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女太子 > 第一百零二章 爷嫌,你就不脏了吗?
    “我,我……你……”上回小夜唤我小丫头,我以为他是觉得有外人在,不便直呼我的名字,再加上曾经我宁愿相信阮红芍的谎言也不肯相信他,还害他伤上加伤,他跟我怄气,才故意叫我小丫头,还故意装出一幅冷漠的样子,也在情理之中。

    可这回,我察觉他望向我的眼神居然带着淡淡的陌生与新奇,而以往,小夜只有在遇到他特别感兴趣的新奇事物时,才会出现这样的眼神。

    我试探的问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爷当然记得你!”小夜自信的说:“爷这辈子还是头一回见有女子披头散发在外面乱跑的,如此特别,想忘都难!”

    披头散发在外面乱跑?他说的是我在太子寝宫时总是披头散发的乱跑,还是昨日在樱桃树下披头散发。可看他的模样,说的好像并非前者。

    可依小夜的洁癖,他又怎会多看一眼像乞丐一样趴在街边满身脏污恨不得连性别都快要分辩不出的陌生人。而且,小夜并不喜欢与他人接触,更别提主动上前搭讪了。

    “来!”小夜向我伸出手,那只手修长白皙,连指甲都修剪得一丝不苟。他微微一笑,完美的双唇勾出一个温柔的弧度,明媚的双眸比那耀眼的阳光更加绚丽夺目。“爷带你回家!”

    鬼使神差的,我竟伸出手,缓缓的将它放在了小夜的手里。他的手柔软细腻,而我的手,除了脏,还是脏。

    我紧张的盯着小夜,生怕他会突然嫌弃的甩开我的手。

    然而,小夜并没有甩开我的手,在察觉我跟本没有力气站起来的时候。他竟轻柔的将我从地上抱起来。

    “你不嫌我脏?”我终于还是问出了这句话。不管小夜是真的忘了我,还是假装忘了我。可脏这个事实,却是毋庸置疑的。

    “爷嫌,”他轻挑眉毛,“你就不脏了吗?”

    “你明明可以不管我。”若你真的忘了我的话。

    “爷不讨厌的人十个手指头便能数得过来。爷既然决定留下你,便不会不管你!”

    “你想让我跟着你做什么?”

    “做丫头啊!”他忽然邪媚一笑:“难不成,你还以为爷要将你收房啊?”

    我不再说话,既然他说会管我,便一定会管我。我再也不用承受烈日灼烤,忍受干渴饥饿,更不用担心会被坏人欺负。因为他慕容星夜说出口的话,还从来没有不算数过的。

    “我的镯子!”那只被抢走的镯子此时正静静的躺在地上,没了它,我全身上下便再无值钱的东西。

    小夜连看都不看一眼地上的玉镯,对我道:“你喜欢镯子,改日爷送你一箱!”

    “我就要那只!”

    “为何?”

    “因为……”因为它是翡翠中的珍品,价值不菲。若我真到了没银子过活的境地,把它卖了,至少能购处四进的大宅院,外加几十亩良田。如此,这辈子不仅吃穿不愁,还能过得丰衣足食、舒舒服服。

    可这些在小夜看来,却是根本不值一提,他说送我一箱镯子,定会送我一箱镯子。因为这一箱镯子在富可敌天下的慕容山庄少庄主看来,跟路边的石头压根没什么区别。

    “我喜欢那只镯子!” 喜欢镯子本身,而非因为它的价值,这个理由足够说明它的独特与无可取代,如果连这个理由都不能说服小夜,那我就真的没办法了。

    小夜终于无奈的蹲下身子,将我放在腿上用一只手揽着,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丝帕垫着捡起了地上的玉镯。细细擦去上面的灰尘,将那块擦过手镯的丝帕随手丢弃,又掏出另一块丝帕将手镯包起来,递到了我的手上。

    我一手紧抓着轩辕烈留下来的水囊,一手握着那价值不菲的玉镯,终于安祥的闭上了眼睛。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香檀木雕的精美大床上,香檀木那自然的清香,沁人心脾,而身上的丝被,更是轻柔丝滑,这是哪儿?怎么比我东宫的大床还要舒服!

    “你醒啦。”慵懒的声调,透着淡淡的倦意。

    “我睡了多久?”

    “三日。”

    “你一直守着我?”

    “爷怕你死了,就再也找不到这么顺眼的丫头了!”

    “横竖不过一个丫头,至于慕容少主如此费心?”

    “爷乐意!”一如既往的任性张狂。

    “小夜!”我唤他的名字,告诉他:“楚墨轩和云诚都死了。”

    “楚墨轩?云诚?”小夜眉心略皱,小声嘟囔道:“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你真的不记得他们了吗?”我说:“在东宫,状元郞楚墨轩、金面暗卫云诚,你真的不记得他们了吗?”

    “东宫?”小夜眉头皱得更紧了:“爷倒是在那天裕国的东宫呆过两日,却并不记得有这两个人物。”

    “你去东宫做什么?”我问。

    “当然是去玩!”小夜得意的扬扬眉:“爷是听说那天裕国的太子是个又丑又蠢的断袖,便扮成小乞丐叫他亲自将爷领进去的!”

    小爷扮成小乞丐被顾天霸带进东宫的事我是知道的,但我还是故意装出一幅吃惊的模样,不解道:“扮成……乞丐?”

    “就是叫花子啊!”小夜还耐心给我解释:“路边要饭的!”

    我当然知道乞丐也叫花子,是在路边要饭的。小夜跟我说过当时他连衣裳都没弄脏,只扯破了衣摆,往路边一蹲,顾天霸就把他带进了宫。丝毫没有怀疑过这个绝美干净的少年与那路边乞丐根本就是云泥之别。而小夜,也从未自觉,自己当时的扮相与乞丐根本就不沾边,因为在他看来,那已经是他对肮脏与褴褛的忍受极限!

    当然,这并不包括他后来陪我睡在鬼王顶围楼的大通铺的那回,还有露营、甚至露宿荒野的几回。当时不觉怎样,如今想来,含着金汤匙出生,锦衣玉食长大的小夜,竟然跟着我吃了那么多苦!

    正说着,就听外面一个不大的女声传来:“爷,药煎好了!”

    “端进来!”

    接着,那金丝楠木的房门被推开,一个十八九岁,长相清秀的婢女端着一个托盘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婢女恭敬的将托盘举到小夜面前,小夜瞟了一眼托盘里的汤药,立刻一脸嫌弃的摆手示意婢女将药碗拿开,婢女恭敬退后,将托盘放到桌上,端着药碗来到我的床边,舀起一勺药汤吹凉以后送到我的嘴边。

    顿时一股令人作呕的奇怪味道钻进我的鼻腔,我忙把脸扭向一边,看都不看白瓷小勺里那黑乎乎的半透明液体。

    见我不肯喝药,婢女求助的望向小夜。

    小夜斜倚在窗边的矮榻上,慵懒的开口道:“小丫头,你的伤口已经化脓,若不喝药,就会变成恶疮。到时,只能将恶疮还有新生的嬾肉一刀一刀全数刮去才能保住性命,你可知,那刮骨疗伤之痛,比你中箭还要痛上千倍万倍!”

    “一点皮外伤,只要按时换药定会好转,何必非要喝这又腥又臭的汤药?”外伤当然外治为主,至于内治铺助,在看到那碗恶心的汤药后,我已然果断选择放弃,大不了恢复的慢一些罢了,总比将那碗奇怪的东西灌进肚子,再同吃进去的食物一道消化更能让我接受。

    “小丫头,你可知,你这一点皮外伤,已经深入心脉!若不是爷找来了神医谷的萧清羽为你医治。此时,你早去阎王爷那报到了!”

    “萧清羽!”听到这三个字,我的心猛得一颤,天那!连一直没有消息的清羽,竟然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你们果然相识。”小夜饶有兴趣望向我:“难怪那个药匣子一着见你便乱了方寸。”

    “清羽人呢?”

    “清羽?”小夜的双眸忽然不再明媚,“你与他是何关系?”

    “他……”我曾一度以为,清羽是这一世的程致远,我命定的恋人。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他。可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我们都或多或少的隐瞒了对方一些事情。最后,我把他好心为我烹饪的鱼泪菇当成了白毒伞,以为他要毒害我,还当着众人的面将他赶走。

    如此繁杂的过往,究竟又该如何形容。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个说法应该是最务实的,清羽是我的救命恩人,与鬼王决战之时,月圆之夜我失控自残之时,还有我的每一次受伤,都是他为我包扎,替我上药。包括这次我伤及心脉,也是他将我救了回来。

    “就这么简单?”小夜一幅明显不相信的模样,说道:“据爷所知,那个药匣子可从未如此紧张过任何一个女子。”

    “是吗?”我心虚道:“可能我伤的实在太重,他怕把我治死了污了自己神医的名号,才会对我紧张的吧!”

    “既然小丫头都这么说了,那爷就勉强信了吧!”小夜似乎又想到什么,对我道:“你的救命恩人吩咐过,你至少半个月都不能下床。”

    “他回神医谷了吗?”我又问。

    “他暂时住在神医谷在城中的医馆。在你伤势痊愈之前,他每日早晚都会过来为你复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