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四十四章 杜荷暗夜复仇
    二个时辰后,侯君集送来了象牙弯刀、翡翠玉佛、纹三样私吞的宝物。

    侯君集这次是栽了,也不得不认栽!

    杜荷的话太过犀利,直接抬出了大唐军规、军法,根本容不得他不低头。哪怕他性格在烈,但也是一名荐军。更是一名统帅。军法是约束兵将唯一的法则,若侯君集在这个时候藐视军法,他日后又怎么能够以军法治兵?

    在归还象牙弯刀、翡翠玉佛、金丝软甲后,刘仁轨、张雄也先后回了来。

    杜荷见之大喜,迎了上去,“两位先生无恙吧,这些日子苦了你们了”。

    刘仁轨、张雄各自摇头,表示自己无恙,他们都没有放错,而且皮肉嫩细,侯君集也没有怎么处罚,只是将他们关起来,不给好吃的而已。

    刘仁轨叹道:“还好将军回来的及时,挽回了局面,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张雄也是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两人在放出来的时候,已经听了路上的行人说了经过。以知道在今日已经爆发了第一次具有规模性的冲突,都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这第一次冲突产生,意味着百姓的愤怒已经到了极限。再继续下去,摩擦将越来越大,很可能会引发大规模的暴动。暴动必将意味着镇压,这镇压少不了大规模的流血。

    发展到那一地步,大唐以高昌为据点。制霸西域的战略意图。将不可能实现,他们打这一仗也完全失去了意义。

    但得知杜荷已经解决问题,也都不由自主的暗自庆幸。

    “能够如此的快的安抚民心,二位的功劳,居功至伟!”杜荷也能理解他们当初主动站出来与侯君集正面抗衡的心思,若他们面对侯君集的蛮横,毫无表示,高昌百姓必然将他们视为一丘之貉,觉得大唐人都是这个德性。可他们如此与侯君集正面抗衡,无疑是证明这一切都是侯君集个人的意思,并不能代表整个大唐。

    正是因为他们这番举动,才使得高昌上下所有百姓,都期待有人能够取代蛮横的侯君集,带领他们脱离苦海,而不是将整个大唐都恨了进去。故而杜荷在一回到高昌的时候,得到了所有百姓的支持。

    在他公正的处事下,那些支持他的百姓,更是直接归心。

    “哎呦!我的妈耶,轻点,轻点,疼啊!”正在他们说话的当头,殿外传来了一身哀嚎。

    房遗爱让两兵卒抬在担架上送了来,背后臀部血淋淋的,连走都无法走了。

    杜荐、罗通登时变色,安了上去。

    罗通眼中怒火沸腾,低喝道:,“谁打的?”

    “除了侯君集,还能是谁!我打了他的兵,他奈何不了我就拿遗爱出气”这个混蛋!”杜荷拳头握起放下,恨得牙痒痒的,看着房遗爱这惨样,心中涌起强烈的歉意,心知房遗爱受这罪是因自己之故,侯君集这是在向他示威。

    房遗爱咧着嘴道:“看老大这话说的,是我看不惯那王八羔子的为人想揍他。结果那王八羔子武功比我好,我打不过他,让他揍了。事情”就这么一个情况,跟老大有什么关系。哼”等着,这仇我记下了。我打不过你,难道还打不过你那十五岁的娃儿,看我回长安后怎么教他。我皮糙肉厚的,挨顿打,算不了什么。我到要看看他那宝贝儿子能够受的了我几拳

    杜荷、罗通见房遗爱一脸的适适当当的说着,皆苦笑出声。

    “只可惜我们动不了侯君集!”罗通想起罪魁祸首始终逍遥法外就觉得心底不舒服,跟何况侯君集此刻还打了他的兄弟。

    杜荷咬集道:“他作为三军统帅,手握重兵,我们确实不能将他如何。但这里的一切,我以写在奏章上让人送往长安,侯君集如此骄狂,他是逃不了责罚的。

    ”

    他阴阴的说着,让大夫来给房遗爱治伤。

    当天夜里,时近凌晨,在床上沉睡的杜荷睁开了双眼,起身换了一身衣服,翻墙跃出了府邸,悄悄的来到了西城的一间屋舍,敲响了门。

    开门的是皇甫皓华,这屋舍就是他们的踏月留香的临时据点。  宅内满布手下,约有百人,这一次踏月留香两支小队全部出动。这高昌成成最为重要,所以足足安排的百人,余下田地、交河、蒲昌、天山四城份量略轻,各安二十人小剩余的二十人负责各处联络,以作不时需要。

    杜荷先将他们全部召集起来,见到这批部下,都处在巅峰的状态,不断点头表示满意。同时也赞扬他们做的出色,尤其是刺杀稀智刚、扎呵失州叭示现,更是叹为观止。让他连连赞叹六即便是此刻,凹用,不知皇甫皓华是如何在短时内将所有意图谋害自己,破坏鞠智盛投降决定的人一一揪出来的。

    他们之间传递消息的渠道是信鸽,这也注定了字数受到了限制。所以就如电报一样,只说结果,不说过程,知道怎么会事,但细节却不清楚。

    踏月留香小队见到杜荷也是激动兴奋。一一上来施行大礼,每一个。都露出真心崇敬的神色:他们本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庄稼汉”但受到杜荷的指点,在短短的两年里,摇身一变成了拥有了一身的武艺能人。巨大的变化使得他们对于杜荷的敬仰等同于神,得他赞叹,一个个都欣喜若狂,倍感荣幸。

    皇甫皓华笑道:“也怪那扎呵失利活该倒霉,少爷告诉我说那家伙劫杀大唐商旅,不可放过,所以让我亲自看着他。那家伙在跟鞠智刚聊天的时候,我正好在一旁听着。那些人都是扎呵失利自己说出来的,我一一的都给记了下来。没想到不过几天就用上了

    杜荷明白过来,会心一笑,让他们好好呆着,回长安后在论功行赏。他  问了皇甫皓华要了一件的夜行衣,悄然离去。在夜空下穿街过巷,飞速奔行。自从他的内功进入第二重后,轻功是突飞猛进,已经有些盗帅风范了,悄无声息的避开重重守卫,出现在侯君集居住的府邸屋顶。

    杜荷等不了了,在“护短。这一点上他与侯君集有些相像,侯君集今日打了房遗爱,打了他的兄弟,让他就这样揭过,怎么样也做不到。

    但他更知道侯君集的身份地位高他太多,仅凭目前的他是动不得的。

    这并不是他畏惧强权,而是侯君集不等同于一般的贪官,一般的贪官抓了就抓了,即便职位再大也不在乎。可侯君集却是三军统帅,从军三十余年,位高权重,在将士心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今日他仅仅只是公正的让侯君集交出私吞的高昌宝贝,已经引起了大片曲部的不满,好像受到莫大委屈一样。如果他将侯君集抓起来,或者处罚,在高昌城里的三万兵马,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情来,造成哗变。

    为了大局,他也只能不追究侯君集这个罪魁祸首,将处置权交给了李世民,让李世民来处理此事。

    这事本来算告了一段落,但侯君集却又将火气发泄在了房遗爱的身上,将他打了一顿。

    这下可将杜荷给激怒了。

    杜二郎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这明的是奈何不聊侯君集,这暗的还不行嘛?

    于是表面上做出一副很淡定的表情,实际在心底早已那定了主意,要给侯君集一个教,玩一次阴的。

    杜荷在屋顶四处眺望,寻找最大的房间。

    这高昌的屋舍结的融合了东西方文化,有些不同于大唐的坐北向南的习惯,主房并不在北方。但毕竟是古代封建社会。不论是那里,这地位之别都是存在的。最大最华丽的房间,必然是侯君集的居住地。

    “在那!”在东方杜荷发现了自己的目标,那是一处别院,别院里的景物明显要比附近的院子雅致许多,院子里有一栋富丽堂皇发的二层楼房,而且警戒也更加的严密。

    他就如黑夜中的幽灵,悄悄的闪到了院子,避开了所有的护卫,上了二楼的阳台,发现二楼最大的一间房屋的窗沿,隐隐有灯光射出。

    杜荷心道:“难道侯君集还没有睡?这样跟好,省得麻烦”。轻手轻脚的来到了窗口,窗户大开。他恐让人发现,不敢探头去看,只是透着长窗缝隙沿角向内瞧去。

    长窗缝隙甚细,但却恰好能够看见侯君集的上半身,其他景象却无法瞧见。

    侯君集此刻手里拿着本书,披着大风衣,手中胡乱翻着页,眉头紧缩,似乎无心在看。

    “砰!”他将手中的书本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眉宇间充满了怒意:“这该死的杜荷,气得我夜不能寐,食之无味,连看书也看不下去!这仇,我侯君集非报不可”。

    原来侯君集干略非凡,而李世民又是那种气量极高的英主,对于麾下将士的一些小过从不在意,对于那些国之栋梁宠信之致,宽容之致。侯君集自从加入李世民麾下就受到了器重,三十年来从来为受过气,今具杜荷让他大丢颜面,居然气得他睡不着觉了。

    便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大帅,你让我查的事情有些眉目了,杜荷确实跟高昌人有过勾结!”

    防:口点前,还有一章!D!~!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