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七章 各怀诡计
    杜荷此来薛延陀并没有将〖真〗实的来意告诉一干将军,薛仁贵、罗通、席君买三人都不是蠢蛋,也知杜荷此行定有重担在身。不过他们都是那种严谨的热血军人,没有详细询问来意,也不需要知道杜荷身上的重任,但只要他一句命令,他们便会赴汤蹈火。

    如今杜荷将来意告诉他们,三人皆是一震。

    他们不知详情也自然不会认为杜荷所言有假,作为渴望在战场上表现自己,建立功勋的三将,都露出了飞扬的神采,心情激动。其中又以薛仁贵为最,毕竟他现在还是一个没有上过战场的菜鸟。

    不过很快三将就冷静下来,依然以薛仁贵为先。他虽然最为亢,奋,但沉稳之心,更在两将之上,反先一步,恢复平静。他知道杜荷不会冒冒然的将任务告诉他们,一定有着另外的吩咐。

    杜荷缓缓的续道:“这一路来,你们也应该各有见闻。薛延陀发展至今,拥兵高达三十万,实力已经隐隐威胁到我大唐。他们就如一只幼虎,若不加以惩治,假以时日与我大唐将会成为两虎相争的局面。陛下高瞻远瞩,不允许此事发生,故而派我们前来,促使双方一战。”

    席君买讶然道:“这打便打了,何必如此麻烦。”他在军略上有着相当的水准,但在政治场上的智慧为零,也是因为如此,在历史上混得并不得志,直到他创下百骑破万军的事迹之后才走到世人的眼前。

    杜荷微微一笑解释道:“你也知道,我大唐身份特殊,是天下霸主一举一动都牵扯到万千利益。而薛延陀早在十年前就与我大唐签订了盟约,相互倚靠支援,两者之间的关系是盟友。我大唐作为统御万邦的霸主,对盟友下手,造成的影响无法计算,故而有此一行。”

    席君买恍然明白。

    罗通、薛仁贵也相继集头。

    薛仁贵蹙眉道:“这就比较麻烦了,我们来到薛延陀的时间不长但他们的态度我们都看在眼里,将将军视为上宾中的上宾,恭谦之至。想要逼迫他们与我大唐为敌,可不容易。”

    “呵……”杜荷笑出声来,瞄了薛仁贵一眼道:“仁贵,你太天真了。国与国之间的相处,利益永远的第一的。你真当薛延陀是什么善类?你真以为袭击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两位大将军的目的仅是领利之子的报复嘛?”

    薛仁贵经此一说神色微动,不可置信的道:“难道这一切都是薛延陀在背后策划小的?难道他们不怕得罪我大唐吗?”

    杜荷冷笑道:“啊……这是肯定的。他们何尝不想等到实力与我大唐能够抗衡的时候,再来与我大唐为敌?可他们很聪明,已经看出了我大唐与他们之间即将到来的走势,知道我们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与其等到我大唐放开手脚来收拾他们不如先下手为强,给我大唐制造麻烦。他们不想看到我们与薛延陀的融合,同时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在我大唐是颇负盛名的大将军,一旦他们身亡,将会造成巨大的震动,也可以给他们拖延一些宝贵的时间。只是…………我们没有证据无法指认是他们做的。不过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证据的,大家心底都明白。陛下正是因为体会到薛延陀的用心,方才派我出使薛延陀……他已经打算向薛延陀亮剑了只是缺少一个出兵的理由。”

    经他如此细说,三将也明白前后之间的关系相继考虑如何才能抓到薛延陀的把柄,让大唐出华有名。

    杜荷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再向三人解释清楚之后,续道:“其实我心底已经有了一个底案,既然薛延陀与郁督军山的饿狼莫贺巴哈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我们可以以此为突破口,展开行动。”

    罗通笑道:“我就知青莲吞不下这口恶气。那个莫贺巴哈胆敢将爪子伸向我大唐,我们又岂能与他们干休?只是郁督军山地势险峻,我们手中的一千兵马,在陆地上与那伙贼人交锋自当无惧。可要攻山,还远远不够。

    ”他与杜荷接触最久,最知他的心思,早在事发之后就展开了对莫贺巴哈这一伙人的调查。

    杜荷诡异笑道:“以我们手中的实力,对付莫贺巴哈自然是远远的不够。但别忘了,我们在薛延陀,薛延陀有三十万大军,足以将郁督军山荡为平地。”

    罗通眼睛一亮,笑道:“我明白了,青莲是打算利用薛延陀来对付莫贺巴哈。”

    薛仁贵会意道:“不只是如此,杜将军打的是一箭双雕的主意。一面利用薛延陀来对付莫贺巴哈,给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两位大将军报仇。另一面利用此机会,寻找出兵薛延陀的理由借口。”

    “不错!”杜荷赞许一笑道:“莫贺巴哈既然与薛延陀勾结上了,那么手中应该有关于薛延陀的一些罪证。只要能够捣平莫贺巴哈的山寨,将莫贺巴哈擒住,便可以从他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他带着几分得意的说着。

    接下来杜荷又胡乱的与薛仁贵、罗通、席君买三人聊着天”东拉西扯,谈天谈地,有着说不完的话。

    三人都觉得杜荷有些反常,像八婆一样,话特别的多。

    时近半夜,杜荷才垂着脑袋,坐着睡着了。

    薛仁贵、罗通、席君买也有了倦意,见杜荷已经打起了呼噜,互望一眼,各自一笑,合力将他抬上了床,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大帐。

    便在他们走出去的时候,原本已经“睡着”的杜荷突的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异彩,带着几许笑意”翻了个身”继续睡去了。………………

    此时此刻就在杜荷营帐的地底深处,宇文博伟与布尔特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让刚刚得到的这一关系薛延陀生死存亡的消息”给震惊了,脸色苍白,显是吓的不轻。

    由于事情严重,宇文博伟不放心将窃听的重任交给他人,左思右想,决定与布尔特两人亲自负责监听。

    他们分开行丰,轮流窃听。

    杜荷从宴会返回”布尔特也钻进密道打算与宇文博伟换班。恰好两人都在地下,听杜荷商议起要事,也不分彼此,一起附耳监听,将一字一句统统都记在了脑海里。

    见顶上已经没有了任何声音,他们不敢有任何的停留,匆匆忙忙的去找薛延陀的首领夷男可汗。

    他们一前一后”走在只能容纳一人进出的密道内。

    密道中空气不流通,气氛沉闷,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心中却翻起了滔天巨浪。

    布尔特最先承受不住这个压力,开口道:“宇文先生”您说……,杜荷说的是真话吗?他“……,他会不会知道我们在地底下,故意这么说的?”一言即中,他会这么说并非他个人有多么多么了得,也不是他一眼就看破了杜荷的计策。

    这是人类最常见的心理,凡事皆往好处去想,也就是自我安慰。布尔特对大唐有着敬畏之心,所以不希望与大唐开战,故而有此一说。连他自己也想不到会一言即中。

    比起布尔特来,宇文博伟到显得稳重许多”摇头道:“可能性不大,杜荷又不是神仙”他怎么知道我们就在他们脚底下的?不过确实有些可疑,杜荷说的实在太详细了,感觉是明白的告诉我们所有的一切。这似乎有些不符合他的个性……,另外,你察觉没有,杜荷今夜似乎特别的吧嗦。就像那老太婆一样,简单的几句话都能说上一大通,特别古怪“……让我想想………他停下了脚步,顿了一顿,道:“杜荷的声音有些浮躁,也有些含糊。是不是他晚上喝多了?”

    布尔特细细一想,杜荷在宴会上确实是敝开怀来大吃大喝的,遂然点头。

    “这就难怪了……,只宇文博伟微笑着分析道:“我们草原上发的马奶酒不比中原的酒,我们的酒以烈为主,而中原的酒讲究香醇。据我所知,杜荷爱喝杜康。杜康并非烈酒,他能够喝数斤杜康,但未必能喝同量的马奶酒。他应该是有些喝醉了“……这不同的人,醉酒的方式不一样。有的是睡觉,有的是耍酒疯,有的是话多。杜荷估计就是后者,因为喝醉了酒,所以才在不经意的时候,在没有经过思考的情况下,将自己的全盘计划小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本来他心底也存着几分疑虑,但如此一想,心中的怀疑统统都消失不见了。

    一个醉酒的人,说出的话是不经过大脑的,正是因为不经过大脑,也不存在刻意的假话。

    布尔特也让宇文博伟的分析说服,打消了心中的疑虑。

    两人也不再多言,疾步走出了密晃夷男此刻正与大度设说起杜荷,前者想从大度设这里知道杜荷对于他们的态芜大度设如尖以告,表示杜荷并没有什么敌意。

    正在他们说得兴起,宇文博伟、布尔特求见的消息传来。

    宇文博伟大步走进可汗大帐,神色肃然的将自己先前听到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夷男、大度设脸色在刹那间就变得格外难看。

    大度设刚刚还对夷男说杜荷并没有什么恶意,此刻听得真相,登时气得火冒三丈,双目充满怒意,叫跳起来:“该死的家伙,装的这么像,可恨,实在可恨。”

    夷男的心却已然慌乱,惊骇道:“宇文先生,您不是说在短期内,大唐不会向我们下手吗?怎么,“”

    宇文博伟也是一脸的意外,苦笑道:“我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依照常理,唐朝这些年发动了多次大型的对外战争,对于经济应该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嗯要缓解恢复,至少也需要年余的时间。唐朝应该无力继续发动对外战争才是,如今为什么急于求战,我也想不明白。”

    假若杜荷在这里”一定会为宇文博伟这番〖言〗论而鼓掌。

    宇文博伟却有着真才实学,他知道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最大的差异。

    游牧民族会放牧,他们只需十个人就能够照顾好万以上的羊群,而一万以上的羊每天所产的羊奶可以养活五六千以上兵卒。也就是意味着游牧民族只需要一百人”十万只羊就能够维持五万大军的长期作战,完全不用为粮道而烦忧。

    这话毫不夸张,从科学角度来说羊奶被称为“奶中之王”奶中的蛋白质、矿物质,尤其是钙、磷的含量都比一般食物高得多;维生素a、B含量也高于一般食物,对恢复体能有着不可忽视的好处。

    故而游牧民族他们喝一袋的羊奶,吃几口的青稞面就能维持一天战斗的体力。

    而农耕民族就不行了。即便是一千人”他们也未必照看的好一万头羊。

    十万夹军的出征,至少需要三四十万的民工为后勤才能维持长时间的战斗。

    这也是为什么游牧民族能够毫无顾忌的长时间战斗,而农耕民族却常常因为长时间的战斗拖垮国家的关键原因。隋朝之亡,就是前车之鉴。

    唐朝经历了西伐高昌一役,此战役因路途遥远,地理位置极其恶劣,为了维持粮道,唐朝共计动用五十万的民工,耗费子数之不尽的钱粮。虽然在杜荷、侯君集的显威之下,战事早早结束,唐朝的经济粮草依然受到了重创。

    这也是为什么需要改革,需要发展一年的关键所在。

    宇文博伟只凭揣测就能看破这点”实属不易。

    不过他也仅是猜测,并不确定唐朝的经济实力如何,自然也无从怀疑杜荷话中真假了。

    “看来,我是小觑了唐朝的经济实力!”想来想去,宇文博伟也只能给出这么一个回答。

    夷男也无心多想,焦虑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了解李世民”此人不仅是一位了不起的君王,还是一位出色的将军,帅才。他不打没有把握的战役”他既然决定出兵,想必胸中有着极大的胜算。”

    大度设一筹莫展”急躁的性子也体现了出来,无计可施之下,怒道:“怕什么,打就打。我们有三十万大军,就算不能胜,也能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不急!”宇文博伟抬手制止了大度设的慌乱,沉声道:“可汗、少族长不必过于心慌,杜荷也明说了,他们也担心大唐日后不能服众,不愿贸然的对我们发动进攻。我们还有机会,还有时间…………这里我有两策,可以解决目前问题。”

    夷男、大度设等人相继洗耳恭哦宇文博伟习惯性的捻了捻山羊胡须道:“上策是委曲求全,事事以大唐为先,让杜荷找不到任何把柄,让大唐没有借口拿我们开刀。这虽然是权宜之计,但却可以拖个几年,让我们有机会联系盟友,齐力对付大唐。下策…………”他说道这里,眼中闪过森然的寒意:“借刀杀人,将计就计!”

    夷男让宇文博伟口中这八个字吓了一跳,理卒上他已经选择了上策,但他心中却期待着即将来临的下策,他现在已经握有一定的实力,实在不愿意继续让大唐踩在头上。

    宇文博伟阴阴一笑道:“杜荷不是说要借助我们的力量对付郁督军山上的莫贺巴哈吗?我们正好可以将计就计,明处出动大军助他围剿莫贺巴哈,并且将军队交给他指挥,暗地里却通知莫贺巴哈,将杜荷所在的地方透露给莫贺巴哈知晓,借助莫贺巴哈的力量将杜荷杀了。”他寒声道:“杜荷要兵,我们给他兵,要将,给他将。他是主帅,被莫贺巴哈杀了,也只能怪他无能,李世民怪不到我们的身上,如此可为我薛延陀除去一个未来的劲敌,一今日后的心腹之患。”

    夷男隐隐有些心动,但却忧心道:,“杜荷是李世民最信赖的女婿,如此一来,李世民不会罢休了。”

    宇文博伟哼声道:,“要的就是他的不罢休,李世民要为女婿报仇,则必派精兵包围郁督军山。以郁督军山的规模,没有十万大军只是空费力气。只要李世民有胆子派出这十万大军,我们就有胆子出其不意的与莫贺巴哈里应外合,将他们歼灭。唐朝确实强大,但我们彼此之间,这一战在所难免。如果能够在正式开战之前,灭他十万大军,这一下子就能够缩短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接下来,自然就是一场惊天动地的血战了。若我薛延陀胜,则意味着世上再无天可汗,薛延陀将成为草原上独一无二的霸主,若败……自然不用我多言。

    大度设紧握这拳头,眼中燃烧着熊熊战意,沉声道:“父汗,反正彼此终有一战,又何惧输赢?”

    夷男已经让宇文博伟说服,他猛地一拍面前案几,沉声道:“就赌一把,为了草原上的霸业,我选择下策……”

    宇文博伟自信的笑道:“可汗高明,上策固然万无一失,但始终是卑躬屈膝,惹人笑柄。下策固然危险,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危害,即便没有后续,杜荷也必死无疑。”!~!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