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女太子 > 第二十四章 奇葩县主
    林慕涵的蠢真是到了一种境界,明明已经知道和她同台的是一群花楼女子,输了第一局之后还非要不依不饶的再争高下。于是乎,棋被对方杀得个落花流水;画不如对方传神;字也不如对方苍劲;诗词更是毫无可圈可点之处,

    那些命妇贵女对花楼女子一向是嗤之以鼻,见林慕涵竟然不顾身份和一群花楼女子计较,还被奚落得一无是处,简直是丢尽了都城众贵女千金们的颜面,望向她的眼神也愈加鄙夷和不屑。

    林慕涵输红了眼,琴棋书画比不过,就开始比别的,什么对对联,猜迷,接着投壶,骰子,实在想不出比其它的了,有花楼女子提意比用脚指夹葡萄,用大腿挤破西瓜,肃崇华连连给林慕涵使眼色让她停下来,可林慕涵和一群妓女正比得不亦乐乎,哪还看得见肃崇华那杀人的眼神。场面越来越艳俗,不少贵女都用袖子挡住了羞得通红的脸。

    “殿下,我们出去透透气吧!”慕羽拉了拉我的胳膊,看她脸红的像要滴出血来,我忙牵起她出了大殿。

    “哈哈……”刚才在大殿我没好意思笑出来,现在只有我和慕羽两个人,我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本来我只是想杀杀林慕涵的气焰,让别人知道她这个县主封号并非实至名归,却没想到她一点就着,竟然和妓女们越比越带劲,到后来的行径简直比妓女还妓女,真是送了我一个不小的惊喜。

    “殿下,事情闹成这个样子,您若再封慕涵县主,恐遭天下人耻笑啊!”

    “放心,明日早朝不用我开口,自然会有人上奏反对封林慕涵为县主的事!”回想着刚才宴会上肃崇华那双快要喷出火的眼睛,我心情就莫名大好。

    “太子殿下!”肃崇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两手加额给我行了一礼,道:“请殿下下令结束今日宫宴!”

    “这才玩了一个时辰,大家都还没尽兴呢!再说了,就算本宫下令结束,你那个小情人从宴会开始到现在还没赢过一次,她能善罢甘休吗?你不如让她赢上一局再走,不然哪日她万一追到花楼找人家比试,到时候场面香艳到什么程度,可比如现在在难控制多了!”

    “太子殿下,慕涵年少无知,做事冲动不计后果。可好歹也是您亲口允诺要封县主的女子,代表的是天裕国贵女的形象,若今日之事传出去,她一介女流自然无地自容,可这天裕国贵女还有太子殿下您的颜面,却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你威胁本宫!”

    “不敢!”

    “不敢就让开!”我声音顿时高了几个音调,“若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她林慕涵不想被人笑话,就先学会什么叫矜持,什么是谨慎。今日之事是她自掘坟墓,他日被人当成笑柄也是她咎由自取!关本宫何事!”

    肃崇华一步跨到我前面拦住我和慕羽的去路,道:“今日之事明明是你有意为难!若你不授意那些娼妓挑衅慕涵,她能如此出丑吗?”

    “强词夺理!”我伸手去推挡在面前的肃崇华,却不想他就像一根柱子一样怎么推都推不动,我一手环上慕羽的腰,准备带着慕羽从肃崇华的头顶飞过去。

    谁想到,就在我双脚离开地面的时候,肃崇华竟然还手推了我一下,离地的身体一下子就偏离了预定的方向冲向湖里,身上铁甲像有千斤之重坠得我身体直线下垂,本来还好好站在岸上的慕羽也被我拽进了湖里。

    “扑通通!”

    我和慕羽双双落水。

    “太子殿下落水啦!”小太监们个个吓得惊慌失措,几个跳下水的好像也并不会游泳,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下沉,我也不会游泳又穿着笨重的铁甲,肯定会沉到湖底的,想到这我赶紧放开了一直紧紧抓着的慕羽的手。

    我看见慕羽伸出手来想要抓住我,可是她的手还没触到我的指尖,我就已经沉到她无法触摸的水底了。

    我以为我会在失去意识之后再被淹死在湖底。却没想到,下一刻,我已经立于湖面之上,看着岸上陆续赶来的人们,看着金面师傅和清羽同时跳进了湖里,尔后赶来的小夜也毫不犹豫的跳……

    怎么回事?小夜怎么跳到半空突然卡住了?再看其它人,徐总管张大嘴巴的表情定格在脸上;空中几个黑衣银面暗卫就像一只只黑色的风筝,线到头了,就没办法再飞得更高更远了;肃崇华脱下的外袍已经离手,却并没有落到地上,他伸着手的样子就好像在表演悬浮术的魔术师;就连树上*下的叶子,也都停在了半空,我推一下,它就动一下,我对它吹口气,它也动一下……

    “都快淹死了,你还有心情玩?”一个鹅黄色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我面前,是华!

    “你终于想起我来了!”我几步冲到华的面前,“你知不知道,我快被你害死了!”

    “哎哟,不就是穿错了身体嘛?多大点事!”华一脸的不以为然,“再说,我这不是回来帮你补救了吗?”

    “怎么补救?”我问。

    “我说过,林慕羽会在她十九岁那年溺水而亡,现在她就在湖里,只要你进入她的身体里,就可以啦!”

    “那慕羽会怎样?”

    “溺水!而亡!”

    “慕羽会死!”

    “她不死你就得不到她的身体!”华说得理所当然,“继续做内忧外患穷得叮当响的天裕国女太子顾天霸还是美丽倾城的安平公主,你自己拿主意。”

    “我……不想慕羽死。”

    “别玩了好不好?”华似乎并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把你带到这来是要弥补你的,现在把你搞成这个样子,我很内疚的!”

    “可慕羽也是我呀!”

    “她阳寿已经尽啦!”

    “反正……我就是不想要慕羽死!”我回想小夜撒娇的样子,拽住华的衣角使劲的摇晃,“你是神仙,一位有办法让慕羽活下来的对不对?你就让慕羽活下嘛!”

    “行啦,行啦!我再给林慕羽加上五十年阳寿好了。但是丑话说在前头,林慕羽活着肯定会影响到你的命数,甚至会抢走本该属于你的东西。你可要考虑清楚。”

    “考虑清楚啦!”我催促道:“我和慕羽现在还在水里泡着呢!你救我们上岸吧!”

    “凡间的事我不好插手的!”华叹口气,“要不这样,我先让暂停的时间恢复,让他们先把你和林慕羽从水里捞起来。”

    “快点吧!”

    我话音刚落,停在半空的小夜一头扎进了湖里,暗卫们在花丛中起落,肃崇华的外袍也落在了地上,还没等他下水,金面师傅拖着我,清羽拖着慕羽同时从湖里露出头来,大家七手八脚把我们拉上岸放在地上。

    “殿下!殿下!”徐总管使劲摇着我的身体,“快传御医,传御医啊……”

    “现在应该做的人工呼吸!”我焦急的在半空中喊,可是他们却都听不到,场面乱作一团。

    “我来!”肃崇华他挤到我面前,用袖子帮我擦去脸上的水珠……坏了,我脸上的黑面膏被水泡过,现在被肃崇华这么一擦,原本的皮肤全露了出来。完了!这下所有人都看见我的真面目了。

    肃崇华显然也吃惊不小,却没有停下接下来的动作,只见他先掰开我的嘴确认嘴里没有异物。又去捶打我的胸口,碰到的却是金面师傅已经挡在我胸口的手,“崇华将军,殿下御体尊贵,岂容你如此对待?”

    “殿下已经没了脉搏,不这样做会死的!”

    金面师傅和徐总管都知道我穿着铁甲,就算按压胸口也没办法复苏心脏恢复脉搏,反而会让肃崇华怀疑我女扮男装的事。只好先把我身体翻过来面朝下爬在金面师傅腿上,先把灌进肚子里的水控出来。而肃崇华此时只想快点把我救醒,毕竟是他把我推下水的,如果我就这么死了,他定难辞其咎。

    而另一边,清羽并没有去按压慕羽的胸口,银针插进慕羽身上几处大穴,慕羽咳出几口水,很快就醒了过来。

    接着,清羽照刚才救慕羽的方法用银针刺激我的穴位,我看见我的身体也吐了水,可就是醒不过来。

    “我怎么还不醒?”我问华:“不会是死了吧!”

    “笨啊你!”华很是无奈的摇摇头,说:“你灵魂不在身体里,怎么醒?”

    “哦!”我这才反应过来:“那我回身体里啦!”

    “喂,我还有话和你说呢!你这一世命定的恋人……”

    好吵!害我都没听清楚华后面说了什么。“我命定的恋人怎么啦?”我又问了一遍。周围一下子安静了,我看见无数双眼睛望着我,我又回到身体了!

    “华!”我试着叫了一声,却没有任何回应。看来,华已经走了。可她最后那句话到底说了什么,我真的没听清楚。

    “殿下!属下在。”肃崇华一定是误会我叫华是在叫他,忙跪在了我的面前。

    “没事了!”我让徐总管扶我起来,“本宫累了,先回寑宫了。

    我听徐总管说众人见到我真容之后并没有怀疑我女儿身的事,反而觉得我男生女相是天生的贵人之命。那些贵女们还聚在一起说我如此俊俏,若不是断袖,倒是如意郎君的最佳人选。

    “既然这样,那今日本宫便不涂那黑面膏了。”反正他们都看见了我的长相却没有怀疑我女儿身的事实,要是再瞒下去倒显得我欲盖弥彰了。

    林慕涵昨日宫宴出了大丑,早朝,以礼部尚书为首的官员们对林慕涵轮番抨击,可肃崇华却死咬着她是第一美女比赛魁首,既然我承诺封第一美女魁首为县主就不能出尔反而。最后,两拨人争论不下,最终决定这册封大典就免了,可这县主却是非封不可。

    “既然如此,那本宫便封林慕涵为县主,慕涵县主貌美如花,行为……独具特色,是为奇女子也。所谓‘奇葩逸丽,淑质艶光’说的就是奇特美丽的花朵,这“奇葩”两字意境优美,本宫看来,这天裕国众多女子也只有慕涵县主可当此殊荣。本宫就为慕涵县主赐号“奇葩”日后就称奇葩县主,诸位意下如何?”虽然这个时代奇葩二字还是褒义的,不过照林慕涵这个势头发展下去,此“奇葩”早晚也会成为这个时代的怪胎代名词。

    “殿下英明!”肃崇华似乎很满意“奇葩县主”这个封号。

    见我都发话了,礼部那帮大臣也只好作罢。

    “刑部尚书之女梁静姝,慧质兰心、知书达理,特封明静县主,赏东海贡珠一斛,贡缎二十匹。”

    满朝齐呼:“殿下英明!”

    我当然英明,如果林慕涵成了县主,那除了天裕国仅有的两位公主之外,都城众贵女便全在她之下,到时谁敢给她找不痛快?可有了梁静姝就不同了,梁静姝和她是死对头,还比她聪明,如今身份又与她相等,这以后当面沷她冷水,猛踩她痛脚的事,我可全指望梁静姝了。

    奇葩县主只有一个空封号,而明静县主除了名号还被赏赐了实物,这谁高谁低明眼人心里自然透亮。这声英明,众臣说的并不违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