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女太子 > 第二十三章 凤寻令
    慕容星夜回到房间,拿出那个盛着祛邪固阳丹的锦盒研究了半天也没打开。然后他又用刀砍、用石头砸,甚至用火来烧,那个小小的锦盒竟然没有丝毫变化。想到一日打不开这锦盒,顾天霸就要多承受一日切肤蚀骨的折磨,慕容星夜就感觉心好像被人挖出来揉碎了一样的痛。

    想到萧清羽出自神医谷,又是第一美女比赛的评审,慕容星夜便带上锦盒来到萧清羽居住的院子,希望他帮忙打开。

    “我打不开它!”萧清羽并没有把锦盒还给慕容星夜,而是收入了自己怀中,“这锦盒里面根本没有什么祛邪固阳丹,阁下还是别白费工夫了。”

    “没有祛邪固阳丹你们神医谷还说什么谁把它打开里面的祛邪固阳丹就归谁所有?这不是骗人吗?”如果不是为了祛邪固阳丹,他堂堂慕容山庄少主能做出那等鸡鸣狗盗之事吗?还有林慕羽,为了这祛邪固阳丹差一点连清白都丢了,要是顾天霸知道她最在乎的人差一点被一个谎言害死,不知道会不会直接带上天裕国所有军士杀进神医谷给林慕羽一个交待。

    “神医谷从来不会欺骗世人,若真有哪位女子能打开这锦盒,那祛邪固阳丹神医谷必双手奉上。”

    “一个只有女子才能打开的锦盒?还要用祛邪固阳丹来换?这锦盒里放的难道是……”慕容星夜盯着萧崇华的眼睛,冷冷的说出三个字:“凤寻令!”

    凤寻令:传闻中和传国玉玺同样尊贵无尚的存在。得传国玉玺者得天下,而得凤寻令者,可号令凤寻一族百万雄师。凤寻一族乃这片大陆最秘密的存在,有人说凤寻族人生活在北海的茫茫雪原,与世隔绝。也有人说,凤寻一族就混迹在这片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凡夫走卒、文人骚客、商贾官宦都有可能是凤寻族人。他们平时和普通人无二,可一旦凤寻令出,他们便唯凤寻令是从,不惜一切代价完成凤寻令主下达的任何指令。

    传闻,凤栖国祖先曾得凤寻一族相助才统一了这片大陆,所以国号取名凤栖,并向凤寻族长承诺,若他日凤寻令出,凤栖国必听凤寻令调遣。

    可如今,凤栖国后人竟然想骗凤寻令的主人取出凤寻令之后占为已有,如此见利忘义的手段作为,活该他凤栖亡国!

    “传说凤寻令的主人是位才华横溢倾国倾城的貌美女子。所以神医谷才赞助了这次的第一美女评选,其真正目的却是寻找凤寻令的主人。神医谷只用一颗祛邪固阳丹来换那可号令凤寻一族百万雄师的凤寻令。尊师可真是好算计啊!”

    “凤寻令的主人乃一介女流,女子所求不过是儿女情长,要这百万雄师又有何用?”萧清羽并不否认神医谷想诱骗凤寻令真正的主人帮他们取出凤寻令之后占为已有的事实,“家师不过是想借凤寻令结束这群雄割据的混乱局势,还天下一个太平。”

    “大言不惭!”

    “慕容少主将这锦盒取走,是为了祛邪固阳丹?”萧清羽问。

    “不然呢?难不成你觉得我和你们神医谷一样觊觎凤寻令?”慕容星夜端起桌上的茶杯,斯里慢条的品着,“现在我手上有你们神医谷的把柄,若不想我将神医谷欲骗凤寻令主人打开锦盒后将凤寻令占有已有的事说出去,命一颗祛邪固阳丹来换。”

    “一千万两黄金!”萧清羽也不受慕容星夜威胁,“否则慕容少主永远不会有机会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

    萧清羽话音刚落,慕容星夜突然感觉腹中一阵绞痛,“你在茶水里下了毒!”

    “慕容少主武功天下第一,在下自叹不如,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伎俩,还请慕容少主不要见怪。”

    “一千万两就一千万两吧!”慕容星夜痛得冷汗直冒,催促道:“你快把我身上的毒给解了!”

    萧清羽打开墙上暗格,从一个小瓶里取出解药交给慕容星夜。待慕容星夜恢复如常,便不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送走慕容星夜,萧清羽思来想去决定替顾天霸解了那一身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的邪毒。摸摸怀里的瓷瓶,萧清羽打开房门,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夜幕里。

    就在萧清羽离开之际,慕容星夜趁着夜色闪进了萧清羽的房间,熟门熟路打开了墙上的暗格,研究了半天,取走了一瓶白色的药丸。

    人家说晚上喝茶和咖啡会睡不着觉,我只不过是喝了一杯清羽送来的葡萄汁,竟然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快到子时的时候身体再次传来剧痛,我咬紧牙关祈祷着快点让我像之前一样痛晕过去这样就感觉不到痛了。

    这时,耳边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闯进了密室。挣扎着坐起身,我看见正向我床边走来的人竟然是金面师傅。

    也许是没想到我还醒着,金面师傅开口道:“殿下还没睡?”

    我强忍着剧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金面师傅想在徒儿睡着了以后做什么?”

    “属下……”

    金面师傅还在犹豫着该怎么回答我的话,而我已经痛得像被抽干了力气瘫倒在床上,不再去想金面师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我闭上眼睛希望快点晕睡过去结束今晚的痛苦。

    感觉金面师傅走到我的床前将我扶起来靠在他的怀里。接着,我的嘴唇触到一片微冷的皮肤,却有一股温热的液体流进了我的嘴里,腥甜的味道让我猛的睁开眼睛,我看见自己唇边竟然是金面师傅的手臂。

    金面师傅在用他自己的血喂我!我望着那条布满几数条伤痕苍白泛青手臂,一切都明白了。

    “金面师傅……”我不知道此时应该对金面师傅说些什么,震撼、感激,内疚……无数的情绪一下子涌上来,我捂住金面师傅流血的手臂,却只说出一句:“对不起,”

    “这些都是属下自愿为殿下做的,殿下不必自责!”金面师傅拿开我捂住他伤口的手,将手臂重新送到我的唇边,“殿下,您的病离不了血,不然疼痛是不会消失的。”

    “不要,我不要做吸血鬼!”我努力推开金面师傅的手臂,“我宁愿死也不要再喝人血!”把自己缩在床角,坚绝不去看金面师傅那流血的手臂,我要坚持,死都不做吸血鬼!

    “殿下!”空旷的密室又出现了另一个声音,是小夜!小夜飞快跑到我面前,将一颗白色药丸送到我的唇边,“快吃了它!吃了它,就不痛了。”

    我不知道那是一粒什么药,却依然毫不犹豫的将它吐了下去。没想到,就在我刚把那粒白色药丸吐下肚之后,身上的痛楚竟奇迹般的消失了。

    我让金面师傅回去休养,毕竟连续喂了我快两个月的鲜血平常人早就一命呜呼了。而且下午的时候,金面师傅就是因为贫血晕倒在房梁上才没拦下我,让我没穿铁甲也没把脸涂黑就那样跑了出去。还让秦若安发现了我女儿身的事。

    小夜给了我满满一瓶那样的白色药丸,就算不能把邪病根治,也能撑好一两个月让我不受疼痛折磨。做为报答,我答应小夜以后出宫都带上他。

    第二天的宫宴从一大早就开始准备了,到了傍晚,命妇贵女们继续入场。直到听徐总管说林肃崇华和林慕涵也入场了,我才拉着慕羽坐在了大殿最上面的位置。

    “听闻昨日宰相府二小姐拔得第一美女比赛的头筹,本宫甚是高兴,特在宫中设宴为林二小姐庆贺。”我瞟了一眼坐在肃崇华身边盛装打扮的林慕涵,看她那一脸得意的样子,似乎早就忘了我说过总有一天将她千刀万剐的话。哎,肃崇华这么精明,怎么就看上林慕涵这种徒有其表的女人了?

    “听闻林二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本宫记性不好,如今能记住的只有林二小姐舞姿……”我故意掩嘴轻笑一声,接着说:“真是令人想忘都忘不掉啊!(最令人难忘的是那只飞出去的鞋子!)不知今日本宫可否有幸聆听林二小姐的琴声呢?”

    “为殿下抚琴,臣女荣幸之至!”林慕涵仔细检查过七弦琴,确认并没有问题之后这才将双手抚上琴弦。这么蠢的女人也知道检查琴有没有被动过手脚,看来以前没少在别人的琴上动手脚才知道在琴上动手脚这种技俩!而她动手脚的琴多是给慕羽用的琴,一想到这,我就有股想冲上去掐死那个惺惺作态的女人的冲动。

    “这有琴没舞太过无趣,传舞姬!”随着一声声唱传,一群美艳舞姬莲步轻移步入大殿,曼妙的舞姿顿时吸引了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不是林二小姐昨日跳的《飞天》舞吗?”梁静姝最先反应过来,“同样的舞步,没想到换几个人跳竟如此赏心悦目!”

    染静姝的声音说大不到,却正好让林慕涵听得清清楚楚,看到众美艳舞姬跳她跳过的舞,舞技精湛,身上的舞衣比她穿过的舞衣还要华美,林慕涵已经隐隐有些不快,再加上梁静姝故意夸大其词的嘲讽。林慕涵双手一抖,几声不和谐的琴音让在场的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

    其实今日清晨那些花魁一进宫,我就把她们分成几拨,分别练习林慕涵最得意的舞曲。林慕涵在宫宴上抚琴,肯定会弹最熟悉的曲调,这《飞天》曲自然是她的必选项之一。

    林慕涵的《飞天》舞是踏着乐声下台,而舞姬们的《飞天》舞则是将身上舞衣抛向空中,只着祼露心衣内裙,妖娆身段展露无遗,而背后象征奴籍的刺青亦暴露无遗。

    宴会上那些没有去过第一美女比赛现场的人们,听说舞姬们跳的《飞天》舞和林慕涵在比赛中跳的一模一样,脑补着林慕涵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舞衣抛出袒胸露臂的面面,开始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起来。俗话说三人成虎,虽然这些都是无中生有的谣言,可是说得人多了,自然就和真相的没多大区别了。

    与花楼女子同台同场,却并不出彩,还出了纰漏。又让众人谣传林慕涵以艳舞夺魁。一举三得还狠狠的打了林慕涵的脸,真是痛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