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三十八章 海上浮尸
    强弩与连环弩都是弩,但威力远远不同。

    这就如火铜跟手枪一样,火铜每开一枪都必须重新上膛,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才能发出下一击,但连弩却如手枪一般,能够一下一下的轮流射击,除非弹药用尽,不然是没有任何可趁之机的。

    唐朝的连环弩在连发上位于冷兵器时代之冠,即便是冷兵器的巅峰时代宋朝也比不上。

    当然这不是指技术在退步,而是因为连环弩连弩为了追求速度而牺牲了射程和威力,在唐朝时期,异族铁器科技并不发达,连环弩威力固然比不上强弩,但足以对付。

    而宋朝时期的异族已经发展成了国家,有自己的科技特色,甚至还拥有铁鹞子、铁林军等连宋朝也没有的重甲重骑兵部队。面对这些兵器都难以砍伤的重甲队伍,连环弩的威力太小,速度再快,伤不了敌,也失去意义了。

    所以宋朝时期的弩弓都向力量发展了,他们发明的神臂弓,威力强劲的可以穿透三层厚甲,甚至能够穿透青石砖,不过那发射的速度就不敢恭维了。

    面对血肉之躯,连环弩尽管威力比不上强弩,却也绰绰有余,足以致人于死地。

    连环弩一弩十发,六秒十矢,三十张连弩,在区区六秒的时间,面对三百弩矢的齐发,又有谁能够闪避的了?

    冷汗从段干志的额角流下,握向剑柄的手心以是冷汗淋漓,心念电转,以明白一切,一咬牙心道:“他们既有连环弩,想必就是朝廷中人,朝廷已经早已准备了,只是我们全然不知。不行,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战,若有一人能够侥幸突出丛围,将情况告诉师傅。”

    “留是死,冲是死,搏一把,冲!”

    当前情况险恶之极,能够在这种形势之下,做出最正确的决定,这段干志确实不俗。

    在他的号令下,黑衣人统统的拔出了长剑。

    尽管段干志的选择正确,但毕竟失去了先手,想要突围痴人说梦。

    在段干志下达命令的时候,巴宇兴也下令射击!

    漫天的弩箭越空而去!

    连绵不绝的括机声以及弩箭破空声,接连响起,刹那间,追魂夺命的弩箭射往段干志等人,往往一箭就洞穿了两三人。不过由于杜荷的要求是生擒活捉,弩箭对准的地方多是腰肢下部分,虽不致死,但却能让敌人失去战力摔倒在地。

    就在这十五秒不到的时间里,已经没有能够站着的人了,十五人都倒在了地上,失去了再战之力。

    面对如此密度的弩箭齐射,即便武艺高强的段干志也闪避不了,双腿让弩箭贯穿,倒在了地上。

    “将所有人都给我绑起来,一部分留下来整理战场,另一部分押着人跟我走。”

    巴宇兴咧着大嘴,下达了命令。

    清晨,春季的太阳已经跳出了地平线,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李逸风策马来到了二龙山山脚,将马匹藏在了林木中。

    收到周振威的命令,他马不停地的一路急行,当他抵达驿站时,天已经大亮,驿站里一片混乱,衙役与路过的行人都在说着囚犯逃逸一事,心知段干志已经得手。

    根据师弟谨慎的性格,李逸风来到了二龙山,这想要避风头,这二龙山是段干志唯一的去处。

    果然在二龙山的入口找到了振威武馆的暗记。

    段干志要潜伏山中需要药材与食物,留下暗记正是给自己人指明方向。

    李逸风沿着暗记一直追寻到了长天峡,在穿过长天峡后发现暗记中断。

    不详的预感在李逸风心中衍生,见长天峡并无异常,焦急的搜索了附近的方圆之地。在确定没有任何暗记后,重新回到了长天峡,看着几乎是一线天的地形,心道:“这里地势险要,暗记又在这里中断,问题必然出在这里。”

    他强压下焦虑之心,搜索这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在草丛中发现了血迹,在山崖的崖壁发现了石头与树桩碰撞的痕迹,在山崖上也找到了被重物压弯了腰的青草。

    种种迹象,无不表明,段干志出状况了。

    看着茫茫大海,杜荷有股哭笑不得的感觉,原本依照他的原定计划,前往苏州调查徐家与苏家,尽快揪出幕后主使者,然后一举捣毁那些毒瘤,凯旋回长安见父母双亲,见家人。

    当初听武媚娘徐家画舫的目的地是苏州,也不疑有他,徐家在苏州居住不下百年,这画舫的目的地不在苏州在哪?

    直到今日一早才知道,徐家画舫的目的地确实是在苏州,不过要等他们游玩一圈回来再说。原来他们这一切世家公子,名门子弟早已经约定好了,是一起春游踏青的,第一站是长江,第二站是大海,第三站是西湖,他们此刻画舫行驶的地方正是西湖。

    杜荷来江南的表面上的目的是为了祭拜一位江湖名宿,并不是什么急事,也不好表现的太过焦急,只能顺其自然,权当绕圈弯路。

    足音响起,杜荷脑中浮现出了武媚娘那俏丽的身影,也没有转过身子,叫唤了声:“武姑娘!”

    武媚娘痴望着那身影,眼中以是泪珠凝结,豆大的泪水,不住的滴下,心底只有一个念头:“耽误了杜大哥的大事,果然让他讨厌了,连回头看我一眼也不愿?”

    武媚娘是何等的聪慧,早在扬州遇到杜荷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必然是身怀机密任务,否则不会隐姓埋名来到扬州。她深知杜荷是一个干大事的人,也并不打算耽误他的大事。

    只是在长江相遇,只想趁着搭船的时间能与杜荷聚上一聚,说说话就心满意足了。但她是第一次与徐慧这伙人交往,也不知她们的惯例,想不到画舫入大海以后就不再靠岸停泊了,而是直接走海路由钱塘江登陆直抵杭州,游玩结束才返回苏州。

    今日知道后,立刻就慌了神。

    杜荷南下来办大事,可却因她是私心之故而耽误了行程。她并不知杜荷处理什么大事,但却无法压制遐想,总觉得自己的私心给杜荷造成了不便,造成了负累,甚至可能因此坏了他的大事。

    如此一想,武媚娘心底再难平静,但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道歉,只能急在心里,见杜荷独自一人站在船头,忙想要上前说声抱歉,但见杜荷叫了她,却不回过身来,还以为自己真的耽误了他的大事,惹他反感,见也不愿意看自己了,眼泪立刻忍不住落了下来。

    她是一个女强人,可以承受任何压力,在逆境之下也能够无惧的面对一切,哪怕是天塌下也压她不倒。但在强的人也有弱点,武媚娘心机智慧,不亚于当世任何一个男子,唯独面对杜荷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杜荷隐约听到身后传来了抽泣声,愕然转身,只见武媚娘神色郁郁,眼中隐隐蕴着泪珠,就如受到了风雨吹残的花朵,让人怜惜,一脸的好奇:“怎么了!”他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

    当前的局势就如一趟浑水,看不清楚水里有什么,李建成的那些余孽藏在何处。

    杜荷定计的关键在于魏象、在于那些营救魏象的人,他们一定知道一些事情,从他们口中才能得到真正的线索,至于其他的行动计划都是在探索阶段,所以在

    得到巴宇兴的消息之前,他并不是很急。

    虽然意外打破了他的原定计划,会造成小小的麻烦,但与大局无碍。

    武媚娘难受道:“媚娘真的不知这画舫不停泊靠岸,误了杜大哥的大事,实在对不住!”她怕外人听到,刻意压着声音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脸上的泪珠却不止的滚落下来。

    杜荷一听此话,也明白了武媚娘为何如此,但见她真的懊恼之极,后悔之极,也是大为怜惜,压低声音道:“媚娘不用介意的,是你多心了。”

    武媚娘只道他是在安慰自己,始终郁郁着脸,泪水已止住,却无法开心起来。

    杜荷安慰道:“也不瞒你说,这行程改变,确实有些麻烦,但我本来就要调查杭州,如今将时间提前,也不无不可。你还不知你杜大哥的本事?若事情真的急上眉梢,以你杜大哥的手段,只要用些小伎俩,逼迫这画舫靠岸还不是绰绰有余。”

    武媚娘一想也对,这才好受了一些,见杜荷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明显有取笑之意,想起自己先前的着急的几欲寻死的表情,登时羞愧难当,俏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得。

    杜荷见她如此在意自己,心中也有些感动,从怀中摸出一块方巾递给了她,柔声道:“擦擦,小花猫!”

    武媚娘感受到了这份温柔,伸手接过方巾嗔道:“还不是杜大哥害的!”她抹去了眼泪,赌气似得来到了船头,心底却是甜滋滋的,将方巾握在手中揉捏,,脸色突然变了,失声道:“你瞧,你瞧那是什么?”

    阳光照耀的海面上,竟飘来了十多个人——

    确切的说是十多具尸体!

    PS:今天花时间找了会儿资料,只有一更,明天三更补上V!~!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