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女太子 > 第七十一章 抉择
    “沐雨!”呼延灼终于知道他心爱女人真正的名字,和林慕羽同样的发音,却是两个在他看来没有丝毫相似之处的女子,呼延灼拉着林沐雨的手,“跟我走吧!后位,我一直给你留着。”

    “我……”

    “为了在一起,我们都付出了太多,难道你还想我再一次挥军二十万,南下天裕国城迎你过门吗?”

    “不要!”挥军二十万,只为红颜,这世间,也只他呼延灼有如此魄力。

    古有,周幽王为博红颜一笑,烽火戏诸侯。结果周幽王被犬戎所弑,褒姒也被劫掳。呼延灼不是感情用事的人,可为了儿女情长他已经任性过一次,保不齐还有再一次。再调动二十大军足够让北漠国困民穷,如此一来,他和我,都将成为北漠的罪人。

    “那你跟我走!”

    “我……”我曾无数次幻想,呼延灼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对我说,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误会。现在,他来了,也证明之前的所有事都是误会,我确定我依然爱他,可为什么我却举棋不定。

    “你在犹豫什么?”呼延灼放柔声音,将我拉进怀里,轻轻的拥着:“你说过,你想要的爱情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便想过要遣散后宫,今生只与你一人为伴。如今,我已昭告天下,遣散后宫,不再纳封。若你嫌我许诺的对象不是你,我可以重新昭告天下。你要是放不下天裕国,我便再写一道告示,北漠天裕结为生死友邦,谁敢动天裕,我定亲率大军,打得它万劫不复。再不然,我们每年都回天裕国住上一段时日,就住我在品香楼后巷的那个宅院好不好?只要你跟我走,我什么都依你,好不好?

    “我……我跟你……”

    我终于下定决心跟呼延灼走,可是最后一个“走”字还没说出口,却见父皇惊惶失措的从外面跑过来,堂堂一国之君,像个无助的孩子,把身后的侍卫太监都甩得远远的,拼命的向我跑过来,一把抱住我的胳膊,死死的抱住。嘴里喃喃的说着:“天儿,别离开父皇,别走……”

    “父皇……”我扶住父皇颤抖的身子,让他坐到一旁的长椅上,蹲下来,慢慢和他商量,“父皇,女儿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北漠离天裕国,快马加鞭不过十几日路程,父皇要是想女儿了,就让人给女儿传个信,女儿立马就回来,好不好?”

    父皇却不依,死死的拽着我,嘴里一个劲的重复:“你走了,父皇怎么办?”

    “父皇,女儿向您保证,女儿不会不管您,更不会不管天裕国。就算去了北漠,也不会公开顾天霸这个身份,您要是有难处,我和呼延灼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我保证护天裕国周全。”呼延灼也向父皇保证。

    父皇警惕的盯着呼延灼,把我拉到身边,不让他靠近,“天儿,你想想,若他真那么在乎你,为何事情过了大半年才来找你?所谓君无戏言,他已昭告天下,立安平公主为后,又怎可朝令夕改再立你为后?若他连昭告天下的事都能轻易改变,又怎么证明,他对你的承诺,不是随口一言。”

    “父皇,呼延灼不是那种人!我相信他。”

    “天儿!你让他北漠损失了十五万兵马,死伤平民无数,他堂哥呼延灺是被你炸死的!那迎亲使团里不是他族中长辈,就是他礼部要员,你的火炮还差一点要了他的命。天儿,先不说他对你是真情还是假意,就你对他、还有他北漠做的这些事,你觉得他能不恨你入骨吗?战场上,他斗不过你,偷袭,他也伤不了你,可一旦你随他去了北漠,便成了他砧板上的鱼肉,到时,他要如何对你,还由得了你做主吗?”

    父皇声音虽然不大,却一字不漏的传进了离他只有两步之遥的呼延灼的耳朵,呼延灼不悦的反驳:“我跟她的感觉没你说的那么不堪一击。”

    父皇立刻针锋相对:“那为什么你让她为了你放弃皇位、远走他乡,而不是你为了她放弃皇位,留在天裕!”

    “我是男人,她是女人,男人保护女人天经地义,女人追随男人,也是天经地义!”

    “她又不是保护不了自己,反而是你,一个手下败将,如何护得住她!依朕看,是你想利用她帮你一统天下吧!”

    呼延灼火气也上来了,瞪着父皇道:“你别血口喷人!我还没问你,为何她早已告诉过你,与我情投意合的人是她,而非安平公主,你却只字不提,硬是把安平公主送到了北漠,是何居心?”

    “是你非安平公主不可,为何又反咬一口,懒在朕的头上。”

    呼延灼大声道:“明明是你隐瞒在先!”

    父皇被呼延灼吓得一个劲的后退,却依然死死的把我护在身后。我望着父皇两鬓新长出来的几丝白发,心里满满的全是愧疚。

    父皇接着说:“你若真对安平公主无情,发现娶错了人,为何不将她送回天裕,反而将她留在北漠半年之久,到今日还不放手?”

    “这……”北漠半年来战火连连,所有的兵马,将士都被派上了前线,呼延灼也日日盯着前线的战报。早把安平公主丢在了一边,哪还想到专门派人将她送回天裕国的事。

    “哼!答不上来了吧。说不定安平公主早已身怀六甲,在北漠深宫养胎呢!”

    “我与安平公主清清白白,何来她身怀六甲之说?”呼延灼被天裕国君的无理取闹气得大吼:“我敬你是长辈,不与你为难,你别在这倚老卖老、胡言乱语!”

    父皇又后退,眼看就要从长椅上掉下来,我忙扶稳他,父皇回头,望着我道:“天儿,先不说他对你有几分真情,几分虚意。就如今,还在我天裕皇宫,他都如此不将你我父女放在眼里,你要真成了他的人,他还不在我天裕国为所欲为。”

    “父皇,”我赶紧劝道:“呼延灼刚才只是没控制好情绪,他平时对女儿很好的,真的!”

    “天儿,你怎么就不明白呢!”父皇恨铁不成钢道:“你还小,不知道人心隔肚皮,他呼延灼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是北漠草原上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啊!你要是落在他的手里,一定会会被他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天儿,你可别被他几句甜言蜜语给骗了呀!”

    “沐雨,你别听他瞎说!”呼延灼上前一把将我从父皇身后拉到自己身边:“我对天发誓,我呼延灼就算负尽天下人,也绝不会负你。”

    “我相信你。”我悄悄握紧呼延灼的手,小声对他说:“父皇爱女心切,他是担心我所托非人,才会如此为难你。只要我们俩好好跟父皇说,让他相信我们俩是真心相爱,他那么疼我,一定会同意我跟你在一起的。”

    “天儿!”父皇大呼一声,冲到我的面前,“扑通”一声,竟冲着我跪了下来,“你怎么还执迷不悟!呼延灼对你不是真心的!父皇已经没了朝露,就剩下你一个依靠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父皇怎么活?”

    我被父皇忽然的一跪惊得手足无措,紧握着呼延灼的手默默放开,将父皇从地上扶起来。

    “天儿!父皇无能,可天裕国不能断送在朕的手上,朝露舍身替你挡剑,不就是希望将来有一日你继承大统,将天裕国发扬光大,你若为了一个虚情假意的男人就放弃天裕国于不顾,如此对得起朝露的在天之灵,让她如何死得瞑目?”

    朝露!突然想到我们俩第一次见面,在去茶楼的马车上,那个看似玩笑的承诺: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远嫁的!”

    如今,朝露为救我而死,我却要背弃对她的承诺,如何对得起朝露的在天之灵!更何况,慕羽忠情呼延灼,若我真去了北漠,慕羽又将何去何从?天裕国时局还不稳定,留父皇孤零零一人在这危机四伏的天裕国,我又于心何忍?我害北漠陷入一场战乱,死伤无数,就算呼延灼一点都不计较,可北漠那么多人,他们难道都能像呼延灼一样不计较吗?万一有人较真,到时候为难的不还是呼延灼……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推开了呼延灼,一步步后退,退到父皇身后……

    “沐雨……”呼延灼还保持着刚才拉着我手的姿势,手上却已经空了。

    “对不起,呼延灼,我还不能跟你走!我爱你,一直都很爱很爱你,可我不能自私,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父皇,还有对朝露的承诺,还有很多很多,我自己说了不算的事情,再给我点时间,等这一切尘埃落定,我会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是现在,我真的不能丢下一切,就这么跟你离开。”

    “沐雨!”呼延灼又过来拉我,却不小心撞到了挡在我面前的父皇。父皇一个踉跄向旁边倒去,我急忙去扶,却没扶住,父皇的头磕在长椅上,滴滴答答的鲜血顺着额头就往下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