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五十九章 为秦琼治病
    江荷后世的母亲就是身怀遗传性哮喘的,对千医治的方 此要领都知道的非常清楚,“关于这气疾,我在一本古书上看过医治的方法!不知能不能帮助神医。”

    孙思邈大喜,忙道:,“自从为皇后、公主医治以来,这些年我一直在这方面做研究,查了很多的古书也尝试了不少的药材。但成效不明显,也深感一人计短,这能够得到额外帮助,那是再好没有了。”

    杜荷回想着后世母亲去大医院就医时老医师的话,略作整理道:,“我认为要治这气疾非一日之功,还需要长年累月的努力。要想治好气疾,首先要仰止它的复发。这类病复发一次,加重一次,我们首要做到就是限制住了它的复发,不让病情继续加重!”

    孙思邈点了点头,杜荷这番话深得他心。正是因为奈何不得这顽疾,这些年他也是极力的以药物稳住长孙皇后与长乐的病情,不让它继续恶化。只有控制住病情,才有治愈的可能。

    杜荷续道:,“其次,自我的身体也很重要。这身体是对抗疾病的本钱,只有拥有强健的体魄,才能对抗一切病症。这一点,长乐就很不足。必须加强锻炼。日后我会监督的!”

    长乐甜甜一笑,给他了一个秋天的菠菜。

    十万福特的电压电的他打了个。激灵,忙撇开目光道:,“最后这气疾关键在于肾、肺、脾,只要加强这三方的功能。这气疾也能得到治愈。”

    孙思邈不住点头,见杜荷在这方面还真有点货,也附和与之商议:“驸马说的不假,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这气疾发作时,肺道不能主气,肾虚不能纳气,则气逆于上,而发于喘急。脾为生化之源。脾虚生痰,痰阻气道,故见喘咳,气短。因此,这气疾是肾、肺、脾,三虚之症,用药皆以中性药材为主,不能太热。热了肾躁,也不能太凉,凉了肺、脾吃不消。所以我以苦杏仁、川贝、山药、白芥子、获答、麻黄、射干、五味子、紫宛、款冬花等数十种中性草药为基础,炼制了压制气疾复发之法,很有成效,只是无法根除。”

    杜荷有些云里雾里,对于医学实在不甚了解,只能道:“不知可有野山参、何首乌、冬虫夏草、淅贝母、天花粉、槟榔、白笈、甘草等药这些草药都是昔年他妈妈吃过的,效果很不错。

    孙思邈听了这几味药材。眉头却皱了起来:“《神农本草经》曰:“人参主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久服轻身延年,这人参确实对人体有益,但大补元气,药性太重,不利于这气疾才是。还有何首乌也是一样,虽有补肝肾、益精血的奇效,但何首乌燥热。且有微毒,也不利于公主的气疾!”

    “不对”。杜荷反驳道:“这些药一定有效!”他也不知是什么缘由,但他妈妈的哮喘病就是吃这些药物得到改善的。

    孙思邈闭目沉思,反复念着杜荷报的药材,神色却徒然一震:“我明白了!野山参药性强烈,病人不适合,故而以冬虫夏草辅之,已去人参药性之霸道。何首乌有微毒,且燥热。所以需要槟榔解毒,需要甘草去热。可行,这个办法可行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灼热如疯如狂,急切道:“这种融合药性,提高疗效的方法,我从未想过。不知驸马是从哪本书上看来的?要是有这本书,皇后娘娘与公主的病也许能治!”他一脸的激动,从位子上站了起来。逼近了杜荷两步。

    杜荷苦笑,心想:“这是几百年后的知识,你叫我去哪里找书?。只能道:“不见了,这是我在长安书斋找到的半页残篇,也不知是谁著谁写的,很古老了,当时我心念长乐病情。所以就留意了一下,记了下来,回头再去的时候就没有见过了。”

    长乐听了心底美极了,脸上漂浮起了两朵红霞,不论自己这病能否医治,但爱郎的这份心意,确确实实的传入心中,让她的心头如抹了蜜一样。

    孙思邈一脸的遗憾。

    杜荷笑着安慰,也不忍打消他的求知欲,将自己知道的一些超时代的知识,假口古书上记载自己记得一些,一一告诉他。

    一代孙思邈,一代神医一脸兴奋,就如求知**强烈的小宝宝一样。

    杜荷说了一些流行疾病的医治方法。

    孙思邈却听的怔怔出神,时而皱眉,时而疑惑,时而又是大悟。

    直到杜荐掏出了肚子里所有的货,孙思邈才意犹未尽的放过他。  杜荷的那些超世的知识,都是千百年流传下来的经验,孙思邈虽号,“药王。也是目瞪口呆,不得不服。

    孙思邈笔挺着身子,深深的拜了下去:“听驸马一幕话,受益匪浅,请受我孙思邈一拜”。

    杜荷忙扶起他,让他不要客气,同时也让他在长乐的病情上多多费心。

    孙思邈直挺着身子道:“这个驸马还请放心,孙某自从学医后就有一个通病,最喜遇上疑难杂症。不克服这些疑难杂症绝不罢休,自从给皇后、公主诊断以后,已经八年醉心这气疾的医治。如今成效初显,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现今得到驸马的指点,已经有了全新的想法。我有一种感觉,治愈气疾的良药,在这几日将会有全新的进展

    “那太好了!”杜荷哈哈大笑,喜不胜喜,忽然想起了秦琼的病情,此事他一直挂在心上,每当想起秦琼一代豪杰却为病魔折腾。心中就是不忍。虽然最近因为心情的缘故,精神大好,但那一身的病痛却不会因为心情而得到医治。现今见大唐最好的大夫就在面前,忍不住问道:“神医,胡国公秦将军的病真的没有的医治了吗?”

    孙思邈早在八年前就给秦琼医治过了,见杜荷发问也无能为力的摇着头:“秦将军那一身,可算病小也不算是病。他这一生历经两百余战,身上的伤疤多达上百道。打仗时环境艰苦,往往处理伤口都是用粗布随意一包,有的时候甚至包也不包,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以致伤口不净,淤血凝聚体内,形成小小这此血块在他身体里化解不掉年纪轻坏不觉得竹心川大了,这些血块将会成为他的致命伤害,让他身体里的血液无法自由的流动,以致身体各处无法运转,渐渐衰老

    “可不可以开刀将这些血块取出来”。杜荷问了一句,孙思邈的意思他懂,说白了就是旧患形成血块,堵住了血管,令秦琼身上的血液不能顺畅的流遍全身。这种情况在后事,只需要开一刀,取出血块就可了事,但念及这里是古代,怕孙思邈不知什么是开刀解释道:“就如华亿一样,用麻药让人失去知觉,然后割开身体,取出血块,最后用针线给缝起来

    孙思邈也只杜荷说的是什么。摇头道:“且不说我并不擅长这开朴技术,纵然是华诧再世也无能为力。在高明的技术都避免不了出血,秦老将军的身上血块多达十多处,而且都在肌肤深处。以他的年纪,他的身体又有多少血可以流?这不开刀,或许还能多维持几年,一但动了刀子,连活的机会也没有了。除非能够在体内将血块化去。秦老将军如今的这一身伤病多位体内血块引起,只要血块消失,他的身体将会大为好转。”

    杜荷心中一动,问道:“不知按摩是否可行?”

    孙思邈先是一怔,随后道:“你说的按摩是用搓*揉法吧?这方法我早已让人试过,非常有效。只是这种方法只适合一些轻伤,在肌肤近处的血块,对于那些深入肌肤内部的血块却没有疗效了。”

    杜荷也有些无奈,突然他想起了武侠中推宫活血,想起自己体内的内力可以深入肌肤,心道:“通过按摩可以促进血液循环以抵消血块,那岂不表示只要以内力透入对方的身体,促进血液循环,那血块就会消失?”

    心念至此,他大筐的叫了起来:“我有办法了,我有办法了。孙神医,或许我有法子化解秦将军体内的血块”走,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前往胡国公府说罢,兴奋的站了起来。

    孙思邈虽然满心疑惑,但见杜荷催促的急,也动身而行。

    一路来到了胡国公府,通报了一声。

    家丁将他们领入大堂,在大唐里除了秦琼还有程咬金与尉迟敬德。

    秦琼坐在主位上,程咬金与尉迟敬德分坐左右,一脸的愉快。看样子他们已经来了好久了,在聊天。

    杜荷知他们三人情若兄弟,也不以为意。

    “杜家小子,你咋来了?。程咬金却瞪圆着眼睛,一脸的警惧:“不会又想出什么鬼花样,来求秦老哥的吧?你可悠着点,要是累倒了秦老哥,老程我跟你小子没完”。

    这货依旧是这幅模样,大大咧咧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老程?”秦琼挥手制止了程咬金,见到杜荷身后的孙思邈什么都明白了,摇头苦笑:“贤侄,我看你也别忙活了,我这身体自己知道。神医早以为我把过脉是无法医治了

    杜荷自信满满的道:“以前是不得法,如今小侄已经找到了医治方法,敢说一句有八成的把握治好叔父的旧患。再说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试一试也无妨嘛!”

    这秦琼还没有说话,程咬金、尉迟敬德已经前后站了起来,齐声道:“杜家小子,你此话当真?。

    两人都是一脸的激动。

    杜荷苦着脸:“要的没有任何把握,我好端端的来这里说这话?”对于两老将的不信任展开了抗议。

    尉迟敬德沉声道:“你要是今日能治好秦老哥的旧患,我尉迟敬德就领下你这份恩情,只要在我力所能及之内,任何事情,无不应求。”  程咬金更是道:,“杜家小子,只要你治好秦老哥的伤,让我老程给你下跪都行!”

    杜荷知道他们都是耿直的汉子,说一不二,心底也为他们之间的情义打动,笑道:“瞧二位叔父说的,我来这里可不是图你们的报答”是真心实意想让叔父恢复以往的风采

    秦琼本对这一身病死心,但听杜荷如此说又见程咬金、尉迟敬德的情义,心中万分感动。他本就是重情要义的人物,感受到三人的关怀,长叹道:,“也罢,你们这份恩情秦某人记在心底了,要治,就来吧”。

    孙思邈先给秦琼把脉,笑道:,“不错,最近秦老将军的精神很好,身体处于数峰,适合接受医治!”说着,他让秦琼除去上衣。

    秦琼也不二话,直接脱去了一身衣服。

    这衣服一除,杜荷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秦琼的身上密密麻麻,纵横交错这近百到疤痕,甚是恐怖。那疤痕什么样的都有:刀痕、剑伤、枪洞、箭孔,数之不尽。

    尤其是并胸这一块,更是疤上加疤,都无法看出究竟是什么器械造成的。

    看着这一道道伤痕,一条条的丰功伟绩,敬慕之情,油然而生,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治好他。

    “先来这里吧!这里有一个大血块”秦老将军每逢阴雨天气,这里就会隐隐作痛吧”。孙思邈手在秦琼肩膀上捏着,乖里有一块碗口大的疤痕,那是枪伤,是在虎牢之战中掩护李世民时受到的伤痕。

    杜荷也不知成不成,将内力聚集在双手,由疤痕处输送进去,在畅通无阻的脉络中搜索找到了孙思邈说的血块,运起内功不断的施力,一下一下对着血块发动攻势。

    秦琼扭动了一下肩膀道:“有些痒痒的!”

    杜荷低呼一声:,“成了!”他感觉到秦琼肩膀血管因为受到了血块的挤压而变了形,无法顺畅的流动,又以内力将血管撑回了原样。

    他退了一步,喜道:“神医小你来看看!”

    孙思邈为秦琼检查了肩膀,大呼奇迹:“不可思议,好了,竟真的好了!秦老将军,恭喜你,你的肩伤已经康复,以后不但可以运用自如,也不用担心阴雨天的复发了!”

    防:4凹字,离万字还有六D!~!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