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老爹是阎王爷 > 233、这个病好羞
    然而这田瑶似乎很传统,看见凌峰竟立马就要出手抱她,她忙挡住他道:“不、不好,就扶着我走行吗?”

    “好吧!”凌峰见田瑶坚持,他也只能同意,随即忙扶着她去了飞机上的卫生间。

    那飞机上的旅客此刻倒没有想太多,看着凌峰如此照顾田瑶,又这么替她出头,显然都已经把他们当成男女朋友的关系,此刻两个人一起上厕所,也没人多说一句。

    进了厕所,田瑶忙一屁股坐了上去,同时赶紧又对凌峰叫道:“你、你能转过去吗?我、我不行了!”

    凌峰一时也没搞清楚状态,看着田瑶这么说,他忙转过了头,可他刚一转头,立马听到田瑶猛的一声尖叫。

    出于本能,凌峰忙转过了身,可这不看还好,一看他整张老脸都红了。

    田瑶下面居然“尿”了,而且尿的格外的高。

    此刻看到凌峰突然转过了身,而且几乎都看呆了,田瑶是含羞到了极点,然而此刻又挡不住这股刺激,口中竟仍然大叫。

    就这样连续叫了十几声,田瑶才停止了这种疯狂的举动,整个彻底恢复了正常,不过浑身都是热汗,头发几乎都浸透了,身体更是一个劲的微颤。

    “你、你能别看了吗?我都快没脸做人了!”田瑶看着凌峰仍旧呆呆地瞪着眼睛,口中急的都要哭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凌峰忙摆了摆手,转过了身,心里则是不停的乱跳,这场面简直闻所未闻,简直比原先斩杀十大“死神”都要刺激。

    这田瑶究竟得了什么病啊?

    “好了,我、我们走吧!”田瑶发泄完了之后,整个人显然轻松了多了。

    “哦,好!”凌峰忙点点头,忙去开门。

    “先等等!”田瑶顿了顿连忙叫住了他,口中紧跟着道:“刚才的事你务必替我保密好吗?”

    “放心,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凌峰狠狠点了点头,田瑶一看是个很保守的女人,但竟然得了这样的“病”,自然是难以启齿到了极点,况且他跟田瑶也是初次见面,也不会跟什么去讲,不过就在他说话间,忍不住去看了一眼马桶周围湿哒哒的地面,这女人喷起来还真是厉害。

    “你还看?真是的!”田瑶的说着小拳都要抡上去了。

    “纯属好奇,真没其他想法!”凌峰忙摇头。

    “好了啦,赶紧走吧,我真的没脸见人了!”田瑶一跺脚,忙自己开门走了出去,凌峰紧随其后立马便要去解释。

    可那田瑶哪里还容得他解释,直接拿上行李挪到了边上一个没人的座位,整个人埋头靠在了小桌子上。

    “兄弟,功夫一流啊,刚才我们可全都听到了,佩服佩服!”

    “没错兄弟,你这身板真是厉害啊,不过你下手是不是太狠了,看你马子像是生气了吧!”

    ……

    一见凌峰走了出来,周围一帮老爷们全围了过来,大家你一句我一言,个个都开起了车,甚至旁边有几个公司女白领都咬着唇,朝他抛起了媚眼,好像在说你有没有余力,咱们再去玩玩。

    此刻凌峰可没空搭理这些骚娘们,转头看向田瑶,田瑶可真是个羞涩传统的女人,听着这些话,她是又羞又急,此时已经在连连跺脚了。

    凌峰很想去解释解释,可这种场面,田瑶哪里还肯跟她多聊。

    算了,也就这一面之缘了,下了飞机,估计就谁都不认识谁了。

    很快,两个小时的飞行结束了,飞机平稳的落在了金陵机场,那谭家人一下飞机立马灰溜溜的跑了,而正如凌峰所料的是,那田瑶下了飞机也不见了踪影,显然被人看到自己如此不堪的一幕,估计她这一辈子都不想见到自己了。

    出了机场,凌峰盘算着先去哪里,来到金陵他暂时有三件事要走,第一件是去金陵大学报个到,至于要不要学看自己心情,第二件则是去金陵军区授衔,授完衔也不会有太要紧的事,他对军队的事其实并不十分感兴趣,第三件则是颜家,颜家有沈媛和颜小白这对母女花,倒还是挺吸引他,当然话又说回来,他虽然最感兴趣的是去颜家,但可并非只是为这对母女花,关键是要大力拓展自己的阴曹势力,这一点才是关键!

    不够事要一件件做,饭要一口口吃,还是先去金陵大学报到吧,自己现在的身份毕竟是学生,来金陵只要明面任务也还是读书,况且自己也就打个前站,到时候苏晴、陈安琪都会转到金陵大学来,况且颜小白也属金陵大学。

    略微思考了片刻,凌峰打了个出租车直接往金陵大学去了。

    金陵大学那可是华夏五大名校之一,集聚江南人才,不知有多少豪杰名流从这里出去,而能在这里读书才绝对是极大的荣耀,很多家族要是出一个金陵大学的高材生都要吹好几年的牛。

    当然这一切对于金陵而言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自从成就筑基境,踏入仙道之后,这种所谓的名望他早就看淡了许多,只不过父母在世的时候一直念叨着要他好好读书,将来若能去紧邻大学读书,那就算是死也能瞑目了。

    而现在他已经踏进了金陵大学的门槛,可父母却已不在人间,想起这里,凌峰不觉有些酸楚。

    从小就没有亲人陪伴的他,心里莫名多了几分伤感。

    顺利办了入学手续,凌峰走进了这所名校,这里倒是很有书香气息,周围有很多悻悻学子来来往往,凌峰心里挺新奇,自己虽然这段时间干了那么多轰轰烈烈的事,但骨子里仍旧只是一个学生。

    而就在金陵漫步在校园路上时,突然迎面一帮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显然也是一帮新生,为首还是一个女生,趾气高扬,一副富家千金的样子,似乎整个学校是他们开的一般。

    凌峰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女生,不过就在他转身要往别处走时,突然那女生朝他大叫了起来:“喂,你给我站住,叫你呢,听到没有,没长耳朵吗?”

    凌峰眉头一紧,心里有些不爽,这女生说话太嚣张了,不过听着声音似乎似曾相识。

    凌峰不由的转身,看到对方时不由一愣,那女生同样也是一脸诧异。

    “凌峰,居然真的是你?你怎么来金陵了?来我们学校参观吗?哈哈哈”

    看着对方一脸轻蔑的样子,凌峰的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了四个字——堂姐凌靖。

    这个就比自己大四天的小堂姐,从小就骑在自己头上,处处以富家小姐自居,长长称呼自己为小贱种,当时自己家里穷,而大伯家相当富有,父母有时候连上学的钱拿不出,不过为了供养自己上学,他们拉下脸去跟大伯借钱,可大伯一家非但不借,还疯狂数落了父母一顿,说他们都这副穷样了,还供养儿子读什么书,想出人头地下一辈子吧。

    当时凌峰虽然小,可人就在后面躲着看,每一字每一句,他都听的清清楚楚,在他心里大伯一家虽是至亲,但却比仇人还要可恶。

    而这也是父母为何死活要凌峰读书,将来为他们争气的原因所在。

    而如今,他是万没想到居然在金陵碰到这位分别多年的堂姐,父母虽不在,但这幅高高在上、仗势欺人的眼神他永远不会忘。

    “原来是堂姐啊,我不是来参观的,我跟你一样,是大一的新生!”凌峰理直气壮道。

    然而凌峰话音刚落,凌靖再度哈哈大笑道:“你逗我吗?就凭你那副样子也能考进金陵大学?省省吧,偷摸着来参观堂姐我也不会瞧不起你,你我还不了解,就冲你从小读的那些破学校,考个野鸡大学都费劲,哪像我从小就比你高一等,呵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