妃未必不知道,不如全部赐给温玉夫人,一来正好试探下她们的姐妹之情有多深,二来正好给太后一个交代,三来王温两家生的孩子够多了。

    这边厢机关算计,环环相扣,那边厢的白苏燕倒是轻松,没那么多的弯弯绕绕。

    她坐在鸾轿里,远远就看到六局司一干主司全跪在门口,中间那个披头散发,一身素服的正是尚服局李主司。

    待鸾轿到近前,六人齐齐下拜,“奴婢叩见妍妃娘娘,愿娘娘金安。”

    白苏燕扶着冬至的手下了轿,扫过在场的六人,李孙陈三人脸上冷汗涔涔,万分紧张,另一边钱马毛极力掩饰自己的喜意,看样子这宫里是太过安逸了呀!

    没让六人起身,白苏燕径自带着人往里走,吩咐道:“夏至去把二十四司的掌司全给我叫过来。”

    夏至领命带着人下去叫人,而白苏燕也让人在六局司主厅上座坐下,静静等着二十四司过来。

    当二十四司过来时就看到各自的上司一排跪在门口,她们一下子都愣住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直到妍妃身边的大宫女过来招她们进去,才跟在各自上司后面进去。

    “诸位可知自己错在哪了?”白苏燕甫一开口,就成功让一干人等愣住。

    六局主司到底是宫中老人,之前被晾在外面那么久,都是越想越惊心,也都明白司衣司一事已经算是皇家秘事了,不可宣扬,这下子六人倒难得地达成了一次同盟。

    陈钱两人对视一眼,都瞟了李马二人,算是确定了替罪羊。

    而底下的二十四名掌司,司衣司掌司恐慌的一下子软了膝盖跌坐在地,其她人一开始也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被白苏燕这么敲打,顿时也都惴惴不安起来。

    李主司也察觉到了身后的小动作,脸色越加苍白,膝盖打颤,险些跪不住,她御下不严不假,可这事说到底,宣扬出去的可不是她!

    瞟到马主司不知死活的得意洋洋的面孔,李主司顿时心头火气,“启禀娘娘,奴婢无能,治不好手下人,奴婢罪该万死,愿意领罚,可奴婢万万没想到马主司会把这事嚷嚷开来,求娘娘明鉴!”

    说完俯身磕头,掩去眼中的狠厉,突然被点名,马主司下意识就反驳,“李然,明明是你管不好人,还……”

    “闭嘴,娘娘面前岂有你放肆!”毛主司哑声训斥,顺道瞪了她一眼,递了一个“稳住”的暗示。

    看够了戏,白苏燕才不紧不慢的开口,“李主司,马主司你们两个,一个御下不言,不能及时制止祸患,另一个不懂审时度势,以致人心惶惶,罪不可恕,给本宫当场杖杀,其余人等,主司杖责五十,掌司杖责三十,以儆效尤!”

    负责执行的太监两两拉着人,拖拽着到院子里执刑,马主司一直凄厉的挣扎哭喊:“娘娘,娘娘,饶命啊——娘娘——”

    不顾底下一片混乱的求饶声,白苏燕坐在上首,对于耳边凄惨的痛呼充耳不闻,接过夏至递来的茶盏,饶有兴致的品尝新茶,观赏杯盏上的花纹。

    过了片刻,负责监刑数数的太监上前回禀,“娘娘,孙主司昏过去了。”

    白苏燕抿了口香茗,头也不抬,“死了吗?”

    “还没。”

    “打完了?”

    “没,”这次回答的声音有些犹豫,被一旁的冬至瞪了眼,监刑太监赶紧补充,“还差十八下。”

    白苏燕放下茶盏,捻起锦帕拭了拭唇角,“那就继续,要是打死了……”那最好。

    托这六位主司明争暗斗的福,司衣司上下可有近百名宫女要“暴毙”而亡了。

    五十下,壮年男子或许只是伤重,可到了这些年近半百的,熬不熬得过去可就不好说了。

    处理完了这摊子烂事,扫了眼院子里一片唉声叹气,白苏燕站起身走到门口,慢条斯理的说:“皇家乃是天下之典范,今日之事,是太后老人家的赏赐,你们就当是场戏,你们看过听过,就给本宫烂在肚子里,懂吗?”

    第一次发问没有人应答,直到白苏燕再度提声问了句懂吗,底下才齐声称诺。

    “冬至,司衣司的病这么久了,让太医们好生照料,再好不起来,就让他们收拾收拾,回老家吧!”白苏燕一边往外走,一边随口嘱咐。

    “诺。”冬至领命退下,传达指令去了,这事还是要她亲自去走一趟才能万无一失,白苏燕才能真正放心。

    出了六局司,感觉胸口闷闷的,白苏燕扶着夏至的手,打算走上一段路,顺道好好看看北苑的风光。

    想她“入宫”三年,都没机会仔细欣赏这座宫城,北苑的植被多是低矮的灌木,或是高大的常青树木,虽然没有御花园的姹紫嫣红,但是也有别样的清泠幽静。

    “娘娘,您看那边。”夏至凑到她耳边低声提醒,白苏燕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不禁冷笑出声,没想到居然还能看到熟人。

    昭昭。

    走进她所在的四角亭子里,不过她现在的打扮倒不像是个宫女了,百合髻,梅英采胜簪,桃花妆,葫芦形玉耳环,雪贝链,烟萝纱衣,刺绣妆花裙,手上一柄牡丹薄纱菱扇。

    看到白苏燕走进来,她急忙起身,屈膝揖礼,“贱妾见过娘娘,娘娘金安。”

    标准的叉手万福礼,白苏燕上下打量了一番,难怪当初赵嬷嬷讲解一干礼仪时听得那么认真,看这架势,若不知道的,还真当她是个人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