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荣誉特工 > 第四十六章 假女人做伴娘
谁知程镇远并没有接过来,怒目金刚似的盯着武炜:“你刚才不是说,你遇到了点麻烦?”

    韩宽他们还在一直没等程镇远喊稍息,都还在立正着。韩宽一听程镇远这样说,内心已经近乎绝望,原来自己蛮喜欢的美女,就是卖了自己的人啊……听口气,美女是一直就和未来的少将联系好见面的!

    武炜立正大声道:“是的,不过,我们没有丢军队的脸,我们已经制服这些犯罪分子,准备移交给执法机关!”

    程镇远依然紧盯着武炜:“那么,这些兵,是怎么回事?有的穿军装,有的又没穿!”

    武炜挺佩服程诺的老头子,咋这样的老头子生的女儿就过分可爱而做事缺深思熟虑呢?还没等武炜说话,程镇远已经转过头去问:“你,说一下怎么回事!”

    士兵多为小毛头,而不似韩宽二十七八的样子,是以一眼就看得出站得比较前面还年纪大的,肯定是带头的。武炜又甚佩服程镇远,如果程镇远不问韩宽而直接问新兵蛋子,新兵蛋子当然是一定会如实招来,但日后,这名新兵将永远背着叛徒的罪名,即使没这罪名,也将多少有着与韩宽有嫌隙;更重要的,是韩宽这样的中低层军官将会对程镇远这个做法,认为是对其不信任!

    所以,能不能领军,一个小小的事情就看得出来!

    韩宽当然会为这个机会而有所取舍的说话:“报告首长,我是卫戍区部队二团一营营长韩宽,今天我们几个放假,刚好这位女同志被派遣外出,他们的领导就让她跟我们一块出来。没想才出来,刚进这个酒吧,就闹出事来……开始没料到他们人那么多,可是,我死也不丢部队的脸,正好有出来买自学考试教材的,就叫上他们一块来。首长,请处罚我吧,是我带的队!”

    程镇远更有气,马上问武炜:“你出来办什么事的?怎么会进这个酒吧?”

    武炜确实有点害羞地道:“我……训练营里从来没有准备过给女兵的用品……都急着要用,就派我出来了……至于进这酒吧来,是刚才我经过这蓝星酒吧门口的时候,这个家伙摸我屁股……”他指了指罗森忠,反正这家伙已经晕了,无法分辩,顺便又用上程诺的可爱委屈杀伤大法,“所以,我也跟了进来,准备给他单独照料,没想,他们是黑社会团伙,而且,他还死心不改,想拿放了药的啤酒给我喝!还有,这几个警察,不抓坏人,反还帮着这家伙,而且,他们还是熟人!”

    程镇远叫来一个警卫:“你留下来,跟清楚这件事情。”这才拿过武炜手里的TF卡,低声道:“你给我出来!”顺便高声喊了下:“稍息!”

    武炜一边走一边叮嘱那警卫:“这间蓝星酒吧提供非法药物,要一并处理,要查清以往的事……”

    出了外头,程镇远把TF卡插入手机,打开TF卡里面的录制好的AVI文件,是多日没见的女儿。

    视频里女儿和她的好姐妹们站一块,漂亮的女儿瘦了,黑了,但却有了一种程镇远希望看到的风采在流动!

    “爸爸,我是诺诺。我很好。”视频的女儿像往日一样调皮把两只手放在头上,伸着两根手指扮可爱,她身后的几个丫头使劲抢镜头,大声地喊程伯伯好,程镇远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嘿嘿地笑了下,闹了好一会,才轮到程诺说话:“爸爸,我现在呀,是正式的军人啦。刚进来的时候,哭过鼻子,也很想家,甚至还很讨厌这个军营,好苦哦,真的好辛苦哦,教官还很凶……对了,我们的教官是非常漂亮的美女,本来以为这样漂亮的美女,会很和气的啦,却没想到,她敢打我们的,她根本就不会象爸爸和妈妈一样那样疼我……她还会处罚我们,我饿过肚子,还连累姐妹们饿肚子……但是,有一天,半夜里的一次演习,我们差一点就被赶出军营,因为,部队领导看我们的训练成绩太差,领导们说,他们不能容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荣誉,让不合格的娇小姐去捍卫,这样的人,没有资格!”

    视频里的程诺愈发认真地说:“爸爸,以前,我挺恨你的,因为,你总是不会陪我,你唯一的女儿过一个正常的假日,你总是让妈妈完全地担当了养育我的责任,而妈妈也总是在我面前埋怨您……可是,现在,我不会了,我理解您了。过去我不理解你,那是因为,我和妈妈都不是军人,不知道军人的职责,更不知道军人的意义。如今,我明白啦,什么都明白啦。爸爸,我有好几次在吃饭和休息的时候,听到一些教官提起您,说您是军人的脊梁!我好高兴哦,原来我的爸爸,是教官们佩服的人,是荣誉那么高的人!不过,我没跟他们说我是您的女儿,我要以我的能力,去赢得他们的尊重,我一定要努力,等有一天,别人看到您,马上跟人介绍,‘瞧,这位是程诺的父亲’……以后,我会帮着你在妈妈面前说话的,而且,我也不会要您给我安排工作了,我想,以后我是不会再进文工团啦。那里有太多跟我以前一样幼稚娇气的人。好啦,舜华姐就要走了,爸爸,再见!”

    程镇远一边看,一边朝大街的方向多走几步,眼里润润的,鼻子也润润的,看着女儿标准的立正姿势而不是以前歪着脖子,想,那些家伙肯定给女儿的衣领上别大头针了……但,很高兴!女儿终于长大成人了——不,成军人了!

    程镇远朝身后的美女招了招手,武炜赶紧走前来,就听大校重重哼了声:“好哇,算计人,连我也算计上啊,果然是特种兵,什么都敢做!”

    武炜听这老头子口气严厉,立正姿势站得特别直,屁股腚也夹得老紧——不知道这位快要当少将的代军长,在黑龙和吴楚给的可能的答案里,是哪个答案?

    好在没等武炜说话,程镇远又说了起来:“你们算计我来,就是要我顺便知道有个贪官的儿子在为非作歹,要借我的手除掉!哼,你要是穿了夏常服,别人生十只手也不敢摸你!”看这丫头满脸和自己女儿委屈时一样的神情,本想接着呵斥的,可再也掩饰不住刚才被女儿软化了的心,语气也温和了起来:“好在你们做得不坏,回去告诉你们领导,事情我会处理,叫他们几个以后把心思放训练上,少来算计我!”

    中年警察已经被放了,鼻青脸肿地跑出来:“程大校,程大校,请一定要把刚才那几个殴打警察的士兵留下来,否则无法向上级交代……”

    程镇远本已经招了辆的士车,回头对那中年警察冷声道:“怎么,我不是已经留下一个警卫跟进了吗?”

    中年警察看大校的眼光要杀了他似的散着杀气,那是明摆着要护短了,不禁打了个激灵,还是道:“可是,他不是参与斗殴的人……”

    留下的那名警卫也跟着走了上来:“报告首长,酒吧里刚好有个客人用手机拍摄下了整个斗殴过程,该过程显示,警察确实有帮着黑社会分子的嫌疑。”

    程镇远再次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苏舜华,整个酒吧打成一团还敢在拍摄的客人——他挥了挥手,道:“让他们的领导好好看看这个拍摄下来的过程!叫他们严厉整顿风气!”

    武炜是满怀着敬意看着大校坐着的士车离去的,而这样的军队领导也确实值得自己尊敬——办自己的事决不用公车的领导,还有几个?

    拎着一堆女性用品……其中一袋还是自己不得不要用的——武炜直感叹,做女人,真辛苦哇——

    韩宽本来很想在车上责问杜兰若……不,是苏舜华,责问程镇远大校是怎么回事,可是,自己的内心却不由自主地为她想开解的理由:她也是在执行她们领导的指示,她也是被算计的人……

    一路上的气氛很僵,谁也没说话。直到进了姬家庄,当然,只有姬书记等几个老持慎重的人过来问话,当知道竟有个就要做少将的代军长直接处理这事,而那罗森忠将无可避免地要接受审判,都是乐可不支!

    武炜并没有下车,外面热闹着呢,姬家庄的百姓们使劲地吆喝着要请部队的同志们吃个丰盛的宵夜。可韩宽等人乐是很乐,却因纪律而不敢吃这宵夜。

    真他娘的奇怪啊,部队怕百姓,百姓怕警察,可警察却又怕部队!

    韩宽没敢乐不思蜀,亲自把武炜送回哨所。

    当回到女兵宿舍,程诺马上跑上来问:“舜华姐,见到我爸爸了吗?”

    武炜看这也被黑龙吴楚几个算计了的老实丫头,笑道:“见到了,你爸爸呀,好威武!”

    “那,那,我爸爸有什么话留吗?”程诺极为期待地问。

    武炜摇了摇头,“你爸爸什么都没说。”

    程诺顿时神情黯淡下来,捻着衣角,嘟着嘴道:“我爸爸就是这样……从小到大,从没说过一句带点亲情味的话……”

    武炜不忍心地摇摇她,道:“可是,我看你爸爸很高兴,而且呀……”

    程诺顿时眼亮了起来,惊喜问:“而且什么?哎呀舜华姐,你快点说嘛!”

    武炜坏坏地道:“来来来,我的好诺诺,给姐姐香一个!”说着,指着自己的脸颊不知耻而色迷迷地说。

    程诺哪知道眼前的某人可不是什么正人女子,更不是正人君子……赶紧上前亲了下武炜,又摇着武炜的手臂撒娇:“哎哟哎哟好姐姐,你快点说……”

    没有得寸进尺的某无耻人士假女人道:“我呀,看到你爸爸很高兴的哭了,还擦了眼泪!”

    “真的!”程诺惊喜地大叫着,然后满宿舍疯跑:“白姐姐,赵姐姐,秦姐姐……我爸爸为我哭了……我爸爸为我哭了……”

    韩诗兰在被窝里哀叫:“你爸爸哭就哭了,你干吗要这样抱着我哭……你再这样抱着我,我告你非礼……哎呀,你还真敢摸我,看我不把你非礼回去……”

    看韩诗兰只穿了一点点衣服,追着程诺,伸着色手去摸……武炜忍着即将要流出来的鼻血,念着能纯化心灵的毛选邓选,赶紧去洗澡。

    第二天,武炜完成早训,正要准备去飞行训练,却被告知,今天所有人放假一天,因为,今天有大好喜事,武龙要结婚了!

    整个训练营顿时一片喜气洋洋!

    然后,正乐着的武炜还被告知,他要做伴娘!

    扑通——假女人武炜栽倒在坚硬的水泥地上!

    难道武龙不知道,中国式的婚礼,伴娘与伴郎一直是被折腾的对象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