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五十六章 真凶露首
    第五十六章 真凶露首

    什么迷障最厉害。

    结果只有一个,真实的迷障最为厉害。

    正因为真实,所以没有人怀疑真假,从而陷入万劫不复的绝地中,无法自拔。

    杜荷、段干志都陷入了这个迷障中去了。

    就好比金大侠《侠客行》里的侠客岛,侠客岛里的高手,一个个都是当世绝顶的人物,论悟性天资又岂会逊色于石破天半分?然而他们却永远无法参透侠客行神功,就是因为他们太懂了,去了解字体里的含义,才会为复杂的注解误导,忽略了最简单的东西。

    石破天大字不识一个,反而看清楚了最简单的本质。

    任是杜荷如何的惊采绝艳,面对这真实的迷障,也不由自主的陷了进去。

    如今走出迷障,一切都以恍然大悟:原来一切事情是如此简单,事实都摆在了眼前,差的只是没有看透。

    “王兴,你去将寺庙中的人口簿拿来……”杜荷笑着说着,真凶已经露出了狐狸尾巴,一切是非黑白,都将在人口簿中揭晓,这是做最后的确定。

    王兴不明所以,但还是听命而去。

    杜荷望着有些紧张的三人,漫不经心的问道:“那你们弘福寺谁的武功最好,是慧空和尚吗?我记得他的那对手掌很特别,少林有武僧,你们这寺庙也有?”

    “这个……”三个和尚互望一眼,最后戒空道:“具体是谁,我们也不清楚,不过慧空大师确实有着一身的好武艺,有一次有个醉汉在寺中捣乱。慧空大师一掌打断了碗口粗的大树,吓得那个醉汉尿都流出来了。当时我们便问慧空大师从哪里学来的这身本领,慧空大师说漏了嘴,说自己跟师傅比起来,他的所学不过皮毛……只是有些奇怪,事后有几个胆大的僧人提议希望能跟纳言主持学习几手,但却被怒斥了一顿,说什么佛门弟子当专研佛法,不因舞刀弄枪,还说自己不会武艺。”

    “这事我也记得……”在戒空身侧的普明道:“事后我们问慧空大师缘由,大师却说纳言主持讨厌习武,他的武艺是跟另一个师傅学的……可我们都知道慧空大师只有主持一个师傅……”

    “将军……”王兴手中拿着一本账本样式的户口簿来到了杜荷的身旁,寺庙是人口聚集之地,为了防止聚众,天下所有的寺庙都有一本住宿的名册,其中包括寺庙本生的成员,外来住宿的旅客、和尚以及那些入寺清修的贵人。

    杜荷翻开名册,逐一逐一的查探,翻至末尾,合上书页之际,已经确定了真凶是谁,如今只差确切的证据了。

    破案就如拆卷在一起的麻线,线索就是一根根线头,只要将线头理清,将卷在一起的麻线一根根拆除,一切都会变得简单容易。

    他再次将视线转移到南夫人身上,证据一定在某些地方。世上没有人能够将坏事做的天衣无缝,所有事情都是是有迹可循的,关键在于能否发现。

    再一次来到南夫人的尸体旁,看着那俏丽的姿容,暗自叹息,突然觉的少了什么,细细一想,目光注意到长乐、高阳身上,会心一笑,心中恍然,“王兴你带一队人去替我办件事情,另外再将段兄弟叫回来的。告诉他们不用麻烦了,我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

    王兴欣喜若狂,他从事捕快行业多年,但还是首次遇上这种无法凭借经验推理的案件,有心无力,杜荷的表现让他们这些老手惭愧,对他也是产生了信服的感觉,认真的将杜荷所有安排记在心中,当即执行。

    高阳惊喜道:“姐夫真的知道了谁是凶手?是谁、是谁?”

    杜荷故作神秘的一笑,“你想象不到的人物,呆会便知了……”

    “不嘛不嘛……高阳要现在知道,要现在知道……”

    她缠着杜荷,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几乎都要挂在杜荷身上了。杜荷本想吊吊高阳的胃口,却想不到高阳的缠人技术,随着年龄的增长,有增无减,不得已以对她说出了凶手的姓名。

    他只用足以让长乐、高阳听到的声音说出了凶手的名字。

    长乐、高阳听了杜荷的名字,瞳孔扩大,眼睛不由自主的瞪直了。

    段干志刚刚抵达南府不久,还没有来得及询问就得到杜荷已经知道真凶的消息了。

    沉默了半响,苦笑一声,他还有心与杜荷一比高下,但似乎输的一败涂地了,匆匆的回到弘福寺,与杜荷汇合。

    杜荷让人将纳言、慧空、南洪带到了宿舍门口,普惠死的地方,那个南字依旧显眼的在地上述说着真凶。

    只是一直让表面误导的他们,并没有能够及时的领悟普惠的意思。

    “纳言、慧空、南洪带来了,杜将军,该说出真凶了吧……”段干志心中真凶就是纳言、慧空、南洪其中的一人,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原委。他提防着慧空,已然看出了慧空的那一双刚猛的手掌,心道:“真凶多半就是他了……”

    杜荷笑说“不急”,徐徐自若的道:“在说出真凶之前,我让大家认一个字,这个字说明了真凶的身份,同时也误导着我们将目标越查越远……这个字念什么?”

    他指着地上那个由普惠写的“南”字,问向众人。

    他先看长乐。

    长乐道:“是个南字……”

    再看高阳,结果一样。

    他环顾了一周,都得出了同样的答案。

    “不错……”杜荷笑道:“表面上看,这确实是一个‘南’字,但你们忽略了一点,惠普不识字,请问他怎么知道写这个南字?惠普是肺部大量出血,血气上涌,堵塞口鼻,让自己的血液活活闷死的,他死前有足够的时间写下凶手的名字……很可惜,他不识字,他明知凶手是谁,但却写不出来……独独写了一个南字……为什么?我很好奇,从来没有学过写字的他,为什么会写南字?为什么写的就是南字?”

    一系列的问题问一个接着一个从他嘴里说出来。

    高阳皱着眉头,脑门上十万个为什么。

    长乐似乎明白了什么,综合杜荷告诉他的答案,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其他人则是一头雾水。

    段干志道:“听杜将军这么一说,我也迷茫了。我一直以为惠普识字,他写的南字与真凶有着必然的联系。如今看来,一切都错了……”

    “错……”杜荷打断了段干志的话,道:“你这个想法大错特错,惠普是不识字,但他写的字,确确实实与真凶有着必然的联系,你和我并没有考虑错方向,实因陷入了迷障,无法看清。不识字,不代表他一个字也不认识。今早我就遇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个小孩要写土鳖两个字,他不会写土,但会写鳖,这是为什么?按道理,土是常见字,横竖横,只要学过的都会写,而鳖却是生僻字,笔画多,很难写。可小孩却会写鳖,不会写土。土,他没有学过,鳖,也没有学过。但他父亲是卖乌龟的,竹篓上贴着鳖字,他天天看,所以鳖不用人教,自然会写。”

    “同样的道理,惠普没有人教他学字、写字,但他未必一个字不会写,不认识。有些字,他接触的多,自然就认识了……”杜荷若有所指的说着。

    “我明白了,南无阿弥陀佛,这六个字,和尚天天念,嘴巴都念出茧来了,这几个字没有一个和尚不认识的……”高阳突然明悟,拍起了手掌,随即却又一脸的不解道:“可,即便这样读,南还是南啊,没有什么改变……”

    “不对……”杜荷眯起了眼睛道:“单独的一个南,读南,连在一起也读南,但是在佛家语中,这个南就不读南……”

    高阳还是不明白。

    “读那……”长乐拉着高阳,眼睛冷冷的看着纳言。

    “在佛教中,南无阿弥陀佛,这六个字读的是‘那谟啊()弥打佛’……惠普没有人教他识字,他是天生是哑巴,说不了话,但他并不是天生的聋子,他的耳朵是在回寺庙,半年后生了一场大病才聋的。在这半年里,他接触了佛经,听了你们念经,别的经文他或许记不住,但‘那谟啊弥打佛’这六个字的字音,你们天天念,他没有理由记不住。半年后,他聋了,再也听不到声音了。就算过了十年,他也不可能知道‘南’字的真正读音,在他的脑海里,‘南’字读的是‘那’音,他是写南字,但他真正的想写的是‘纳’字,他看到的凶手,是你……道貌岸然的纳言大师。”他手指着纳言,表情严峻也夹杂着怒火。

    正因为杜荷、段干志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南”字的读音意思,所以进入了迷障,削尖了脑袋,往“南”字上考虑,这样也使得整个案件越来越扑朔迷离,若非杜荷及时走出来,就算是一百年,也无法从“南”字上面找到纳言这个真凶。

    除了长乐、高阳这两个知情,其他人都是一片哗然。

    谁也想不到长安最出名的高僧,不断是一个贪财、贪图享乐的混账,还是一个和有夫之妇通和尚,!~!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