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女太子 > 第八十二章 小殿下
    我问:“羽阁下明明是永恒之主命定的恋人,为什么轮回之后,会爱上凤寻女神?”

    “每一世轮回都要洗去前尘记忆,可有些东西,却是无法抹去的。”

    “也许早在永恒之城相伴的那千万年间,羽阁下和凤寻便已对彼此动情。只是两人都没有发现,直到凤寻吃下情果,这份感情才得以明朗。”我猜:“所以,那三世情缘,不仅凤寻会爱上羽阁下,羽阁下同样会爱上凤寻,至死不渝。”

    莫谦叹口气道:“也许是吧!可羽阁下和永恒之主的缘份,早在天地混沌之时便已注定,若要改变,恐怕并无可能。也许,羽阁下对凤寻女神用情至深,却敌不过命运的作弄。所以在忘记一切成为一个普通人的时候,他才会毫无顾及的爱上凤寻女神。”

    “可三世之后,羽阁下丢下一支羽毛,该干嘛干嘛去,凤寻却要永远承受这无休无止、生老病死的轮回之苦,不知道当她回忆起前世今生,会不会怨恨羽阁下。”

    莫谦问我:“若主上是凤寻女神,您会怨恨羽阁下吗?”

    “会!”我说:“若不爱,一开始就不应该去招若。既然爱了,就不应该轻易放弃,若我是凤寻,我宁愿用这生生世世荣华,换与心爱之人共度一生,哪怕之后万劫不复,或是永远消失,也不要这孤独的生生世世!”

    莫谦沉默良久,又问:“为何不能现实一点,这个世间除了羽阁下,还有其它很多人,难道离开了羽阁下,凤寻女神就不能开始新的生活。”

    我再次脱口而出:“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完了,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集中生智,我赶紧拿话茬开,“若有个人曾经全心全意爱过另一个人,那么,那个人的离开便是带走了她的全世界,一个残缺的生命,如何再去爱上别人,或者,就算爱上了,也没有了全心全意。她不会快乐,对方也不会幸福。”

    “在爱人的眼里,对方永远都是这世间最完美,最独一无二的存在。爱一个人,便不会计较许多,只要能留在爱人身边,哪怕她从不曾发现,也是幸福的。”把爱当做自己最大的秘密,当做自己的命运,当做唯一。

    我笑:“那他就是傻瓜!”

    “但他心甘情愿!”并对此绝口不提,若那个从不曾相信他真心相付的人,永远无动于衷也不灰心丧气,直到她不再需要他,甚至开始厌倦他的存在,他会默默走开,成她的一切。可是在这之前,他只想多陪她一会,只要静静的看着她,便是幸福。

    我倚在莫谦身上,望着满天星辰说:“真好!”若我能遇见那个人,哪怕他不是我的命中注定,我也会好好珍惜。并试着让自己接受他,爱上他。

    我又问:“那你跟凤寻一族又有什么渊源?”

    “属下是凤寻族左护法!”

    “什么?”我一下子又来了精神,凤寻族左护法!听起来好威风啊!

    莫谦重复:“属下莫谦,是凤寻族左护法。”

    “你是凤寻族左护法,我是你的主上,那我不会是凤寻族的……”我想了想,我应该不可能是凤寻族的族长,因为一般神秘大族的族长一般都是德高望重的老者。可除了族长,护法之上还有什么?长老?我看着也不像啊!

    我突然一拍脑门,大声说:“我不会是凤寻族的圣女吧!”仙侠、武侠小说里,圣女一般都会流落在外,等族人千辛万苦的找到,再打开什么宝藏,或是接受什么秘籍法宝,然后变成很厉害的人。

    “主上不是凤寻族的圣女!”莫谦并没有说我是凤寻族的什么人物,只说了句:“待它日拿到信物,主上自然会知晓自己的身份。”便不再多言。

    回到沐雨小居,天都快亮了,莫谦担心我脖子上的伤口,叫醒大夫帮我重新检查过,确认无碍这才安心。

    云诚说要回乡祭拜祖先,第二日便启程离开。我来沐雨小居本来就是陪云诚养伤的,如今他有事离开,我也没有继续赖在这偷赖的道理,便当即收拴拾行装启程回宫。

    一回城,莫谦就被我赶回了工部衙门,我跟状元郞坐着一辆并不怎么豪华的马车悠哉游哉的在城里逛了一圈,又在品香楼用过午饭。嫌走宫门绕远,我便带着状元郞从一处宫墙直接飞进了皇宫。状元郞被吓出了一声冷汗,我就让先他先回去休息。想着好久没见父皇了,我就这么一个人大摇大摆的进了父皇的寑宫。

    天寿宫守门的太监看见我,纷纷双膝下跪,齐声高呼:“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来吧!”我向来不在意这些虚礼,便径直向里面走去。

    这时,父皇宫里的大总管,同时也是整个皇宫的大总管急忙从里面迎了出来,“奴才参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免了吧!”我挥手叫他起来,随口问道:“父皇近来龙体可好?”

    “真是父子连心,太子殿下离宫这段时日,陛下整日念叨殿下在外头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年纪的太监都爱唠叨,大总管扶着我,一边走一边说:“殿下一回宫,就先来探望陛下,此孝可感动天啊……”

    我听得不耐烦,便加快脚步,上了台阶。这时,父皇门口的两个太监又赶紧跪下:“太子……”

    “行了行了,别拜了,本宫来看父皇,你们再这样拜来拜去,一个个全拜完都该传晚膳了!”

    说着,我伸手去推门。这时,大总管赶紧跑过来,拦在门口,“太子殿下,陛下午睡这会还没醒呢!”

    “那本宫就在桂花树下等一会!”眼看就申时了,想必父皇也快醒了。

    “殿下!这……”大总管一脸的为难:“太子殿下万金之躯,怎可在这毒辣的太阳底下休息,不如殿下移步偏殿,奴才再给殿下备些茶果……”

    “算了,本宫还是去御花园逛逛吧!”我只是来跟想跟父皇说几句话,没必要每回都摆一大桌的茶水点心果盘的,再说我也不渴不饿,摆了又不吃,还得收,多麻烦。

    说真的,我并不常逛御花园,一来离我的东宫有点远,二来,不过是些普通的花花草草,没什么好逛的,还不如躺在我的吊床上睡大觉,又舒服又惬意。

    “殿下,您慢点!等等奴婢!”

    忽然听到有女子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我想,应该是父皇醒了,派宫女来唤我回去的。便转过头,见两个身着绿色宫装的女子正在花丛里跑,却不是朝着我这个方向。我疑惑,顺着她们追赶的方向,我看见花丛中还有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娃娃,被花丛挡着,看不清模样,可从那朝天的小辫可以看出,那是个男娃娃。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大总管一边唤我一边往这边跑,我就迎着他走了过去,问道:“宫里何里来了个四五岁的小殿下?”

    大总管疑惑道:“殿下听茬了吧!这宫里除了太子殿下您,哪还有别的殿下啊!”

    “那他……”我指向那小孩刚才所在的方向,却已不见了人影,连那两个绿衣宫女都不见了去向。难道是我眼花了?可能是吧,这两天的确没睡好。

    父皇气色比我离宫之前还要好,拉着我问寒问暖一番,看见我脖子上缠着纱布,赶紧让大总管传御医。为了让他老人家放心,我只好乖乖配合,任御医将我包好的伤口再次打开,确认只是皮外伤以后,再重新上药包好。

    我把那五百九十万两的银票一张不少的交给父皇,还把金山的事跟他说了,父皇听了很是惊讶,又传刑部梁尚书入宫,彻查此事。等忙完这些天也黑透了,我陪父皇用过晚膳,便回了东宫。

    远远的,我便看见小夜在我寑宫门口徘徊,想到他以前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总会第一个想到我,而我出宫这么久,却连句话都没带给他,心里觉得挺过意不去的。

    小夜也看见了我,却不敢向前,我想,他应该还在为挑断云诚手筋的事自责。这孩子,就是任性了些,其实本质还是善良的。

    “小夜!”我张开双臂,对着他笑:“想我了吗?”

    “沐雨……”小夜跑过来,紧紧的抱住了我,我感觉有冰凉的水滴滑进我的脖子。我知道小夜哭了,却没有揭穿他。良久,小夜才在我耳边小声说:“我还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呢?”

    “怎么可能?”我搂着他的脖子,惦起脚尖用鼻尖蹭他的鼻尖,“我们是亲人,我怎么可能不理你。”

    “亲人?”小夜奇怪的望着我,似乎并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郑重的说:“亲人,永远都不要分开的亲人。”

    “那我们就永远都不分开。”和林沐雨永远在一起,是慕容星夜此时最大的愿望。至于林沐雨所说的亲人指的到底是什么,慕容星夜觉得他还有很长的时间,慢慢去搞清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