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女太子 > 第九十三章 去留
    “没错!”莫谦又说:“顾正熙表面清心寡欲瞒过众人,可私底下,却令小李总管四处搜罗美人进宫。那些地方官员虏了美人,被小李总管挑上的都带进了宫,没被挑上的,就被那些当官就直接卖进了花楼妓馆。

    其实他登基不到一年,国库便已空虑。为了满足骄奢淫逸、纸醉金迷的糜烂生活,他便强征豪夺、东挪西凑。当然,这些都是打着太子修建陵墓的旗号。以至于民间对太子冤念颇深。各地农民起义,反的也非他这个皇上,而是顾天霸这个太子。

    您成为顾天霸之后,遣散后宫众男宠,又对先皇亲定的太子妃宠爱有加,他又开始借您的名目搜罗美人。如此,他得美人,您背骂名。

    后来,您的各项改革令百姓歌功颂德,他便已猜到,您并非他那大字不识的蠢女儿。再后来的一切,都是他做戏骗取您的信任,让您对他毫无防备而已。

    最后,您干脆把玉玺也还给了他,他便更肆无忌惮,甚至一直在准备有朝一日,废了您的太子之位,他来独揽大权。”

    “真是好算计!”若不是我亲眼看见他还有别的子嗣,若不是我亲眼看见他炊金馔玉的膳食,我一定不会相信莫谦说的这些。可当事实摆在眼前,之前所有的疑惑,便有了解释。

    “先皇驾崩之前,他利用是‘天命所归,一统天下’的顾天霸生身之父这个身份,来确保自己的太子之位。所以,顾天霸不能有事。所以,他才将知道顾天霸女儿身的徐总管一家囚禁,以此要挟徐总管不把顾天霸女儿身的事说出去。

    后来,徐总管与侄儿相认,他又囚了徐总管的侄儿,还专派了人监视徐总管,怕的就是徐总管万一狗急跳墙,来个鱼死网破,把顾天霸女儿身的事捅到先皇那去。

    而徐总管给顾天霸吃*这件事,顾正熙一开始便已知晓,却并没有阻止,就是想利用药瘾消磨顾天霸的精力,让她无瑕再找自己麻烦。

    登基以后,顾天霸的存在使他处处受限。他几次想置顾天霸于死地,可顾天霸身边有以云诚为首的暗卫相护,纵然他从未登基就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却依然未能动顾天霸分毫。

    直到主上代替顾天霸。您先分了一半的暗卫给安平公主,后是鬼王顶,主上只带了秦公子手下的一千兵士和暗卫前往。他便找到暗盟,以逼迫轩辕彻离开东宫为条件,交换暗盟截杀信使,使您在鬼王顶孤立无缓。也是他派人将那信使尸体放到轩辕彻院门前的大槐树上,制造一系列假证,逼使您下令将轩辕彻正法。

    之后,主上与呼延灼相恋,他又但心那个‘天命所归,一统天下’的预言,害怕有朝一日,您助北漠来攻天裕。便处处阻止您嫁往北漠,甚至不惜挑起两国战事,也要将错就错,将安平公主送去北漠。

    您从鬼王顶戒掉药瘾去追安平公主的送亲队伍,他表面让肃崇华二千兵士接您回宫,可实际上,他对肃崇华下的密旨却是取您性命,嫁祸北漠。北漠兵临望庸关,您亲临抵抗。天裕众朝臣一再请求,他才不得以派秦若安率两万兵马前去支援。同时,他又背地里雇佣暗盟,刺杀您和呼延灼嫁祸并彼此,好让你们拼个你死我活。

    除夕夜您遇刺,也是他雇佣暗盟所为,不想,暗盟众杀手好不容易支开您的所有暗卫,可轩辕烈没有对您出手。他想趁您身边无人之际,取您性命,栽赃杀手,却又遇上了向您寻仇的徐总管。

    接着,朝露公主为救您丧命,徐总管被慕容星夜制服。他自知带去东宫的那些人并不能在慕容星夜手中杀了您,便只好作罢。”

    听莫谦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那日朝露为了救我连中徐总管两剑,最后尸体是面朝下趴在地上的。可父皇却在我说出朝露名字的时候,连看都没仔细看地上的尸体一眼,就认定那是朝露。可照理说朝露在宫中的事,他并不应该知道。而且,当时朝露一身暗卫打扮,他又是如何只凭一个尸体的背影,就认定那是朝露?

    这一切唯一解释的通的理由就是:他一直都知道朝露混在我的暗卫中,他一直都在监视东宫的一举一动,甚至包括我的暗卫,他都一清二楚。

    可还有一件事,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便问莫谦道:“他还是太子的时候,东宫女子不是都被顾天霸逼着服了断子的汤药,那德妃又是如何生下的子嗣?”

    “因为这个德妃,并非他未登基时的东宫太子侧妃、登基后册立的德妃,而是顾天霸母后殡天后,被他召入宫中的大学士之女。在成为德妃之前,此女对外的身份一直都是宫中女官。后来,顾正熙得知您并非真正的顾天霸,也不知道后宫之事,便一道圣旨下来,赐原来的德妃一杯毒酒,并将此女立为新的德妃。您并未见过原本的德妃。宫中之人也不敢多言。所以,您才并不知道这德妃换了人。之后,他又如法炮制,相继换下了其它三妃,还有九嫔中的八位……”

    我拿起桌上的瓷壶,从里面倒出一杯白开水。好像从状元郞离开之后,我房间桌上的瓷壶里,就再也没出现过果汁。其实,我并不是特别喜欢喝果汁,可自从萧清羽每日给我榨葡萄汁,到后来小夜给我榨各种果汁,好像云诚、莫谦、状元郞、甚至轩辕彻和秦若安都知道我喜欢喝果汁。可如今,除了刚入宫陪我过冬至的莫谦,所有人都不在我身边,这么想来,还真是事过境迁啊!

    见我神色暗然,莫谦停顿一下,目光在我手中水晶杯停留片刻,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接下刚才的话茬道:“……除了阮嫔!因为阮嫔的位置,他留给的是阮红芍!”

    阮红芍!经莫谦这么一说,我忽然好像明白了点什么。阮良媛侍寝那日穿得是一身薄纱,我明明看见她腕上有一颗鲜红的守宫砂,而几日后,她为我铺床时一抬手,那白藕般的手臂上,却干干净净。当时我并没怎么在意,如今想来,她手臂上那守宫砂从入到东宫的那一刻起就是假的!

    她一直都是父皇的女人,父皇把她安排在东宫,而不是让先皇亲定的太子侧妃梁静姝入主东宫,是因为梁静姝并不是他阵营里的人,不会为他所用。

    而阮氏姐妹,包括阮氏一族,全都掌控在他的手上,他将阮红芍放在我的身边,再以想抱孙子,监视我跟状元郎圆房之由,将自己的心腥太监安排在我的身边,才是监视甚至掌控我最好的选择。

    可 我该怎么办?我不是顾天霸,天裕国是顾天霸的天裕国没错,却不是我的天裕国。天裕国的皇上也不是我的父皇,没有了顾天霸,天裕国就应该是她父皇的天裕国,我应该随皇上所愿,放弃顾天霸的一切,把天裕国还给他……

    他的确有治国的能力,却只有享乐的心思,若没有我的突然出现,天裕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天裕国百姓的处境也不知道有多么的水深火热。若我真的走了,他还会像这一年来一样勤于朝政吗? 况且,离开了这个皇宫,我又能去哪里?

    莫谦似乎已经猜到我在想什么,他对我说:  “主上,您还有鬼王顶,还有沐雨小居,还有我!”说完,他又加了一句:“还有您的暗卫和云诚。”

    云诚!云诚说要回乡祭祖,可好几个月都过去了,就算他的故乡在南疆、北漠也早该回来了。可他每隔几日便令人送入宫中的书信,却从未提过何时回宫的事。

    “主上,云诚并没有回乡祭祖,而是去了神医谷。”莫谦又一次猜到了我的想法,告诉我道:“他去了神医谷治疗手伤。”

    “那就好!”知道云诚消失这么久并不是出了意外,而是去了神医谷,我不安的心才安定下来。天知道当突然发觉云诚好几个月都没有消息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害怕。我一直都知道,我对云诚的信任和依赖已经到了一种无法取代,非他不可的地步。他不在的这段时间,我感觉生命就好像缺了点什么一样,变得不再完整。我盼着他早一点回来,特别是在得知皇上的秘密之后,我更希望他快一点回到我身边,只有他在,我才能安心。

    “主上打算何时离开此地?”

    “若我说,我压根就没打算离开,你会支持我吗?”只要我还是这天裕国的太子爷一日,皇上再穷奢极欲,也会有个限度。再说,若天裕国富得流油,皇上生活奢侈些,对这偌大的天裕国来说,也并没有太大影响。可我一旦离开,皇上必定会马上荒废朝政,天裕国相比之前,虽富足了些,可照皇上这个作法,过不了多久,百姓的生活便会倒退到我刚来时的窘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