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女太子 > 第七章 御花园相遇
    后来,顾天霸为讨肃崇华欢心,封了林慕涵为县主,林慕羽的生母死后,林慕涵的生母就母凭女贵当上了宰相府的主母。

    之后,母女二人在宰相府横行霸道,处处刁难林慕羽。而天裕国这唯一的宰相大人对后院之事向来不闻不问,所以,林慕羽这个宰相千金的日子,连宰相府的一般丫环都不如。

    所以这林慕涵才敢明抢宰相让林慕羽绣给太子的红梅傲雪图,来送给自己的情郞——肃崇华。

    顾天霸呀顾天霸,你可真是个祸害啊!你害林慕羽堂堂宰相府嫡女受尽*,又害林沐雨穿到你这个被人唾弃的太子身上,你可是害了我两世你知不知道!

    “慕涵!宴会快开始了,你快把这幅红梅傲雪图还给我吧!不然父亲又该不高兴了。”

    “父亲不高兴也不是我惹的,是你没绣父亲让你绣给太子的东西,关我什么事?”

    “我明明已经绣好了,是你非要抢走的!”

    “从现在开始,这幅图就是我绣的,你给我放手……”林慕涵见林慕羽拽着那幅绣品的一角不放,气急败坏的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大的石头冲着林慕羽的手腕就砸了上去。

    “住手!”我大喝一声从藏身的假山后面冲出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眼看块石头就要落在林慕羽的纤细的手臂上。

    林慕羽的手臂柔弱,娇美。比二十一世界的林沐雨那干惯粗活的手臂不知道美上多少倍,可越是美丽的东西,就越容易被破坏,越容易受伤。林慕羽是我林沐雨的前世,她就是我,她受伤,就等于我自己受伤!

    来不及多想,我快速伸出胳膊,挡在了林慕羽的手臂之上,接着,胳膊上传来巨痛,我惨叫一声,差一点摔在地上。

    我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从我的右手臂上涌出来,撩起衣袖一看,只见,还算白皙的手臂上,赫然绽开着一个皮肉翻开的口子,鲜血正一股股的往外涌。伤到动脉了!

    “殿下……”林慕涵已经吓得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

    “殿下!您流了好多血!”林慕羽倒还算冷静,掏出手帕捂在我的伤口上,“殿下,臣女先给您止血。”

    动脉出血这么小的手帕怎么止得住,我用另一只手使劲按着手臂,吩咐她道:“在我袍子上撕块布下来,先把伤口绑紧。我再去找御医处理。”

    “这……”林慕羽犹豫一下,并没有来撕我的袍子,而是在自己在自己的内裙上撕下一块布料。

    我注意到,那是一块没有经过染色的白粗布,就是普通农家自己纺线织的白粗布,说是白布其实并不是很白,反而有些昏暗。还很厚。

    世家贵女穿衣不能像普通人家女儿那样干净整齐就好,贵女不管什么季节,什么场合,着装都讲求隆重,层层叠叠。所以,夏天贵女们的衣裳一般都是十分轻盈薄透的丝纱。

    像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素纱禅衣,用料有二点六平方米,重量只有四十九克,比现在织机生产的最薄的乔其纱还要轻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古装美女图不管是春夏秋冬,都穿好几层衣裙的原因了。

    林慕羽一个宰相府嫡女,除了外层这身衣裙,中衣竟然是厚重的粗布,只在露在外面的边缘处缝了一层丝绸布条来充场面,可以想象她在宰相府过得有多么的悲惨。

    虽然我错穿到了顾天霸的身上,林慕羽如今的遭遇我已经感觉不到,但她是我这一世的事实不会改变。虽然这一世出现了两个我,但她就是真正的我。而我是另一种形式存在的我。

    她的身体和灵魂都是我,我只有灵魂是我。所以相比较而言,她比借顾天霸身体重生的我,更加像我……有点乱!反正就是,她是我!但我不是她!

    还好这龙袍是黑底的,就算染上了血也并不明显,林慕羽给我包扎好伤口,我把撩上去的宽大的衣袖重新放下来,对瘫软在地上的林慕涵说:“你伤了本宫,依律当诛,本宫念你是慕羽的庶妹,又是初犯,暂且饶过你这次,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罚你跪在这,一直到今晚的宴会结束。”

    “太子殿下这是在做什么?”

    肃崇华的声音忽然响起,把我和扶着我的林慕羽都吓了一大跳。

    “将军……”还没等我开口,跪在地上的林慕涵就像看到救世主一样双眼含泪可怜巴巴的望着肃崇华,“将军救我!”这短短四个字说得可谓是婉转凄凉,好像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太子殿下,涵儿哪里得罪太子殿下了,你要这般*于她!”肃崇华说得义正严辞,就好像是我故意找茬欺负她,不!比欺负还严重百倍的*!我故意找茬*林慕涵!

    我有那么闲吗?懒得理睬这种被情人迷得神魂颠倒是非不分的蠢蛋,更何况我胳膊上的伤口还在渗血。

    “你让她自己说说本宫为何罚她?她该不该罚?”

    说完,我看见林慕涵手上还死死攥那幅红梅傲雪图,这可是林慕羽绣的东西,就是我的这一世绣的东西,怎么可以便宜了林慕涵这种小人?就弯下腰准备把图拿回来。

    “你干嘛!”就在我的手刚碰到那幅图的时候,肃崇华竟然狠狠的一把把我推开。

    我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在地上,还撞到了胳膊上的伤口,顿时痛得汗珠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神经病啊你!”我也顾不得学着古人说话的样子拿腔拿调,抓着林慕羽的手想要站起来,这时才发现,脚还扭到了,根本站不起来。

    “殿下,您怎么了?”林慕羽发现我的异常,焦急的快要哭出来。

    “脚扭伤了!”我回答。

    而肃崇华竟然看都不看我一眼,小心的从地上扶起林慕涵,揽着她的肩头也不回的向大殿走去。

    胳膊痛,脚祼也痛,我这是倒的哪门子血霉啊?

    “殿下,属下送您回去太医院!”突然冒出来的人影又吓了我和林慕羽一跳。只见,一个金色面具身材高大的男人正站在我的面前。

    “你就是我的金面暗卫?”我试探的问。

    “属下正是!”

    “那你干嘛不早点出来,还让肃崇华推本宫那一下!还有之前林慕涵砸本宫那一下!”我的暗卫不应该是时时刻刻保护我的吗?他这等所有伤害我的事都结束了再来善后,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点。

    “属下……”那金面暗卫居然被我问得结巴了。

    “你先背本宫去宴会!”本来我是想直接回寑宫休息的,可今天这口气我怎么也咽不下去,我这胳膊,还有这脚,还有慕羽被林慕涵和她娘欺负的仇,我都得好好的出一出。

    “殿下,您的伤口……”林慕羽紧张的看着我摔倒时蹭在石头上的鲜血,“殿下还是先包扎一下吧!”

    “我没关系的!你累不累?热不热?等一下我让尚衣局的人多给你做几身衣裳,你是不是喜欢淡紫色还有粉红色?月白和浅蓝你也喜欢对不对?还有红色……”

    “殿下怎么知道?”林慕羽吃惊的望着我。

    林慕羽就是我,她喜欢什么我当然比谁都清楚,而且这个时候的林慕心和二十一世界十八九岁时的我几乎一模一样,那个时候,我最怕的就是舅舅和舅妈对我凶,骂我,甚至打我,那个时候,我最希望的就是有人能站出来保护好,将我视若珍宝小心呵护。

    二十一世界的我没有得到过这种待遇,所以,我更不能让我的这一世也得不到这种待遇,就算之前没人护她,没人宠她,但现在我来了,我可以护她,我可以宠她。

    而且我还是个太子,手握天裕大权,就算是倾尽天裕国的一切,也要让她过得开心快乐。她就是我,对她好,就是在宠爱我自己,上一世,我没有亏欠任何人,最后却不得善终。那么这一世,我宁愿亏欠所有人,也要好好宠爱“自己”。

    “慕羽,以后你有我撑腰,整个天裕国谁要是再敢欺负你,我绝不轻饶!”我不会对林慕羽自称本宫,因为她就是我,“本宫”这两个字,会让她觉得自己和我之前有着天大的悬殊。就像小时候,我会在穿着整齐,怀里抱着布娃娃的城里孩子面前自惭形秽一样。

    我看得出林慕羽对于我对她的态度除了感激之外,还带着许多疑问,毕竟有句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林慕羽现在就是这么想我的。因为如果是我,也会怀疑一个以前一直欺负自己,却突然有一天对自己特别好的人。

    其实我本性还是挺单纯的,谁对我好,我就恨不得对人家掏心掏肺,而林慕羽就是我,只要我用实际行动向林慕羽证明我对她好是没有理由,毫不保留的,她很快就很从忐忑变成坦然的。

    还没到举办宴会的大殿,就被告知御医已经在偏殿候着了。原来,我的暗卫是随时跟在我身边的,如果是不出东宫,则只有六个银面暗卫守着。如果出了东宫,比如在这御花园或是宫里的其它地方,则是十二个银面暗卫。如果是出了皇宫,则是三十六个银面暗卫。出都城就更多了。

    而这金面暗卫是银面暗卫的首领,也是顾天霸的娘亲亲自给顾天霸选择的守护者。真不知道如果顾天霸的娘亲得知现在顾天霸的身体里住的是我——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林沐雨的灵魂会怎么想。

    重新包扎好伤口,脚上的伤也敷了药,我由徐总管扶着,一瘸一捌的来到宴会,远远的,我就看见肃崇华正把林慕涵揽在怀里,轻声细语的安慰着。连行礼也都牵着林慕涵的手,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这对狗男女有多亲热一样。

    在灯光明亮的宴会再看林慕羽,比在昏暗的御花园更加美丽动人。那胜雪的肌肤还透着珍珠一样的光泽,精致的五官虽然和二十一世界的我一模一样,却比那时的我温婉端庄,灵秀典雅。用倾国倾城来形容此时的林慕羽,我都觉得是辱没了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