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五十一章 禁赌脱身
    杜荷见李世民解决当前之急,心情大好,也高声道:“小婿总结前人经验,发现赌博之危害,实在危害甚大。其弊有五:第一、使得社会不安,影响我大唐安定。”

    李世民蹙眉道:“这也不尽然吧,会不会说的太严重了?”

    他虽是皇帝,然对于赌博并不排斥,说白了他也是好赌的一员。

    李世民兴趣极为广泛,狩猎、酿酒、书法、绘画还有赌博,他最喜好的是双陆棋,而且还是个中高手,历史上还记载了他与大将军薛万彻赌佩刀的记录。实际上历史上终唐一代,几乎所有皇帝都喜赌博。李世民和刘文静在太原密谋起事时,就曾利用赌博输财之计拉拢裴寂。武则天和玄宗赌博尤甚,受其影响,官吏们也好赌。历史上更有记载“唐时赌博之事,上自天子,下至庶人,不以为讳”。

    即便耳熟能详的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大文豪韩愈、刘禹锡,边塞诗人高适、岑参等人都直言不讳的说自己好赌,而且还特地写诗来说赌博的。在唐朝赌博可以说是一种时尚。

    故而李世民朝并没有颁布禁赌的条例,直到高宗时期大唐律例才有禁赌一项,然而上粱不正下粱歪,历代皇帝都喜好赌博,士大夫、百姓哪有不效仿之理,禁赌一法,只是废规。

    原来的杜荷嗜赌如命,但现在的杜荷却因换了一个灵魂,对赌博者不怀好感,视“赌博”如毒蛇僵尸”避而远之”听此一问,也想起李世民也喜赌博,解释道:“有些犯罪分子往往从赌博开始脱变”欠下赌债无法偿还,因此铤而走险,偷盗抢骗,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甚至因还不起赌债而自杀、故意杀人、甚或绑架勒索等重大刑事案件发生。历史上因为赌博而发生的恶劣事情,如宋愍公与南宫长万,景帝刘启与吴王太子刘贤”当可为鉴。”

    李世民默而不语,这两则历史事件,他也清楚。宋愍公与南宫长万,景帝刘启与吴王太子刘贤正是因为赌博而上演了一场臣弑君,君杀臣的戏码。在春秋战国时期,宋愍公与南宫长万聚赌,两人在输赢间来了火气”南宫长万直接用棋盘把宋滑公杀了。汉景帝刘启与吴王太子刘贤也是一样,再人因为赌博时,发生了。角,刘启拿起棋盘就将刘贤活活的打死了。

    此二事,直接导致南宫长万起兵反宋,吴王刘濞为子报仇,起兵反汉,闹出了兵灾。类似的事情,历史上数不胜数,但这两例却是最具有代表性的。

    杜荷续道:“故而小婿认为,有些犯罪分子从赌博开始脱变,成为罪犯、蛀虫、人渣、败类,对我大唐王朝的风气有着很大的影响。”

    对此一解释,李世民脸色肃然”显然已经让杜荷说服。

    “其二、破坏家庭的和睦,夫妻之间因对方赌博”夜不归宿,致使生活无以为继,互相争斗,以至于感情破裂。为此闹离异的事例也屡有发生。其三、影响下一代的健康成长。所谓上粱不正下粱歪,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先生,父母的言行对孩子直接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他们的这种恶习直接造成对孩子在年幼时就好赌的不良影响。其四、影响自己的身心健康。

    有许多人一旦赌博上瘾,便割舍不下,形成恶性循环,夜以继日,睡眠不足,白天干活没心情,无精打采。其五、令人堕落。赌博输了,能让人疯狂,赢了同样让人疯狂,会养成人好吃懒做的心里,对于国家的发展大是不饿”

    五条弊端,将赌博恶行,一一道明。

    李世民动容道:“贤婿真是有心了,朕也知豪赌不雅,但秉着小赌怡情的念头,也未下令禁赌。如今听爱婿此言,方知想法有误”明日朕便在朝堂上与重臣商议此事。”他已然接受了杜荷的谏言,将此事视为关乎家国的大事件处理了。

    杜荷道:“这人贵自控,岳父大人,乃当世明君,自我控制力无人可比。不会因赌而丧失理智,甚至沉迷,可世人却未必个个皆如岳父大人一般啊!”他嬉笑着,一个高帽戴了过去!

    李世民被吹捧的心情愉悦,很臭屁的颌首道:“爱婿此话到是属实,朕虽然闲暇之余,也会赌上一赌,但绝不会为一赌,而误了国家大事。”说着还捻了捻胡须,一副我是明君,区区赌博,还不能让我入迷失去自控的模样。

    见李世民心情转忧为喜,杜荷试探道:“只是小婿赢的太多了,赌坊的人不认账,纠集了一般人来找我们麻烦,那个赌坊的老板更走动用起了粗,最后昏了头,还拔出了刀子要杀小婿呢。”

    李世民闻言勃然大怒叫喝道:“捣鬼在先,还有礼动手,那百胜赌坊的做法真是可恨之极*……”说着有些担忧的望着杜荷道:“爱婿没伤着吧?”

    杜荷灿灿道:“小婿功夫还算不错,倒是没事,只走动手的那人教……”

    李世民记起杜荷、房遗爱都是能够上阵杀敌的猛将,而且武艺都是不俗,对战赌坊的一些打手,当是绰绰有余,当即道:“没事就好,百胜赌坊如此嚣张,给个教训,让他们记得我大唐律法不是摆设。

    杜荷见已经引起了李世民同仇敌忾之心,方才道:“最关键的还是那个赌坊东家常百万是长安知名的好手,武艺毫不逊色小婿,小婿以一招险胜与他,可一时间没有收住手…………将他杀了。”

    “什么!”李世民神色动容,这斗殴是小事,可杀人却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便是在封建社会也是一样,那双虎目上下在杜荷身上巡视,不住的点头道:“朕就觉得奇怪,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罗嗦了,原来是在赌坊惹了事,探朕口风,找朕求救来了。”

    杜荷长长一揖道:“岳父大人圣明!小婿确实走向岳父大人求救来了*……”

    李世民……哼”了一声,沉声道:“你小子就是一个惹事的主,少跟朕来这一套。将前因后果如实的与朕说来,过错在你,朕决不姑息,但若你真是失手误杀,朕也会酌情考虑。”

    杜荷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李世民既然如此开口,自然会秉公处理,当即将进入赌场后的前因后果详详细细的说来,最后沉声道:“此事也更加坚定了小婿禁赌的决心,岳父大人你看。赌坊为了赚钱,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这样只会造成更大的危害,而且赌坊是好事斗殴者的聚集地,个个赌坊都养了大批的打手,一但出现类似小婿这种意外,则会再次发生相对的事情,小婿自持功夫在身,还勉强应对,换做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杜荷这话最高明的还是将禁赌与自己进入赌坊一事连接了起来。

    一方面证明自己并非是有意在赌坊闹事,另一方面也证明了赌坊存在的不稳定因素,印证了自己禁肆的提议是万分正确的。

    李世民心知杜荷是不会说这种一撮就破的谎言,沉默片刻,道:“这般说来,此事确实错不在你!那常百万多次对你狠下辣手,若不反击,说不过去。朕想不到小小赌坊,竟然混乱于此,猖狂于此,胆敢对我朝中大臣痛下杀手,当真是无法无天了。”

    当即李世民招来州府长史,了解了情况。

    翌日一早,正如杜荷所料一般。

    李世民的龙案上有着二十封以上的奏章状告杜荷在百胜赌坊的作为,说他身为朝中大臣好赌有辱大唐风气,闹事杀人,罪加一等,理当重罚。

    李世民将两份奏章往案几上一丢,冷笑的看着那二十几个口执一词的大臣。

    两份奏章,一份杜荷提议禁赌,另一份是州府长史对于常百万案例的最终判决书。

    两份奏章就如两计重重的耳光,狠狠的甩在了那二十多位大臣的脸上,打的他们是哑口无言。

    说杜荷好赌,他却历数赌博弊端,提议禁赌,并且将赢来的四十万巨款分文不取的赠送大唐,说他闹事杀人,州府长史已经将案件断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切都是常百万动手再先,他杀人不过自卫。已经审清的案子,哪里轮得到他们来指手画舡。

    一个个告状的人都如被阉了的茄子,一句话也没有了。

    杜荷暗笑心道:“真当小爷是个糊涂蛋,你们想找小爷的麻烦,还差得远呢!”

    接下来自然没有人再敢提起此事,开始针对杜荷的禁赌提议进行讨论。

    嫖赌向来都不被让看好,尤其是魏征、孔颖达这些正统的儒士更是如此。

    在众口一致下,大唐律法中加入了禁赌一条,并且传令天下,指令所到之处:两日内,赌坊停止营业,十日内整改,二十日后若再有赌坊存在,则依法严惩,决不轻饶。

    法令一下,长安城内大小十数家赌坊,相继停业。

    那些饱受赌博危害的家庭,一个个都是欢喜无限。

    这也是杜荷乐意看到的结局,虽然历史上许多伟人都好赌,但赌博终究不是一件好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