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女太子 > 第六十六章 妍头和野人
    秦若安猜到肃崇华可能会造反,却怎么都不可能猜到,肃崇华会倒打一耙诬蔑他谋反。待秦若安和这两万将士被全数歼灭,肃崇华再顺便把杀害太子爷的罪名也一并扣到秦若安头上,他则是平反有功。

    只要我一死,父皇便没了依靠,肃崇华便又可在天裕朝堂一手遮天。再以秦若安谋害储君的罪名,诛其十族,到时不止秦尚书一家在劫难逃,恐怕半个天裕朝堂都会受到牵连。

    除去那些死忠天裕皇室的大臣,扶自己的势力取而代之。如此一来,即使哪天肃崇华谋朝篡位,也会轻而易举。

    可惜他算漏了一点,那就是——我已能识得鸟兽啼鸣,从城中飞出的乌鸦、鸟雀,躲在雪地里的野兔、雪貂,它们已经让我知道了一切。

    见大军向城门进发,那个陈将军慌忙令手下去关城门,却已被迂回到城楼上的金面师傅一下扭断了脑袋,大军就这么毫无阻碍的进了青远县城。

    并未在青远县城逗留,二万人马匆匆用过晚饭,便继续向南急行军,直到第二日清晨,才在一处密林扎营休整。

    传闻这处密林常有野兽出没,也正是如此,我才选择在此扎营。一来,有我在,任何野兽都不会攻击这两万人的队伍。二来,这林中野兽,也能让肃崇华有包忌惮。

    睡梦中,我被一声狼嚎惊醒,听着好像是一群狼正在围攻一个受伤的人。我赶紧披上斗篷,踩着被积雪压弯的树枝,很快就找到了狼群。狼群见了我,立刻四散而逃,丢下一个一身黑衣,满脸血污的男人。也许是太累了,见狼群离去,那人连手中长剑都没收回鞘中,便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喂!”我喊了一声,那人这才发现我的存在。望向了我这边。

    那是一双很特别的眸子,漆黑中透着一抹深蓝,又像是深蓝即将被黑暗淹没。我确定我之前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却总觉得他让我感觉很熟悉。

    “你是谁?”他声音不大,透着浓浓的倦意。

    “你是谁?”我反问。

    “不说就算了。”那人也不执着,收回放在我身上的目光,闭上了眼睛。

    我走到他跟前,推推他,“喂!你这么睡,会被冻死的。”

    “不劳姑娘费心。”那人眼皮都不抬一下,“姑娘,此处常有野兽出没,姑娘还是尽早离开吧!”

    没想到他只看了我一眼,就已经看出我是女扮男装了。眼睛真是够毒的!

    “你也知道此处常有野兽出没啊!那你还躺在这,等野兽来吃吗?”见他不说话,我又接着说:“喂,那边有军队扎营,要不我带你过去,让军医给你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再换身干净的衣裳。”

    “喂,你不会睡着了吧!”我蹲下来,推推那人的肩膀见他没反应,又拍拍他的脸,还是没反应,“不会死了吧!”想到这,我伸手去探那人的鼻息,却被他一把挥开。

    “力气这么大,看来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我已经知道这人孤傲,还不喜欢别人靠近,便没再坚持带他回军营,从怀里拿出一瓶伤药,放到他的手边,怕他没看见还提醒了一句:“这药外敷内服都行,你怎么方便怎么用吧!”怕他真冻死在这荒山野岭,又把身上的斗篷解下来,盖在他身上,便起身往回走。

    刚走出两步,那人忽然开口:“我叫轩辕烈!”

    “轩辕烈!”我回头笑笑,“我以前有一个朋友,跟你是本家,他叫轩辕彻。”

    却见那人突然握紧手中长剑,片刻,又放开,语气淡淡的问道:“姑娘与你那拉朋友可还有联系?”

    我摇头:“都小半年没他消息了。”

    他又随口问道:“姑娘为何会在这?”

    “你猜猜看!”见他肯跟我讲话,我又折回来,跪在他身边,拿起地上的药瓶,给他露在外面的伤口上药。他的伤口多是剑伤,应该是与人打斗负伤,之后又被狼群攻击,才落得如此狼狈。

    “姑娘是随军来这的?”

    “没错!”

    “军中多是男子,你一个女儿家,想必是随行的……”那人一直闭着的眼睛猛得睁开,嘴角也浮起一丝玩味的笑意:“军妓!”

    “你才军妓!你全家都是军妓!”我没好气的重重的按了一下他的伤口,他却边眉头都没皱一下,反而大笑出声。

    “记得上药!”我把药瓶往他怀里一丢,不再管他,起身离开。

    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在我们拔营启程的时候,轩辕烈竟然鬼魅般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当时,小夜见我没披斗篷,就把他身上的斗篷解下来披在我身上,我见他束发的小冠歪了,就踮脚帮他扶正,可他实在是太高了,我手举得发酸,可那小冠就是正不好。我让他蹲矮点,他偏不肯,我就用胳膊环在他的脖子上,使劲往下拽,拽不动,又爬到他身上,两条胳膊勒着他的脖子,双脚悬空,试图用体重把他坠矮一点。

    就在这个时候,轩辕烈忽然就站在了小夜的身后,褴褛的衣衫和那满是血污的脸像是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似的,他却毫不自觉自己的模样有多吓人。反而用他那双如万丈深海般幽暗,又似夜慕降临前的天空即将陷入无尽黑暗的双眸直勾勾的望着我。

    那感觉,比半夜睁开眼,床前站着一个长发遮面,白衣飘飘的厉鬼更边恐怖。我顿时觉得有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瞬间蔓延至全身,冷得我一个激灵,环在小夜脖子上的胳膊猛得放松,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向后仰去。小夜伸手揽住我的腰,我又反弹回来,扑在了小夜身上。

    轩辕烈这才开口,声音不冷不热:“这小白脸是你姘头?”

    小夜转身,语调不温不火:“哪里来的野人?”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一双清晨阳光般明媚的眸子,对上那似乎将要淹没一切的幽暗双眸。暴风雨一触即发。

    “你是来向我道谢的,还是来还我斗篷的?”我对轩辕烈印象并不好,又觉得他来者不善,直想赶紧把他打发走。

    轩辕烈的目光终于从与小夜的对视中移开,望向还被小夜揽在怀里的我,“你不是说要给我换身干净衣裳吗?是在这给我换,还是咱俩进林子里换?”

    “原来你是向我讨衣裳来了,”他会偷换我的概念,我也一样能换回来。我对远处几个站岗的士兵道:“你们几个过来,拿套干净的衣裳,就在这给这人换上。”

    轩辕烈又朗声大笑,“算了吧!我还没穷到连身衣裳都买不起的地步。你的斗篷还你,我不穿这么招摇的颜色。”把我的红色斗篷丢过来的同时,轩辕烈还故意瞟了一眼披着跟我那件一样颜色斗篷的小夜。

    我以为小夜又要跟轩辕烈打个你死我活,忙抱紧他的胳膊,却见小夜并不把轩辕烈的挑衅放在心上,抬手接过他丢过来的斗篷,把自己身上那件给我,把轩辕烈碰过的那件,披在了自己身上。

    以慕容星夜的洁癖,只要是被他外人碰过的东西,他宁愿毁了也不会再磁一下。可是,若他真的依着自己的性子,拔剑把那斗篷给劈个稀巴烂,那个野人一定会恼羞成怒与自己大打出手,他倒不怕与那野人对打,可欺负一个受伤的野人,林沐雨一定又要数落自己。

    若换做平时,慕容星夜宁愿冻死,也决不会再披被那野人脏手碰过的斗篷。可眼下,他和林沐雨都没有多余的斗篷,若他毁了那件,他们两个人,就只有一件斗篷了。那样,林沐雨一定会把斗篷让给他,他又舍不得让林沐雨冻着,所以,慕容星夜才没有毁掉那件斗篷,而是把自己身上那件干净的给了林沐雨,忍着心中万般不适,还是将那野人碰过的披在了自己身上。

    一回宫,我就去找父皇商量,以肃崇华违抗圣旨,谋害储君,嫁祸良将的罪名将其诛杀。父皇却告诉我,朝廷与肃崇华撕破脸的时机还不成熟。肃崇华至今还掌握着天裕国一半的兵权,若直接定他的罪,不仅杀不了他,还会使肃崇华与朝廷的矛盾从暗处摆到明处,逼他不得不反。

    “那就封他为镇北大将军,驻守梅岭以北,不召不得回朝。”打发到梅岭以北,就算他要起兵谋反,也得先过了梅岭关再说。

    “天儿,你让肃崇华驻守梅岭以北,还不如直接说,将崇华将军发配到梅岭以北。你说他能听你的吗?天儿,做什么事都要讲究方法,还要合情、合理。没有一击即中的把握,贸然出手、只会打草惊蛇,还会将自己处于被动,陷于危难。”

    父皇慈爱的摸摸我的头,语重心长道:“更何况,咱们手上并没有肃崇华谋害储君,嫁祸秦若安的罪证,无凭无据就将肃崇华从大将军连降两级成为镇北大将军。他定会反咬一口。说我们父子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有了能带兵打仗的秦若安,就逼不及待的对曾立下赫赫战功的崇华将军出手了。如此一来,也寒了朝中其它臣子的心,后果不堪设想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