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女太子 > 第六十一章 暗箭
    第二天一早,秦若安派亲信回望庸关汇报战况,我才知道,短短一个时辰的战斗,就有不下一千北漠士兵被炸死,受伤的更是不计其数。而这受伤的人里面,还包括北漠皇帝——呼延灼。

    两门火炮,一个时辰,千条人命,伤人无数。这真的是我让火炮出现这个时代的目的吗?可是没有火炮,现在死的人,就有可能是我面前的这些天裕士兵……

    就在我还在为火炮该不该出现在这个时代而纠结的时候。无数的投石车、冲车、云梯、床弩……一应攻城器械突然就出现在了城门外的沙场上。

    上百辆投石车同时靠近,城墙上仅有的一门火炮根本无法将其全部压制。投石车行至城墙外百米处,便到了它的攻击范围。大大小小的石头便像下雨一样从天而降,操作火炮的士兵被砸伤,在石块的压制下,士兵门根本无法靠近火炮。没来得及撤离的士兵,生生被从天而临的石头活埋了起来。

    原来,北漠大军在得知望庸关有杀伤力极大的火炮之后,立刻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由呼延炀率领,堵在望庸关口外,切断望庸关与关外的所有联系。一路,由呼延灼率领,绕雒水河进到望庸关内,前后兲击,消灭望庸关守军。

    这跟我之前的判断基本无误。

    然而,准备从雒水河上入关的北漠大军,发现了埋伏在河畔的大批天裕士兵,还有两门威力强大的火炮。于是,他们便藏匿于树林之中,误导我们他们已绕道落峡关,试图引雒水河上的天裕士兵赶去增缓落峡关。

    可是拦截在雒水河畔的天裕士兵却并没有撤离,这十万人又一边藏在树林制造攻城机械,一边寻找机会,抢流雒水河。

    昨天,我无意间得知北漠的计划,便让秦若安派人到树林查探,却惊动了他们。当夜,雒水河畔的北漠士兵兵分两路,一路去引开守在路口的天裕火力,一路趁机渡河。却被秦若安和元将军识破,死守路口,不去追击。北漠只好大举强攻,最终,还是被火炮逼了回去。

    其实,北漠抢渡雒水河是做了两手准备的,一招调虎离山支开雒水河畔的天裕士兵,若是成功,这十万兵马一过雒水河便来围攻望庸关。

    可失败之后,他们却依然冒险大举抢渡雒水河,其实是在声东击西。把我们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到雒水河畔,方便呼延炀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这些天制造的攻城器械运至望庸关。

    我在关楼内急得团团转,虽然在望庸关守了十多天,可我真的没想到,北漠的一群骑兵竟能制出如此精良强悍的攻城器械。

    “殿下,调骁骑大将军和元将军回来吧!”吴将军提议,“呼延炀如此大举攻城,定是势在必得,再加上呼延灼重伤,北漠应该已经放弃从雒水河入关的打算了。”

    “不可能!”

    “不可能!”

    我和小夜同时开口。看来,我们还真是默契,默契到对呼延灼的了解都如此相同。

    状元郞替我们给吴将军做解释:“眼下,攻城和渡河,对于北漠来说难度相当,将军能想到请殿下调骁骑大将军和元将军回望庸关支缓,呼延灼也能想到。一旦雒水河兵力减弱,就算有火炮相助,也不一定能守得住宽阔的雒水河面。甚至,呼延炀大举攻城,就是为了让我们把雒水河上的军队撤回望庸关,目的还是声东击西,转移我们的兵力。”

    “既然攻城和渡河,对北漠来说难度相当,万一北漠放弃了渡河,全力攻城,那望庸关这六千人,能扛得住北漠二十万大军攻城吗?”

    状元郞不以为然道:“所谓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就算北漠已经放弃了渡河的打算,可一旦他们发现雒水河上无人防御,再折回渡河,也极有可能。再者,北漠有二十万大军,他们大可以留一部分守在雒水河上,一旦我们撤离,他们便立刻过河。甚至追上我们撤回的人马,扮成他们,大摇大摆的走来到您面前,抽出弯刀……”

    “那眼下怎么办?”吴将军焦急的问。

    “别急,别急!”我安慰吴将军,也在安慰自己:“城墙外五十米还有几排拉发*。他们一时半会,过不来的。”可这几排*一炸完,以望庸关六千将士,一门火炮,如何挡得住十几万北漠大军的攻击。

    北漠士兵在投石车的掩护下,浩浩荡荡的向前进发,我们却被石头压得连头都不敢露。眼看,大队人马就到了雷区。

    那天呼延灺还有无数北漠先锋被*炸死的画面突然闪过我的脑海,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就是不想看见那么多人死在我的面前,哪怕我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了我。望着那一排排整齐的骑兵,我只有一个想法:“别再往前走了,回去,快回去。”

    然而,奇迹发生了!所有的战马竟然调头往回奔跑,无论骑在马士兵如何鞭打,就是不靠近城墙一步。被马车拉着的所有攻城器械也都调转车头,往回驶去。

    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正站在高台上指挥的呼延炀,还有站在关楼上的我。我握着小夜的手,紧紧的握着,激动的快要说不出话来:“那些马…好像……听得懂我的话!”

    “你说……是你让那些马退回去的?”小夜刚才离我最近,也听到了我的嘟嚷,却又不敢相信,“这么远,它们怎么可能听得到?”

    是啊,我的声音很小,那些马是如何听到的呢?可我有种感觉,北漠的那些战马的确是听到我的话才退回去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推断,我飞身跃下关楼,落在一匹马的面前,对着它说:“叫!”

    “咴儿咴儿……”那马真的给我了回应。

    我怕这是巧合,又解开栓着它的缰绳,对它说:“跑!”那马果然“嗒嗒嗒……”的跑了起来。

    “回来!”我又喊。前跑出没几步的马,调头又跑了回来。

    “跑!”随后追来的小夜也冲着那匹马喊,那马却丝毫没有理踩。

    “马儿,你也听得懂我说话,对吗?”我问那匹马。

    我听那匹马对我说:“是!”小夜却说,他只听到那马叫了一声。

    以前,我只知道所有动物见到我不是乖乖趴下不动,就是跑得远远的,就像鬼王顶的十只老虎会趴在我的脚下,蛇虫鼠蚊以及所有我觉得讨厌的动物从来不靠近我。却不知道,马能听得懂我说话,我也能从它的叫声中,听出它在表达什么。还有昨天的小麻雀,我现在已经十分确定,我们当时就是在对话。

    接着,我又试着跟身边所有的动物说话,无一例外,全都能顺利沟通。我还发现,只要在我视线范围内的动物,就算我连嘴唇都不动,只要心里想,它们就能感觉我想说什么。

    这太神奇了!怪不得莫谦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说我能令百兽称臣。

    我向天上的鸟儿打听呼延灼的伤势,它们告诉我,呼延灼伤得很重,重得连站都站不起来,却依然命令北漠大军,全力攻城。而雒水河上,大批北漠士兵虎视眈眈,只能守在河畔的天裕士兵撤离,他们便立刻渡河。

    “命都快没了,还攻什么城,渡什么河!”呼延灼就在离我不到十里的一处密林,出了望庸天,只要越过一座小山坡就能见到他。可是这个时候,小夜,金在师傅怕我会遇到危险,全都拦着我,不许我去见他。

    北漠的马匹全都不听使唤,巨大的投石车还有一车车石块全靠人力运输,往往投石车还没行进到它的攻击范围,就被一炮轰成废柴,然后烧个精光。

    战斗陷入焦灼,北漠骑兵变步兵排成一列列方阵,在盾牌的掩护下,向城门口进发,然而,盾牌怎么是巨大火炮的对手,一炮下去,盾牌和残肤纷飞。

    很快,几排拉发*被拉爆。我坐在关楼里,虽然看不见外面的情形,可光听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和北漠士兵的惨叫声,我也能猜到外在的战况何其惨烈。

    雷区一过,离城墙也就不远了,躲过自城楼而下的箭雨,仍有不少北漠士兵冲到了城墙下,飞爪钩攀上城墙,眼看人就要爬上来。一旦他们爬上城楼,城楼上的士兵便无瑕再放箭对付沙场上正向城楼跑来的北漠士兵,如此一来,便会有更多的北漠士兵爬上城墙,到时,望庸关城墙便成了刀剑的较量场,真到了那时候,人数远少于对方十几倍的我方必败。

    吴将军急冲冲的跑进关楼,向我汇报:“殿下,敌军攻上来了!”

    “点爆竹,直接丢下去。”爆竹里装的是*,威力不足以炸破城墙,可直接从城墙上在丢下去,那些正往上爬的人,却不会幸免。

    北漠的进攻又一次被击退。傍晚的时候,天上飘起了雪,越下越大,将广阔沙场上那些横七坚八的北漠士兵尸体掩埋成一座座洁白的小丘。如果不是亲眼见证过白天战事的惨烈,这一片雪白而安静的世界,该是多么美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