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都市言情 > 头狼 > 3139 何去何从
    留下王嘉顺、聂浩然应付马上就到的巡捕,我和地藏、李俊峰驱车赶往孟胜乐所在的医院。

    半道上,我兜里的手机突兀震动,见到是秦正中的号码,我皱着眉头,不情不愿的接起:“什么事中哥?”

    电话那边的秦正中,声音异常冷漠:“你在哪?”

    “医院。”此刻我想瞒他,已经不太现实,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乐子受伤了,不管有什么事情,等我看完他再谈,好吗?”

    “我就在他缝伤的医院门口。”秦正中沉默一下后,挂断了电话。

    我恨恨的拍了拍额头咒骂:“操!一颗老鼠屎毁了满锅汤。”

    现实再一次用生动的一课教给我什么叫做变化莫测,我想过可能会发生意外,也想过李倬禹、高利松不是那么轻易上套的傻子,可唯独没有算到,崩盘竟会从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卒子开始。

    医院正门口处,一台闪烁着红蓝警灯的巡逻车不偏不倚的停在路边,身着制服的秦正中背靠车门,夹着烟卷正在跟什么人讲电话,见到我从车里下来后,他轻喃几句,随即直愣愣注视我。

    “你俩先去看看乐子吧。”我弓身朝着车内的地藏和李俊峰摆摆手。

    等只剩下我俩后,秦正中长吁一口气道:“兄弟,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啊,搞出来这么大的阵仗,你教教我应该如何处理?”

    “对不起,我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我诚心实意的弯腰道歉:“那个姜年已经到你手里了吧?你想跟我怎么算我都认。”

    “到是到了,可特么我要死人有什么用!”秦正中立时间提高调门,指着我胸脯咆哮:“你告诉我,朋友之间互相信任,你对我的信任呢?搞这么大的事情之前,能不能提前跟我通个气,哪怕我不支持,至少也不至于像现在如此被动吧。”

    我懵了一下子,不可思议道:“等等,你说姜年死了?”

    “王朗,都到这时候,你觉得还跟我演有意思吗?”秦正中怒不可遏的喷着唾沫星子叫嚷:“姜年死了,李倬禹和高利松年三十的祸乱确实变成了铁打的事实,他俩会很难受,可你呢?你难道能比他们好过多少?首先,杀姜年的那个小孩儿,必须交出来,这事儿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其次你来想办法把事态压下去,尤其是姜年的家里人那边,赔偿必须到位!”

    我搓了搓双手,盯盯望向他:“中哥,你确定姜年真的死了?”

    “刀戳心脏,换成是你还能活吗?”秦正中从兜里掏出手机丢给我:“喏,自己看吧,这是你的人和高氏集团开战那个街口的摄像头拍下来的,目前监控录像已经被我扣下来了,只要高氏集团不声张,应该可以大事化小。”

    我迫不及待的戳开录像,秦正中应该是只截了一段录像,画面刚开始时候,已经是两边的混战,孟胜乐、董咚咚、大壮和姜铭拎刀正跟一大群小青年推搡互打在一块,视频没有声音,但可以看得出来战况有多激烈,两帮人的身上都有血迹和伤口。

    最引我注意的并不是他们,而是车旁边的阿彪和张千璞竟然和谢鸿勇扭打在一起。

    没错,我绝对没看错,两个生慌子竟然死死薅拽着高利松旗下的第一打手谢鸿勇血拼。

    画面中的谢鸿勇左手掐着阿彪的脖颈,右手紧攥大攮子上下挥舞。

    阿彪非但没有退让,反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同样握着卡簧捅在谢鸿勇的身上,旁边的张千璞也毫不犹豫的冲谢鸿勇背后补了一下。

    谢鸿勇吃痛的踢翻张千璞,结果又被凶悍的阿彪怼了一下,此刻的谢鸿勇貌似打出来真火,不管不顾的掉转身子将阿彪按到在地上。

    视频虽然没有声音,但是透过两人嘴型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很可能是一边对骂,一边互扎。绝世唐门 fo

    可阿彪毕竟年龄小,力气也要小不少,互爆了也就一两分钟左右,他整个人已经支撑不住,背靠着车门几乎瘫软在地上。

    就在这时候,异状突起,只见阿彪倚着的汽车,后排车门突兀打开,引起整个事件的姜年满面惊恐的从车内跳下来夺路而逃。

    谢鸿勇梗脖叫嚷着,想要去追他,结果被阿彪一把抱住,两人双双跌倒在地上。

    而坐在地上,明显还有些岔气的张千璞踉跄的爬起来,摇摇晃晃的朝姜年撵了出去,视频到这里戛然而止。

    我焦急的问秦正中:“后面的呢?”

    “后面的监控录像没拍到。”秦正中摇了摇脑袋道:“不过这个时候,巡逻车应该已经距离他们不远了,那个姜年明显是听到了警笛声才壮着胆子跳车的,我的人赶到现场时候,姜年就躺在二三十米外的街边,已经停止了呼吸,致命伤来自心脏的一刀,而撵他的这个小子也从始至终再没有回来过。”

    我拧着眉梢问:“意思是他干死的姜年?”

    “大哥,你觉得还有第二种可能吗?当时你的人,高利松的人都在视频里,而且在现场找到的那把卡簧,正是那个追出去他的小孩儿持用的。”秦正中将手机夺回去,紧绷着脸道:“这个孩子必须得缉拿归案,影响太恶劣了。”

    “我..”我蠕动嘴角想要辩解。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主动把他交出来,所以这事儿我也没打算跟你商量,关于他的通缉令,半小时后发布。”秦正中揪了揪鼻头道:“能争取到半小时,已经是我的全力,能不能走得了,会不会被抓到,看他的命,也看你的运作了。”

    我吞了口唾沫又问:“李倬禹和高利松会怎么样?”

    “人赃并获,公然挑衅司法威严,并且组织策划两起特大斗殴事件,马上会被提出诉讼。”秦正中压低声音道:“他俩肯定不会俯首就擒,最次也得把你拖下水,这次的事件就是人家的一个突破口,你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也会艰难无比。”

    我搓了搓腮帮子问:“我需要怎么解决?”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秦正中摇摇脑袋道:“如果公事公办,乐子、咚咚、大壮、姜铭绝对都得进去待一阵子,如果网开一面,那么接下来有人替李倬禹和高利松求情的话,我肯定也得适当松口,不然他们会揪着不放。”

    “唉..”我无力的叹了口气。

    “行啦兄弟,这事儿你其实已经运作的占尽上风。”秦正中拍了拍我肩膀头道:“李倬禹和高利松现在就算心里再不服气,被你结结实实摆了一道是事实,他们想要捱过这记难关,还得低下脑袋求你,何去何从我不帮你出谋划策,你自己多想想吧。”

    “嗡嗡..”

    就在这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兀震动,看到是个不显示归属地的陌生号码,我沉声接起:“你好,哪位?”

    “我是老熊。”电话那头传来熊初墨她爹的声音:“晚上把时间腾出来,我想约你吃个饭,有些很重要的事情当面谈谈吧。”

    我看了眼旁边的秦正中,讪笑着拒绝:“熊叔叔,我晚上可能没时..”

    “怎么?因为我快要退了,现在连喊你吃饭的面子都没有啦?”老熊哈哈一笑:“孩子啊,做人要讲心,做事要凭情,晚上见一面吧,我保管你不会后悔,除了我以外,还有几个朋友也想跟你谈谈,关于辉煌公司和高氏集团的,叔能理解你的烦躁,你也要体谅叔的无奈。”

    结束通话后,我吹了口气朝着秦正中笑道:“李倬禹和高利松动作挺麻溜的,已经开始第二步了。”

    “第二次怎么走,你随意。”秦正中递给我一支烟道:“我只求安稳,从朋友的角度,我希望你越来越好,从工作的角度,我同样希望yang城能够越来越静,这把你掐着他们两家的要害呢,你不退,无非是暂时把孟胜乐他们几个送进去,但可以换到李倬禹、高利松双双入狱,你退了,也可以狮子大开口的血赚一笔,不说让他们两家伤筋动骨吧,至少你头狼的六号店、七号店肯定是跑不了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