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三十三章 杜荷肾亏!
    二十四桥明月夜的具体做法是先将豆腐削成月亮一般的小球。,在火腿肉上挖上相应大小的洞孔,将豆腐球放入其中,然后再以温火将火腿蒸熟,随着时间的推移,火腿肉的味道渐渐的融入豆腐中,使得素食豆腐中含有了火腿的味道。

    长乐、李雪雁吃了,自然大为倾倒,这一听还有主菜,脸上隐隐透露了期盼色彩,虽然不知爱郎是从哪里学来的厨艺,然二十四桥明月夜的豆腐中的那香浓的火腿味,已经让她们大开眼界,对于真正的主菜,不由充满了期待。

    下人将好逑汤端上。

    “这是……”看着由荷叶、笋尖、樱桃,弄成的红绿分明的好逑汤,都是一脸的食指大动:碧绿的清汤中浮着数十颗殷红的樱桃,又飘着七八片粉红色的huā瓣,底下衬着嫩笋丁子,红白绿三色辉映,鲜艳夺目,汤中泛出荷叶的清香,色香味中的色、香二字已经充分体现,至于味道,即便不尝也知决计不差。

    杜荷催促道:“你们尝尝看,这汤可比上一道,二十四桥明月夜,有滋味多了。”,李雪雁拿起匙羹舀了两颗樱桃,含在嘴里轻咬着,荷叶之清、笋尖之鲜、樱桃之甜,还有那不知是什么的鲜美肉味,将这樱桃的美味完全的激发了出来,她“嗯嗯嗯”的,好吃的舍不得张嘴说话,只能不住的点头表示。

    长乐舀了半碗汤,细细品尝,荷叶的味道、竹笋的味道、樱桃的还有鲜肉的味道这四种食物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赞叹道:“美味,杜郎这汤,就算是皇宫里的御厨也做不出来。”

    李雪雁将樱桃吞下了肚惊奇道:“原先的豆腐里有火腿的香味,现在这樱桃里竟然还有肉的滋味,究竟是怎么做的,太神奇了。”,她赞不绝口,一边喝着鲜美的汤,一边将汤中的樱桃往嘴里塞。

    好逑汤的的做法要比二十四桥明月夜更加的复杂,最难的是要将樱桃中的核取出代之以斑鸠肉。

    樱桃味甜,皮薄,汁多,果小,美味多在汁液中,想要不伤及汁液美味,又要将樱桃核取出镶入斑鸠肉,绝不是易事。若非杜荷剑术高超,决计无法以精准迅捷的剑技将樱桃核取出,若非他双手灵巧,也决计不能在瞬息间将斑鸠肉镶入其中。

    当然这也多谢天时地利的配合,现今正是春季是樱桃、竹笋成熟的季节,而恰恰在杜府的储藏室里都有这些食材,不然他便如做不出无米之炊的巧妇一样,有心无力了。

    杜荷将做法细说,古怪而繁杂的做法让长乐、李雪雁听的是目瞪。呆。

    一大碗鲜美的好逑汤让她们两人吃的尽光。

    李雪雁惬意的摸了摸微微鼓起的肚子道:“杜郎,你这汤叫什么名字!那火腿味的豆腐叫做古怪的,二十四桥明月夜”这个汤也应该有个古怪的名字吧!”二十四桥明月夜此名是黄蓉根据白居易的《寄扬州韩绰》一诗中的一句话命名的在初唐白居易还未出生,自然不解其中之意。

    杜荷自己都解释不出来好在二女也没有细究。

    面对李雪雁的询问,杜荷脸上再露挣扎之色,沉默片刻缓缓道:,“汤中有huā,有樱桃,这代表美人,荷竹又比作君子,辅以斑鸠之肉,则能以《诗经》中的一句说明,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汤便是叫好逑汤*……”

    “好逑汤?”,长乐、李雪雁听了此名,相继呆了呆,均是一言不发。

    杜荷微微一叹,知道以长乐、李雪雁两女的聪明,自然知道他现在心中纤想。

    李雪雁幽幽道:“杜郎想要再娶一房,直说就走了,何必顾念我们*……”

    长乐温柔的望着他道:“其实即便今日杜郎不说,长乐也打算劝说郎君再娶一房的。”说着,她也叹了口气,脸上有些哀怨自责,心中也是恍然,明白昨晚杜荷为何会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续道:“这怪不得郎君,都是我们姐妹没用,没能给杜家留后……”

    说着七八百日的压抑,泪珠不断的滚落下来。

    李雪雁眼圈泛红,泪水也跟着掉下。

    杜荷登时慌了手脚:“别,别哭啊!你们这一哭,我心都碎了……啊,等等……”,他脑中再度浮现出长乐哀怨自责的表情,想起那句“怪不得郎君,都是我们姐妹没用,没能给杜家留后”,一切为之恍然,低呼道:“你们是为无后之事,难过伤心?”,李雪雁抹着泪水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们嫁给杜郎已有好一段时间,至今无所出,早就急坏了。相公至今才提再娶之事,已经很顾念我们的感觉了*……”

    听得此话,杜荷方才反应过来,这是古代,不是现代,古代对于无后看的很严重的。

    古人休妻,有七大标准:第一、不孝顺父母;第二、无子;第三、淫:第四、妒:第五、有恶疾:第六、口多言;第七、偷窃。这无子一项位列第二,可见后果之重。

    公主无子,固然不能休妻,然再娶是合情合理的。

    因为无子,所以长乐、李雪*才多愁善感”因为无子,她们才会如此轻易的接受自己不规则娶的要求!

    杜荷心念此处,心中涌出无尽怒火,“你们不可理喻!我是你们丈夫,受到了委屈,一句话也不说,独自的自艾自怨,这叫什么,这算什么,你们还有没有将我当作你们的丈夫!”,他这还是第一次向长乐、李雪雁发脾气,脸都狰狞了起来。

    长乐、李雪雁忘记了哭泣,呆呆了望着气得都快张牙舞爪暴跳如雷的丈夫,完全没了主意。

    “算了!我懒得跟你们说!”,人有七情六欲”怒正是其中一种。

    杜荷为人处事沉着镇定,少有发怒的时候,但此刻却已经让怒火冲昏了头脑。他气长乐、李雪雁什么事情都藏在心底,受了委屈也暗自承受,他气自己后知后觉,以现代人的处事方式来对待她们。

    他气长乐、李雪雁对他的不信任,也气自己失职,始终没能发现二女真正伤心的缘由,没有察觉这些年来,二女心中的苦楚。

    他心中越来越烦躁,越想越是钻牛角尖,觉得长乐、李雪雁根本不在乎自己,有事情都不对自己说,独自的伤心,独自的难过,根本没有将自己当作丈夫,当作避风的港湾。这越想下去,心中也是越痛,就如刀割一般,想出去透一透气,直接夺门而出。

    一个人在气头上,井么也顾不得了。

    他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发泄一下满腔的怒火。

    不知不觉来到了军营”左威卫军中的将士早已起来操练,呼喝声阵阵。

    来到校场左近的小型练武场,这里是专门被军中将校练习骑射武艺的地方。在军中上下职位划分分明,也只有校尉一级别的军官才能到练武场里不受任何人打扰的练习武艺。

    进入练武场,意外发现练武场上以有一人在挥汗苦练,正是罗通。

    罗通为人心高气傲”输给武功更甚他一筹的薛仁贵虽是心服口服,然并不认输,而是以他为目标,加倍的苦练,争取超越。

    见杜荷到来”罗通停下了练习,笑道:“青莲,今日怎么有空来这里?”,杜荷平日就是甩手掌柜,出现在军营中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有军务需要处理。这演武场是从不踏足的。

    罗通也因此而感到意外,察觉了一些问题。

    “我也不知道*……”杜荷摇头苦笑道:“只是家中发生了一些事情,心好乱,平静不下来。”

    走到近处,罗通神色也为之凝重,杜荷给他的感觉是那种天塌下来我撑着的人物,那自信的笑容,在任何时候都给他们带来强大的自信,然而此刻的杜荷却一副心绪不宁的神态。

    罗通并没有细问缘由,只是站在他身旁笑道:“这不开心,不高兴,烦心的事情谁都会有,我自创了一套应对的方法。找人打架,全心全意的与人打一架,发泄心中的不快。打了以后,心情自然就好了!以前,我不开心的时候,就是满街的找人打架,我小霸王的名号也是这么来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打一架?”,杜荷很讨厌现在自己的感觉,但有些控制不住,听罗通的办法,也不管有效没效,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话音一落,罗通暗地里一脚抽击,正中杜荷胸口,将他踢得倒飞了出去。

    杜荷心绪不宁,更想不到罗通会突然偷袭,躲避不开,莫名的受了一脚。他正觉得莫名其妙,罗通再次飞扑了过来,又是一脚,将他踢翻了个边,口中叫道:“打架不是比武,可没井么规矩!”

    杜荷本就心情不好,这回又连挨了两脚,火也跟着窜起,鲤鱼打挺的起身,挥拳向罗通打了过去。

    他没有用自己最擅长的轻功,只是为发泄而战,不断的挥舞着拳头,与罗通扭打在了一起。

    “看我仙人赵摘桃……”

    “看我猴子捞月……”,噼噼啪啪的,激烈的战斗持续了半个时辰,方才恢复。

    杜荷、罗通精疲力竭的并肩躺在了地上,两人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杜荷胸前有着两个巨大的脚印,手臂上也有抓痕,罗通似乎更惨一些,左眼处挂着个熊猫眼圈,那是在扭打都遭受到了杜荷的一计铁拳攻击造成的。

    罗通半眨着眼睛,笑道:“想不到就算不用轻功,我也不是你的对手*……”

    杜荷“哈哈”一笑,心中所有烦恼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先前的发泄,就如被拦截的河水找到了宣泄口一样,已经将所有烦闷之事,通通的宣泄了出来,高声道:“那是自然,想要胜我,你还差得远呢!”,他长吐了口气道:“谢谢!”

    罗通摇了摇头道:“我们是兄弟!”

    “不错”是兄弟*……”杜荷肯定的点了点头”躺在演武场的草地上,看着天上漂浮的白云,问道:“明达,你说在女方眼中,孩子真的那么重要吗?”,“我想是的!”,罗通犹豫了一会儿道:“其实我并不了解女人的心。但是我夫人就曾因为成亲三月后肚子里没有任何反应而发愁。甚至我娘对她的态度也隐隐变化,生出了不满直到不久,诊断出有身孕的消息,娘的态度立刻不一样子,待她,比待我还要关心。”,才三个月就为之发愁了,那长乐三年呢?

    这三年里她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杜荷再一次觉得自己当真是混蛋透顶,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长乐受到的委屈。不过此时他以恢复的冷静,不在迷茫,而是再想解决问题的方法。

    事情一切的起因在于不孕,只要能够唐长乐、雪雁怀上,那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

    只是这怀孕,不是射箭说中就中的,有什么法子?

    不对!

    他记起了上学时的生理课上老师传授的知识,男女结合,之所以会生孩子,是因为精子与卵子的结合。人是两者结合孕育出来的生灵。男子精子用之不竭但女子的卵子要到一定的时间才会从卵巢排出到腹腔。

    这个时间大约是一月一次,也就是受孕期。在受孕期内同房,怀孕的可能性是极大的。自己与长乐结婚三年,不可能次次圆房都在安全期,这一直没有能够怀上,一定有别的原因。

    难道是我的问题?

    这不孕女子的原因占据多数,然而作为二十一世纪人,他更清楚的知道男子也能成为不孕的原因,而且例子不少。

    若是女方问题长乐不能生,难道雪雁也不能嘛?

    如今二女的肚子都没有反应,自己的问题应该占据多数。

    他记不起历史上长乐、李雪雁是否生有儿子,但却清楚的记得杜荷是没有儿子的。

    他记得《唐书》记载:杜荷性暴诡不循法,尚城阳公主,李承乾谋反时,他给李承乾出了杀李世民的烂主意,导致被杀,根本没有记载他与城阳公主怀有子女的消息。

    如今历史已改,城阳公主意外的嫁给了房遗爱,并且还生出的孩子,可见她是能生的,造成不孕的应该就是杜荷本人?

    不会吧?

    杜荷在心底叫苦:“穿越到一个烂人身上也就算了,拥有一句柔弱的身体也能够接受,难道因为那个王八蛋还要导致自己绝后?不成……不能就这样了,得找个大夫看看……”

    他虽然不急的生子,但并不代表不喜欢孩子,更不代表不想要孩子。

    念及此处,他拍去了身上的尘土,跟罗通道了别,直往太医署去了。

    孙思邈为了专研医术,已经离开了杜府云游四海,能找的只有皇宫里的御医。宫中御医也许比不上孙思邈,但也不会逊色多少的。

    找到了太医令,杜荷悄悄的拉着他,颇为不好意思的将情况说明。

    太医令听及缘由,也没笑话,只是严肃的提杜荷把脉,过了许久,他道:“杜大人猜的不错,公主、郡主不孕之关键并不在于她们,而是在于大人。

    五脏五行,相相生,昼流转,无有始终。从之则吉,逆之则凶。天地阴阳,五行之数,中含于人。大人五行缺水啊!”,杜荷一脸的茫然,什么五行缺水,自己不孕,跟五行缺水有什么关系?

    太医令缓缓道:“五行即为五脏,肝属木,心属火,脾属士,肺属金,肾属水。五行缺水,即为大人肾子*……”

    杜荷脸色僵硬,险些当场爆安,郁闷的道:“王太医,你说我一个身体健康的小伙子肾亏,会不会悬乎了一些?”

    太医令脸色不悦:“大人这是怀疑医者的诊断吗?酒色伤身,大人以前的行为,老夫略有耳闻,过渡纵欲,自然有今日之痛。”,杜荷眨了眨眼,终于明白了,一切又是原杜荷那个王八蛋搞的鬼,小小年纪就纵欲过渡,导致了身体肾亏,结果他死了一了百了,现在确嫁祸在自己头上了。

    这……这简直岂有此理!

    杜荷苦着脸谦虚道:“那不知有没有挽救之法吗?”,太医令道:“无妨,自从大人性情大变之后,作风干净,身体也愈发强健,这肾亏已经在愈合之中了。我这里给大人开几副药,补补身子,少则半年,多则数年,大人这毛病,自然会得到治愈。生育问题,也将不在是问题。”

    杜荷听这一说,也彻底的明白,这句身体过渡的纵欲,使得肾虚,精子数量过少,精子质量低下。自己占据身体以后,改了所有的毛病,而且重新练武,使得受损的身体自愈。只是只因当初实在伤的太重,一时好不了而已,并不是真正的不育,还是能够繁衍后代的。

    杜荷心情大好,拿着大夫开的补肾药方,向杜府走去。

    缘由找到,不育的责任并不在于她们两人,这样她们也不用自责了吧!将她们安抚好,只有解决了家庭纷争,才能着手武媚娘的事情。

    他此时已经发现了他们夫妻之间彼此存在的问题,因为他们太在意彼此,为了不愿意彼此担心,有事情,宁愿隐瞒,也不说出口,有必要针对这一点好好的谈一谈。

    PS:这一章是两更的量,晚上还有一个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