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七十章 愧疚难安
    武媚娘知道杜荷问的是什么,没有任何隐瞒的低声道:是我让人做的。“”

    杜荷忍不住退后了一步,尽管他已经知道了一切,但还是希望从武媚娘口中听到一句不是她的话来,哪怕是欺骗,也给他一个不追究下去的借口。

    武媚娘并非不会说谎,但不会对自己最爱的人说谎。

    “为什么?”杜荷实在难以接受,他并不在乎武媚娘如何对付长孙无忌,或者用什么低下的手段,他知道武媚娘会这么做,那一切都是为了他。

    可是武媚娘这一次手段,杜荷真的无法接受,他不在乎武媚娘将他算计在内,但不能不在乎,武媚娘无视大唐十数万大军的安危。用他们的生死,来作为扳倒长孙无忌的赌注。武媚娘出卖唐军情报,那是将大唐十数万将士的xìng命推上悬崖的举动。

    虽然情况不糟糕,没有造成可怕的后果。但是如果不是有裴行俭的存在,如果不是他快了松赞干布一步,那唐军将会付出无比惨痛的代价。

    一切将会如松赞干布预想的一样,运粮军全部被消灭,他领的十数万大军成为无粮的孤军,受困于青藏高原。”“

    到了那个绝地,唐军就算在骁勇,也难以回天。他杜荷能够领着半数唐军回到唐朝,就算是天大的运气了。

    最好的情况,也会让半数的唐军,埋骨他乡,更别说是最糟的。

    就如薛仁贵的大非川之战,便是因为大军后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问题,占尽优势的唐军便付出了全军覆没的代价。

    当然这种情况没有发生可尽管如此杜荷还是释怀不了。因为武媚娘当初的用心,就是想要以唐军的失败为代价,整垮长孙无忌的只是事情的发展没有如她之意。

    可以想象,如果唐军真的败了,数万,甚至十数万将士,埋骨他乡,李世民还能像现在这样轻易的饶过长孙无忌吗?

    不可能。

    就是因为他杜荷与裴行俭的出现表现,挽救了大唐的将士在情报被泄lù的逆境下,反败为胜,克服了这个难关,取得了最终的胜利,间接的破坏了武媚娘的真正计划,挽救了长孙无忌的xìng命。

    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

    让杜荷在意的只是武媚娘当初的用心。

    杜荷自问不是圣人没有那个能力拯救世界。但他做事讲究问心无愧,他是三军的统帅,可他的妻子却预谋将他的兵,他的部下送进墓xué。以他们无辜的xìng命为,为他萨除劲敌。

    这让他如何面对罗通、房遗爱这一干生死与共的兄弟如何面对那一个个为了他,为了大唐抛头颅,洒热血的勇敢战占杜荷向来临机果断,有其父“杜弊。之风,可目前之局,他两难了一边是至亲至爱的夫人,另一边是生死与共的战友兄弟。

    “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你对付长孙无忌一切的源头在我”

    杜荷无法责怪武媚娘,选择了将一切过错归纳自身当初如果不是他看中了武媚娘的能力,让她暗中组建势力,对付长孙无忌,也不会有今日了。

    想起因为自己之故,险些害的自己麾下的兵卒陷入死地,心中就如刀绞。

    武媚娘脸上的泪水滚滚而下,见杜荷并没有责怪她有些欣慰,更多的心痛,凄惨一笑道:“我只是一个小女子,不懂得什么大道理,更不在乎什么道理。我只是知道这杜府是我的家,杜郎是我的丈夫,我的一切。我要保护这一切,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哪怕敌人是皇帝,我也无惧,哪怕死上千上万甚至千万人,我也不在乎长孙无忌处处于杜郎为难,是杜郎最厉害的政敌,他的存在,威胁太大,就算就算当初杜郎没有吩咐,一样会有今日的结果所以,杜郎要怪就怪媚娘吧,是媚娘心肠毒辣,是媚娘瞒着杜郎,设局打算牺牲杜郎的大军,对付长孙无忌的。”

    武媚娘说这话的时候,牙齿紧咬,脸上却是一片刚毅坚定。这番话字字发于肺腑,出自内心,就算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她武媚娘为了这个家也无怨无悔。

    杜荷动容了,又爱又怜,他想起了武媚娘的遭遇。若不是幼年备受欺凌,尝尽人间冷暖,她又怎会有这种偏jī的xìng格?

    看着武媚娘雨带梨huā的模样,他心软了,上前轻轻的拥着她,低声道:“算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以后这种事别做了。这一次是运气,下一次也许就没这么好运了。”

    杜荷现在万分的庆幸,庆幸有裴行俭的存在,自己当初又多存了一个心眼,让悲剧的事情,诶有生。

    如果真的如武媚娘算计的那样,那么他杜荷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了。

    现在悲剧没有发生,杜荷心中存在的愧疚也有了一个限度。

    武媚娘心中的巨石终于落地,展颜一笑,整个人晕倒在了杜荷的怀中。

    自从杜荷回来之后,武媚娘就如绷紧的皮筋,惶恐不安,战战兢兢。她了解自己的丈夫,知道杜荷可以谅解她一切,但无法谅解她这种无视万千将士xìng命的狠毒手段。她不知接下来的路如何走,甚至有了如果被逐出家门,索xìng一死了之的愚蠢想法,现在终于心安了,人也支撑不住,晕倒在了杜荷的怀中。

    杜荷吓了一大跳,忙将她抱áng上,忽的发现武媚娘huā了脸,泪水在她脸上留下了两条鲜明的印记,不由伸手mō了mō,方才发现她的脸上打了薄薄的胭脂,胭脂下的肌肤苍白的吓人。

    杜荷心中一紧,忙跑出了府邸,亲自叫大夫去了。

    武媚娘只是受到了惊吓,身子虚弱,并无大碍,只要好好休息就可无恙。

    杜荷看着脸sè如雪惨白的武媚娘,心中只有担心。

    此事杜荷不再提起,但在他的心中却始终无法忘记,他不怪武媚娘,只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那些随他出征的将士。就如做了错事的人一样,这份愧疚会深藏在他的内心深处,记上一辈子。

    当天傍晚,杜荷陪着已经醒过来的武媚娘说话,突然得到了下人的来报,说是长孙无忌请他过府一叙。

    杜荷心头不由得一跳,他与长孙无忌政见不一,当初因为李承乾更是势同水火。长孙无忌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请他,难道发现了什么,摆了鸿门宴?

    他心虚的瞧了武媚娘一眼,如果长孙无忌真的发现了什么,那么他只能放下一切保武媚娘了。

    比起杜荷的惊讶,武媚娘却毫不在意的轻轻一笑,有些虚弱的道:“也应该来了,杜郎,去吧是时候化解一切了。”

    杜荷不解道:“这话什么意思?”

    武媚娘道:“杜郎对长孙无忌的了解还不如我呢,长孙无忌地位至高,文武之首,但他最大的弱点就是没有实权,不像房大人、公公那样统御文臣,也不像卫公、秦老将军、李绩将军一样,有着无上的军中威望。他能够在朝堂上自成一派,凌驾于文武之上,只是因为陛下的信任与器重。如今陛下心寒了,长孙无忌失去了依仗,他便没有了那股力量。为了长孙家,他理智的选择了远离朝堂。现在长孙家唯一在朝堂上的人只有长孙诠,他是振兴长孙家的希望。但如果相公继续与长孙家为难,长孙诠将会举步艰难。如果媚娘没有猜错,长孙无忌是打算向相公示好和解。”

    杜荷有些不信,笑道:“长孙老狐狸心眼最小,笑里藏刀,向我低头,没弄错吧?”

    武媚娘摇头道:“拿得起,放得下,才是大丈夫。长孙无忌如果真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又哪有资格与相么为敌?”

    杜荷一想也是,长孙无忌的厉害,他也是亲身体会过的,点头道:“那他还有没有东山再起的机刽”

    武媚娘道:“至少在贞观朝是不太可能了,失去的信任不是轻易能够挽回的。不过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但可以肯定十年之内,他是难以翻身的。十年之后,以相公的能力,就算无法继任公公的地位,也可称为军中第一将,那时候怕得谁来?长孙家虽然没有了长孙无忌,可还有长孙皇后。媚娘觉得相公应该选择和解,这样更加合适。长孙无忌倒了,继续与长孙家为敌,已经没有意思了。”

    杜荷明白武媚娘话中的意思,点了点头,接过邀请函。

    杜荷对于书法很有研究,看出了邀请函是长孙无忌亲笔写了,就如武媚娘说的一样,邀请函写的非常热情,并没有任何的架子。

    他收下了邀请函,陪了武媚娘片刻,应邀赶往了长孙无忌的府邸。

    昔日辉煌的国公府,今日已经略显凄凉。

    人走茶凉,辉煌不再。

    杜荷在国公府外,也有些感触,叫了门递上了请帖。

    开门的老家丁见请帖,即刻变的恭敬,道:“国公大人,请进,

    入客厅就坐,我家大人早已有过吩咐,国公大人来了,无需通报,直接请入府中奉茶。

    杜荷点了点头,在老家丁的引领下,大步迈进了久违的赵国公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