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三十九章 李世民自嘲一问
    今个一早,杜荷的异常就让罗通有些担心,恰好房遗爱来军营的时候遇上了齐王李估的迎亲队。到了军营,两人相遇各自说起此事,放心不下,一并往武府赶来。

    顺着府门进入府邸,刚好听到李估喝令一干兵卒要将杜荷往死里打。

    两人最重义气,也顾不得李估是不是齐王了,当即下了重手。

    罗通、房遗爱本就有看不俗的武艺,更何况这是背后里下拍砖头。罗通三拳两脚就打倒了五人,房遗爱更走了得,直接拎起一个,当炮弹似得往人群中砸了过去,那力道登时将抵桃在他面前的十数人,通通的打倒在地。

    他拍了拍手,笑着站了出来。

    听到房遗爱的名字,杜荷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以一敌八十,他并不惧,他身怀盖世轻功,便是敌八百,也能从容以对,只要避免被围在一圈里乱打,谁也奈何不得他,不需几盏茶的时间,他有信心一点一点将八十人逐个击破。问题关键在于这里是武府,府中有许多女眷和无辜的人,动起手来,他可保无恙,但难保不会伤及他人。

    罗通、房遗爱此事出现,正是时候,以他们三人的武艺,对付区区八十名护卫,那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李估的脸在两人出现的那一刹那变得格外难堪,罗通小霸王之名,名动长安”房遗爱虽要弱一些,但勇者角逐上所展现出来的神力,亦然让人侧目。杜荷自不用说,在长安那里都能听到他的传奇故事。

    这三人聚在一处,只凭他麾下的八十人已经难以取得任何优势。

    “你们……你们也要与孤王作对……”李估气得面容扭曲,话都说不出来了。

    房遗爱笑道:“我自然要与老大共同进退……”

    罗通也道:“,齐王殿下,青莲与武家姑娘情投意合,你又何必强人所难。今日之事,已到这里,在闹下去”恐怕要传到陛下耳中,到时候对谁都不好。还请殿下三思……”他说的比较婉转,但以表露了自己站在杜荷这一边无疑,只是不想事情闹大,给李估一个台阶。

    当前的情况即便是没有台阶,李佑都必须往山崖下跳,此刻给了他一个台阶”便是他现在如何的无谋”也不得不顺阶而下。

    ……哼!你们等着,孤王不会就此罢休的!”李估冷冷的留下了一句话,忿忿离去。

    罗通回头肃穆道:“我看以齐王的性格此事只怕如他所言,不会轻易罢休的。青莲这里无惧,但武姑娘要注意一些!我担心他会对武姑娘下手………”

    杜荷淡淡一笑道:“放心,对此我已有准备,不会让他得逞的……”说着他阴阴一笑,就等着李估动手。李佑不动手,自己没有吃亏”此事就揭过,但若他一意孤行,《苗疆万毒篇》上记载了好多好多苗疆用来逼供犯人的毒药,自己并不介意让李估尝尝这个滋味。

    军营还有训练,罗通、房遗爱也没有多待,说了两句话一同离去了!

    杜荷也想起自己还有事情处理,对武媚娘道:“因为要赶在齐王的前面,这来求亲”我双手空空什么也没有。等忙完手上的事情后,再重新慎重的来过。依照正常的程序”风风光光的将你迎娶进门!”他怕武媚娘担心,也没有说去处理遇刺一事。

    武媚娘识得大体,自然也没有挽留,只是幸福的说了一句:“,我等你……”

    初唐时期,并没有在长安设置京兆尹,一切刑事案件有州府长史处理。

    州府长史姓王,是当年跟随李世民的一位资深幕僚,断案能力不俗,为人也刚直不阿,在长安这种一抓一把官的地方,将所有的案件处理的不偏不倚,相当的有能力。

    杜荷听过他的名号,对他这类能史也很是敬重,来到府衙很配合的将遇刺的经过细说一遍。

    正如他所想,杜荷西市遇刺,很快就如一股龙卷风暴卷过了长安上空,引发了不小的动荡。

    事情传入深宫,李世民龙颜大怒,当即让州冉长史将一切情报交给大理寺处理,让大理寺卿、刑部尚书与御史中丞这三位掌管最高刑事的官员负责处理此事。

    而听说杜荷遇刺的杜如晦、章氏、长乐、李雪雁等均是担忧之急,尤其是老爷子更是暴跳如雷,直接动用了手上的权力给刑部施压。作为尚书省的大哥大,统御六部,而刑部作为六部之一,等于是他麾下的一个堂口分舵。

    这老大要找小弟的麻烦,实在太容易了,憋了一肚子火的刑部尚书,将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案情进展极快。

    当天夜里,受不了逼供的两个刺客都先后吐出乎实情。

    得知实情的三位巨头,一个个都是神色惊骇,一起将所有事情禀告了李世民。

    听到刺客供出的名字,李世民的神色也不由得一变,沉默了半响,让人将有关人员一并请往承庆殿。

    杜荷在府衙做了笔录,从奇珍阁取回发钗后,章氏准备的聘礼,再一次慎重的向武家下聘。

    这一次杜荷没有见到武媚娘的面,依照习俗,在成亲以前,他都不能与武媚娘见面。

    当夜他正与二女用餐的时候,得到了李世民的传召,来的是传旨太监,表示事情的急切严重。

    杜荷心知十之**是关系自己刺杀一事,也未做停留,进皇宫来到了承庆殿。

    承庆殿上下有着一股肃然的气息。

    大唐帝国皇帝李世民正高坐在上首,脸上冰冷的如冬季的寒风”使得偌大的宫殿有着一股冷飕飕的感觉。

    太子李承乾低耸这头站在一旁脸上已没有半点血色。

    大理寺卿、刑部尚书、御史中丞三位掌管大唐最高刑事掌管恭谦的站在下首,额上也隐隐冒着冷汗。他们万万想不到这次刺杀竟然意外的牵扯到了大唐的储君,这事情闹开,将会是一场巨大的风暴。

    三人谁也承当不起。

    “见过陛下,太子、三位大人!”杜荷走到近处,逐一想众人见礼。

    李世民抬手叫免礼,李承乾意外的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这个笑容充满了委屈和哀求,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可能像杜荷露出这种表情的,事到如今他也无可奈何了。一个被罚关禁闭的太子若再摊上了这种事情,后果可想而知。为了保住太子之位,他也不得不对杜荷委屈求全,露出了服软的神色。

    杜荷见了心中大爽虽然他并不知道将李承乾放在心上,然让一个敌人对自己露出这种神色,也有一番滋味。只是在李世民的注视下他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余下三位大臣也相继点头示意杜荷现在已经在朝中站稳子脚跟,得到了所有文武大臣的认可。

    他这一站直身子,李世民便缓缓开口:“杜爱卿!被你擒获的那两人已经招供,他们说是受到太子府人收买的”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杜荷瞄了李承乾一眼道:“臣下认为不可能,这应该是恶意栽赃,刺客一事与太子无关!”

    他实话实话,这看到太子倒霉,也能让他一喜但他还是喜欢抓住真正的幕后黑手,让他倒霉。

    既然刺客是供出了太子李承乾,那真正的幕后者十之**就是李估无疑了。当然这不是没有贼喊捉贼的可能,然而世上还没有那么蠢笨的策划者,将自己也圈入事件的中心。

    说着他便将自己遇刺,擒贼的经过细说个中的怀疑,自然也一一道明接着续道:“依照臣下的推断,应该是有人聘请了两名刺客来刺杀我然后在不经意的时候透露了自己是太子府的人,让刺客知道自己的雇主是当朝太子殿下,以达到栽赃嫁祸的目的。臣认为是有人知道臣下与太子有些过节,故而才设下如此圈套,来转移视线。”

    李世民是何等人物,在得到消息后。因为事关大唐的皇储,他曾亲自审问二贼,依从二贼口中发现了一些破绽,已经有了这个怀疑。杜荷这番话更是让李世民证明了心中所想,心中也涌现无尽怒火:他早有易储之念,可时机过早,也为行动,在他没有正式下令废除太子之后,李承乾依然是大唐的皇储,幕后之人胆敢诬陷太子,实在可恨之极。

    李承乾也跪拜道:“父皇,儿臣不否认确实不喜杜荷,但还不至于派出刺客,刺客确实不是儿臣所为啊!”

    李世民点头道:“太子起来吧,此案确实疑点多多。以目前情形来看”此次栽赃嫁祸居多,不是你做的便抬起胸膛,身正不怕影子斜,此事朕会彻查下去的……你们先下去……杜荷,你留下!”

    李承乾与三位大臣先后退下!

    李世民缓缓的来到杜荷面前道:“朕与你好久没有喝一杯了,今天,好好的陪朕喝几杯!”

    来到膳房,满桌子的山珍海味。

    各种美食应有尽有,唯独没有一个伺候的宫女。

    杜荷给李世民满满的倒了杯酒,李世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用龙袍抹去嘴边的酒渍后,双眼望着空空的酒杯,缓缓道:“贤婿,你说,朕是一个好父亲嘛?”

    “这?”面对李世民这莫名其妙的一问,杜荷有些迷惑,更多的是迷茫,向对面望去,意外的发现在他面前的这位千古一帝眼中隐隐有着几分伤感之色。

    这还没等他开口,李世民就徐徐道:“朕自认为是一个好皇帝,但却不敢自认是一个好父亲!”

    杜荷沉默了半响,笑道:“岳父大人这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李世民道:“自然是真的,不然找你做什么?满朝文武,也只有你一人敢跟朕说真心话!魏爱卿也能算一个,但那只是针对国事上的……”

    杜荷笑道:“小婿这里的答案是肯定的岳父大人是一个好父亲,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无疑!这点小婿,万分的青定。”他也将杯中酒喝下肚,然后万分肯定的说着。

    他整理了一下思路道:“什么是合格的父不,这个真的很难判断。小婿觉得只要怀有对孩子的爱,知道明心孩子”爱护孩子的父亲就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岳父大人对于诸王子严厉,那是希望他们能够成才,是爱的表现。岳父大人为诸王子找最出色的老师,这也是是爱的表现。只是岳父大人毕竟不是凡人”你是大唐帝国的皇帝,千万人之上,作为你的儿子,一出生就注定了他们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子”地位崇高,能够享受一切荣华富贵。但因为一切得到的太容易,所以懂得珍惜的却是不多。越是如此”作为父亲的岳父大人就越不能与诸王子表现的过于亲昵”这样容易让本来就衣食无忧的他们更加的骄纵。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岳父大人无须过于自责。”

    他不知李世民为何由此一问,但熟知历史的他深知皇子的难逊。

    因为皇子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二世祖,二世祖正是最难教育的团体越是溺爱的利害,他亦将越是昏赓。

    历史上也没有几个优秀的君王是被长辈捧在手心中的,往往他们有着非比寻常的遭遇,比如说汉武帝、汉宣帝,作为汉朝最有作为的两个皇帝之一”武帝小时候并不得宠”因为太子刘荣含冤受罪才轮到他当太子,汉宣帝更是在牢狱中长大,还有唐玄宗、宋真宗、宋仁宗、宋孝宗、明成祖等,这些有作为的帝王往往都没有受到过份的溺爱。

    李世民对于诸子的关心,毋庸置疑,在他即位之初,曾在宫中亲自盘马弯弓教育诸子”颇有不忘传统的味儿。他还亲自为所有的儿子都给他们安排了最好的老师,可算是费尽心机。即便最胡闹无能的齐王李估”他都不曾放弃,数次更换他的老师,希望能将他教好。只凭这一点”已然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了。

    只是事不如人意让人惋惜的是李世民的十四个儿子,绝大福分都是不肖的,而且下场也是悲剧的,这十四人中,除李福、李治外,竟有十二人“死于非命”

    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这话未必完全正确,杜荷为人造成n切的关键还是在于封建社会。

    皇子拥有一切,“骄侈”二字,恰是促使人堕落的垂要原因。

    英武如李世民者,亦无之如何!

    李世民喝着杜荷给他斟满的酒道:“贤婿说的不错,身在帝王家,他们体会不到朕打江山的不容易,不知道这守江山取江山的困难,将朕给予他们的一切,视为理所当然。如此下去,大大不妙!朕……确实不应该纵容他们。”沉默了片刻,他语破天惊的说道:“刺客是齐王派的吧!”

    杜荷闻言一怔“洗然明白,原来李世民已经有所察觉,只是不知应该如何处理,身为皇上他不能坐视不理,但作为父亲,齐王毕竟是他的儿子,管教无方,追究起来,他这个父亲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故而心中迷茫,眼中甚至隐隐有着几分伤感之色。

    杜荷笑道:“小婿确实跟齐王殿下有一点摩擦”但小婿相信,齐王殿下不会如此糊涂的,此事应该于他无关。”

    这话他答的干净利落,让李估倒霉这是他的初衷,但经过与李世民的这番对话,心思动摇了。

    不管怎么说,李世民作为一个皇帝,待他确实不错的,可以用“没得说”这三个字来形容。投桃报李,他不愿看到李世民为难,说了这话等于是不在追究李佑的刑事责任了,就让李世民以父亲的身份自行处罚吧!

    李估此人在历史上根本就是一个屁,连李承乾都比不上。

    杜荷也没有将他放在心上,此事买李世民一个面子也不算亏的。

    “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李世民摇头赞叹,略带欣羡的道:“杜相真是生了个好儿子,若朕之诸子,皆有贤婿这份度量,朕在梦中也会笑出声来。”说着,也走了却了一桩心事:他早已通过特别的消息网得知了李估与杜荷之间的事情,只是无法判断幕后之人到底是李承乾还是李佑,杜荷为李承乾说话,无疑表示幕后之人正是李估,故而决定严惩李估,问题的关键在明在暗。杜荷如今的身份早已非同一般,是大唐的栋粱。若是再明处”李估这一生就毁了,记载青史上会留下永世骂名,但在暗处,却保存了李估的一点颜面,虽然他也会找个借。来处罚,但不至于落得千古骂名的地步。

    杜荷却想到了目前为止,几个皇子,唯一让他抱有好感的人吴王李恪,这李恪有李世民之风,那胸襟度量,足以让人眼中一亮。

    心事一了,李世民也健谈起来,两人随意的聊着。

    杜荷也乘机说了一下治理江南的进展,听的李世民不住的点头,认可了杜荐的努力。

    但随即这话音一转,李世民眼中隐隐透露着杀气,问道:“贤婿啊,朕似乎听说,你打算再娶一房,可有此事?”

    杜荷打了一个激灵,脸上挂着灿灿的笑容,心底有些发虚。!~!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