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女太子 > 第六十三章 谈判(二)
    “太子殿下客气!”

    呼延炀嘴里应着,却没说这茶叶是收还是不收,还是想要更多的好处。我掂量着,若他要天裕国割地赔款,实在不行我也丧权辱国一回,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如果我把梅岭关外那几座早脱离了天裕国朝廷控制的城池敷衍给他的话,他会不会马上翻脸,甩手而去。

    可在梅岭关内割地,那就等于舍弃了梅岭关这道抵御北漠的重要屏障,我是绝对不能答应的。至于赔款嘛!天裕国那么穷,哪有钱赔给他?实在不行我就把盖沐雨小居的三十万两跟莫谦要回来,赔给他好了。破财消灾嘛!哈哈……

    谁知,他却话锋一转道:“过年讲究一个团圆吉祥,若是不能团圆,这年,便过得没意思,倒不如不过。”

    我问:“那炀王爷倒是说说,您觉得,何为团圆?”

    呼延炀微微一笑,道:“团圆,当然是一家人齐齐整整,夫妻相聚,儿女绕膝,热热闹闹,欢聚一堂。”

    小夜说过,这个呼延炀今年虚岁才二十,并未娶妻,父母又早亡,所以这夫妻相聚,儿女绕膝,对于他说,完全是空话。这么说来,他这年过与不过,也没什么区别。

    可他不过年我还想过年呢?我可不想大年夜的,还站在关楼上喝西北风。

    哼!他要是不让我过年,那就在他们北漠大营“热热闹闹”的放场“烟花”,让他北漠大营彻彻底底的“欢聚一堂”。看谁比谁狠!

    我轻笑一声,道:“莫非炀王爷真想留在望庸关外这冰天雪城里,天为被,地为席,与本宫隔沙场遥遥相望,互相守岁?”

    呼延炀早闻天裕国太子顾天霸相貌极丑,胸无点墨。却不想,此人相貌竟堪称绝美,举止谈吐也大方合度,与传言简直相去天渊。不觉又多看了几眼,却隐隐感得哪里不对。再细看,发现她身材高挑,可相对男子还是太过纤柔,娇美的肌肤,精致的五官,还有露在红色斗篷外面光滑柔美的脖项,虽然一身男子装扮,却依旧美得让人惊艳。

    呼延炀暗想,若这顾天霸将头顶的白玉小冠换成一支凤头钗,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呼延炀赶忙否定自己的想法,“天命所归,一统天下。”的天裕国太子顾天霸,怎么可能是个女子,他若是女子,也断不会登上那太子之位。

    呼延炀忍不住将眼前人与堂兄呼延灼做了一翻比较,若比气魄,顾天霸离堂兄是差了些,可若当比相貌,恐怕这天下,连女子都算上,也没有一个能与顾天霸相提并论的。

    呼延炀端起茶杯,以品茶来掩饰内心的波动。刚才他说什么,“隔沙场遥遥相望,互相守岁?”若他真是女子,遥遥相望,互相守岁倒也不错,反正每回过年,他一个人在偌大的王府,也无聊的紧。

    呼延炀又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喝进嘴里的茶水来不及咽下,反而呛进了气管,害得他连咳了好几声。

    “炀王爷喝不惯这茶?”望庸关库房放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毛尖,味道应该早变了吧。哎!我总把酒和茶并提,这酒越陈越香,却忘了这茶却要喝新的,陈茶,拿去喂猪,猪都不一定吃。

    再说,人家呼延炀好歹也是北漠的王爷,平时喝的就算不是琼浆玉露,至少也是好茶好水。我却一时疏忽,用可能已经发了霉的阵茶来招待人家。这事往小了说,是我粗心大意,往大了说,就是破坏两国交好!他呼延炀若大度不跟我计较还好,若真计较起来,我就是再长十张嘴也解释不清啊!

    “要不你喝这个吧!”我赶紧把自己的杯子递过去,我杯子里泡的是用烤香的枣片、还有桂圆,枸杞泡的枣茶,虽然叫茶,却是一片茶叶都没放。而且枣香浓郁,还有点甜味,应该能冲淡口中那陈茶的怪味。

    又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吴将军,赶快把那杯陈茶端下去。来个毁尸灭迹,让呼延炀抓不住这件事的把柄。

    呼延炀愣了一下,还是双手接过顾天霸递过来的杯子。刚才他在想事情,心思没放在茶水上,这会回味,那杯子里的茶,味道好像还真有点不对劲。

    呼延炀怕顾天霸递过来的茶水还有诈,小口的抿了点,发现竟然是甜的,垂眸一看,他差点笑出声来,杯子里,竟然是女人坐月子才吃的红枣!

    见呼延炀笑得灿烂,我也的心也放了下来。便不再磨蹭,继续向着主题迈进,“炀王爷可否直言,如何才肯从望庸关退兵。”

    呼延炀把那杯茶放回桌上,只觉唇齿间迷漫着一股淡淡的甜味,可他从小不喜欢吃甜,只想赶紧找杯水,或是一坛酒也行,把这股味道冲淡。林沐雨不知道,她无意相的一个小举动,竟分了对方大半的心神,使谈判的主动权,又朝自己这边近了几分。

    “吾皇与贵国安平公主情投意合,早前便亲自向天裕国求亲,天裕君主也已应允。待吾皇赶回北漠,亲自监督封后大典事宜,却被告知,迎接安平公主的使团竟全数命丧驿馆。不知太子殿下,可否给我北漠一个合理的解释?”

    “炀王爷,不怕您笑话,我天裕国近几年鲜少与别国来往,这驿馆,早已改做他用,敢问炀王爷,我天裕国压根就没有这供使者居住的驿馆,又何来北漠使团命丧我天裕国驿馆之说。”两年前,顾天霸的修建陵墓却少木材,便拆了驿馆将里面上好的金丝楠木全运进了陵墓。

    “天裕都城没有驿馆?”呼延炀曾经听人说过,顾天霸拆了驿馆,将驿馆的木材拿去修坟了。

    可北漠的使团的的确确是被天裕国的官员迎进了都城,后来,天裕国还把这些尸体送回了北漠,整整齐齐的排在北漠都城最繁华的一条大街上。还在北漠敲锣打鼓的宣扬:天裕国的太子妃,岂是北漠蛮夷可以肖想的。否则,堂兄也不会恼羞成怒,亲率大军直奔天裕国都。誓将安平公主抢回北漠,并向天裕国讨个说法。

    可听顾天霸这么一说,似乎这里面还另有隐情。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堂兄交待过,只要天裕国能把安平公主嫁往北漠,条件尽管提,只要不是太过份的,呼延炀可以代表他直接应允。

    “太子殿下,年关将至,我北漠皇后娘娘却还在天裕,此事多有不妥,还望殿下体恤吾皇与皇嫂两地分离,相思却不得相聚。将安平公主还与吾皇。到时我北漠大军便护皇后娘娘班师回朝。吾皇也将备上厚礼,重谢太子殿下乘人之美。”

    呼延炀竟已改口慕羽叫皇嫂、皇后娘娘!而我曾经幻想那二十万大军是来天裕国抢亲的,竟是事实。可惜,他们要抢的对象却并非是我,而是慕羽。呼延灼从来没告诉我过他的身份,更没许诺过我什么皇后之位,却已然在监督册封慕羽为皇后的大典。

    见我不说话,呼延炀接着说:“太子殿下,当初我北漠向安平公主求亲,聘礼是百万两黄金铸成的金山。还有十车珍宝,太子殿下若觉不妥,只管明说,我北漠定竭尽全力,令太子殿下满意。”

    什么?百万两黄金铸成的金山,恐怕连宣政殿都放不下吧!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我一点消息都没听说?还有那十车珍宝,也没人向我提过啊!

    百万两黄金铸成的金山,十车珍宝,外加一个皇后之位,若这是事实,那呼延灼对慕羽的感情,足够流伟千古。

    可呼延炀所说的这些,我全都不曾见过。如果这些都是呼延炀信口开河,把北漠狼子野心妄想吐并天裕国未遂的理由推到儿女情长上面,也给北漠退兵留个台阶,也不是没有可能。

    北漠大军进入天裕,劳兵伤财,却只为一个女子。那这个女子必将背上红颜祸水的骂名。

    北漠的皇帝是呼延灼,慕羽的生死荣辱,全凭他的态度。若他一心护着慕羽,此事倒也容易平息,可万一呼延灼从未对慕羽动心,只把她当做发兵天裕的借口,退兵天裕的台阶。他又怎么可能一心为慕羽打算。就算丢给慕羽一个皇后的位子,只要他不管不问,底下的人也不会对慕羽恭敬到哪里去。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不能因为呼延灼背弃与我的承诺,而否定呼延灼对慕羽的感情。万一呼延灼是真心喜欢慕羽呢?慕羽又钟情呼延灼,一个郞才,一个女貌,叫谁说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已经赶走了慕羽命定的恋人,好不容易她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我若再阻拦,岂不真成了专门棒打有情人的恶人。

    呼延炀一番话,说的并不委婉,他不如直接问我,我到底想要什么,才肯把慕羽嫁到北漠。说得难听点,我想用慕羽,换他北漠什么好处。再难听点,我想把慕羽,卖个什么价钱。

    “那就再来一座金山,十车珍宝好了!”我不是贪图北漠的钱财,上回在沐雨小居,从小夜身上忽悠来的两千万两黄金,除了给莫谦那三十万两,我还一分没动,现在的我,根本不缺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