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盗帅 > 第二十八章 与李世民的夜谈
    李世民披着一件外衣坐在大殿上等候着,心中也不免焦急:类似如此的叛乱,就如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只要不斩草除根,来年春日,就会复发。

    这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作为皇帝的李世民又岂容乱臣贼子,时时在暗处境觎自己的皇位,对于此事自是相当在意。杜荷一直不动,让他暗急在心。只是他向来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不想因为自己的干涉,让杜荷衍生异常情绪。只是特地吩咐杜荷一但调动军队,立刻通知他。

    晚上得知杜荷调动大军的消息,心知今夜就是杜荷展开行动的时候了,一切成败在此一举,难以入眠,索性不睡,在等着杜荷的好消息。

    他相信杜荷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杜荷也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没有任何的脚步声,杜荷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大殿外。

    杜荷昂首阔步大步走进大殿,上前距李世民十步外停下道:“拜见李叔叔!”

    李世民龙颜大悦,大笑着来到杜荷的身前,亲自将他扶起道:“大功告成了罢!”从杜荷走进来的那凯旋而归的神情,他已然看出了结果如何了!

    “回陛下!”杜荷将圣旨拿在手上,交还给了李世民,底气充足的高声道:“幸不辱命,经过两月之功,臣成功擒获宇文晨、朱长贵、东方树、魏峰云等诸多贼首,并且率军攻入他们巢穴,擒得六十八人,未放走一人。另外探知对方贼首是一名叫做少主的人,极有可能是息王之子

    李世民听此消息,眼中瞳孔也为之收缩,寒声道:“被擒之人,可有他在?”

    杜荷沉声道:“不知,但若他在巢穴中必然在俘虏之内,臣只奉命辑拿,却无权审问,故而也不知详情如何”。

    好奇心杀死猫,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烦恼也就越多,危险也自然越多。

    尤其是这不能外传事关皇权的叛乱之事,李世民将此重任教给他,他的能力确实是其一,但在李唐王朝,能人不少,不论是长孙无忌、魏征还是房玄龄、杜如晦这些人的能力都不会逊色他,在经验上,他更是望尘莫及。可这重担却落在他的身上,关键还是在于他是唯一的知情者。

    李世民如此做法,显然不愿将此事传开,让此事闹大,知道实情的人越少越好。

    本来这就不算什么光彩的事情,若是他刨根究底的追问到底,将一切经过审问的详详细细,明明白白,即便是李世民心胸在宽,也难免会有点疙瘩。

    杜荷已经看明白了李世民的意思,所以对于擒来的那些人不闻不问,一副不想知道其中有什么缘由,存在什么天大的秘密,正是置身事外的表现。“你小子”李世民也知杜荷心思,满意一笑,赞他知趣,点了点头,也不说破,只是拉着他坐下,道:“此事不提,联想知道你是如何将这伙贼人一网打尽的?,小他要通过杜荷使用的策略,展开的布局分析,他的行动是否存在漏洞,是否存在剪意钻空子,可不可能有漏网之鱼。

    杜荷坐了下来,将自己的想法,布局,以及实行的经过一点一点,一字不漏的全盘托出,便是连强闯赵国公府也没有隐瞒,将原委说明,表示是长孙冲不见自己在先。

    当他说道这里的时候,嬉笑的加了一句:“借助李叔叔的威势,狐假虎威了一把!”

    李世民一笑,也不在意,只是想起长孙无忌在前几日,有意无意的透露杜荷借着圣旨之故,强闯赵国公府一事,当时长孙无忌可没有说明缘由,只是暗指杜荷恃宠而骄,心底暗叹:“这个无忌,什么都好,就是心眼小了些当即也回应了一句:“无妨,你为大事而去,那长孙冲却因私事拒绝见面,险些坏了事,错不在你

    杜荷听了也暗叫:“好险”。本来这些他不打算说的,但觉得以长孙无忌的心眼,指不定会在此事上做些文章。与其由他口中说些歪曲实情的事情,不如自己将一切说明,反正自己刚刚立了大功,李世民也不至于处罚自己。

    于是,将此事也说了,但听李世民如此讲来,也意识到长孙无忌已经在此事上做文章了。李世民的表态,明显偏向自己,那老狐狸又要悲剧了。

    杜荐暗自心喜继续说下去,说道用长孙冲、长孙淡做戏布局的时候。

    李世民便是明白经过,也不禁抚掌赞叹:“让对手配合自己

    。读一招确实高明,当初联都险此让你给隐瞒讨尖了小沁删卜打算严惩长孙俊呢,好在最后反应了过来,不然长孙淡可就冤枉了。”

    杜荷接着说了下去,当说道宇文晨牵扯其中时,李世民发出了一阵感慨:“想不到他也是叛逆,联还有心将他调入工部,如他父亲一样,为我大唐效力呢!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人才!”

    他爱才心发作,脸上有些郁郁不乐。

    杜荷也点了点头,多日相处,宇尖晨在建筑上的造诣那是有目共睹的。此人若在工部,一定会有一番杰出的贡献。

    当他说道利用五石散与假死的手法找到对方巢穴的时候,李世民大为惊叹,忍不住再次打断他的话:“如此手法古往今来,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能想出这种怪招,也只有你杜荷了

    最后杜荷将攻打巢穴,占领巢穴,派兵搜索,派罗通追击,最后在茅厕里抓到了潜藏在底下的两人都说了出来。

    李世民傻傻的呆了半响,最后叹服道:“这躲在茅坑底下,在茅坑下挖密室,想出这个办法的人,一定是奇才顿了一顿,他看了杜荷一眼道:“能够将他们从茅坑里揪出来。你小子更是奇才中的奇才

    杜荷两眼翻白,郁郁的想:这话究竟是赞还是贬!

    “那府邸呢,你们全部撤出来了?”李世民沉声问了一句。

    杜荷摇头道:“我怕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特地让王德正领着三百兵马守在了那里,李叔叔若想重新查探,可派人将他们换回来

    李世民闭上了眼睛,细细的想着杜荷的全盘布局,脸上渐渐的露出了骇然之色,他从到尾,从尾到头,反复琢磨,竟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空子可钻,这所有的计戎都是步步为营,不急不躁。就如弈棋一样,每一步都料敌于先,每一步都走在最关键的事后,一点一点录丝抽茧一般,将背后的幕后人物一句擒获。

    平心而论,便是他处在相同的情况下,他自己未必就能够如杜荷这般,未必就能做的比他更加的出色:如此周密严谨的思绪,实难想象是出至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李世民也忍不住为之震撼同时又为之狂喜。

    在感到杜荷潜力巨大的同时,更加为这种经世奇才能为自己所用,能够成为自己的助臂而喜,由衷赞叹道:“你小子果然不负联的期望,能能他人所不能能之事。这一次,你又立下了大功,联真不知应该如何赏你才是!”他脸上有些为难,杜荷此次一句覆灭李建成在长安潜伏的所有余孽,这份功力,不亚于取得一场大胜。只是此事不能公开,杜荷的功劳也不能尽表。

    如今冉以十六岁之龄,拜为忠武将军,手上握有五千兵马,已经是莫大的荣宠,再“无故”升他的官,满朝文武,势必又会闹腾起来。

    可杜荷立下如此功绩,若不表示一下,李世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杜荷明白李世民的难处,笑道:“大唐利益重于一切,只要大唐能够昌盛富强,其他的都是小事。何况,李叔叔将您的宝贝女儿嫁给了小子,在小子眼里,这已经是莫大的赏赐了,有什么功劳能够比得上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娇娘呢?所以这封赏,不要也罢!”

    李世民也跟着笑了起来。

    若是他人说这话,李世民只会觉得他敷衍讨好虚伪,但出至杜荷之口,却让他觉得一字一句充满了真诚。毕竟为了大唐,杜荷曾经无视了巨额财富,李世民知他绝非是那种市恰虚伪的小人。

    杜荷道:“不过罗通、李敬业、房遗爱、王德正还有长孙冲都参与此事,有不小的功劳,还望李叔叔酌情封赏既然自己得到不到赏,让出力的兄弟们得些好处也是一件喜事。至于长孙冲,固然双方彼此结怨,但此次若没有他的配合,自己也实难取得如此奇效,功劳还是有的。

    李世民赞道:“难得你小小年纪有此胸襟,就依你了。联也不赏罚不明的昏君,你的功劳联记下,一有机会定然补上。”

    李世民给了他一个承诺,看了看即将时辰,伸了个懒腰,笑答:“联要准备上朝了,时辰还早,联让人给你准备一间厢房,你也别回去。就住在宫里吧!”

    杜荷这几日为了李建成的余孽,确实耗费了不少心力,如今大功告成,却也觉得有些累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PS:二更到了,明天三更”呃,!~!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