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三十六章 谁是黑手?
    杜荷正让突如其来的一个卖珍珠的人吸引了注意力,那黑珍珠光亮透力,绝非凡品,是罕见的稀奇珍宝,连杜荷这类身价不菲的人也忍不住为之惊叹,不知如此珍品这个邋遢的人从何得来。

    如此他的心神皆在黑珍珠上,正是警惕心最为松懈的时候。从对面射来的这一箭,却是御风疾飞,气势逼人。他只觉得一缕锐利的杀气扑面而来,还来不及猜想到是什么原因,利箭穿过大街,已到了他的额头,声未至,箭已到。

    此时根本无法用肉眼捕捉箭支来势,但杜荷的动作同样也是快如闪电。

    以他那可称绝世的轻功,此时此刻想要躲避这一支箭,并不困难。

    但他不敢躲,更加不能躲。

    他心思机敏,当世不做第二人选,在察觉利箭的那一瞬间,就在这短短的零点几秒的时间里,脑中的思绪已经来回转了好几十圈,将前前后后的事情在这短短的转瞬间分析出了问题的关键。

    他遇刺了,受到了他人的刺杀。

    这是一次有预谋精心策划的刺杀,凶手选择了在他警惕心最为松懈的时候下手,也即是说那个卖黑珍珠的也是帮冉,他在帮着射箭的人吸引自己的注意,甚至也是刺客,在射箭的人一击不中之下,给自己致命一击。

    杜荷心知即便自己轻功再好,避开这突如其来的一箭,已经让费尽所有精力,那时候的自己根本不足以抵达在同一时间发动攻击的刺客”一但受伤”实力将会有所下降,面对这种刺杀是最危险的。

    他不能躲!

    在这短短的转瞬间,他已经冷静的分析了一切”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

    就在这中箭的眸间,他竟以右手硬生生的握住了箭羽,强行让利箭停在了眉心前不足一尺的地方。

    直到此刻杜荷才看清手中的利箭乃是一支弩箭,也是一支毒箭,箭头呈现乌黑色,有着一股怪臭。

    与此同时,就像是在印证他猜测的一样”身旁那个邋遢的男子从腰间抽出一把尖锐乌黑的匕首,匕首直刺杜荷手臂。

    越在这种危机的时候,杜荷越显得沉着镇定,左手搭在邋遢男子的手腕上,运气太极拳中的卸力御力之法,将力量强行移开顶着他的手腕,重重的砸在了奇珍阁的门框上”打落了他手中的匕首,随即毫不留情的将手中的利箭作为兵器,狠狠的插进了邋遢男子的手臂上。

    他完全可以将利箭刺穿邋遢男子的喉咙,但他并没有这么做来:他只为将他打倒,以便留下活口审问。可就在那邋遢男子中箭倒地的瞬间”竟然全身抽搐,犹如大神上身似地强烈抖动着,不过一刻,七孔流血,惨死当场。

    毫无疑问,那箭枝上抹了并非是一般的毒”而是那种见血封喉的剧毒,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他的命。

    这一番遇刺到应敌,只不过是在短短的瞬息间。

    可就在这短短的瞬息间”杜荷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两回。

    若不是他反应之锋,心思之深”遇上这种精心策划的杀劫,只怕十死无生。

    在古代速度最快的莫过于利箭,古往今来,能够在危机时刻这般从容不迫的只手接箭又有几人?在这种杀机陷阱之下,能够依旧保持镇定,冷静而理智的分析一切,又有几人?

    由此也见杜荷虽说不上武艺当世无双,但着反应之快,心思之深,以是惊世骇俗。

    这时又有两人舞着长刀冲到了近前,他们的刀锋与刀背呈现两种颜色,刀背亮如明镜,刀锋却黑如墨汁,显然也抹有剧毒,对方这是处处欲致他于死地。

    杜荷眼中闪过一丝阴冷,以独门手法拔出了盘龙剑,手腕抖动,长剑挥舞,刹那间就刺出一片剑影,极寒气流在涌出剑身的一刻凝化成朵朵雪huā般的光点,仿佛千万朵梨huā突然绽开。

    此招是杜荷与薛仁贵的对战中创出的绝技:剑法或点或挑或扎或刺,端是变化多端,让人眼huā缭乱,剑招看似华丽不实,但却处处暗藏杀招,正如当初他被薛仁贵那一拳吸引了注意,却没有察觉杀招是那衣袖上的雨滴。

    此剑看似huā俏,实际杀招可以笼罩身上十大要害,若敌人让huā俏的招式吸引,则必死无疑,若敌人为huā俏的招式所骗,认为此招华而不实,则将陷入生死存亡的绝地。

    huā俏华丽的剑法如梦似幻,冲来的两名贼人尚不知何事,只觉得双眼一huā,双手、双肩、双腿均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两个剑口大的伤痕。他们倒在了地上无法动弹,即便是在他们倒地的时候,也不知自己是如何中招的,眼中竟是恐惧与迷茫。

    杜荷眉头微皱,顿觉奇怪,心道:“对手有些弱了*……”暗中放冷箭的杀手那一箭射的不偏不倚,正是他躲无可躲的要害,那名邋遢男子也非同一般,出手的时机把握的分毫不差,换做是武艺与之不分上下的薛仁贵,面对这种刺杀也是九死一生。

    先前的那对刺客组合高明之极,可这两人却?

    难道?

    杜荷心念一转,无暇他想,一脚踢在了一名刺客的颈部,将他踢晕,看了一眼混乱的大街,高喝一声,“都给我让开!”

    因为杜荷遇刺,西市东这条大街上乱作一团,这里本就是行人商人集会的场所,人数众多。遇上这种事情,自然无法平静,群众喊着叫着,摔着跌着,四散奔逃,场面极其混乱。

    但他这一声利喝却有着显著的效果:他表现出来的神技,己经让百姓感到惧怕,听他发话,自是无人敢不听。

    在奇珍阁的对面是的永亨客栈,杜荷无法确定那夺命一箭从何处射来,由那个窗口射出,但却能肯定,那偷袭他的刺客就是从这客栈对他施放冷箭的,只是不用想也知道对方一击不中,必然撤退,不会留下让他来抓的。

    不过为了防范万一,杜荷还是顺着百姓让开的道路,将永亨客栈细察了遍,如他所料的一般,那名刺客已经消失无影踪了。

    他也并没有打算追逐,这里是长安西市,客流量何其之大,自己没有看见刺客的模样,想要在这人群里找到他,无疑是大海里捞针,与其无意义制造混乱,图劳无功,不如理智的放弃。

    回到了刺杀现场,大唐军人的效率就是非凡,已经有二十余名巡逻的唐兵封锁了现场,等待负责官员的取证处理。

    杜荷上前自报了姓名,表示刺杀的对象是自己。

    巡逻兵闻言,一个个都打了一个激灵。机警的个别唐兵,已经偷偷开溜,打算去通报负责刑事的州府长史,让州府长史亲自前来处理这个案件。杜荷是李世民的心腹,是他跟前的红人,也只有州府长史亲自前来,才有资格说上话。

    作为杜荷本人,却没有在意那么多,而将心神放在了地上那两个刺客身上。

    两名刺客一个被他踢晕,另一个却脸如死灰的躺着,如他料想中的一般,没有自杀。

    为了证明心中所想,杜荷特地给了当中的一名刺客自杀的机会与时间,可是他却无动于衷。可见此二人决计不是训练有素的刺客。真正的刺客最重保密,为了不受到严刑逼供,真正的刺客都具有死志,他们宁愿死也不会透露半点风声硪在州府长史来之前,杜荷思考着究竟是谁要如此劳师动众的杀他:脑中将可疑的人物一一列出,发现自己得罪的人不严,但真正有可能冒险杀自己的只有三人:第一、长孙无忌,这老狐狸中了自己与武媚娘的算计,被处罚关禁闭三年,早已是恨不得要将自己挫骨扬灰了。第二、太子李建成,自当初偷牛一事起,自己与他就是生死冤家,处处于敌对情况,自己让他在李世民心知地位大跌,他恨自己要派人杀自己并不奇怪。第三、齐王李估。

    三人都有可能,杜荷一时间也难以凭借主观老判断谁是真凶,闭目沉思以排除法来判断谁才是真凶。

    首先长孙无忌应该除去,这家伙确实恨自己入骨,但却不至于如此轻易的动手,而且以他的才智布下的杀局应该更加厉害,动用的杀手应该更加的了得。虽然此次刺杀,杀局与杀手都不是凡人,但还没有到达长孙无忌安排的那个境界,所以是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接下来是李承乾和李估,李承乾有杀自己之心,而李估没有,他虽然与李估有口角,但还不至于生死不容,依照常理判断,当是李承乾无疑。

    然而杜荷却知道李估,知道李估是一个疯子,历史上李世民为了教好李估,给他安排了刚直不阿的权万纪作为老师,权万纪多次犯颜劝谏引起李估的不满,最后甚至派人将权万纪杀了,杀了还不够,还将他分尸,然后举起大旗造反。

    这样一个疯子,为了武媚娘一事,未必不会派杀手来杀自己,是他的可能性由甚李承乾。

    杜荷看了地下的两人心道:“究竟是谁,听他们的招供就知道了,假若供出的是李承乾,则表示幕后黑手是李估,反之亦然!”,!~!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