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女太子 > 第十八章 弥天大罪
    我小时候跟着外公学过毛笔字,可和状元郞楚墨轩的字一比,那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于是,楚墨轩成了我的御用文书,平时写点东西或是在奏折上加点批注什么的,都是楚墨轩代劳的。

    其实除了楚墨轩,清羽和轩辕彻的字也都很漂亮,可徐总管说,清羽每日又是帮我修整那些盆栽,又是给和榨葡萄汁已经够累了,而轩辕彻本是西凉皇子,是我把他虏进了东宫,还害他国破家亡,这关系到天裕国政务的事,还是少让他插手为妙,我觉得徐总管说得有道理,也就同意了。

    有状元郞的帮忙,我早早批完了奏折,就带着徐总管出宫去看慕羽,听宰相府的大管家说她去了街上,我也没进府,我就带着徐总管一边逛街,一边沿路看能不能遇见她。

    街上的人都往同一个方向涌过去,原来今天是第一美女的初赛,我也好奇的跟了上去。因为位子都已经提前订完了,我只好站在了人群的最外圈,踮起脚再伸长脖子才勉强看清台上的人影。

    毕竟是大庭广众,不少参赛的千金小姐都在脸上蒙了一层薄薄的面纱。这样的话若是初赛就被淘汰了,蒙着面不露脸等下台之后还可以装出一幅没有来过更没有被淘汰过的姿态。不过多数蒙着面纱的女子反而更有真才实学。就台上那个一身五彩羽衣发髻高耸的女子,虽然蒙着面纱可一身风华却丝毫不减,又因为看不真切相貌反而激光器显神秘令人遐想。

    虽然台下的观众看不清这些蒙面女子的真容。却并不是没有人知道她们到底是谁,至少主办方和每个评审手里都有她们的身份姓名。

    林慕涵望着台上一身五彩羽衣的梁静姝,没想到,这个刑部尚书家的大小姐,先皇亲定的太子侧妃梁静姝也来参加比赛了。崇华将军的接风宴就是梁静姝带头笑话她鞋子臭害她无地自容还丢了县主的封号,没想在这竟然又遇上了,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梁静姝舞艺师承凤栖国宫廷教习,整个天裕国能和她一较高下不足三五人,而恰巧,林慕涵就是这其中一位。更巧的是,林慕涵就被安排在梁静姝的后面出场。

    梁静姝舞完一曲,台下的掌声还没有结束,林慕涵就已款款上台,只见,她竟然也穿着一身五彩羽衣,可这羽衣不管是材质还是做工,都比梁静姝那身羽衣更加艳丽精美。虽然两人舞艺不相上下,可就凭这身美丽绝伦的舞衣,林慕涵也已经把梁静姝的风采生生压下半头。

    林慕涵一舞结束,台下立刻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和呐喊声。林慕涵扫了一眼那群快要发疯的观众,微微欠身一礼,转身走下台去。然而,就在她走下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一个熟悉的淡紫色身影与她擦肩而过。竟然是林慕羽!

    林慕涵自从当众出丑被顾天霸收回县主封号,天裕皇城的那些贵女千金们就疏远了她,连肃崇华对她也冷淡不少。她这个被众星捧月习惯了的人,怎么可能甘心就此沉寂下去。于是,这个第一美女的比赛就成了咸鱼翻身名利双收的一个大好机会。

    论美貌论才情,林慕涵自认比林慕羽略逊一筹。可林慕羽已经是安平公主了,整个天裕国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她还要尊贵的女人。何况一个区区县主封号她争来也没用!林慕涵想,林慕羽就是见不得自己好,故意出现撑局阻止自己重获县主封号还要抢走这第一美女的美称。

    从那个身着淡紫色衣裙的女子一上台,我看出她是慕羽了。可慕羽为什么要来参加这次的比赛,如果说她想得到那第一美女的称号,我第一个不信,因为慕羽才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更何况她堂堂安平公主可比什么第一美女叫出来响亮多了。思来想去,我觉得慕羽的目标一定是那幅《四君子图》,毕竟这种凤栖皇宫流出来的墨宝真迹都是独一无二的,一旦错过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再看第二眼了。

    我本以为慕羽要表演的才艺是跳舞,因为我知道她的舞比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美。如果她出手,前面那两曲什么羽衣舞都不过是引出她这块美玉的破砖头罢了。可慕羽并没有跳舞,而是伸出纤纤玉手抚过琴弦,一曲《凉凉》是前几日我无意间哼给她听的,没想到单一把坚琴就能这首现在的流行歌曲演奏得如此婉转动人。

    慕羽下台的时候,还有不少人沉浸在她的琴声里忘了鼓掌。我拽着徐总管挤出人群,去后台找慕羽准备一起去皇城最好的酒楼用午膳,用过午膳再去游湖赏荷。

    远远的,我就看见一个丫环打扮的人正和慕羽说着什么,然后慕羽就匆匆跟在她身后向后巷走去。我叫了几声她也没听见,只好跟了上去。

    进了巷子没看见慕羽和那丫环的身影。我以为她们在前面转弯了,就加快脚步追了过去,可找了半天也没看见慕羽的身影。却看见林慕涵被几个丫环婆子簇拥着从前面一个院子里走出来。那鬼鬼祟祟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刚做了什么坏事生怕被人遇见。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来,刚才慕羽就是在这个巷里突然不见的,不会和林慕涵有关系吧!想到这,我让徐总管在外面守着,轻轻一跃跳过围墙来到了院子里。刚一进院子,我就看见慕羽的贴身丫环采菱一身是血的倒在一间屋子的门口一动不动。

    一脚踢开那扇门,我看见两个宰相府护院打扮的男人正在慕羽按在床上撕扯着她身上的衣裳,慕羽拼命挣扎,可柔弱的她怎么可能是两个粗壮男人的对手。

    我随手抄起门后的棍子朝着那两个男人的脑袋狠狠的敲上去,其中一个男人被砸得当然晕了过去,而另一个男人则拔出腰间的匕首向我扑过来。

    我挥着棍子使出全身的力气向那个男人身上砸去,却都被他躲开了,手里的棍子也被他一脚踢飞,他的匕首也已经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就在我觉我这次死定了的时候,面前一道金光闪过,前才还嚣张到不行的男人已经被金面师傅按在了地上。

    我冲进屋里,把自己的外袍脱下来包住慕羽瑟瑟发抖的身体,把她搂进怀里小声的安慰着:“坏人已经被抓住了,没事了,没事了!”

    “我要杀了他们!”慕羽忽然挣脱了我的怀抱冲出屋子捡起地上的匕首就向那个护院刺过去。

    “慕羽!”我大喊一声抓住慕羽握着匕首的那只手,把匕首从她的手里接过来拿在自己手上,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双眼,“慕羽,你的双手应该用来抚琴调羹,舞出这世间最美的舞曲,你的双眼应该用来看花赏月,览尽这世间一切美景。这杀人见血的事,交给我!”

    我握紧匕首对准了被金面师傅按在地上男人的胸膛。其实在这之前我连只鸡都没有杀过,可是这个男人差一点就玷污了慕羽的清白,这个弥天大罪,就算他死一百次,一万次也不足以消我心头之恨。

    就在匕首快要刺进那人胸膛的时候,我只觉得手中力道被轻松化解匕首也脱手而出。接着,一只大手捂住了我的双眼。

    “殿下,您的双手也应该用来抚琴调羹,双眼看花赏月。有我在,这杀人见血的事就不会让您亲自动手!”

    我闻到了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然后我的身子被扳向门口的方向,金面师傅扶着我,我拉着慕羽,一起出了院子。

    我让金面师傅把我一半的暗卫调给了慕羽。又亲率一队御林军气势汹汹的冲进宰相府,二话不说将林慕涵押进了天牢。这个世界上,我谁都可以原谅,唯一不能原谅的就是伤害过慕羽的人。她伤害慕羽一根头发,我要她拿满头青丝来偿,她害慕羽差一点失了清白,我要让她这尝尽被男人压在身下任意*的滋味,再将她千刀万剐!

    这件事连林宰相都还没敢说什么,偏偏他肃崇华联合几位武将和兵部要员跪在东宫外为林慕涵求情。

    顾天霸曾因一言不和将天裕国皇城三分之一的官员连同九族残忍诛杀,让天裕皇城血流成河。那个时候他肃崇华怎么不带人来东宫求请?如今竟然为了一个罪该万死的女人带着几个老臣冒着炙人烈日跪在东宫外,是见我平时心慈手软,不忍心将他们怎么样吗?

    没错!我不是那种残忍暴虐的人,可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林慕涵伤害的是慕羽,那个我恨不得用生命去呵护的人。

    你们爱跪,那就跪好了,反正汗流浃背膝盖痛的人又不是我!堂堂天裕朝臣,不把心思用在保卫疆土为民谋福的事情上来,却为了一个阴险歹毒的女人要死要活,就算跪死在那也是活该自找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