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六十七章 最年前的国公爷
    果然,在册封的时候,杜荷更在李道宗之前。

    因为李世民对于征伐高句丽非常的重视,李道宗几乎带去了唐朝大半数能征善战之将,还有骁勇过人的兵卒。当然,跟随杜荷出征的几位将军也都不差,各有所长。可与随李道宗出征的苏定方、执失思力、阿史那社尔、薛万钧、薛万彻、李大亮、郭孝恪这些战将相比起来,还是要逊sè一筹的。

    另外高句丽远远比不上吐蕃强大,当年杨广三征高句丽,出动大军,共计三百五十余万。三战有败有退,没有灭了高句丽,最终还是令高句丽元气大伤。虽说经过数十年的休养生息,实力有所增强,但终究有限。就如唐朝一样,因隋末动乱,天下人口锐减七成,数千万百姓死于战祸,武德年间,人口不过两百户,因为战乱的关系,其中还以老弱病残居多。

    尽管贞观之治是历史上的奇迹之一,发展最后还是无法与隋朝鼎盛的时候相比。

    后世许多人都以此来表示贞观之治,远远比不上隋朝盛世,这显然是对唐朝极度的不公。

    双责的起点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

    因为五胡十六国时期发的动乱,天下黑户极多,杨坚即位之后,查清黑户,让隋朝人口恐怖xìng暴涨。古代人力无价,有了人力,发展自然神速。唐朝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他的起点低于隋朝好几倍。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经济人口还能超越隋朝,那就是逆天了。

    更简单的说一个富豪有一亿资产努力一年,翻了十倍,资产十亿。另一个富豪只有一千万的资产,他努力一年,将资产翻了二十倍,资产两亿。虽然他们还是有着经济上的差距,但能说他不如前者吗?

    高句丽实力有限,但吐蕃却不一样,他们是西南方的霸主是锐气正盛的强国,拥有不可低估的力量。

    杜荷领兵存在的敌人与条件环境,都要更加的恶劣。现在他胜的如此漂亮,功绩自然要盖过李道宗。

    战功薄上无大小,尽管李道宗是杜荷的岳父、长辈,杜荷还是排在了他的前头,第一个接受李世民的册封。

    “检校右威卫大将军杜荷怀克敌之心,陷阵摧坚,计不反顾,廖斗屡合,丑类败奔灭二国,掳二王,功高至伟,特授右威卫大将军之职,加封荣国公……”

    杜荷授以国公的爵位,即让群臣哗然又在情理之中。

    以杜荷的功绩任国公,那是没有半点的水分。但是他只有二十三岁,二十三岁官居一品国公爷,古往今来未有一人。

    杜家一门两国公,登时成为了赤手可热的名门望族。

    其他人也各有封赏,不过李道宗身为皇亲,已经高居王位,又兼刑部尚书,封无可封了,只是受到了嘉奖。

    在皇宫,李世民设宴为凯旋之师接风,只要是有些身份的将领都在邀请之列,诸多文武大臣也授命作陪。

    杜荷瞧着最上首的房玄龄,心中疑问更甚。那里原来是长孙无忌的位子,可现在?

    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橡。

    如果是常人,杜荷还不至于如此在意,可对方是长孙无忌,一个政治立场与他完全背道而驰的人物。政治立场对立,也就意味着会是水火难容的劲敌。一般的劲敌,杜荷可以不去在意,但长孙无忌这样的劲敌,若不时常留意他的动向,什么时候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也就如一句俗语,了解自己的人,永远是自己的敌人。

    故而杜荷回到长安,会不由自主的留意起长孙无忌的动向,结果对方就像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活动迹象。

    他也不好多问,只是将事情压在心底,不断的应付四面的敬酒。

    宴会结束,杜荷与杜如晦一起,并骑而行。

    说是并骑,但还是要落后一个马头,这是古人对于长辈的敬重,

    杜荷早已经习惯了。

    “父亲,为何没见到长孙大人?”杜荷与杜如晦穿过闹区,来到安静处,问出了一直憋在心中的问题。

    杜如晦也不知所以,长孙无忌是否出卖唐军情报并没有真的证据,也没有问罪。大理寺与尚书省又不属于一个机构,知情的也只有魏征、大理寺的几位官员,便是身为宰相的他,也不了解详情。另外杜如晦老谋深算,知道不该问的不问,只是与好友房玄龄针对此事聊了几句,并没有因为一时的好奇而深入调查回道:“就在多月前,长孙大人已经告老,辞去一切职位,在家休养。“杜荷让他消息吃了一惊,忙道:“陛下同意了?”他了解长孙无忌在李世民心中的地位,他的这位大舅子很早的时候就与李世民互为知己,长孙无忌更是以父兄的身份将长孙皇后许给了李世民,成就了一段美好的姻缘。李唐打江山时,长孙无忌第一个成为李世民的心腹幕僚,一路来忠心耿耿,便是后来与李建成交恶。李世民兵权被夺,房玄龄、杜如晦等被逐出京城,形势万分危急的时候。长孙无忌依旧站在李世民一旁,设计让房玄龄、杜如晦以道士的身份混入京城,一起策划…

    了反败为胜的玄武门之变。

    李世民对于敌人冷酷无情,哪怕敌人是他的兄弟,有着铁血帝王的手段,但对于一直追随他左右的心腹,却非常的念旧。许多国之功臣,因为功成名就,xìng子大变,常常做出出阁的事情。

    李世民对于这种情况,只要不是太过,通常都是以劝说为主,并不忍心罚之。

    长孙无忌并不老,如果不是做了什么实在让李世民伤心的事,李世民不会受理长孙无忌的告老的。

    杜如晦道:“同意了,这一次陛下的态度决绝,长孙大人怕是很难翻身了,可惜,如此人才,若能将心思多用于政务上,将是我大唐之福……”杜荷见杜如晦说的慎重,心底却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杜如晦才不是房玄龄。

    房玄龄是那种老好人,是真正的宰相肚,没有脾气。

    杜如晦表面上是老好人,背地里却yīn着呢。若不是有他在背后帮着自己,自己好几次都会因为政治斗争的经验不足而吃大亏。他与房玄龄一个善谋,一个善断,都是用于军事上的,他们虽是书生,却不同于魏征,长于政务,是属于那种擅于军事的文人,官居宰辅,处事上有着极强的侵略xìng,很对李世民开疆扩土的胃口。与长孙无忌的保守,有着实质xìng的差别。长孙无忌倒了,对他们来说好处是极大的。

    杜如晦说起来是一脸的可惜,但心底是不是高兴,谁知道呢。

    在相府杜荷拜见了母亲,一家人聚在一处,吃了团圆饭,与长乐、

    李雪雁、武媚娘等人一起返回了杜府。

    来到了杜府前,杜荷仰首看着已经不是杜府的杜府,略微一呆。

    “杜府”二字的匾额已经更换了,变成了“荣国公府”。

    大气辉煌的“荣国公府”匾额边角有着一款小小的落款,还有一块印玺。

    落款“贞观李世民”印玺则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长乐上前一步笑道:“这是父皇送来的……”杜荷心中也隐隐有些感动,微微一笑道:“走吧”说着,当先踏进了这荣国公府。

    当天夜里,杜荷迈进了长乐的闺房,左右看了眼,道:“两个小家伙呢?”长乐脸上微微泛红,低声道:“已经让丫鬟带走了……”

    杜荷别有深意的“呵呵、,一笑,也明白的个中原由。

    长乐听了笑声,头更加低了,她脸皮虽薄,可独守空闺了一年余,哪能不寂寞,表面上是没有表示,但暗自里还是做了吩咐。此刻让丈夫察觉,一颗心,几乎都要跳出嗓子。

    杜荷有些惭愧,比之爱妻的独守空闺,他在外面却与瑶池有了交往,想着是不是应该坦白的交待此事。

    长乐已经卸去了一身是装饰,怯怯的装进了被彝。

    杜荷不再多想,长乐脸nèn,他若不主动,这一晚上的良辰美景,可就要白白浪费了,探手抓上她有若刀削的香肩,凑前贴上她nèn滑的脸蛋,嗅着她的发香体香,柔声道:“想你了”

    长乐给他亲热的厮磨弄得jiāo体发软,低声道:“我也是”杜荷毫无隔阻地感觉到她背肌的弹xìng,满怀芳香,双目则饱餐她古典美姿的轮廓,涌起销hún蚀骨的滋味,一双手也不规则的上下游动。

    长乐张开了小嘴,急促地呼吸着,秀眸半闭,那种不堪情挑的jiāo姿美态,要多么动人就有多么动人。

    便在杜荷打算除去长乐早已凌乱的外衣时,手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1小百合那清脆的声音响起:“爹爹,爹爹,我进来了”说着不等杜荷、长乐应声,已经推门而入。

    杜荷正当“跃马tǐng枪,大杀四方”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心中郁闷,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声音:“1小丫头,这么晚了不好好睡觉,乱跑什么?”小百合受了斥责,大大的眼睛一下子溢满了泪珠,难过道:“我想爹爹,想跟爹爹一起睡……”那可怜兮兮的模样,让杜荷好一阵心疼,他本对子女有着愧疚之意,这下什么火也没有了,忙道:“好了,快把们关上,过来,别冻着了。”小百合嘻嘻一笑,什么泪珠都没有了,直接跳上了凤牙chuán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