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武侠修真 > 一世符仙 > 第八百三十五章 生气
    “多谢季前辈出手相救了。”虚空中醒了过来的梁去水,对着身边的季辽拱手说道。

    “呵呵呵,随手而已。”季辽呵呵一笑,敷衍了一句。

    “前辈修为通天,若不是前辈随手一动,晚辈这条小命可就得交代在那了。”梁去水顺着季辽的话继续恭维着说道。

    “把你那拍马屁的功夫收收吧。”季辽轻轻一笑,随后又道,“梁去水,此前那个怪物该不会是你故意引我们去的吧?”

    梁去水闻言身子就是一个哆嗦,脸上竟是霎时没了血色,“前...前辈,晚辈可不敢那么做啊,此前晚辈也险些丧命在那怪物的手里,若是真是晚辈安排的,怎么可能也把自己置身危险之中啊。”

    “哼,最好如此。”季辽对梁去水的这幅模样完全不买账,轻哼了一声如此说道。

    “绝对是真的,晚辈对前辈之心日月可鉴啊。”梁去水赌咒发誓的说道。

    二人在虚空笔直飞掠,季辽手里握着一枚圆形令牌,根据上面所指的方向寻着鼻涕狼和芦竹的踪迹。

    过不多时,这天地尽头的景色陡然一变,漆黑之色消失不见,而是变作了万道金光,却见大地亦是金黄之色,一座座金灿灿的山峦耸立其间,萦绕着耀眼的金辉,就仿佛是白天与黑夜同时出现,天堂和地域放在了一个平面。

    “诶?这是....”

    “金子...都是金子!”梁去水也是惊呼了一声。

    金子这种东西相比精铁之物可是不知珍贵了多少,这片天地能衍化出这样一方天地,就足以证明,此地已到了金之气息最为浓郁的地方,亦或是诸多金之气息浓郁之地的其中之一。

    “你此前来过这里么?”季辽收回了目光问道。

    “没有!当年我们是在土属性区域进入的这里,又是在水属性之地离开的这里,当时到了这界面后,我们一行人便是直奔中心之地而去,根本也没时间探访其他的地方。”梁去水答道。

    “嗯,走吧。”季辽点了点头,说了一句,驾起遁光向着远处飞掠而去。

    金光万道,笼罩天际,空气也变得温暖了起来,铁雨消失不见,身处这金光有一种令人极为舒适的玄妙之感。

    季辽盯着掌心的令牌,却见其上灵光闪烁的频率快了一些,便知现在距离鼻涕狼藏身之地已经不远。

    一个时辰之后。

    “呼呼呼...”

    沉闷的鼾声一声挨着一声响起,却是鼻涕狼四仰八叉的躺在一座金山的山巅,咧着狼嘴睡着大觉。

    他们在这里已经等了足足三日,其间他们不敢随意走动,芦竹盘膝打坐,进入了入定状态,而鼻涕狼索性就睡起了大觉。

    “嘿嘿嘿,狐狸妹妹,狼哥哥来啦...嗯嘛嘛嘛嘛,香...”睡梦之中的鼻涕狼不时的说上两句梦话,翻了个身继续大睡。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破空声响起,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芦竹,反倒是熟睡中的鼻涕狼。

    就见鼻涕狼尖尖的耳朵一动,庞大的身子立时如鬼魅一般站了起来,那速度快到让人咋舌。

    芦竹这时也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天际。

    就见一点蓝芒在天际闪现,向着他们这里急速飞掠。

    芦竹嘴角挂起一抹笑意,而后说道,“狼兄不愧有狼族的血脉啊,熟睡之中也能如此机警。”

    “跟我老大混的久了,如不机灵点,你狼哥我早就不知死多少回了。”鼻涕狼望着天际的遁光,回了一句。

    “哈哈哈。”芦竹哈哈一笑,遂而站起了身来,负手望向远处,开口说道,“看来季兄是脱险了啊。”

    十数息后,蓝芒一闪,季辽带着梁去水悬在了芦竹和鼻涕狼的头顶,微微一晃,落了下去。

    “老大,你没事吧。”季辽刚刚落下,鼻涕狼便是急可可的问道。

    “没事,你们两个呢?”季辽答应了一声,反问着说道。

    “无妨,狼兄遁速极快,这一路过来也没遇到险情。”芦竹微微摇头的说道,看了一眼季辽身后的梁去水,开口问道,“对了,其余的人呢?”

    “散了,不过有他们没他们都不重要。”季辽微微摇头,简略的回道。

    “老大,你不知道我离开你这段时间,我是无时无刻都想着你呐。”鼻涕狼这时插嘴说道,说出的话是脸不红心不跳,全然忘记了方才呼呼大睡的是谁了。

    “嗯,此地还在这处秘境的外围,我等还是赶紧赶路,莫要在这里耽搁太久了。”季辽点了点头,飞身落在了鼻涕狼的背上。

    芦竹眼眉一挑笑看了鼻涕狼一眼。

    而鼻涕狼则是大眼睛一瞪,似在警告芦竹千万别瞎说话。

    芦竹自然没揭露鼻涕狼的兴趣,纵身一跃也上了鼻涕狼的背上。

    这季辽可没让梁去水坐到鼻涕狼的身上来,梁去水也不敢主动上去,一时间有些尴尬。

    “喂老杂毛,上来啊你,在那杵着干什么呢你。”鼻涕狼毫不客气的对着梁去水骂道。

    鼻涕狼的境界虽比不上梁去水,可是鼻涕狼主人的身份却是高不可攀,梁去水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赔笑道,“是是是。”

    说完,身形一闪也是落在了鼻涕狼的身上。

    “老大,咱们向哪走啊?”鼻涕狼翅膀一扇,升上了半空,而后问道。

    眼下这梁去水没有了指路令牌,遂而这段路还得季辽自己想办法过去,环顾了一眼,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向那里!”

    “好嘞...”鼻涕狼答应了一声,一扇翅膀立即化作一道白芒向着季辽所指的方向飞射而去。

    转眼之间,又是过去了一年有余。

    这天空的景色由一片金黄的光芒再次变回了漆黑之色,不过,季辽却是感到随着他们的前行这虚空里的金之气息淡薄了不少,转而一抹清脆的生气在天地间荡漾了开来。

    不多时,就见远处的天际现出了一抹清绿,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其间盛放着密集的野花,未至近前,那芬芳的气息便以扑鼻而来。

    待靠的近了,那草原之景已是能看的真切。

    只见微风浮动,轻摇着那生机昂然的野草,摇动之下,那野草化成了清脆的海洋,浪涛层叠,前后追逐,浓郁的生气弥散漫天,有着一种让人沉醉之感。

    这片天地与那方铁山铁石的天地项链,却是婉如两个世界。

    早就看腻了的季辽几人,见到此景,不禁都是深吸了这一口蕴含着无限生机的气息。

    “竟是到了木之区域。”季辽喃喃了一声。

    五行之中,木主生,见到此幕季辽立即明白他们是走错了路了,不但没向着中心的秘境而去,反而是到了环绕着秘境的另一个区域。

    不过,走错了倒也好办了,既然知道来时的方向,他们此刻又是横移而行,那么这东西南北已知其三,现在只要向着另一个方向而行,就必然会到秘境的深处去。

    “向着那里走吧。”季辽指了一个方向说道。

    “知道了。”鼻涕狼答应了一声。

    时间一晃又是过去了小半年的时间,这界面虽是被压缩成了介子空间,不过这内部却是出奇的大。

    却见大地之上是成片的密林,许是多年没人踏及这里的原因,这里的树木长的都异常高大,树冠更是犹如撑天的巨伞遮天蔽日。

    “此地虽是生机盎然,不过却是少了一些东西。”芦竹看着这方天地的景象,略带了一丝惋惜的说道。

    季辽微微颔首,赞同的说道,“嗯,生机虽强,不过没有生灵栖息,终究还是一片死地罢了。”

    “老大,你看那是什么?”这时鼻涕狼腥红的大眼睛一亮,看着下方的密林说道。

    季辽和芦竹顺势看了过去,却见在密林的缝隙之中,正有一道道飘渺的翠绿灵雾在山林间缓慢漂浮,犹如那凡人间的炊烟一般袅袅浮动。

    “这是...生气!”芦竹见到此幕迟疑了一声,顿了顿又道,“这生气化为有形,肉眼竟也可见,倒也真是奇了。”

    季辽也是看出了这一点,微微皱眉,思索了稍许,抬手一指,“鼻涕狼顺着这生气的走势飞遁,我们去看看。”

    “啊?老大不要了吧!”鼻涕狼一听季辽又要去查探个究竟,想起那个精铁怪物,它庞大的身子就是一抖,立即打起了退堂鼓。

    “少废话,赶紧的。”季辽踹了鼻涕狼一脚骂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