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六十章 可怕的念头
    长孙家在唐王朝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可谓第一世家,风光无限。

    对于长孙无忌,李世民也是百般的恩宠,让长孙无忌成为朝中文武第一人,更关键的还是长孙无忌背后的势力,关陇集团。

    隋朝盛于世家,亡于世家。面对门阆世家的强横,李世民最先采取的方法是以一个新生集团来与之对抗。李姓本就是关陇集团中的八姓氏之一,李唐的崛起,关陇集团出力不小。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李靖、侯君集等等举足轻重的大臣都是关陇集团中的人物,而长孙无忌一直是关陇集团的首领。

    关陇集团比不上各大姓氏的门阀世家历史悠久,也没有根深蒂固的关系。彼此也不是铁板一块,长孙无忌与房玄龄、杜如晦就多次因为政见不和而相互争执。

    但不管有什么矛盾,关陇集团以长孙家为首,这是事实。

    不过大理寺是王朝最特殊的存在,能够担任大理寺御史中丞、大理寺卿的都是李世民精挑细选的人物,是满朝文武当中不畏强权的典范。另外一个魏征更是如此,只要他有理,天王老子也不放在眼里,李世民畏魏征如虎,便是最好的例证。”“

    就算长孙家如何的势矢,大理寺也不在乎的。

    当发现长孙顺德有重大嫌疑之后,魏征与御史中丞、大理寺卿一合计,在当天就派人将长孙顺德擒至大理寺问话。

    长孙顺德满以为做的隐秘是不会被察觉的,想不到短短时间就东窗事发了,看着在审讯台上铁面青天的三人,神sè不由得一慌。他自然知道魏征这伙人是出了名的难缠,六亲不认。

    长孙顺德终究是面过世面的,很快恢复了常态,面对审讯,从容不迫的见招拆招,对于一切指控,极口否认。他也不敢承认,通款敌国,出卖绝密情报,这罪名不亚于造反,就算他是长孙家的人,功勋彪炳,追究起来,也是难逃一死。

    面对长孙顺德铁了心的否认,魏征他们尽管察觉了长孙顺德的异样,还是缺乏有力的证据。

    作为一个国公爷,化们也不能以对付常人的方式对付他,三人经过商议,最终还是决定先将长孙顺德收押,将案情发展禀报李世民,再继续查明事情的真伪。

    李世民得到消息,又惊又怒,针对这次的情报泄lù,他自己也有过考虑,觉得应该是那些世家中人干的好事,杜荷在朝中真正的政敌也只有他们。哪里想到自己的叔岳父会牵扯进去。

    “查,不管他是谁,一查到底!”李世民动了真怒,也实难想象,长孙顺德会为了一点点的小矛盾,置杜荷,置整个大唐于绝地。

    长孙顺德让大理寺收押的消息很快就传入了长孙无忌的耳中,长孙无忌登时铁青着脸,与他人的怀疑不同,长孙无忌已经能够肯定这事是长孙顺德做的。

    在杜荷还未出征以前,他们就曾为这事吵了一架,以致见面如路人。

    长孙无忌觉得自己这个叔父就算有些混蛋,还不至于干出出卖唐朝利益的事情出来,只以为他是随便说说的气话。其实长孙无忌还是将长孙顺德看的很透彻的,长孙顺德确实很想祸害杜荷,让杜荷倒霉。可心动不等于行动,长孙顺德是那种想自己怎么怎么样,却不敢真动手的人物。他在心底,曾一千一万次告诉自己,用什么办法能够整倒杜荷,但事实上每当到了施行的时候,他就熊了,不敢真的陷下奔。

    只是长孙无忌没有想到,这一次有一双黑手在长孙顺德身后推了一把,让他一步迈了下去。

    长孙顺德即为长孙家人,作为长孙家的族长,长孙无忌也不能袖手旁观。

    思索了对策,长孙无忌当即进宫面圣,表示希望能够得到一个与长孙顺德见面的机会,陈恳的跪伏在地上:“陛下,叔父遇到此事,无忌心中惶恐难安祈望能见叔父一面,问他事情真伪。如果事情是真,臣必劝他招供一切。若并非他所为,还望陛下能够明察秋毫,还他清白。”

    李世民看着跪伏在跟前的大舅子,心中也是一阵为难,他已经将事情交给了大理寺,交给了魏征,擅自插手,岂不是等于不相信他们的办案能力?但长孙无忌如此肯求,他也无法狠下心来拒绝。

    对于敌人,他能够做到冷酷无情,哪怕敌人是自己的兄弟,但对于一直跟随自己,风雨无阻的支持自己的亲人,他无法做到只**,而不讲请。就如当初的长孙安业……

    “好吧就依你这一回吧。”李世民还是松了……

    长孙无忌见到了长孙顺德。

    长孙顺德罪名没定,身为国公爷,也不能关在牢里,大理寺的偏院便是长孙顺德的临时住所。

    长孙顺德独自面对屋内四壁,心中惶惶不安,在人前他能强作镇定,但这独自一人的时候,想着事发的后果,不禁的汗流浃背,见到长孙无忌就如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上前拉着他的手,也不管之前的冷战,矛盾了,颤声道:“无忌,错了,我真的错了,救救叔父叔父不想死啊。”他自己做的一切知道瞒不过长孙无忌,在他面前也没有任何的隐瞒。

    长孙无忌有九成九的把握知道这件事是长孙顺德做的,但现在听他亲口承认,还是忍不住为之一颤“你……好糊涂啊……”他都不知说什么好,长叹了口气道:“叔父啊,认了吧,听无忌的,如实承认一切,将所作所为一五一十的说出来……”长孙顺德呆住了,一把推开了长孙无忌,怒道:“你这是将我送上死路………”

    长孙无忌道:“你错了,这是唯一的活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能救你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后。你以为你否认一切就能脱罪?真当大理寺的官员都是混饭吃的,还有那魏征,一个一个,有哪一个是等闲之辈?找到证据,逼得你不能不认这是迟早的事情。

    到了那个地步,谁也救不了你。老老实实认罪,坦诚一切罪过。

    皇后心软,会出面为你求情的你还记得长孙安业吗?”长孙顺德一震。

    长孙安业,他当然知道是什么人。这个人可以说是长孙家的败类,隋朝大将长孙晟第三子,长孙无忌和长孙皇后的异母兄弟。他嗜酒如命,不务正业,但因为是嫡长子,继承了长孙家的家业,将长孙无忌和长孙皇后扫地出门,是长孙无忌和长孙皇后的舅舅高士廉,收留了他们。

    李世民继位以后,长孙皇后不计前嫌,礼遇长孙安业。长孙安业虽是败类,但毕竟是名将之后,还是有些能力的,很快就由右监门率升职为右监门将军。他这家伙也不知是哪根筋出了问题,就在他官运亨通的时候,起了反意。与利州都督义安王李孝常、右武卫将军刘德裕及统军元弘善等人,密谋借助禁军反叛。

    这造反可是天大的罪过,足以灭族,当时长孙家人人惶恐,都恨不得与长孙安业抛开一切关系,免得牵累自己。就算是当时的长孙无忌,也觉得度日如年,生怕殃及池鱼。

    唯有长孙皇后站了出来,为造反的异母哥哥求情。

    结果身为皇亲的李孝常被处死,长孙安业却因为长孙皇后的求情而免了罪。

    长孙顺德犯的错,并没有长孙安业的大,也没有碾成大祸。

    长孙顺德暗付:“以皇后娘娘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只要她求情,陛下未必会要我的命。”当即道:“无忌,那你去求求皇后娘娘,让她为我说说情?”

    长孙无忌摇头道:“没用,你不是不知皇后娘娘的xìng格,她不会刻意的帮助我们长孙家的。如果她不想为你求情,就算我说破嘴皮,也是无用。所以你要坦诚一切,只有让实际行动来打动皇后娘娘,才能让她出面为你求情。”犹豫再三,长孙顺德还是决定听长孙无忌的话,如实的招供一切罪行,说出了一切都是他圭谋的。

    李世民看着大理寺逞上来的关于长孙顺德的认罪书,铁青着脸,想不到一切都是事实,长孙顺德真的是幕后主谋:“按律该如何处理?”“回皇上,长孙顺德虽未放下大过,但毕竟出卖了我军机密情报,按律当斩!”魏征如实禀告。

    李世民咬了咬牙道:“朕不觉得,从认罪书上看,长孙顺德是受人怂恿,他逃脱不了干系,但罪不至死,真正的主谋应该是那个武元庆。”李世民撇开了目光,有些不敢看魏征。他清楚自己说了违心之言,正如魏征说的,长孙顺德当斩。

    但是他不希望长孙顺德死,不是为了长孙顺德,而是为了他此身挚爱,长孙皇后。长孙皇后自幼体弱,旧患在身,不能大悲大怒,他不愿意看到长孙皇后因为长孙顺德的死,而引发旧患。

    “陛下说的对”魏征意外的认同了李世民的意见。

    李世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都已经准备好要与这头倔驴展开殊死一战了。

    魏征扬声道:“其实臣也觉得长孙顺德并非是主谋,因为武元庆消失了,消失的干干净净,没有任何踪迹,就好像没有这个人出现一样。”李世民心头一阵,脑海中升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