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十八章 险胜
    杜荷、薛仁贵皆没有轻易妄动,他们彼此!间已经在上一回合了解了对方的实力,虽然杜荷是小胜一筹,但那只是抓住了一次千载难逢的良机,方才占了些许优势。杜荷很清楚的知道”薛仁贵的武艺跟自己在伯仲之间,无分上下,若无那两粒关键的泥沙,自己是没有可能那么轻易的踢中他的。

    《孙子兵法》有云:“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

    在比武较技中,并不是所有先下手就能取得优势的,尤其是在双方实力与伯仲间的时候,先动手的那一位往往会因为先一步使出全力而导致后续力量的不济,处于劣势,还可能会因想动手而先一步露出破绽。

    故而在对上同等级别对手的时候,贸然的先下手反而会导致失败。

    杜荷在等待着出手的时机!

    薛仁贵也有同样的想法,杜荷那一脚威力确实不小,然而他自幼习武,早已练就一身铜皮铁骨,那一脚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伤害,完全影响不到他的发挥。

    一滴水忽然打在杜荷的手背上,他没有在意。

    又一滴水落下来,打在薛仁贵的方天画戟戟尖上,他也没有在意。

    天意外的阴沉了下来,本来这春雨说来就来,没有任何征兆。

    但这一次却是意外!

    暴雨忽然倒盆而下!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酝酿已久的大雷暴彻底爆发,天空积蓄了整个冬天的雨水”似乎此刻都尽情宣泄出来!春季第一场大暴雨”意外的来临。

    武媚娘与小兵牟子惊呼的跑到了屋檐下躲避。

    杜荷、薛仁贵却依旧一动不动,大雨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的影响,在他们两人的斗志面前,任何事情都无法影响到此刻他们的决斗。

    雨打湿了两人的长发,顺着发丝从脸颊流下。

    薛仁贵突然眨了眨眼睛,他是农民,依靠种地为生,今日早晨下地耕作,刨地时一块不起眼的泥土沾在了发丝上,如今让雨一淋”化作泥水顺着发丝流下,无巧不巧流到了眼中。

    薛仁贵本因眼睛受到了创击,隐隐作痛”再让这泥水以侵袭,登时散失了因有的戒备,让这小扛的意外吸引了注意。

    天际忽然出现一道闪电!

    杜荷无声地一笑,虽不知薛仁贵为何在这种情况下失去戒备,但机会难得”他出手了!

    不论是切磋还是决死,全力以赴,才是彼此间的尊重,若发现对方破绽也不进攻”那是最愚蠢的行径。

    装模作样的假仁义”就是至高无上的愚昧。

    即便身份互换,遇到同样情况的是杜荷,相信薛仁贵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的,这不存在什么卑鄙不卑鄙的,任何事情都存在着机遇,能够把握住机遇的人,才是最后的胜者。

    身体微微前倾,杜荷速度发挥到了极致,长剑划出一条奇妙的弧线,卷起漫天风雨”将薛仁贵的停留位置方圆五尺之地一起裹进去!

    这一剑杜荷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无论是精神还是气力,在薛仁贵的强势下这一击都已攀升至他前所未有的颠峰。

    长剑闪电般击出。剑锋撕裂暴雨所形成的雨帘将周围的雨水急剧吸拢,形成一支支利箭,随着锐利如哨的破空声,与银白色的长剑一起射向了薛仁贵。

    冰冷的大雨从薛仁贵头顶淋下,在心神短暂失守的那一刹那,在他暗叫不好的同时,近于死亡的窒息感从四面八方排山倒海似的压过来。

    一柄刁钻无比的长剑夹带着雨水来的是如此的迅速,如此的让人防不胜防。

    薛仁贵已经失去了先机,尽管只是短短的一秒,然而在高手面前,这一秒足已定下胜奂。

    薛仁贵心中涌出强烈的不甘,不甘如此失败!

    “哈!”,他闭上双眼狂唱一声,这一吼充满了一个武者对于胜利的执着,长戟突的斜上一挥,看似寻常一击,却出现在了长剑的右侧”没有丝毫的预兆,好象它原本就一直在那里似得。

    在这一刻,薛仁贵也使出了这一身最神速的一击,在杜荷的威胁下,他同样突破了自身的瓶顶”使出了最强的一击。

    这一击已超越了物理速度的极限。

    “当……”,杜荷这十拿九稳的一剑意外的让他抵挡了下来!

    薛仁贵空出右手,一记右钩拳猛击而出。

    这一拳打的杜荷是莫名其妙!

    两人之间的距离恰是一剑之地,薛仁贵若非长着猿猴的手臂,不然绝无可能打的到他。

    杜荷为薛仁贵先前一戟而惊叹,随即也为随之而来的一拳而奇怪。

    但随之神色却是剧变!

    薛仁贵无愧是薛仁贵。

    他这一拳只是幌子,真正的杀招却是他那右钩拳猛击出的甩袖动作。原来薛仁贵家境贫寒,他穿得是麻布大衣,这类衣服最吸水性,这倾盆大雨一下,那衣服吸附了斤余重的雨水,尤其是那宽大的衣袖,更是如此。他这猛力一甩衣袖”聚集在衣袖上的水清如暗器一般无孔不入的射向杜荷的面门。

    这一手高明之际,精妙之极。

    任凭杜荷机智过人,也未曾想到,待察觉时,暗器般的水珠已达面门,躲无可躲”一切为时已晚。

    危急中也只能闭目硬抗!

    “啪啪啪啪!”,那水珠在薛仁贵神力的加持下,毫不亚于寻常飞石,打在脸上有股锥心的剧痛。

    杜荷攻击受阻,薛仁贵手中大戟自然而然地运垩动起来,没有惊涛骇浪的杀气,没有激荡交错的风声,这平平无奇的一招,但却令人感到他把身体所有力量,整个人的感情和精神,全技到这一戟去,使这本是简单的一戟,拥有莫可抗衡的威慑力,有如日月星辰的变幻流转,如梦似幻。

    就在这胜负一瞬间,他使出了自己最强的绝技,长戟震开了雨帘,直刺杜荷身上要害。

    这一击以奇异的路线封锁住了所有退路,尽管杜荷的轻功高深莫测,但在没有起步,失去先机的情况之下,面对这一戟也途生无力之感败了,难道就这样败了!

    杜荷也是不甘,在这胜败一线之即。

    突然半空中电光一闪,天地一片煞白。

    在远处观战的武媚娘、小兵卒子双眼让强光刺激,睁不开眼。

    天地间也呈现一片寂静!

    当他们视线恢复,却发现前院里胜负已定。

    薛仁贵手中的长戟意外的插入了土地”整个戟头深入其中。而杜荷一手垂着,另一手的长剑架在了薛仁贵的脖子上。

    胜负以显而易见。

    这一场他们两人之间的巅峰之战,最终还是以杜荷胜出。

    薛仁贵呆呆的望着肩上的长剑,此时此刻他尤不知自己是如何败得,只是觉得一股诡异的力量让他的长戟失去了准头方向,重重的砍在了地上,接着颈脖处一凉”长剑已经架在他的喉咙处了。

    沉默了很久很久,忽然笑了笑:“我输了!”,这一笑,洒脱之极,正是大丈夫输赢无悔的气度。

    杜荷收回了长剑道:“侥幸而已……”他此话不假,两人的武艺在伯仲之间,无分上下”比的已经不仅仅是武艺的高低,还有智谋、反应、以及对于战局的把握,对于优劣势的掌控还有临阵的发挥。

    他们对战至此,双方都表现出了势均力敌的能力,在那一瞬间”作为胜者的杜荷甚至有了认输的念头,可也在那一瞬间,他反败为胜,侥幸取得胜利。

    下一次对战,即便是杜荷也不能确定自己能再次战胜薛仁贵。

    但对于薛仁贵这种大将气度,杜荷还是极其赞赏的。

    血从杜荷的左手滴下,顺着雨水而下,渐渐的与地上形成的小溪流汇聚一处,流向远方。

    “杜大哥……”武媚娘不知具体缘由,但见杜荷受伤,紧张的惊呼了一声”顾不得漫天大雨,冲了出来,拿着他的左手,在他的左手上,一道恐怖的裂痕几乎占据了半个手掌。如此恐怖的伤口,让武媚娘脸色惨白,心如刀割,泪珠滚滚而下。

    薛仁贵这才发现杜荷手上的伤,眼中有些明悟,然疑惑更胜:“杜兄弟,进屋去吧!若不嫌弃我家简陋,就在我这里用膳,我让娘子将刚打来的大雁炖了,给杜兄下波 ……”

    杜荷欣然同意,伸手拭去武媚娘眼角那掺着雨水的泪珠道:“无妨一点小伤,几天就好了。进屋说话,别冻着……”

    三人进屋,薛仁贵找来了伤药。

    武媚娘用手绢给杜荷敷上”见血止住”方才放心。

    薛仁贵也给杜荷、武媚娘分别找了一件更换的衣服,笑道:“这是我与娘子过年时穿的,比不上你们的华贵,但总比湿着要好!”,杜荷笑说无妨,武媚娘也曾过惯了苦日子,不以为意。

    武媚娘去里间更换。

    杜荷与薛仁贵同在偏殿,擦拭身上的水清时,薛仁贵忍不住问道:“杜兄弟,你究竟是如何挡下我那一击的……”

    当时闪电格外耀眼,他的眼睛也花了,没有看清。

    杜荷笑道:“我会太极……”

    这一次能够败中求胜,全是太极之功。

    杜荷在最后关头使出了太极中的四两拨千斤的技巧”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将那一戟的力量卸开”然后乘机刺出了决定胜负的一剑。

    只是薛仁贵的那一戟力量实在太大,尽管他用上了四两拨千斤的技巧,但还是被那恐怖的力量震裂的虎口。!~!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